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好天气,老头推着母亲出外走走,儘管乡下空气再好也是要走出户外才能完全感受到。他也好久没有这样陪着母亲了。这时清间的妹妹带着他最喜爱的小狼狗,悠游的在草地里追逐了起来,这是最简单的天伦之乐。
    小狼狗跑着跑着竟跑远了,妹妹一边追一边叫喊着小狼狗,过了一会儿小狼狗咬了根木头回来并用力的啃着。
    妹妹见状直觉是牠肚子饿了。带着准备好的狗粮餵食着,小狼狗直接张大口就吞了下去,吃的模样好像从来没吃过东西一样,吃完后又继续啃着木头,啃完一根又叼了一根继续啃。无论妹妹怎样阻止都阻止不来,就这样一根接着一根,而且身体也一直在变大,越来越大,大到比妹妹身体还要大!
    妹妹一开始吓呆了,一动也不动。忽然间却看到小狼狗,不对,应该说是大野兽,对着妹妹张大了口,快要吞没时,妹妹才惊醒的快步逃跑,但跑没两步,就被大野兽活污的生吞了。
    在不远处的老头看见这个情形。跑过来想解救妹妹,但一切都来不及了,妹妹就这样不见了。
    他难掩愤怒,无畏大野兽巨大,紧握拳头想为妹妹报仇,怎知大野兽避开了他直接跑向母亲,同样一大口也把母亲吞没了。
    老头伤心欲绝,准备豁出生命奋力拼搏,但大野兽却不想理会,可能是吃饱了吧!只见牠转过头来和老头面对面的看着,然后冷一笑就跑了。但面对面的几秒鐘却让老头吓到魂不附体,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了牠的脸孔,那是他熟悉害怕的人,就是大恶人谢议长。
    母亲妹妹都不在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但他不甘心,要死也要和大野兽一起死,愤怒激活了生命力,他要去寻找大野兽为家人报仇。
    就在这时,远处走来数十隻的野狼。老头慌张不知所措,眼看狼群一步步逼近,老头想逃跑但来不及了,狼群瞬间包围了他,越靠越近,这时候他再次的惊吓,因为他清楚的看到狼脸,每张狼脸长得都一样,都是恶人谢添帅的模样。
    忽然间每隻野狼都同时张开了大口,口水像流水般的流着,狼口更是大到下巴好像分离似的贴到地上,就这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老头被恶梦吓醒了!自从供出谢添帅后每日恶梦不断,虽然勉强对得起良心,但却让自己整日饱受恶梦惊吓,次数频繁到有时候自己认为恶梦才是真实的生活,他真的怕死了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每每想到开庭作证的时间还要这么久,更是吓的不敢睡觉。儘管惊吓连连但他并不后悔,因为只有这样做才不会惹得母亲生气,才不会让受害人无辜的被牺牲,只有这样做才能证明自己良心还在。
    蔡金銓为了弥补过去的恶行,不断的捐款行善,似乎想用最短的时间祈求原谅,他也努力在母女两面前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但捐款行善这种事只能默默的做,说出来好像在炫耀在吹捧自己,那可就偽善了。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母女俩知道自己真的完全改变了?他想到了物以类聚这句话,以前来家里的人都是些三教九流带着目的而来的人,母女一直也多有反感,如果今后找来家中作客的都是正义耿直的人,不就代表自己也是同类吗?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他认识了小队长,而且还称兄道弟,他很珍惜这一份情谊,当然要继续深交,并且把他介绍给家人。
    许丞汉接连的接到蔡金銓多次热情的邀约,但公事繁多实在抽不出空,如今在老头的秘密招供后终于稍有喘息的时间,所以就欣然的接受了邀请,他也向蔡金銓说会找好友一起过去并介绍给他认识。所谓的好友当然是老大和志原。但今天刚好老大没空所以只有志原同行。会想带他们一起来也是想做个和事佬,告诉兄弟两人蔡金銓己改邪归正。
    志原莫名其妙的被拉来,当然会好奇的想问到底是谁邀请的?但无论怎么问,许丞汉就是不肯说,。神秘到了极点。
    蔡金銓当然乐意丞汉多找些朋友来,好朋友肯介绍的朋友应该都是好朋友,因为自己已经先过滤过,如果心中认为不是好的朋友,自己都不常来往了,怎敢介绍给朋友认识呢?所以为了迎接这些好朋友,可是费心的再三叮嚀妻子要煮的丰盛些,而且也交代诗雅一定要回家吃饭。
    许丞汉带着志原来到了蔡金銓的家门口。志原还是不死心的问着:「到底是谁邀请的?」
    而许丞汉则是一派轻松的说:「都已经到了还问?既来之则安之。」然后就直接按了电铃。
    蔡金銓好像早已站在门口等候似的,不费分秒就开了门,一开门就吓傻了?他当然认识志原,那个常和他作对常批评他的人,怎么可能忘记了,所以看到他就吓傻到说不出话。
    志当然也认识蔡金銓,他眼中那个没有天良见钱眼开的恐龙官,而且还曾经怀疑自己绑架他女儿。奇怪?丞汉不是也很讨厌他吗?怎么会来这里?他不想浪费时间想这个问题,掉头就想走。
    许丞汉早有预防的紧拉志原的手正要说话时,回神的蔡金銓先出声了,他一脸诚意的对着志原说:「欢迎欢迎!看到你太高兴了。」蔡金銓怎么会这么说?他并不知道自志原会来啊?但他知道志原是个好人,以前会和他作对的应该都是好人,所以想用最短的字句来表达自己的喜悦,来留住志原。
    志原一听到蔡金銓的话也觉得不可思议?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变了,但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回应?
    这情形早在许丞汉的预料中,会没有事先告诉志原,是怕他不相信也不肯来,所以就把预先想好要为蔡金銓已经改过向善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还故意的问:「銓哥,你说对不对?」
    「是是是!」蔡金銓一脸诚挚的笑容。
    两人破冰了,前嫌尽释,三人开始今晚愉悦的邂逅。
    作客总要带些伴手礼,丞汉想不出带些什么礼物,就习惯性的带着到老大家中作客一样的礼物,最能促进感情的礼物:酒。他当然不知道蔡金銓喝不喝酒?但至少自己和志原都爱。
    「人来就好还这么客气,其实我都有准备了了。」蔡金銓指着早已放在餐桌上的一瓶酒,随后就满心欢喜的介绍着自己的家人和丞汉志原认识。
    用餐的气氛相当欢乐,除了诗雅四人边吃边喝边聊,酒精快速的拉近的四人的距离,欢笑声更是回盪在屋内久久不散。
    说也奇怪?诗雅并不喝酒而且也应该吃饱了,但没有离席,而是高兴的坐在一旁倾听,有时还会搭上两句,这时候她灿烂的笑问:「喂!为什么当记者的都会被称作狗仔队?」诗雅并非不懂礼貌,因为实在不知如何称呼志原?叫哥哥嘛志原好像老了些,叫叔叔嘛又好像把他叫老了。
    「没礼貌,怎么叫喂?」蔡金銓甜蜜的责怪着。
    「没关係。」志原急忙缓颊。
    诗不服气的说:「那要怎么称呼?」
    蔡金銓:「你没听到他们都称呼我銓哥?所以你应该叫叔叔。」
    「我才不要,他们又没有那么老。」随后又稚气的问一遍:「为什么?」
    自己是记者当然知道名称由来,娱乐记者原是义大利文paparazzi,正式翻译应该为追踪摄影队。中文翻译狗仔队应该是由香港人所创,因为这词和puppy小狗读音相近,再来记者的追踪行为也和狗相似,所以才有狗仔队一称。
    诗雅很喜欢拿志原消遣,开心无邪欢乐的脸庞又笑着问:「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叫你狗仔队?」说完又不自禁的窃笑着。
    许丞汉也捧场的跟着大笑!
    「太不像话了,真是没礼貌!」这次换蔡太太不得已的责骂。
    「没关係,她是在开玩笑的。」志原有些无奈的说着,然后又像诗雅说:「你高兴怎么叫就怎么叫。」
    诗雅製造的效果十足,好朋友自然没有心防什么都聊,也聊到了洪老大,并说有一天一定要把他找来一起聚。最后不免又聊到比较严肃的话题,柳媚的案件,这件事母女最近也常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可忻,这时候蔡金銓又满脸羞愧,但他不再逃避反而勇敢的面对:「她还好吗?都怪我..」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看得出他是真的关心也看得出他的悔意,泪水是骗不了人的。
    丞汉志原连忙的安慰,志原也说着自己和浩哲可忻家人互动的情形,说他们已经慢慢走出伤害,并强调正义一定会马上到来,这才稍稍抚平的蔡金銓的歉疚不安。
    看着志原正气凛然的说话模样,诗雅有些说不出的感受,像是崇拜又像是爱慕,只觉得一定要多认识这个人。然后又想到一件事,自己不是苦心积虑的想查车牌车主吗?甚至还想说利用假车祸来报警,现在都不用了,眼前就有一个最好的机会,既然志原认识可忻一家人,也曾到过可忻家,那是不是也可以叫他带着自己去一起去?诗雅会想去可忻家是因为她早就怀疑绑架的人一定和可忻有关,只是不知道什么关係罢了,所以就央求着志原:「喂!你下次去可忻家可不可以带我去?」
    所有人对诗雅这样的要求都觉得很奇怪?但机灵的诗雅自然知道如何解释?反正夜还很长,可以慢慢解释慢慢聊,所有的人不分老少不分年纪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这只是老头每日做的恶梦,但他已经醒来了为何还是求饶似的自言自语?惊吓程度可想而知。
    他一样的梦到了谢议长脸孔的大野狼,这次更令人毛骨悚然!这隻狼全身淋满了血,彷彿就像是隻鲜艳红色的狼,顏色艷丽到令人无法喘息。牠又咬下了母亲及妹妹,而且这次命令老头把嘴巴张开,待老头一张开嘴,舌头就要被咬走的时候,老头才惊恐的在求饶恶梦中惊醒。
    接连的恶梦虽然让他更畏惧谢议长父子,但也让他更憎恨他们,更感受到良心的谴责,因为所有的毒品迷药都是由他保管的,自己绝对是个帮兇,玉珊的迷魂药就是由他拿给随从下毒的,因此自己也是一身罪恶,所以为了赎罪他更坚定自己绝对不能退缩,要勇敢出庭作证。
    随着良心清楚思绪也更清楚,这时他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警方所承诺的保护都是在出庭作证前,就算真能保护的了,出庭后呢?即使小狼被判了刑,但他总会出狱的,而且根本不用等到小狼出狱,老狼一定会马上把自己生吞活剥,家人也难逃报復的魔掌。
    他每日苦思着解决办法?多次的想求助所长,但求助他有用吗?警方不可能一辈子都保护自己吧?而且如果求助他让他误认为自己反悔,岂不又要惊动母亲了?所幸最后让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不是最好的办法,虽然自己也可能陷进去,但这是目前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
    这个办法需要在小狼喝酒醉的时候进行,而且越醉越好,相反的自己则是越精神越好,因为这个计划需要开车进行。但柳媚事件以来,小狼被下了永久的拘禁令,命令中包含在家中也不准再有外送。好色的小狼当然受不了,简直像要他的命!感觉好像在坐牢,所以只能藉酒消愁,每日狂饮到烂醉,不甘寂寞的小狼又不能叫外送,所以只能命令老头和随从陪着一起喝酒。
    今晚小狼话特多也喝得特别快,但是没有女人酒就是苦的。他有苦难言,忽然有个邪恶的念头,把脑筋动到随从身上,大声的说:「我说你们这些大个儿,又年轻身体又壮,应该也认识不少妹子吧!把人都叫来我重重有赏。」见没人回应更大声的说:「快叫啊!你们这些饭桶!」
    小狼的个性谁不了解?叫来无非是让他糟蹋,自己再怎么兇恶也不至于害到自己认识的人,所以寧可被骂也完全不吭声。
    小狼当然又更生气骂得更大声,最后骂到有些累便命令老头:「打电话给大妈,叫些妹子过来,最好有学生妹。」
    老头怎敢?老狼可是下了禁令,但不打又得罪小狼,该怎么办?再三权宜之下还是不打,毕竟老狼可比小狼可佈,所以低着头不敢回应。
    「快打啊!」小狼兇恶的催促着。
    老头只能吞吞吐吐的说:「可是..可是议长..议长有下令..」
    话没说完就被小狼喘了一脚:「干!拿老头来压我。」
    最后当然不敢叫外送,因为这些随从也是老狼佈的眼线。而随从和老头都是小狼发洩怒气的对象,他们也很习惯了。
    老头被踹一脚一点都不生气,因为他早已练就如何技巧的闪躲,而之所以不生气是依照他对小狼的了解,就算他再怎么惧怕老狼,但色胆能包天,他不信小狼可以熬得了多久?
    果然就在隔天快中午时,他秘密的将老头唤了过去,说今天下午会晚一点到公司视察,视察完就直接到夜总会,并千交代万交代老头绝对要保密,随从也会找藉口支开,为了怕老头反对还给了一笔封口费。
    老头怎么可能反对?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他做好最周全的准备,也要让自己的精神状态保持最好。这时候脑海涌现万千思愁,想起了母亲和妹妹便打了电话回家,但就算电话聊再久也解不了思愁,虽然解不了思愁但一直纠结赎罪的心就要解开了,只要今夜的计划能够顺利就解开了。他的计画就是要自己亲手了结小狼,就算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不过晚上六七点天才黑,谢添帅连用餐的时间都省了,一离开公司就令老头子直奔夜总会。钱在这时是万能的。他在路上就先联络好夜总会的大妈,到达时。女人及餐点很快也就到了。
    不知是不是被关了太久?今夜特别来劲,喝了快4小时也不见禽兽有丝毫的醉意,似乎想把近日没喝到的酒一起补回来。老头在一旁等待到都有些晕头转向了,长时间待在密闭空间确实让人不舒服,但他也不断提醒自己要保持最好的状态,可是禽兽玩得正开,到底还要等多久?而且以他今晚的状态要醉到不省人事恐怕很难,于是他想到了一个禽兽常对付女人的办法那就是下迷药。
    迷药的药效当然快过酒精,没多久他就昏睡了,眾人当然都以为他醉了,和力的搀扶他离开。但这时候问题来了,在他还没有昏迷之前就有说过要带一名女子出场,如今她真的跟了出来,而且有些醉意的死缠不放,还好老头这时也学会了禽兽的技俩,他用比出场还多的钱打发,女子自然乐意接受。他也嘱咐帮忙搀扶的人将禽兽安置在他很少会坐的前座,如此周详当然是为了实施他的屠狼计画。
    老头这次的心情是慌张的,他不时的看着一旁的禽兽是否还在昏迷?又一直赶着要到计画的地点,也不时浮现家人的影像,他更祈祷禽兽今晚就能断魂,而且自己也要努力的活下来。
    很快的就快到达目的地。他重踩油门全力加速驶向鬼门关,最后技巧性的直接将车头副驾驶座也就是禽兽坐的那一端,用力的撞上桥头的桥墩,用力撞击后便将没有绑安全带的禽兽直接撞了出去,而且直接掉落到桥下,当场断气!
    禽兽的死法算是愉悦舒服没有丝毫的痛苦,不过他将所有被他害过的人的痛苦都带走了,这应该是他一生中唯一做过的一件大善事吧!
    老头呢?他本身就有撞击的心理准备,而且更是紧紧的绑上的安全带,所以九死一生的逃过此劫,但依然身受重伤,腿也断了。然而他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他根本不担心受伤,他最担心的是谢议长的质问与报復,禽兽确实是死在他手中,所以这时候受伤对他来说反而是件好事,让他更能保住小命。这一整件的精心策划,他也和老天约定好了,是一个永远的秘密,诉诸正义讨回公道的秘密。
    太阳一直是公平的,会有照不到的地方是被遮蔽了,只要努力的走出来早晚会得到阳光的滋润。禽兽的死虽称不上普天同庆但至少也是万民欢腾。
    可忻一家人更是高兴在隔天一早知道消息后,每个人就期待晚上的聚会,他们要大肆庆祝一番,庆祝这个比法律判决还快来到的正义,庆祝时当然人越多越好,志原自然受邀请,而且还带了一个人:诗雅。
    自从志原和诗雅认识后,诗雅就一直保持联系,而且不厌其烦的叮嚀志原到可忻家时一定要带上她。她的理由简单又正当的说服了父母和志原,她要代替父亲对可忻一家人表达关心之意,但带着诗雅要如何介绍呢?
    「喂!你就直接说我是蔡法官的女儿就好了。」诗雅正气无畏。
    志原思考了半天,他知道这样介绍会破坏所有人开心的气氛,但又不知如何回应诗雅?一时之间搭不上话。
    鬼灵精的诗雅当然知道志原在顾虑什么?所以就反问:「我知道你是担心这样介绍我会遭受异样的眼光,那你觉得该怎么介绍我呢?」
    志原当然想很久了,要介绍诗雅是乾妹妹这理由好像不够好,找个和可忻家庭完全不相干的人实在有些怪异?要找也该自己的亲妹妹或是老大和汉哥,所以当然又回答不上来。
    诗雅见志原扭扭捏捏的实在很不习惯,便调皮的说:「不如你就说我是你女朋友就好了。」
    志原一听脸就红了,马上回答:「不行,我们差了十几岁,不行。」
    「你是在嫌弃我了?」诗雅可爱的生气着。
    「不是..不是..是我..是我配不上。」志原更羞了。
    「噗!堂堂的大记者竟然口吃?我爸爸和我妈妈不也差十多岁,有什么不行?」诗雅继续的可爱。
    其实志原外表比他的年纪年轻许多,也是一表人才,这样介绍并不会怪异,讨论了半天,他没答应也没拒绝,很快的就到达可忻家了。
    一进门后宇骏一家人自然是热烈的欢迎,不过看到诗雅每个人都很好奇的问着?志原却是吞吞吐吐不知如何介绍?诗雅二话不说直接勾着志原的手自我介绍:「我是他的女朋友诗雅,大家好!」
    「原来是大嫂,大嫂好!」浩哲不疑有它礼貌的问候着。
    诗雅这样自我介绍也没有任何人有怀疑,志原就顺势的一一的介绍着。
    诗雅敏锐的执行她今晚来的目的,她要努力的听出谁是绑架人?在每个人都开口说话后她很快就知道是谁了。眼睛被蒙住时耳朵当然更锐利了,这时的她笑得更灿烂!和她所想的一样,绑架人是个慈祥面目的好人,这是个幸福温暖的家庭。
    方妈妈招呼大家都入座后,诗雅看着桌上一桌丰盛的菜餚,无厘头的冒出一句话:「哇!有炒牛肉耶!其实我最喜欢吃的就是沙茶牛肉炒饭。」说这句话的时候,水汪汪的眼珠是直接看着宇骏的。

章节目录

绑架正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因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因原并收藏绑架正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