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听说世子爷来了”
    正与身边几位贵妇闲聊着,秋兰突然从身后凑上来小声说了一句。
    沉澪绛一顿,还未反应过来,身边的一位贵妇却扬眉笑了起来,促狭的看着她道:“哟,果然是新婚呢,这才出来多久,便巴巴的到府里来寻了”
    “可不是,不过若是有着这么一位夫人,别说来寻了,便是人我都不肯放出门的”另一位面容英气的贵妇笑道。
    “哈哈哈…”周围的人听了皆纷纷捂嘴大笑起来,弄得沉澪绛都不好意思了,只见她低头微微笑了笑,不置可否。
    “好了好了,你快去罢!不然,人可着急了!”
    众人又打趣说她好福气,最后才催着她离开,沉澪绛无奈一笑才从座位上起身,又与今儿的主人家程大奶奶致了歉。
    “哪能呢!你快快的去罢!我这儿无妨的……”程大奶奶听着她真诚的与自己致歉,赶忙摆了摆手,她可受不起她的礼,又哪敢勉强她,既是丈夫都寻上门了,自然是要放人离去。
    沉澪绛笑了笑,又同她说了几句话才转身离开。
    “他这会子在何处?”
    主仆俩人正走着,沉澪绛忽然问道。
    秋兰不知,遂向身后的小侍女使了个眼色,小侍女便恭敬的低头回道:“回夫人话,不知怎的误传了您在厢房里歇息的消息,程府仆人道世子爷方才去了别院厢房”
    沉澪绛止步,疑惑的拢了拢眉,只说了一句:“怎的如此糊涂?”
    也不知是在说程府通报错消息的下人还是在说魏玄戈。
    魏玄戈忽的被她从身后抱上来,一惊,欲甩开她却发现她两手箍得极紧,心里恼意一上来,他口不择言的骂道:“是耳朵聋了不成?听不明白我的话吗?!怎会有你这般寡廉鲜耻之人!”
    他的厉声大骂如冰碴一般狠狠刺入她的心头。
    对,没错,她就是不要脸,任别人如何说她都好,她就是要这般固执!
    程霜暗暗咬了咬唇,更将他搂紧,大有死不放手之态。
    腰间的手越收越紧,魏玄戈见她不识好歹,火意更盛,再不与她客气,大手抓住她的手腕掰回去。
    “啊!”
    只听她吃痛的喊叫一声。
    敬酒不吃吃罚酒!
    正想着要如何收拾这头脑不清醒之人,外边突然传来动静。
    “世子夫人”忽的见沉澪绛在侍女的陪同下走来,全合大惊失色。
    她不应该是在房里么?!
    若房里的人不是她,那……
    全合想起方才的动静,脸倏地白了白,背后冒出了一身冷汗,忙不迭地迎上去。
    沉澪绛只见他却不见魏玄戈的身影,觉得有些莫名,又想起方才好似听到了他在厢房里的声音,便问道:“世子爷呢?”
    想来是搞了个大乌龙,也不知里边的女子究竟是何人!不管如何,现下定是不能让眼前的女主人知晓了去!
    全合抿了抿唇,强制在那一片慌乱中镇下心来,才恭敬的回道:“回夫人,世子爷见不到您,有些困乏,便在屋里头歇下了”
    他特意提高了声量,望里边的魏玄戈能够尽快知晓。
    沉澪绛正想说话,却听闻里边传来女子的尖叫声,她周身的气息瞬间敏锐了起来,接着便见她淡淡瞥了一眼跟前的全合。
    天杀的巧合!
    全合顿时豆汗如雨,心紧了又紧,才弱弱的唤道:“夫人…”
    沉澪绛不想再理会他,直接越过了他走上前去,也不唤旁人,直接自己伸手推开了门。
    魏玄戈听见沉澪绛的声音,倏地一震,想着赶紧出了门去,却又被身后的人缠上来。
    “咯吱”
    梨花木漆门被推开,沉澪绛踏进房里。
    虽有准备,眼前之景也着实让她震撼了一番。
    浑身上下只着一件小衣和亵裤的女子正搂着魏玄戈紧紧靠在他的胸前,魏玄戈看似神情不耐,手抵在了她光裸的肩头上。
    身后全合也跟了上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双眼瞪的铜大,接着又侧头皱眉闭了闭眼,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
    “阿绛”
    见她进来,魏玄戈心慌马乱,赶紧使力将身前的人一把子推开。
    程霜自然又被他推开,这会更是跌倒了在地上。
    魏玄戈急忙走上前去,手忙脚乱的想与她解释,却见沉澪绛后退了两步。
    他忽的僵住了。
    他身上有那女人的味道,闻起来怪刺鼻的,沉澪绛顿时不想让他靠近自己,只定定站在原地望着他。
    “阿绛…”他的眼神暗了暗,看见她这副排斥的模样,莫名的心慌,却知目前最紧要的还是要与她说个清楚,他又上前了两步站在她面前道:“我与她未有任何关系!我本是前来寻你的,不知这屋里头为何会出现了她……”
    不等他说完,程霜却跪在地上,故作一副柔弱的姿态看着沉澪绛哭泣道:“阿绛姐姐,我是真心喜欢他的,求求你发发善心,成全我这小小的心愿罢!”
    说完又朝沉澪绛磕头。
    那样子,倒像是沉澪绛若是不答应她便是扰她好事的恶人一般。
    “你少在这胡扯乱诌!”
    魏玄戈听了,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又怕沉澪绛听信了她的谗言,赶紧将人的手握住道:“阿绛!我与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可别听她胡说八道瞎说!你知道的,我心里唯有你一人!”
    魏玄戈蹙眉急切的望着她,似要把自个的心都剖出来给她一看究竟。
    跪在地上的女子身无着物,光裸着身子,又哭得满脸是泪的与她求情,哪还有往日里美艳灵动且颇具世家小姐的风范?在沉澪绛眼里尽是狼狈与不堪,不知她作何感想,只见她冷冷的望着地上的程霜开口道:“程霜,别为不喜欢自个的男人失了风度”
    说罢,便见她从魏玄戈手中抽出手,立马转身出了屋子。
    “阿绛!”
    魏玄戈赶紧追了上去。
    宽大的屋子里只余程霜一人,看着远去的两人,像是力气被抽尽了一般,她忽的萎下了身子。
    她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若是沉澪绛对她大吼大闹,她兴许还会觉得自个今日的举动不算白作,可沉澪绛只冷冷的看着她,说了那样的一句话,顿时比难听的辱骂更让她觉得羞辱。
    果然,他还是那般喜欢她,对自己的赤身投怀未置一眼,满心满眼的皆在那人身上,他方才看到沉澪绛时的慌乱与紧张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双眼。
    “呵…”
    她忽的展颜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又趴在地上大哭起来,满屋子的哭声与凄凉。
    魏玄戈:SOS!

章节目录

蹙蛾眉(古言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番茄不炒西红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番茄不炒西红柿并收藏蹙蛾眉(古言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