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斯多理撒在那之后经龙牧的判断,被暂时送往若磐医院。幸好他只是暂时昏迷,没有危及性命。
    弗里库许也在其他神龙族的监视下,回到了龙族世界。
    饱受惊吓的彭欣羽,先是被陆宝萍施了个睡眠魔法,待在安全的地方休息。
    然后佛斯多理撒在龙牧和王若般的协调下,进行了秘密的全身麻醉手术,治疗病灶过大的地方。麻醉医师则是陆宝萍之前说过、被她打过巴掌的神龙族。虽然两人极力否认已经和好,但在龙牧看来,愿意帮陆宝萍这样的忙已经是不太介意那时候的事了。
    而陆宝萍则还是担任她手术的第一助手,彻底将她的专长发挥。
    手术过程中,陆宝萍提到她会删除彭欣羽那两天的记忆,让她不会记得关于龙族世界的一切事情。至于弗里库许的印象,龙牧就得想好一套说词,以应付她将来的询问。
    「毕竟,我们不能让太多人类知道龙族的存在。」陆宝萍说。「然后王老闆那边,我也会处理。」
    听陆宝萍描述,过去一些龙族到人类世界,造成问题后,都是由神龙族将人类的记忆删除。也因为如此,牠们才会极力关闭两个世界的通道,以免引发更多事端。
    至于龙牧虽然来到人类世界,但始终是个良民一般的存在,只有偶尔使用一些小魔法,不危急秩序稳定,所以神龙族反而对他相对放心。
    只是最近发生一连串的事件,让神龙族对龙牧这个良民做上记号。
    「还不是你们害的。」龙牧忿忿默想着。
    然后,在手术结束时,陆宝萍和龙牧要求了三个月的有薪休假。
    「你以为我在那件事情后什么都不用管啊?」陆宝萍扯下手术口罩,如以往不耐烦的口气说。「还要和上级报告、参加审罚会、检讨,没有时间当什么助理啦!现在是特例来帮你!」
    「可是,三个月……」龙牧扶了下额头。他没想过少了陆宝萍的诊所会是如何。
    「你自己想办法。」陆宝萍一副不关她的事。
    龙牧只能摸摸鼻子,自知自己从来不是陆宝萍的对手。
    「唉……是说,你一直都知道我在帮龙看牙?」龙牧想起了陆宝萍之前有些异常的举动。
    「是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前一阵子精神不好是为了什么、你以为我没发现那个丢在垃圾桶的龙齿模材料?随便找都超明显好吗?」
    「你真敏锐。」龙牧以为自己把x光片存档后再删除、石膏模型收在私人柜可以偽装很好,结果还是被发现。只怪自己不是当古龙族的料。
    「不是,是你太明显。」陆宝萍翻了个白眼。
    「那……你每天九点半要下班,是为了要处理什么事吗?」龙牧想到那准时离开的身影,不禁猜想是否陆宝萍下班后还有龙族世界的事情要做。
    「喔那个喔。」陆宝萍背对龙牧,把防水手术衣脱掉,丢进污衣桶。
    「只是我想下班。」
    「蛤?」
    「欸,你要当惯老闆,就自己要承担啦!」
    龙牧看着远去的陆宝萍,无奈地摇了摇头。
    最可靠的助手突然离开,他也没时间慢慢面试新的短期助理。
    所以,现在诊所的情况变成这样:
    「来──让医生伯伯看一下你的牙齿好不好啊?」龙牧笑盈盈望着治疗椅上的学龄前男孩。但小病人快速地撇过了头,说:「不要!」
    「我们来数数看你有几颗牙齿啊!」
    「不要!我不要看!」男孩任性地嘟着嘴喊叫。
    「那这样我要叫兇兇的叔叔看喔!」龙牧指着身旁穿着水蓝色连身裙助手服的马许说。后者虽然被口罩遮住,但却藏不住他那眼神上吊的不善面庞。
    男孩一看到马许,立刻放声大哭道:「我不要──我不要兇兇叔叔!我不要──」
    「好、好,那就乖乖让医生伯伯看好不好──」龙牧快速准备治疗器械,眼光馀角看到男孩的母亲和柜檯一样穿助手裙的杰恩聊得火热,根本没有想关心自己孩子的打算。
    他笑了笑。杰恩坐柜台后,那个白净稚嫩的脸不知道已经收服多少妇女的心。
    龙牧快速把男孩治疗完,让他起身回到母亲身旁,然后转头向马许说:「不好意思啊!还让你扮黑脸。」
    「没关係,我本来就是黑龙,脸就黑。」马许指了指自己,然后快速整理治疗檯面。「来这边帮忙也不错。老大最近也爱上人类这边晚上八点的电视节目,捨不得回龙族世界。」
    龙牧往休息室瞧了一眼,纹德现在都会在里面看电视,等待两个护卫下班。有时看到剧情激动时还会大叫,逼龙牧不得不在门外施放一个隔音魔法。
    至于临时找来的两个助理,意外搭配得不错。但因为太临时,只能先给他们穿陆宝萍的助理服。幸好陆宝萍的身型比较大,衣服正好可以套住两个男子,再请他们穿黑长袖把整隻手臂的刺青遮住即可。
    「我觉得这件满适合的啊──下面凉凉的有点奇怪就是。」杰恩在试穿时转了一圈说道。
    不过这种奇特的景象,也无意间在网路上造成话题。有人就在论坛上面发文,标题写「牙医诊所的短裙助理!(图)」,底下则放上杰恩和马许的照片,引来一堆谩骂回应或「不能只有我看到」的推文,让诊所意外来了不少朝圣病人。
    「都结束了吗?」龙牧起身伸了个懒腰,向柜台的杰恩询问。
    「还有一位,龙牧医师。」杰恩确认了下约诊表。「是……」
    「啊对。」龙牧看着刚推开玻璃门走进的身影,笑着说道。「我们的vip病人。」
    佛斯多理撒走入诊所,他现在外观看起来已经没有异状。不知道是不是龙牧的错觉,他的精神似乎也比较好了。
    「晚安,不好意思有点晚到了。」佛斯多理撒说。他俊俏的脸搭配身上的天蓝色衬衫及卡其裤,让整个人散发一种如偶像般的爽朗气质。
    「没关係,手术后的追踪而已。」龙牧挥了挥手。「最近还好吗?」
    「我的话没什么问题。」佛斯多理撒微微一笑。「不过自从事件之后,有很多事要处理。幸好神龙族愿意和我一起跟族里的伙伴解释。」
    「然后,也靠着牠们的帮忙,把教义石板上古龙族的魔法去除了。」
    「所以,真正的教义是什么?」龙牧流露着期待的眼神。
    「『不能接近格兰萨帝尔,他是世界崩坏的起点』。」
    「……」
    佛斯多理撒噗哧地笑了出来,看着龙牧无言的表情,心里有些快感。
    「你很会。」龙牧无奈一笑地说。他没想到佛斯多理撒状况好到会跟他开这种玩笑。
    佛斯多理撒等情绪平静后,换上温柔的眼神,又顿了一下,才道:
    「『守护万物生命,聆听万物声音』。」
    「『守护万物生命,聆听万物声音』。」龙牧的眼眶在复诵下,胀出了泪光。「这是,真的有共鸣的教义。」
    「没想到就这样藏了千年以上……」
    「是啊。」佛斯多理撒歛下了眼。「不过,银龙族要短时间改变,还是不容易。大家也还在适应中。」
    「而且,蚀齿病还没根治,还是得继续麻烦你。」
    「没关係,就交给我。」龙牧自信地说。「你们就儘管来吧!」
    「格兰萨帝尔,你……」佛斯多理撒的话卡在喉咙,思索一阵才又道出:「你不回银龙族吗?」
    「……呵。」龙牧淡淡地笑了,眼神里是佛斯多理撒看不出的复杂。「还不是时候,但总有一天会回去的。」
    「而且现在,我还要当人类文化推广大使,对吧?」
    两人相视,发自内心露出坦然的笑容。对佛斯多理撒来说,眼前的人和现在的他,就如同曾经互相诉说着对未来的期许那样,一步一步地,朝着梦想的刻画前进。
    互相猜疑、又互相理解。虽然经过了许多事,但最终他又找回了自己曾经亲手遮住的那道光。
    他想起了那个夕阳下的秘约,直到现在他才了解,当时那个背影吐出的话中含意。
    一切有些太晚,但又不算太迟。
    「我说,佛斯多理撒。」龙牧背对他,一面准备看诊的工具,一面自然地说。「虽然现在讲这个可能有点晚了,不过……」
    「欢迎来到,人类世界。」
    那披着白袍的身影,缓缓地转身,向他伸出了手。
    〈全文完〉

章节目录

非人牙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萨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萨根并收藏非人牙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