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夫君慢些……慢些……”
    周氏不得不请求男人慢些,幸而这次抽动得并不重。
    男人缓缓抽出一半肉棒,只留了个龟头在内里,待那小穴想夹他的时候,又重重插入。
    这般研磨了数十下后,周氏那穴又有了些感觉,挺着腿,不由催促:“夫君,夫君快些……”
    林璋这次倒听了她的,盯着女人推搡在他手臂之上的柔夷,肏入的速度逐渐加快。
    直到越来越快,数百下后,周氏受不住又泄了一次,林璋那处巨物却还是没射出来。
    周氏不由奇怪夫君今日比起以往粗鲁持久了些许,入了这般久却仍未射出,不由问道:“夫君今日怎的还不出来?”
    林璋也不知道这是为何,只觉得入了半天,总是少了点东西,导致他那处愈加坚硬难忍。
    林璋也不回答,只管将那物继续插穴,沉默地入进入出。
    又插了数百下,还是毫无射意,林璋心烦地把那物抽出,只见那红肿得粗大了一圈的巨物上皆是女人淫水打发的白沫。
    因阳物离体,女人婵娟小口里源源不断涌出那些被堵在穴里的淫水,本是极为荼靡惹人性欲的画面,此刻他却并无多少感触。
    这一切,甚至不如女人的一只白净手心来得令他性欲高涨。
    把周氏往后一翻,令其双腿跪在床上,只背部与白臀对着自己的胯间。
    扶起阳物也懒得擦拭上面的白沫,半跪在床上,这才从后面插入。
    噗呲,噗呲……
    房间响起下体拍打之声,响亮且淫荡,令周氏不由面红耳赤。
    她虽然也会陷入情欲,但自来受闺中女子规范的教导,床间之事也少有这般姿势,这般跪着被夫君肏倒似是一条发情的狗物一般,真真是有失颜面。
    以往她自持身份,堂堂正室之妻岂能如那些以色侍人的妾一般,不分尊严一味地讨好男人,故而此前她是不愿这般姿势的。
    然今日夫君入了快一个时辰都未出来,憋得那阳物都泛着紫意,令她着实心疼。
    再且今日夫君入得异常凶狠,倒也令她感到别样滋味,便也就任他随他了。
    “啊……嗯……夫君……”
    下腹那物在女子幽穴进进出出了半晌,林璋仍是不满足,看着女人撑在床沿的手,心生意动,一把捞过一只手臂反转于背。
    周氏不期到男人如此行动,一只手被反制于后,另一只手受不住被男人顶得前后起伏的身子,赤裸的上半身直接倒在了床上。
    原本颇丰的奶儿被压迫在床上,挤成了面饼状。
    “夫君,别……别这样……”
    然而身后的男人此时握住女人纤弱的手腕,令其不得不打开手心。
    凝视着随他一撞而不得不微微颤抖的手心,林璋终于感到了一丝排解。
    一只手扶着女人的臀,一只手玩弄着女人微张的手心,下体巨物出入得更加肆意狂妄。
    “慢些……慢……呃……夫君……”
    周氏只觉胸乳摩擦在床面疼痛难忍,可随着花穴处的抽戳,身子前后的摇晃,令乳儿那处竟泛起了热意,全身不由变得瘫软,只一个劲地喊夫君慢些。

章节目录

房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不要吃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要吃素并收藏房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