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响,立马吸引了桌上其他几人的注意,“洛洛,你怎么了?”
    宁雅在做为她姐姐这方面,一向表现的很有自觉。
    “我手滑”她刚愤愤的说完,就看见那边那女人走的太快,高跟鞋没站稳,脚底打滑眼看就要摔倒,秦旌居然还转身上手扶了一把。
    她怎么不知道他以前这么“助人为乐”。
    宁洛情绪都摆在脸上,双眼都要喷火了,一脸咬牙切齿。
    她怕两人事情败露,故意没有告诉他要去哪里见她爸妈。
    好你个秦旌,拈花惹草都拈到她面前来了,还给她撞见,这回看他怎么解释。
    什么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什么看见她就硬了,甜言蜜语信手拈来,果真是老司机没错。
    温馨又不傻,她倒是挺喜欢秦家老叁的,可人家都有女朋友了,洛洛喜欢他那么久,人家都无意。
    她好奇的看了过去,那女孩一头微卷的大波浪,将自己包裹的似乎有点严实,不过看着很有风情,跟宁洛这种咋咋呼呼还娇纵的小白花不是同一种类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看着有那么几分眼熟。
    她以为宁洛有一段时间没囔囔嫁秦旌,是她放弃了,看来是她想多了,不过这样也好,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
    秦旌非常绅士的将人体贴的扶向旁边的小沙发,起码在宁洛眼里就是如此,然后就向她这边方向走来,非常懂礼貌的向宁父宁母打了招呼“宁叔叔、温阿姨好”
    温馨点了点头,看着一表人才,英俊非凡、彬彬有礼的秦旌,不禁有些遗憾,秦家这孩子长的确实好,还很有礼貌,年纪轻轻就已经进入董事会了。
    她指了指旁边的空位,示意他坐。
    秦旌打完招呼,将视线看往宁洛和宁雅方向,宁雅一向得体回以淡笑,而宁洛臭着脸一把将自己的包放在那空位上。
    空气瞬间凝滞起来。
    他短暂的停留的那么几秒,就移开了视线。
    宁洛低着头,小拳头紧紧攒着,有种想把自己面前高脚玻璃杯砸他脸上的冲动。
    温馨有点尴尬,看到宁洛使小性子,不禁有些担心,这些年她爸爸把她宠的越发任性了,狠狠瞪了一眼宁致远。
    宁致远反而有点欣慰,女儿终于不倒贴了,秦旌虽然不错,但洛洛还小,曾经他一度以为宁洛天天跑去隔壁找秦旌只是借口,毕竟秦放和宁洛才是同龄人。
    宁洛正恼怒着,眼睛直盯着那大波浪女,偏偏那边那个大波浪女人,视线正往这边看了过来,一双美眸还往她这里多停留了几秒,她更气愤了,这是挑衅?
    秦旌脸上始终保持淡淡的笑,风度十足,一看就脾气很好的样子,而宁洛一副被宠坏的大小姐样,温馨反而更尴尬了,脸上带着愠怒“洛洛,跟你姐姐好好学习”
    宁洛腮帮子咬的紧紧的,委屈巴巴的埋下小脑袋。
    “温阿姨,洛洛性格很可爱”温润儒雅的声音响起,适当的化解了温馨的怒气。
    不过这话却让宁洛更气郁了,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他什么时候用这种语气说过话了。
    男人的话真的不可信,床上一套床下又一套。
    秦旌以为宁洛是因为他擅自过来,惹得小姑娘不高兴了。
    他跟宁家长辈们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告别了,走向了隔壁那桌那大波浪女。
    宁洛气怒,视线还不忘随着秦旌。
    “我去个洗手间”宁洛佟然站起,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章节目录

炽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森森木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森森木林并收藏炽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