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月的房里一片漆黑。
    寂静蔓延整座屋子,四处都静悄悄的,好似全然无人一般。但偌大的除妖师本家内怎么可能没有人在呢?不管是负责打扫家里的僱佣,以及仍然前来本家修练的少数旁支除妖师,大家不过是在顾虑前不久发生的那件事,才会这般默不作声──更何况,当时的「肇事兇手」本人,可还待在这个屋子里呢。
    她不再赖在床上,而是选择起身做点什么,修练也好,读书也好──虽然学校被炸毁了,又在转眼间被重建了的样子。芷月是很想做点什么,但她被勒令必须待在家里,并且不能迈出主屋,准家主的权责也被暂时剥夺了。
    长长的走廊上没有他人的气息,纵然天明,没有啟灯的情况下看着实在昏暗。芷月来到厨房,给自己简单准备了点吃的。
    收拾餐盘时,她听到房屋远处似乎多了些动静,几人的交谈声、急促紊乱的脚步,然后她从中辨别出了曼莉的声音。
    一大早的,荷月便带着族内几名重要族人前往市府议会了,曼莉身为她的副手,自然也在其列。人才过去没多久,就突然返回家里……
    芷月有些急切地寻了过去,正巧碰上曼莉手拿一沓文件,在玄关穿鞋又要出门。对方闻声抬眼,也看见了芷月。
    「回来拿点资料而已。」
    曼莉大概是猜到芷月的心思,说着还挥了挥手上的东西。
    「……我妈她,有──」
    「没事。」
    芷月话还未说完整,就被曼莉给打断了。两人视线交集,曼莉试图和缓自己严肃的眉目,走上前去拍了拍芷月的肩,又一次道:「没事,你放心。」
    事发之后,周遭的大人不断地和芷月重复这些话,即便她本人就是肇事者、就是罪魁祸首,但却没有一个人拉她出去面对。她被围在了彷彿密不透风的墙里,接受长辈替她承受、打理好的结果。
    「曼姨,你先等一下。」
    芷月出声,拉住本要转身离去的曼莉。
    「怎么了?我得快点赶回去,会准备要开了。」
    「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完,芷月不待曼莉回应,疾步回到自己房里。没有半分耽误,她拉开特意改造的书桌暗层,从一堆难以一眼识出用途的器物中,拿出一块约只有指甲大小的黑色圆盘,接着找出双面胶,撕了一小块贴在上头。
    然后她俐落地换了身衣服,是最直接彰显她身分的除妖师正装,堪比出席燔柴仪典时那些政治人的穿着。
    「曼姨,我要和你一起去。」
    芷月走回玄关,抬眸直视正呀然望着自己的曼莉。她的指尖有些颤抖,但即便会害了眼前人,她也不想再继续这般被人掩耳遮目下去了。
    「说了多少次了,不行就是不行。荷月不是让你在家好好反省吗?都干嘛去了……」
    虽说是老样子的唸叨,但曼莉没有说太多。芷月知她是顾及自己心情。忙地压下心里刺痛,芷月走上前去,主动抱上曼莉,语带难过地说:「可我也想……为族里做点什么。」
    曼莉闻言,沉默了一阵,而后拍拍芷月的背。
    「没事。」她又这么说,「你们只要,快点成长起来就好。百年来我们除妖师都挺过那么多危难了,区区人类的刁难,算得了什么,是吧?」
    芷月笑了出来,起身拢了拢曼莉被她弄皱的衣领,「曼姨这样,把除妖师说得好像不是人一样。」
    「……但,我们确实和一般人,不一样。」
    曼莉不再说,只拍拍芷月的头,接着头也不回出了门。
    门关上的声音在仅有一人的玄关里回盪许久,久到那忽然划破寂静的刺耳电话铃声,响得有些失真。
    芷月心里仍在恐惧,但这会儿家里空得没人能替她应那来电,只得自己过去。她不免自嘲一番,现在竟连接个电话都会害怕了吗?当初能干出那种大事的自己,胆子究竟跑哪去了?
    但在走到家用电话前,见到上头的来电号码以后,芷月心生出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乾脆忽略掉这电话就好了,这种于除妖师而言能称作遭难的时候,还有谁会打电话来?
    可她似乎不得不接。如果逃避了,芷月觉得自己好像会被电话那头的人笑死。
    「喂。」
    『──芷月?』
    只那么短促的声音,也被对面人认出来了。
    「对。」
    应完之后,如芷月所料,话筒对面传来一阵如银铃般的轻笑声,明明是清脆好听的嗓音,但在芷月耳中听来,只觉得分外让人恼火。
    「先祖的意志可真可怕啊,你说是不是?」
    待对面笑声停止,那人宛如从头到尾窥探了全局似地,直接道破事发原因。「呼哼,感觉你这次闯的祸有点大了,是不是要到山上来避难一下啊。」
    对面人说完,又是一阵不知尽头的笑。
    芷月听得额上青筋暴起,沉下声。
    「给我闭嘴,若悦。」

章节目录

我是妖怪还是救世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潭明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潭明渊并收藏我是妖怪还是救世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