“没有。”叶贞平静地回答。
    等待与忍耐,很难说她不擅长,但那又怎样?
    在这个世界置身一百十八年,除却短暂的少年时光,漫长孤寂的黑暗几乎霸占了她所有记忆,就像是一场梦,没有融入感,更没有真实感,摧毁亦或是热爱,没有差别。
    她的内心已经容不下任何与等待粘连的事,既然有最直接的办法,为什么要费力气选另一个。
    “好吧,如果你不感兴趣的话。”威廉可惜地说,出乎意料地没有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反而用手将摆放在坐塌上的魔法棋推到中间,“那么我们来玩一个小游戏怎么样?”
    叶贞顺着他的手看去。
    这是一副很奇异的魔法棋。棋盘呈常见的长方形状,上面绘有繁复的黑色花纹,九条平行的花纹线和十条平行的花纹线相交,每一个交叉点处都有立体悬浮的微缩城池,中间地带有一区空隙,刻着【爱尔茵河】几个词。
    因为下到一半,棋子数应该不完整,但这棋盘和棋子的摆置总令叶贞感到熟悉,她颇有兴趣地问:“这副魔法棋有几颗棋子?”
    “叁十二颗,十六颗蓝棋,十六颗红棋。这是属国运到兰斯的特殊贡品,听说是由他们的女王发明。”
    这倒是很巧,不论是棋盘还是棋子数,看起来都与叶贞前世见过的象棋差不多,只不过与象棋的旗子不同,这副棋上篆刻着红蓝色的图像,既有人像,也有物像。
    那颗被其他棋子重重围住的蓝色国王人像棋子,应该与象棋中将字棋子地位相似,而在其身旁的骑士人像棋子,应该就是象字棋了。
    叶贞开始怀疑,这位小国的女王,该不会也是位穿越同僚吧?
    象棋,前世叶贞还挺擅长。
    她记得曾经孤儿院对门有一家小超市,超市的门口经常聚着几个拎鸟笼的大爷下棋。她不敢认真地打量五光十色的超市,只好把注意力都放在大爷和他们的棋上,久而久之就入了门。
    在物质匮乏的孤儿院里,下棋是她唯一的乐趣。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囚禁在黑暗中的某些无聊透顶又无人造访的时刻,她也会给自己找找乐子,比如回忆回忆过去,背一背亲友的名字,再比如下下棋。
    将人像棋子换算成象棋棋子,这副下到一半的魔法棋在她看来,目前蓝棋更占优势,但红棋也不是没有机会布局扭转局势。
    想到这,她探出手。
    ......棋子纹丝不动。
    叶贞:这棋糊了水泥了?
    威廉好奇地问:“水泥是什么?”
    “这副棋的棋子不能挪动么?”
    “这是魔法棋,傻莉莉,想要下完它,必须亲自进入棋盘。”听到提问,威廉露出了王子的招牌迷人微笑,“既然你知道规则,那我就不多解释,将国王棋或者女王棋逆时针转动叁圈就可以进入了。不过要下魔法棋,不压上赌注可不行。”
    叶贞看着这贱兮兮的笑,警觉地炸了毛,“你又想骗我?”
    这家伙会读心,和他下棋怎么可能赢!
    也许对其他人来说这家伙是魅力的代名词,英俊的化身,但在她眼里,每次他对她使坏的时候,表情就异常慈祥。
    威廉被慈祥这个形容词噎住,舌尖顶了顶后槽牙:“我的天赋是可控的。为了游戏公平,可以在不那么重要的场合关上一小会儿。”
    说着,他将双手覆住了耳朵,“现在,我已经听不到你的心声了。”
    叶贞狐疑地看了看威廉,默默地将这个信息记录了下来。
    看来读心天赋也并不是毫无代价,大概也是耗费魔力的。
    “下一个问题,什么赌注都可以吗?”
    威廉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放下双手,津津有味地打量着她:“双方压上的赌注是对等的,耍小聪明可行不通哦。”
    “那么,”叶贞毫无负担地说,“我压上我的命。”
    反正这家伙对她兴趣正浓,不可能弄死她,而她也苦恼着弄不死这家伙,怎么看都是包赚不亏。
    “坏心眼的小东西。”威廉几乎要被气笑了,叶贞此时的想法,哪怕不用天赋他也能猜到一二,但他还是想纵容这一点顽皮,“那么进入棋盘吧,你想选哪一方?”
    “蓝色。”
    当然是选有优势的一方。
    她毫不犹豫地转动了蓝方国王人像的棋子,一阵光晕后,坠入了神秘的魔法棋盘。
    *****************
    耳边传来震天的呼号,叶贞抬眼望去,真真切切地理解了身临其境的意思。
    这就是魔法吗?如此逼真,如此震撼。
    此时她身处烽烟焦灼的战场,天空是铁锈般的黑红色,而她手中紧紧握着一根银色权杖,手指因为过分用力显得格外苍白。
    离她不远处有一匹虎视眈眈的红色战马,马上空无一人,蹄下是鲜血染红的土地,奇怪的是,叶贞并没有看到任何残肢尸体。
    这匹通体红色的马,明明无人驾驭,却蓄势待发,时不时高扬铁蹄,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她踩碎在蹄下,叶贞一时分不清是它本来颜色就是如此罕见,还是由鲜血铺就。
    她尝试着远离,但无一不被告知失败。
    【该阶段由红方进攻】
    提示的语音凭空出现在她的脑海,这具身体能被她支配着动作,但却不能做出实质性地距离移动,这是十分诡秘的场景,明明是动态的,却有着静态的血腥美感。
    有些不妙,如果是由红方先下的话,这局棋蓝方的优势几乎可以忽略。
    叶贞边观察四周,边回忆着棋局。
    没错,这是红方的马,与她在一个格子的对顶角互望。
    危险的并不是这一匹战马,战场上除了她以外,己方还有七颗棋子,敌方还有四颗,看似有着数量优势,但在质量和布局上,自己并不占优势。
    红方隔河而建的两座炮台极易与这匹红马呼应,形成威胁。
    他会怎么做呢?
    “放松,莉莉,别那么紧张嘛。”
    如同情人间亲昵贴耳,威廉的轻笑声没有依靠介质传递到她的耳中,紧接着,红马跳远了。
    不,不能说远,此时的红马跳到了她的炮兵身旁,与她形成了日字对望,按照规则,不移动就必死无疑。
    叶贞后退了一步。
    “嗯?没有选择向左吗。真是个谨慎的小姑娘啊。”威廉感叹着,红马一跃跳过了河,回到了红方大地上,呼应起架好的炮台。
    意料之中。
    叶贞感受到一股久违的情绪正在这具陌生的身体内升腾,激动?兴奋?势不可挡?所向披靡?
    她无瑕去分辨,只是缓缓抬起了权杖——
    去吧,挡住红色炮台的攻势!
    随着权杖轻点,一支蓝色的炮兵队伍悄无声息地挡在了叶贞的身前。
    除了肤色,这支队伍看起来与真人无异,但真人远远做不到无声无息,面对炮台也义无反顾,且动作如此复刻般整齐划一。
    身为前帝国王储,叶贞当然也是有护卫队的,可她不得不承认,曾经的自己并没有这个能力让别人献上绝对的忠诚去守护,所以最后护卫流散,她也沦落到那样不堪的境地。
    “哎呀,被挡住了呀。莉莉真的好厉害,一点机会也不给我呢。”
    叶贞:“......闭嘴。”
    果然只要有威廉这个家伙在,再多的感伤也会被他故作惊讶的夸奖冲散,何况这个魔法棋盘声音的传递方式实在暧昧,她在恍惚中仿佛感受到对方吐词的气息喷洒在了自己的耳垂上。
    虽然不是自己的身体,但敏感度一如既往,她居然听湿了,在战火纷飞的棋盘上。
    “发自内心的夸赞莉莉不想听,我好伤心。”
    骚话说归说,威廉再一次地指挥着红马从红方跃到了蓝方,硬塞进了蓝方两支炮兵队之间。
    太被动了,节奏完全跟着这匹臭马走,一味的防守让她其余的棋子根本发挥不了用处。犹豫之后,叶贞左移了一步,与威廉形成了直线,视线终于没了转角阻挡,两人隔河隔马相望。
    不看不知道,棋盘中的威廉女王居然穿着一条艳红的cotehardie,头戴着一顶精致绝伦的水晶皇冠,炽热的美貌不仅压下了女装的怪异,甚至与这抹艳红相得益彰。
    叶贞:“......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还挺适合女装的?”
    威廉似乎完全不知尴尬为何物,在河的那端风情万种地向叶贞抛送了一记飞吻,“假如这是莉莉你的愿望,下完棋我随时可以穿给你看哦~”
    发完骚,他终于好心提醒了一句:“不过莉莉,现在的你可没有时间想我了哦~”
    “我的小马儿又来了哟~”

章节目录

格林黄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Aemo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emone并收藏格林黄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