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干什么?”
    她退了一步,听到身后也有脚步声,不紧不慢地,扭头一看,心脏瞬间凝成了冰。
    是老四。
    ……他不是应该在郡城?什么时候回来的?
    老四一把拽住她,“别费劲跑了。”
    平时只见这两人中的一个都要绕道走,现下两人一同逼近,夹在左右,齐缨已然是魂飞魄散:“救——唔唔”
    老二捂住她的嘴,抄她腰起来,跟老四一同顺小道走。齐缨挣扎着踢到老二膝盖,他憋着声,隔衣捏住她一边乳头,用力狠揪一圈,疼得她喉咙里一声呜咽,背后都冒出了冷汗。
    来不及看清这是什么偏僻院子,进了屋子,她给甩到一张空床上。
    “你们做什么?耿知襄、耿知襄——”
    “大哥不在呢,小嫂子,你叫大哥,不如叫叫我?上回你跟大哥在院子里亲热,那声儿喘得我好生难耐,”
    老二贴到她脸上来直蹭,“尤其你这几日在寨子里走动的模样,这么带劲的小娘子,每见一回,我更不舍得大哥让你独守空房。”
    “放手!”齐缨别开头,恶心得想吐,“别碰我!”
    老四站在床边看着,皱眉道:“二哥,我先来。”
    “还分什么先后,”老二瘦长身子都压在床上,一手掐住齐缨的脖子,回头道,“人都在这儿了,一起上呗。”
    “已经说好了的,二哥。”
    “……行,”老二看他眼色阴沉,撑身起来,眯了眯狭长的眼,“也是。你先看上她那么久,没想到让大哥抢了,还一点交代也没有,是我也要先讨回来。”
    说完捏住齐缨脸颊,伸舌在她口里缠搅一会,用力揉了把胸口,意犹未尽地想要起身,齐缨猛地踹来一脚,他冷不防给踢到两腿间,疼得脑门渗汗,顿时怒从心头起,反手就是一个重重的耳光。
    齐缨舌头正在齿间,给这一下打得直接磕到,瞬时疼出眼泪来,混着血的口水和着剧烈的痛感,填满了整张嘴。
    “滚……咔……不碰我……”
    眼泪汪汪的,话也说不利落了,老四取代了老二的位置,把她两手捆在破旧的床头,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的眼,握住她脖子慢慢掐牢。
    “你动的越多,伤得越重,知道么?”
    挤走的空气让这声音忽远忽近的,脖子上的力道还在收紧,眼前渐渐模糊。
    衣带在解开,贪婪的大掌在肢体间游走,身子想蜷蜷不起来,泪水滑满了整张脸。
    “你伺候大哥的时候,莫非也是这么让人扫兴?”身前的声音透着些许得意,“还是说,大哥就喜欢这种梨花带雨的样子。”
    “你会死的,”齐缨含糊说道,身体在颤抖,湿腻的唇舌在脖子一带落下,躲不开。
    老四现下终于能得手,也不介意多逗她玩会,又亲又摸,全身都舒畅,“就为了你?大哥宠爱你几天,你就真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就算不是死在耿知襄手上,齐缨手指攥紧床头的绳子,闭目咬牙,也会死在她手上。
    门忽地又开了。似有人声,老四停下起身,匆匆出去,齐缨忙睁眼,却看不见门口的动静,直到听见老叁声音,她才心里一松,只想马上跪拜老天爷。
    “叁哥!”像是见了救命稻草,叁人一起走进内室,她望着一脸震惊的老叁,含糊地喊叫,“救我!救我!”
    “你们鬼鬼祟祟的,没想到是要来奸大哥的人!”
    老二细长的眼眯着,笑嘻嘻地,“谁叫好玩不过嫂子呢,”
    “大哥回来要知道——”
    “知不知道还不是看咱几个的,我们不说,谁知道?”
    “这……”
    “其实要说回来,什么嫂子不嫂子的,咱们寨子里的女人哪个光是大哥的人了,都是咱几个想玩就玩的小婊子,”这神情语气仿佛再正常不过,“迟早的事而已。况且建原王家的县主还在寨子里,大哥哪还顾得上别的。就当催催他,早点把用不上的人分出来呗。”
    看老叁还在犹疑,但目光也像长了钩子似的钉在床上,老二冲老四使了个眼色。
    老四显然也没想到老叁会忽然出现,捂着齐缨的嘴,在老二眼神示意下,一把拉开她衣襟,把一只嫩生生的乳房从浅藕色的肚兜上掏了出来,在手掌间堆出嫩白饱满的一团。
    “摸着更带劲,叁哥,”他说着,低头来吮了一口,啧地一声响。
    老二把老叁往床前推了一把:“要不,你先来?”
    齐缨怒瞪着双眼,却见到老叁满脸胡子抖了抖,几乎没什么坚持,在那一推下顺势就走了上来。
    老四阴沉着眼退开了。跟老二一起绕出外去,说是望风。神情窸窸窣窣的脱衣声里,她闭着眼,反扣手腕挡住手指的动作。
    她摸到这破旧的床头板边上,有一片干裂翘起的木片。但手腕上的捆束还没有解开。只要不让他们得逞,哪怕只能让他们得逞得困难一点,她什么都愿意做。
    “小嫂子!”
    老叁粗厚的身躯扑上来,一阵猛烈的亲吮,胡子扎得她直反胃。
    “叁哥、叁哥,”齐缨含糊地叫道,嘴里都是血味,“解开我罢,我手好疼,”她哭起来,控制不住地痛哭,“真的好疼。”

章节目录

无人压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高小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小祖并收藏无人压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