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来,今天应当是祝瑶出院的日子。前几天,她还特意给周声声发了信息,通知她待到出院时一定要大张旗鼓地来接她。
    她事先给祝瑶打了电话,响了好久,那边却迟迟没有接听。她又尝试打了几次,竟然关机了。
    周声声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爬上心头。
    她再次联系了祝瑶的父母,却被告知两人已经乘坐昨天晚上的飞机回到家中。
    祝瑶的母亲是一位退休教师,对女儿平日颇为宠爱,听到周声声这样询问,担忧地开口,“是瑶瑶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周声声不敢妄下决断,只得宽慰道,“您误会了,是瑶瑶不放心您二老,让我打个电话问问您有没有到家。”
    对面这才勉强放下心来。
    “要是瑶瑶再出什么状况,还麻烦你告知我们一声。真不好意思,我女儿年纪都这么大了,还是不成熟。”
    周声声好不容易才将祝瑶的母亲安抚好,紧接着便去联系和她有接触的其他人。
    她去了祝瑶先前所住的医院,工作的单位,生活的小区,却无一例外扑了个空。
    走出小区门口时,她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照理来说,祝瑶也是拥有正常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了,哪怕短期失去联系,出事的概率也很小。但作为祝瑶的朋友,她还是放不下心。
    抱着最后一丝期望,周声声再次拨打了祝瑶的手机号码。
    令她惊喜的是,这一次电话很快便被人接通。
    她急忙问道,“瑶瑶你在哪里呢?医院的护士告诉我你今早已经离开了。”
    对面响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她在我这里。”
    周声声闻声一愣,在大脑中迅速搜寻着声音的主人,惊声道,“你是……陈缙?”
    男人轻笑,“怎么,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让我猜猜……温忱告诉你的?”
    她对陈缙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加上祝瑶对他恶劣行径的描述,周声声本能地认为陈缙会对祝瑶做出什么不好的行为。
    “她在哪里?我想去找她。”思索再三,周声声不打算和陈缙继续对话,免得出什么差错。
    “她在睡觉,走不开。等她醒了,我会转告她。”
    陈缙的声音依旧淡淡的,没什么起伏,却潜藏着未知的危险。
    “我这里有她留下的东西,”周声声又道,“我送过去就走,还请你告诉我她现在的位置。
    “周助理对吧,”电话那头,陈缙将烟头熄灭,颇有兴致地继续道,“你和温忱应该不只是工作关系吧。他看你的眼神,和旁人不一样呢。”
    谈及温忱,周声声的神情变得更加严肃。她没有回答关于个人情感的任何问题,只是坚持说道,“抱歉,这些事和我想问的无关。祝瑶是我很重要的朋友,麻烦你告诉我她的地址,可以吗。”
    她压抑着内心的不适,尽可能地让自身情绪稳定下来。
    “我这里还放着有意思的东西,关于温忱的。作为他的情人,你有兴趣来看看吗?”陈缙调笑着开口,对周声声的问话充耳不闻。
    情人二字,格外刺耳。
    周声声被他逼的退无可退,正当她思忖着如何回应时,陈缙那边却突兀松口,“祝瑶就在上次的酒吧。”
    “具体在哪个包厢……”周声声的话没说完,只听到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陈缙实在将没礼貌这件事做到了极致。
    她无奈地放下手机,按照记忆里的地址找到了祝瑶提到和陈缙分手的那间酒吧。
    这里是祝瑶平日里常去的地方,周声声偶尔也会来陪她,但都坐不了多久。除了工作中必要的应酬,她并不钟情于这样热闹的场所。
    她在人群中穿梭,寻找了许久,没见到祝瑶的身影,却透过半掩的门瞧见两张熟面孔。
    一个是陈缙,另一个是……温忱。
    除这二人之外,包厢里还有几个她叫不上名字的人,但隐约觉得从前见过。
    她站在门口,不知道若是贸然进去,第一句话该如何开口。周声声正做着心理建设,便听到陈缙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我还以为你当年说的是真话,没想到还是找了女人。”陈缙望着杯中半透明的酒水,朗声道。
    温忱看起来兴致不高,“我的私事不需要你插手。”
    陈缙依旧穷追不舍,“哥,你也会和她步爸妈的后尘吗,像我们小时候看到的那样……”
    “她是我的助理,”温忱直接打断了陈缙的话,眼中带着些愠怒,语气冰冷,“成年人的关系,你觉得会维持多久。”
    他们是兄弟?
    周声声感到莫名的喘不上气,提着包的手紧了紧,察觉到指甲碰到皮肤时传来的痛楚,缓缓回过身来。
    她没准备听两人接下来的话,礼貌地抬手敲门。
    陈缙唇角微扬,语气却带着几分不耐烦,“谁啊?”
    周声声深吸一口气,回答说,“陈先生,我是来找祝瑶的。请问她在哪里?”
    门被打开,陈缙和她打了个照面,冲着周声声勾了勾手,“周助理,坐。”
    周声声不知道此时此刻该用什么样的身份面对温忱,她没有直视男人,只是对他颔首道,“温总,打扰了。”
    这事本和温忱无关,周声声把一切不想搅和得更乱。
    酒吧的上层是可以休息的房间,陈缙给她报了个数字,想来是房号。
    “你去看看她吧。”陈缙的身子向后靠去,脸上笑意未减。
    周声声匆匆点头,离开的脚步有几分慌乱。
    不知怎么,心里乱得很。
    她走到陈缙所说的房间门口,敲门问道,“瑶瑶,我是声声,你在里面吗?”
    过了好一会,里面传来祝瑶的声音,有些虚弱,带着点鼻音,“我刚睡醒。声声,我现在不太舒服,等有空了再见面好吗?”
    “真的没事吗?我很担心你。如果有情况一定要和我打电话。”周声声叹了口气,对于祝瑶不和自己见面的行为,她还是会忧虑。
    里面的声音还是慢吞吞的,但能听得出来是祝瑶本人,“我就是太困了,今晚喝了点酒,早知道应该听你话的……算了,现在太晚了,声声你也回去休息吧。”
    她说得合情合理,周声声一时间也拿不出理由辩驳。顿了顿身子,她只能嘱咐了几句,祝瑶那边也一一应下。
    周声声转身下楼,准备离开酒吧。
    楼梯间有个人影隐隐绰绰,她刚一抬头,便被男人按住了肩膀。
    周声声身形一震,正欲挣扎,却对上温忱的双眸,怔在原地。
    他唇间传来酒气,似有几分醉意,“声声。”

章节目录

被上司发现自己是情色主播(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好晚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晚了并收藏被上司发现自己是情色主播(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