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想家(中)10
    芙安娜和哥哥离开坎贝尔庄园的时候,气氛是非常微妙的。
    虽然芙安娜已经很忍耐的想要不去吐槽,但是看着那张和自己印象里完全不一样的脸,她就有一种一言难尽的被欺骗感。
    是的,坎贝尔庄园的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庄园的男主人如今是多么的志得意满、多么的幸福甜蜜。
    “早知道他恋爱后是这个样子、我就根本不会在他身上浪费那么久的时间!”她狠狠地系上帽子的蕾丝系带,和亲哥哥伊森吐槽。
    “你看看他的那张脸,像吃了一百罐蜂蜜的科迪亚棕熊!恶心透了!”她嫌弃地回想了一下刚刚临走时塞巴斯提安看向薇薇安的表情,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
    “我就告诉你,他真的不适合你。”伊森想想老友现在的模样,虽然他也觉得很肉麻,但是作为男人而言,他居然有一点点羡慕是怎么回事?
    “以后少和他接触!这病不会传染吧!”芙安娜警惕的看了哥哥一眼,警告道,“你要是敢在恋爱的时候也摆出这幅样子恶心我我就杀了你!”
    ……女人心海底针,伊森不敢还嘴,只能默默地躲在一旁闭目养神。
    目前除了芙安娜对这段恋情产生极大反应以外,庄园里还有一个人简直快乐的要飞起来。
    萨拉拼命地催着厨娘的奶油浓汤,“你看她们干活儿也不是不上心对吧?我就说我慧眼识睛,调教人这块儿,坎贝尔庄园里我萨拉绝对是头一份儿的!”她一边催一边昂着头对克劳德管家趾高气扬地说道。
    克劳德管家的脸色依然不变。他的年纪大了,面对小主人爱上一个华人姑娘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只是他偶尔也在幻想,如果以后薇薇安真的生了孩子,那坎贝尔家族就可以延续下去了。
    先到这里;这位头发已经斑白的老管家也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来,他觉得是时候该培养自己的接班人了。
    而八卦风暴中心的赛巴斯提安在做什么呢?
    他在花园里的长椅上坐着,大腿上躺着还在养伤的薇薇安。他一边温柔地抚摸着薇薇安的脸颊,一边打开厚厚的家族相册。
    十九世纪的相片并没有普及到很多地方,塞巴斯提安的家族相册里,只有一部分是黑白影像,其他的大部分都是油彩小像。
    “这位是我的姑姑,玛丽亚·坎贝尔,可惜她在我六岁那年得肺病去世了。”赛巴斯提安指着相片中一个戴着帽子的贵妇人给薇薇安介绍道。
    “我的爸爸也是得肺病去世的。”薇薇安摸了摸相片上的小人。
    “当时,很难过吧。”萨巴斯提安从未询问薇薇安的过去,只是知道了一个大概,那恐怕是不太美妙的日子。
    “当然非常难过,可相比较难过,我那时候更多的是害怕。”她眯着眼睛看向俊美的男人,今日阳光灿烂,刺得她眼睛微微酸胀。
    塞巴斯提安用大手给她搭起了一个凉棚,“害怕?是因为只有你一个人在面对吗?”
    “我从小就生活在那个简陋的小棚子里,爸爸和妈妈都已经教会了我基本的生活技能,一个人我也可以习惯。”
    “只是那个时候,我们作为海外过来的劳工家庭,有人一旦得病,尤其是肺病,是没办法让医生过来看诊的。”
    “因为没有钱吗?”萨巴斯提安的语气凝重又疼惜。
    “不仅仅是没有钱,肺病会传染,如果是其他病还可能努力一把去借钱治病。可是我们那里是连医生都没有什么钱的穷人,是人就会怕死,他不能也不敢过来。”
    “所以我就眼睁睁看着我爸爸躺在床上不断的吐血;一个人原来身体里可以储存那么多的血……”薇薇安陷入了回忆中,她的黑色眼睛里藏着化不开的阴霾和伤痛。
    “我可怜的薇薇安。”塞巴斯提安把她抱了起来,不住地吻向她的头发和额头。
    “以后会好起来的。对吗?”薇薇安的眼泪被塞巴斯提安用手帕轻轻擦去。
    “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塞巴斯提安拥抱着薇薇安,他们额头抵着额头,温馨又亲昵。
    深夜,卧房里玫瑰花的香味儿愈发浓郁起来。
    塞巴斯在黑暗中亲吻着薇薇安柔软的嘴唇,有小小的呻吟声不断响起。
    “宝贝儿,我爱你。”已经做好足够润滑和前戏的男人扶住自己的粗大抵在那濡湿温暖的穴口。
    “我进来了。”他轻声安抚着躺在身下的女孩儿。
    薇薇安的脖子微微扬起,她的两条腿已经被打开到最大。
    为了防止薇薇安的阴道再次受伤,塞巴斯提安已经用嘴巴和手指为她舔吮和扩张了好一阵子,等小小的花苞逐渐不受控制地吐出花蜜来,塞巴斯提安才敢将他的粗大一点点地从那甬道挤压了进去……
    那紧致的温暖包裹着他的欲望,塞巴斯提安的金色短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他咬着牙忍住想要不断进发冲刺的欲望缓缓地抽插碾磨……
    等那粗大全根没入,萨巴斯提安实在忍不住的抱起了薇薇安,他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上,紧密相连的那部分的滑动与刺激让二人都不禁难耐的呻吟出声。
    “啊……”薇薇安咬住了嘴唇,她的双手紧紧搂住了塞巴斯提安的脖子和健硕的臂膀。
    “宝贝儿,我忍不住了。”塞巴斯提安已经忍得要疯。
    等薇薇安彻底适应他的入侵,塞巴斯提安立刻耸动腰身猛烈地抽插活动起来!
    “我的薇薇安…我的甜心,”塞巴斯提安亲吻着薇薇安的嘴唇,不断地用舌头缠绕着她的小舌,月色中有银丝般的津液从两人热烈的深吻中不断的滑落,塞巴斯提安不住吸吮着薇薇安口中的甜蜜,身下也不停歇地耸动着。
    肆意抽插间,薇薇安的腰肢不断地在塞巴斯提安劲瘦的腰身上上下起伏。
    她的乳房像小小的桃子,又香又软,塞巴斯提安不断的揉捏着,引得薇薇安难耐地扭动着身躯。
    可他的尺寸对于薇薇安来说全部吃下还是有些吃力,塞巴斯提安只能忍住磅礴的欲望,规律地、九浅一深的缓慢研磨,直到薇薇安先一步踏上巅峰。
    有小股的蜜液从二人股间流出,塞巴斯提安用这蜜液做润滑不断的撞击着,黑暗中有耻骨相触的撞击声和蜜液浇灌其中黏腻的淫靡之声……
    她是那么的柔软、香甜。湿润的充满着水汽的眼睛,和被快感淹没后泛着粉红色的脸颊和紧致的花穴……还有倾泻在柔软大床上乌黑浓密的长发……她是如此美好……
    塞巴斯提安不住啃咬着薇薇安的脖颈,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乳房,另一只则撑着她的纤腰,配合着他大开大合的动作,仿佛要把薇薇安从头到尾吃到肚子里去……
    终于…在快感袭来的一瞬间,他紧紧地抱住了薇薇安。
    而薇薇安则深切的感受着花穴内那一波刺激的冲刺,她甚至可以感受到塞巴斯提安的那物不断的喷射出粘稠的精液,送进她温软的甬道深处……
    她湿润着眼睫,紧紧地咬住了塞巴斯提安的肩膀……
    等激情结束,塞巴斯提安仍然不愿意把欲望从薇薇安体内拿出,他爱怜的抱住怀里的姑娘,在身下还在紧密结合的情况下走进了卧室隔间的大浴缸。
    有小股乳白色的精液从薇薇安的花穴中被吞吐出来,塞巴斯提安眼热地看着躺在自己怀里已经体力透支的女孩儿,最终还是忍住了高高翘起的欲望,打开热水龙头,认真而细致的为她清洗起来……
    翌日,可怜的薇薇安试图离开卧室失败。
    塞巴斯提安用勺子挖出布丁送到她的嘴边,薇薇安陷在柔软的鹅毛被里,罕见地撇过头去开始闹脾气。

章节目录

八苦(短文、微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alice她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她说并收藏八苦(短文、微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