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目前事态严峻,林恩顾不上跟吉米和二姐做多余的解释了,先保护家人要紧。
    她现在满脑子想着如何化解这场巧合的危机,千万千万别打起来,后面的事后面再说。
    虽说西索不屑于和他看不上眼的人交手,但是冲动易怒的吉米老父亲一旦犯起驴劲来,可是十头牛都拉不住。如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要是不拦着点,把西索爸爸惹恼了,动起手来那场面就没办法控制了。
    林恩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但手指并没有因为紧张不安而生理性的发冷,反倒是发热发烫,很是奇怪。
    小丑装扮的西索是如此显眼,吉米一眼就认出这个害他残废的混蛋。本就心情不爽的他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提起一股气刚要发号施令攻击西索,只感觉耳旁有风,瞬间就被飞来的卡牌给打断了。
    吉米怔了一秒,偷偷后瞄,鬼牌一角稳稳地插进身后的墙壁上,还有碎末不时掉落。
    “哎呀~手滑了~”西索故作歉意姿态地轻挠了下太阳穴,随即用伸缩自如的爱将鬼牌收了回来。
    他这是什么操作?向来不主动惹事的西索怎么无缘无故做出挑衅的事来了,难道是他感觉到了危险和杀意?没道理啊,这些人还威胁不到他吧,等等……
    林恩低头思索时,无意间瞟到自己的手指头微闪紫光,并非是属于我自身念能力散发出的光泽。
    她瞳孔微张一下子明白了,这个念的颜色是西索的!他是从我这里察觉到的危机信号!准确来说,应该是来自血滴石的念,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俗话说得好:西索的嘴骗人的鬼,再狡猾的猎人也斗不过他这只狐狸精。看来终究是错付了,对他谨慎小心、千算万算,还是被摆了一道,利用血滴石组局在我放下戒备的时候往我身体里种了念,虽然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用途但肯定没好事,唉……万贯家财不好拿啊。
    不过,这大概也算因祸得福?西索通过念之媒介感应到我的危险情绪,现在他愿意小小出手或许是想助我脱离困境。不管了,趁他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先试探下看看吧。
    林恩朝西索小心地使眼色,接收到求救信号的西索眉毛微挑,肆意走来。
    吉米被他这飞来的卡牌一惊,又迫于对方强大的气压下,显得有点战战兢兢,暂时还不敢轻举妄动。
    西索站在林恩旁边,看向吉米,声音轻佻:“你一脸凶神恶煞的,想对我的宝贝女儿做什么?嗯?”
    “女儿?!”吉米惊疑的目光指向林恩,质问道:“林恩,你给我好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又成这个混蛋的女儿了?”
    西索听到这个“又”字,发现他还坐在轮椅上,大约察觉出一些端倪来了,原来林恩之前关于库洛洛决斗的回答有撒谎的部分。
    他露出狡黠的笑容,做出双引号手势:“在床上,她叫我爸爸,我叫她女儿,是快乐的角色游戏哦~”
    林恩摸不清西索到底要做什么了,这种话完全是在拱火吧,他不是来帮我的,他是来看热闹,顺便添油加薪的。
    吉米一听就炸毛了,要是没有轮椅封印着,估计已经亲自上去干架了,哪还管得了什么实力悬殊:“西索!你打伤我的腿,还侮辱我女儿,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你们还跟个木桩一样杵在那里干什么?统统给我上!”
    西索唇线上扬,不慌不忙地说:“别乱动,否则她漂亮的脖子就开花了~”
    林恩感觉脖子凉飕飕的,眼神稍下,原来是一张卡牌抵在了喉咙处。
    可是按照“大地之心”的被动防御机制,西索早就应该被弹开了呀,也就是说……他对我本身并没有杀意,所以防御才没有开启。如果是这样,他应该是想假装胁持我作人质,然后带我逃离这里。
    吉米见状,立刻喊停:“等等!”
    “唰!”一众训练有素的黑衣保镖顿时停下围剿西索的行动,摆好进攻姿势,随时待命。
    西索眼观四周,抬高空闲的一只手翘起小拇指,一根微闪紫光的细线与林恩的左手食指相连,他不紧不慢地开口:“坐轮椅的那位先生,我劝你的手下不要轻举妄动哟~况且我也并无兴致对你们动手。十指连心,现在林恩小姐的宝贝心脏与我的心脏存在紧密的连接,如果断了,不是她死就是我亡。要赌一赌吗?哼哼~”
    现场除了西索和林恩,只有吉米和盖尔能看到他展现的那根细线,吉米紧张地咽了下口水,强忍怒火问道:“西索,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要么我就地结果了她,要么让她跟我走。”西索收起幻化的细线,继续说:“我看中了你女儿优异美味的念能力,这段时间我会用我封存的念作为营养液培育她,让她的心脏更为强大,直到能和我对抗……不,应该是能杀死我的程度,这也如了你的愿。是留下冰冷的尸体还是活着做我的宠物,二选一,我只给你十秒钟考虑,请不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吉米内心纷繁杂乱,既不想让林恩死掉亦或成为别人手中的玩物,又极度渴望杀死西索。他侧头看向身边默默不语的大女儿,外表冷酷的盖尔对父亲点头示意。
    “嗐……”吉米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紧握轮椅把手逼迫自己作出抉择:“我可以让林恩跟你走,但是我有个要求,你不许欺辱我的女儿,连非分之念都不能有!”
    西索笑了:“轮椅先生,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男欢女爱这种事,林恩小姐想要的话你也管不住,当然倒是不至于欺辱那么严重。”
    “你这个可恶的混球……祝愿你早日被杀!”吉米咬牙切齿不敢过分发作,然后立马变脸慈颜善语地叮嘱林恩:“女儿,你千万小心。”
    “父亲,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林恩浅笑颔首。
    “乖女儿,跟我走吧~”西索戏谑一句,便挟持着林恩在众人的注目下缓缓后退至电梯。
    “叮——”随着电梯门关,指示灯向上。做了决定的吉米还是心有不安,便询问身边值得信赖的大女儿:“盖尔,我做这个决定究竟对不对?”
    “二妹的私人账户这段时间使用频繁,而且近两天汇进了一笔数额巨大的钱款,我查明了汇款来源,来自于爱丽丝城【从革区】名为金帽子的储蓄银行。”盖尔嘴角微翘,声线却冷冷的:“我相信二妹肯定有她的计划,她从小就聪明伶俐,父亲您也是看在眼里。当然以防万一,我还是会暗中派人保护她的,所以您也不用太过担忧。”
    吉米刚舒了一口气又眉头紧皱起来:“那就好,可是……一想到我冰清玉洁的女儿要整天和那种臭流氓共处,我就生气。”
    “关于这件事……二妹确实破了身,但具体是给了那个小白脸,还是西索,这我就不得而知了。”盖尔眼看吉米怒气又要上来,急忙宽慰道:“父亲,您还真得把心放宽一点,毕竟二妹都那么大了,总要经历的。”
    吉米怒吼:“西索!我早晚把你碎尸万段!!”
    此时在狭小的电梯空间内,西索收回卡牌掏出房卡,刷了下感应屏,将手掌轻伏在楼层按钮,绅士地问道:“去你的房间,还是我的房间?”
    林恩略显疑惑地看向西索:“当然是我的,等等……西索先生,你这是要跟我一起?”
    “嗯哼~”西索金瞳烁烁打量了一番林恩今天白衣黑裙的装束,语气暧昧:“你今天看起来很诱人,我帮你脱离了困境,你不该好好回报我吗?”
    “啊这……你想要什么回报?”林恩隐隐感觉自己刚出虎穴又入狼窝,便试探性地问他。
    西索一双手摊开,化去轻薄的假象,整个掌心满是血肉模糊难以愈合的烧焦烫伤。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脸上依然带着笑:“麻烦你给我疗一下伤。”
    林恩凑近一瞧,呆愣片刻,尔后关切询问:“天哪,你这手怎么回事?怎么都烧成这样了?”
    西索简单解释了来龙去脉,说道:“……就是这样,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好转的痕迹,所以我认为可能需要你的念能力来修复才有效。”
    听完他的讲述后,竟然有一瞬间觉得西索自带圣光,这就是天使降临吧,他值得一面好人好事荣誉锦旗。
    林恩除了有点惭愧还有些小感动,便果断答应了下来:“没问题,我保证让你的双手恢复如初!说到底,也是因我而起嘛,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西索根本不在乎受伤这种事:“没关系,我觉得很有趣~”
    “对了,西索先生。”林恩伸出左手食指,有点疑问:“你刚才所说的心连心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为了帮我说的谎话,我的指尖当时确实发出了紫色念光,可要说是真的吧,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就不告诉你~”西索调皮地回了一句。
    “……”林恩完全是自讨没趣,就算问了从他嘴里出来的能有多少实话。
    两人走出电梯来到房间,进门的一刹那,林恩似乎还能感觉到库洛洛的温度与气息。桌上有他喝过的水杯、翻过的书籍等等一切使用过的痕迹,一阵失落伤感涌上心头,短暂的回忆翻浪后又将这份思念重新压入心底。
    林恩谨慎地拉上窗帘,转身指了一下沙发,说道:“西索先生,你就坐那里好了。”
    “OK~”西索轻轻点头坐在沙发上,林恩也离他稍近的距离坐下。
    林恩先提前说明情况:“我一会儿治疗的样子可能不太雅观,你不要介意。好了,现在把手伸过来吧。”
    “哦?”听她这么说,西索倒是非常期待,他满心好奇地伸出了双手。
    林恩稍稍托起他的手背,专心致志观察伤势,脑海中快速筛选除南方之外可治疗烧烫伤的奇株异草。
    选定了某种植物后,她屏气凝神。从耳根、双颊至嘴角有规律地冒出一排排粉绿刺状小齿,尔后缓缓张嘴伸舌,猩红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呈现为绿色,舌尖也随之延展变长生出一片宽长肥厚的芦荟叶。
    “咔咔……”叶子两面剥离,内里晶莹剔透的凝胶滴落在他手掌,透明液体覆于皮肤自行游走包裹住整只手,没过多久伤褪皮合,手不仅完好如初还带有馥郁芳香。
    治疗结束,分离的芦荟叶一眨眼消失不见,林恩将恢复正常的舌头收回口中。
    她抹了下嘴巴,笑眯眯地看向西索:“好了。”
    西索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瞧了一眼她的嘴唇,不禁眼波流转计上心头:“我身上还有其他伤口,能麻烦你一并治了么?”
    “行啊,我好人做到底,毕竟你也确实帮了我不少忙。”林恩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我今天喝水不小心烫着了,舌头上有个水泡~给我治一下,如何?”西索伸脸过来,吐了下舌尖:“就用你刚才的方法哦~”
    西索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他戏弄别人的花样真多,多少层偶像滤镜都遮不住他扑面而来的骚气,林恩内心吐槽戏又发作了。
    “呐,你手掌心还有残留的一点念,舌头在上面舔一舔,这么点小水泡很快就好了。”林恩握住他的一只手腕递至他面前,一脸“我才不上你的当”的笑容看着他。
    “原想品尝一下你念能力的味道,真是遗憾,没有这个机会~”西索假意泄气地耸了耸肩,然后余光轻扫四周,问道:“库洛洛走了?”
    林恩眼神稍显暗淡,明朗的笑容也收敛了些:“嗯,他前脚刚走你就来了。”
    西索察觉到她表情的变化,及时转移话题:“那你要不要现在和我回天空竞技场?我的飞艇在城郊的停机坪随时候命哦~”
    “现在?”
    “嗯哼~这里可太无聊了,要不是为了等你,我可是一天都待不下去~”西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我等不及想回去看小苹果们成长的怎么样了呢~”
    库洛洛还交代了一些事需要及时处理,当然主要是砂符先生和叁妹那边她也有点担心,林恩想了想,点点头:“行,我也有好多事需要回巴托奇亚解决,那我去收拾下就跟你走吧。”
    林恩起身去收拾行装,西索百无聊赖用扑克牌迭金字塔的同时感觉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不安,似是从河对岸传来的感应;盖尔再次向友克鑫市总警局的故友通了电话交代了新嘱托,吉米一行人即将离开;库洛洛依然潜行在黑夜中如幻影迷踪,只不过埋在他心底干涸土壤的感情种子自离开起始便要生根发芽……

章节目录

【全职猎人】在杀你的365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猴大宝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猴大宝儿并收藏【全职猎人】在杀你的365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