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返秦(十四)
    不要去触碰真相,这才是在大秦的生存之道
    谢君怜没有回答马凡的问题,反而问道:「你真的要去清扫白玉的异兽群?」
    马凡看对方不想说,识趣地不再追问:「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了。如果有办法让小青跟牠们沟通,请牠们换个地方就好了。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把握,跟其他人也都不熟。」
    贺见魁他们显然跟他在福丸认识的一帮直率的小弟们不同,马凡直觉他们必定会在战斗中搞事,这也是他莫名不安的原因,感觉贺见魁很不待见他们,虽然脸上都是笑笑的。
    「他当然不待见。」谢君怜淡淡道,「本来多事公一死,他本该顺势升职,但是他非但没有,慕容兰还提拔了一个女人管他。」
    「但那又不关我们的事情。」马凡哭笑不得。
    「我们是唯一没有姓慕容,却可以享受主人待遇的一群。在这里,这前所未有。」谢君怜说,「你没有发现一些人目光不善吗?」
    「有是有啦……」马凡深深叹口气,他有瞄过几个人看他的目光像是想要把他活吞了,小双也有介绍那些都是改姓慕容的人。而那些人就算姓慕容,也没有资格跟慕容一家同桌吃饭。
    这么看起来,慕容兰确实是非常赏识他,但是好沉重啊……
    「我之后应该会遭遇暗杀,跟你们一起行动的时间会减少……」
    「暗杀?」马凡瞪大眼睛,没等谢君怜说完,「为什么?谁要暗杀你?我们一路从福丸过来也没有、除了枫圆那一次之外也没有什么要暗杀我们的人吧?」
    我们?
    谢君怜淡淡一笑:「地下室。」
    马凡愣了下:「是慕容槐会派人暗杀你?」
    谢君怜没有回答,马凡当他默认了,起身就准备收拾行囊:「那我们别住了,赶紧走吧,我欠慕容兰的钱我之后会想办法还……」
    「你还不了。」谢君怜轻声说,「而且这是你选择的,你妹妹还需要靠慕容家帮你找。」
    马凡动作一僵,半晌,丧气地耙了耙头发,他头发越来越长了,「那怎么办?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暗杀啊。」
    「为什么你觉得对方会成功?」谢君怜头略微一歪,「我有自保的能力。」
    马凡想起谢君怜那高强到非人类的武力值,顿时心放了一半:「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们还是一起行动吧,慕容兰需要我帮忙打理生意,我在你旁边的话,慕容槐多少也会顾忌一点吧?」
    毕竟没有人会跟金子过不去啊,在莫雪时其他异稟者对他的异稟反应给了他信心,能够直接看懂外文字,并且沟通的人看起来目前只有他一个,物以稀为贵嘛。
    谢君怜有点后悔,马凡开啟了碎碎念模式,他还是第一次遭遇这种疲劳轰炸,喋喋不休的劝解不断敲击耳膜,直到他举双手投降为止。
    「对嘛,就算谢大哥你力量再强,但是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嘛,有人照应总是比较好的。」马凡终于满意了,「你之后要出去办事的话,也要记得叫李舟一起,我会跟他说的。」他记得谢君怜说他到了大秦之后有事情要办。
    「李舟跟你之后要去东昇堂。」谢君怜提醒道。
    「那让小青跟着。」马凡立刻说,「你们关係也很好不是吗?」
    谢君怜发现他没办法让马凡怕他,可以让其他人吓到跪地的威压对马凡一点用处都没有,这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让小青跟着什么呀?」李舟打着呵欠走了进来,他刚刚看完崔元讲解咬伤、挫伤、撕裂伤什么鬼东西的,同样都是受伤为什么还要分那么多种不同的治疗方式,光是记起来都好费脑子,「为什么这个大冰块在这里!」他看到屋子里有些君怜立刻条件反射。
    小青从他袖子鑽出来,滑溜地缠到了谢君怜手上。
    李舟顿时感到一股巨大的背叛。
    「李舟,你回来得正好。」马凡起身朝李舟走去,「我正好有事情想要拜託你。」
    马凡走过来跟他商量的举动稍微抵销了一点小青主动缠上冰块的打击,李舟一听马凡有事拜託他,睡意立刻消失了,干劲满满地捲起袖子道:「没问题,马哥哥,你要我揍谁儿?」
    马凡:「……放下你的拳头。」
    马凡将可能会有人暗杀谢君怜的事情挑着重点跟李舟说了,希望他没事可以帮忙看着,李舟听了,反而困惑起来:「为什么之前没人要暗杀他,我们一住进慕容家就有人要暗杀他儿?」
    「呃……」没想到李舟这么敏锐,马凡有点困窘,一时间想不到比较好的编词,「谢大哥本来就是到了大秦之后才有办法办事啊。」
    李舟接受了这个说法,像他要暗杀席王也是要来大秦才有办法做的嘛,杀掉之后自己恐怕也会被追缉,嗯,合理,没问题。
    马凡有种矇骗未成年的愧疚,不过他也不想李舟知道太多,要是李舟一个衝动真的衝去把慕容槐揍一顿实在不好收拾。儘管一路上李舟的衝脾气有所收敛,但是马凡可没忘记李舟有一言不合就放火烧村的不良纪录,那还是他住的村子呢,这里要是他也一把火烧了,绝对不是被赶出去就可以了事的。
    「既然这样,那以后马哥哥遇到危险,你不可以再袖手旁观儿。」李舟认真对谢君怜道,「枫圆那一次,我真的看你不顺眼儿,但现在你有求……」
    「无求。」谢君怜淡淡道。
    李舟气得要拿茶杯砸人,被马凡挡下了:「李舟,克制点,这些东西都不是我们的,碰坏了是要赔偿的。」
    「马哥哥!」李舟怒道,「你看他啦!这次完全是他的错!我——」
    「本来谢大哥就没有求啊,是我拜託你的。」马凡苦着一张脸,「李舟,我、」
    「但我可以保证。」谢君怜继续说道,「只要我活着,他就不会死。」
    马凡跟李舟双双愣住。
    最先回过神的是李舟,他这下总算舒爽了,踢掉鞋子就往床上躺,也不介意小青还在谢君怜身上了,甚至大度地表示谢君怜要是想跟他们睡一屋,那他也不是不能答应。
    看马哥哥对那个大冰块总是尽力维护,然后对方又不怎么领情的样子,他就来气。现在马哥哥终于守得那什么……师父是怎么说的?李舟文化程度不高,绞尽脑汁最终也只想到了媳妇熬成婆,乾脆两眼一闭,呼呼大睡去了。
    「真是的,洗漱了没有?」马凡无奈道,「谢大哥,我们也熄灯休息吧。」
    他觉得他们还是三人睡在一起比较保险。
    谢君怜不置可否,他本来就是睡哪里都无所谓。
    *
    隔天一早,马凡才刚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曼妙丫头离他极近,吓得他立刻醒了。
    「你、你哪位?」他吓得都口吃了。
    「公子好狠的心。」丫头一脸委屈,「昨夜您不肯让奴婢入房伺候,现在也不肯让奴婢服侍吗?」
    「咳咳、我、我习惯自己来……」马凡呛咳道,转头去看李舟,只见李舟还在睡大觉,而另外一边谢君怜早就没了踪影。
    马凡:「……」现在没人可以救他,他心疼他自己一秒鐘。
    「你帮我把外衣准备好就好了。」马凡无奈道,「其他我习惯自己来。」他又不是没手,穿衣服还需要人帮忙。
    然后他在看到丫头拿来一身厚重缝满刺绣的华丽衣服时,又默默地把人叫回来帮忙更衣。
    对不起,他错了,这衣服他真的不会穿。
    「这是兰少爷因为您要去东昇堂,特地替您准备的,还专程挑了您喜爱的顏色。」
    慕容兰恐怕是因为之前都在外移动,所以准备的衣着相对轻便,但是这种要穿去上课的服装就不能马虎了。
    虽然是一身素白,但是上面的水绣技艺极高,不同的光线折射下可以展现不同的光泽,袖子边缘刺有他不认识的银花,一层叠着一层,彰显身份尊贵。马凡不用问都能知道慕容兰要表达什么了,就是不能给他丢脸的意思,尤其是在杨家面前,绝对不能输了气势。
    不过他今天就去东昇堂吗?他本来以为慕容兰要他先去扫荡白玉鬼城的异兽呢。
    *
    昨日,晚餐后。
    慕容槐把慕容兰叫到房里,屏退所有下人后,严肃地向慕容兰说到:「那个谢君怜太诡异了,不能留。」
    「那个我也想过,他甚至知道咱家的宝袋存在。」慕容兰说,「但是小吴一向跟他交好,要是把人杀了,恐怕小吴跟李舟都留不住,他们价值很大。那场黑色鬱金香花雨虽然只出现了一次,但是、」
    「没有但是。」慕容槐斩钉截铁道,「他知道地下室的事情,必须灭口。」
    「地下室?」慕容兰蹙眉,「父亲,连我都不知道地下室有什么,为什么他会知道?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要不是对方长得跟他们一点也不像,他都怀疑对方是不是父亲在外面贪欢留下的孽种了。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晓得的。」慕容槐烦躁地说,他本来以为知道地下室真相的多事公死在枫圆,知晓这件事的人就只剩下他了。没想到竟然还有变数。
    「那我能知道了吗?」慕容兰屏息道,「没道理一个外人晓得,我身为慕容家嫡长子,却对此一无所知。」
    「无知,是在保你的命。」慕容槐一口拒绝,冷冷道,「不要去问,不要去想,不要去触碰真相。」
    「这才是在大秦的生存之道。」
    ★★★★★
    他们终于抵达大秦,可以进入主线了(痛哭流涕
    (对写这么长就是还没进入主线,我实在太囉唆了对不起
    断断续续写了快要一年,总算有个雏型,中间也曾想过乾脆放弃算了,反正世界上也不缺我一个写小说的,但幸好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你的爱心是我坚持的动力
    第二劫是,无勇

章节目录

我穿越到异世界找妹妹结果推翻了王朝第一劫──无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火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火并收藏我穿越到异世界找妹妹结果推翻了王朝第一劫──无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