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锐的爪子对准她纤细的脖子,面露喜悦的人们似是无所察觉。
    异兽领主隐藏半天的样子显露出来——一条戈壁鬓狗!
    它眼珠猩红,利齿腥臭,样貌丑陋,现身的那一刻杀气弥漫。
    獐子大喊过后其他人才察觉到这次袭击,半秒内他们脸上惊恐的神情逐渐放大,但是来不及了。
    异兽领主比他们要强得多,忍到他们精神松懈的那一刻才动手,为的就是一击必杀。
    狡猾的本性让它不会轻易暴露在任何人面前,它在旁边埋伏了很久,确定这群人中只有这么一个小丫头能打,她的出现改变了局势,她的异能又让异兽领主警惕,决定要从背后下手。
    异兽领主想得很好,等杀了她,剩下来的人就任它宰割了。
    这么近的距离,没有人能阻止它!
    异兽领主露出丑陋的笑容,下一秒,它的笑容僵在丑陋的脸上。
    迅疾的利爪停顿在半空中,就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拽住,明明爪尖离她的脖子只有十公分的距离,它的爪子拼尽全力往前伸,却只前进了几厘米,再也无法碰到触手可及的猎物。
    “吼——”它发出愤怒的吼声,浑身扭曲仿佛想要挣脱什么东西。
    它挣扎的幅度很大,周围的队员被它狂乱的动作击飞出去,但即使如此,它依然没能摆脱束缚。
    绑住它的东西也逐渐浮现出来,带着锐刺的藤蔓缠绕在它的身上,如同活物一样越缠越紧,牵制住它的行动,虽然无法直接将它杀死,却让它没办法自由攻击。
    它凶狠的目光扫过场上每一个人,试图找出那个将它困住的人,势必要杀死那个可恶的人。
    忽然间,它的动作顿住了,难以置信地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一道巨大的贯穿伤凭空出现,刺穿它的胸口。
    下一刻,攻击它的人显现出来,一个不起眼的人手举一把巨大的光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光剑推入它的身体,腥臭的鲜血随着剑柄流下。
    什么时候?!
    异兽领主不甘地嘶吼,用剩余的力气攻击眼前的人,而一击成功的人并不恋战,放弃武器迅速后撤,光剑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剑柄,掉落在地上。
    掌控藤蔓的人顺势牵扯住异兽领主,让它无法随意进攻。
    异兽领主一击落空,胸|前突然失去阻塞物的空洞伤口中涌出大量鲜血,不要钱似地洒在地上。
    就算是异兽领主,也没办法在这样的伤势下存活很久,它越是挣扎,血就流得越快,几分钟后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它算计得好好地,为什么失败了?缠绕在它身上的藤蔓没有卸力,异兽领主模糊的视线中走过来三个人。
    这三个人,它记起来了,他们是和那个女人一起来的人,他们是队友!
    刚才那个女人大放异彩,她的队友却没有作为,不声不响地融入普通队员中。
    一个人的异能是潜行,负责隐藏;一个人的异能是该死的藤蔓;一个人的异能是贯穿它的巨大光剑,可以随时出现和消失。
    不对,还有一个人!他们的异能强度不足以直接困住它,这种强度的武器也无法轻易破开它的防御,一击之下就让它毙命。
    所以还有一个人,拥有增幅的异能。
    异兽领主模糊的视线中,另一个人走过来与三人会合,三人姿态恭敬。
    原来如此,他才是队长。
    说什么普通队员,他们一个个实力分明比最开始那个队长还要强劲,异能配合得恰到好处,彼此之间又那么默契,这一局,它输得不冤。
    异兽领主缓缓闭上眼睛,意识归于黑暗。
    苏柒与獐子队长牵制住另外两头异兽精英,刚刚异兽领主跳出来的那一刻,两头异兽精英也一同现身,他们想得没错,那头异兽领主还保留了实力。
    可惜,他们保存的实力更多,比异兽领主还谨慎。
    异兽领主死了,剩下来的两只异兽精英也不过困兽之斗,很快被苏柒他们解决了。
    剩下来的异兽见情况不妙,四散而逃。
    冒险小队成员们现在也伤痕累累,没那个力气去追了,他们的精神终于彻底放松下来,一个个跌坐在地上,依靠着另一人的背脊支撑住身体。
    獐子队长仰天躺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刚才的计划中就他最卖力,又没有苏柒那样节省力气的实力,现在累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
    刚才精神紧绷的时候还没有察觉,一旦放松下来,疲惫就席卷而来,要不是记得现在还在城外,他都想直接睡过去了。
    歇了一会儿,獐子队长慢慢爬起来,看向那几个还有力气收割战利品的人。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他神情复杂问道。
    他一开始听到他们的计划,根本没抱希望。
    没想到他们真的做到了,他们真的合力杀死了异兽领主!
    成决四个人没有回答,獐子队长也反应过来问错了问题,又看向苏柒,欲言又止道:“七素姑娘,我……”
    刚才的战斗,足以让獐子队长意识到,苏柒是一位强者,比他还要强很多。
    早上他拒绝她入队的那一幕,先前看起来是为队伍考虑,而今看起来就像不识抬举。
    他们现在身处城外,被任何人杀死都无处伸冤的荒野中,一位强者心情不好杀了他们泄愤才是常态,而她却不计前嫌救了他们。
    “不必多说什么,”苏柒摇摇头,阻止他接下来道歉的话,“不管别人会怎么做,我只做我想做的事。”
    两个人说话之间,成决他们割开地上异兽的额头,从里面挖出剔透的晶核。
    异兽的其他部分也值不少钱,但都抵不上这一小块晶核,他们还要继续往前走,不会拖着重物前进。
    剩下来的东西,要是獐子队长他们想要,就搬回城好了。
    他们最后走到那头异兽领主面前,艰难地破开它的皮肤,拔|出它的晶核。
    异兽领主的晶核比其他晶核都大不少,泛着晶莹的红色光芒,看起来很漂亮。
    成决把红色的晶核递给苏柒。
    “给我?”苏柒抬眉。
    “这是你应得的,”成决望了一眼他身边的三个人,“他们也没意见。”
    “重新介绍一下,我姓陈,喊我陈副官就行。”
    成决身边的副官站出来,之前恐吓士兵的就是他,他的长相有些凌厉,现在却没有那份对着外人的气势,只有面对队友的温和。
    “这个晶核你应该拿的,也算是我们的赔礼。”陈副官说道。
    先前他们虽然听从成决的决定,但并没有任何苏柒的实力,只是想着以他们的实力,就算带一个累赘也能全身而退。
    这份轻蔑没有说出口,但隐藏在心中已是失礼。
    当认清楚她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能者,而不是抱着天真想法就想出城的少女,陈副官他们也会表现出相应的尊敬。
    苏柒也跟着笑了,没有拒绝他们的示好,收下那枚异兽领主的晶核。
    “谢了。”
    普通的钱财卖不了她的人情,不过她刚好需要晶核的能量提升实力,就却之不恭了。
    东西收拾得差不多,成决他们打算继续上路了。
    苏柒望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皱起眉头,有一些人受伤比较轻,还有一些人行动不便,就算这次活了下来,恐怕也无法平安回到城里。
    “獐子队长,我替你的队员治疗一下吧?”苏柒提议道。
    獐子队长摇摇头:“你们快走吧,不能在这里待太久,血腥味会引来其他异兽,刚才异兽领主在,其他异兽不敢靠近,现在异兽领主死了,别的异兽都会来探查情况。”
    “况且,”獐子队长望了一眼成决他们,坚定地拒绝道,“不应该让你的队友久等。”
    苏柒觉得他这话说得好笑,会有其他异兽来探查,他只赶他们走,自己却不动身。
    苏柒一眼就看出,獐子队长恐怕在打什么牺牲自己的主意。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治伤很快。”
    苏柒不再和他们废话,收起自己手上的武器,两只手分别抓住两个人。
    两个人没来得及挣扎,一阵剧痛过后,他们的伤竟然好了一半,至少恢复到了不会影响行动的程度。
    苏柒没管他们的惊讶,抓住其他的人故技重施,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治好了十几个人。
    她看着他们不敢相信地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个一脸呆滞地望着她,不由笑了。
    “别急,要收钱的,治疗的费用回城之后再给就行了。”
    苏柒说道。
    “治疗费用?”
    一群人沉浸苏柒刚才简单粗暴像拔萝卜一样治人的氛围中,还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难道你们打算赖账?”苏柒挑眉。
    “不不不,回去就给!”一群人连忙否认道。
    开什么玩笑,谁敢赖七素姑娘的治疗费。
    这费用必须给!还得双倍,不四倍给!
    他们现在终于知道七素姑娘以前对他们有多手下留情了,就她这能力,她这实力,以前惹她的人没缺胳膊少腿的那得夸七素姑娘大度。
    以前他们还能在七素姑娘面前保留冒险者的傲气,现在恨不得冲回去打自己的脸,汗颜无比。
    在场的队员不知不觉对苏柒信服得五体投地。
    今天过后,他们仅剩的轻视也不见踪影。
    ……
    獐子队长做主,带着队员们远路返回,只要留着命在,他们还能再出城,现在不是贪多的时候。
    成决小队继续往荒原深处行进。
    他们前进了一段距离,苏柒忽然喊道:“等一下,先停下。”
    成决他们迟疑了一下,选择相信苏柒的判断,停下问道:“怎么了?”
    “有震动,是从脚下传来的,”苏柒蹲下来,手附在地面上,“两点钟方向,一千米之外,有很多异兽,它们速度很快,不对,它们在朝我们冲过来!”
    “你说什么?!”陈副官惊道。
    不等他们质疑,他们也感受到脚底下的震动,远处逐渐出现一片黑影,以冲刺的速度朝他们冲过来。
    “是异兽潮,今天竟然有异兽潮,我们可没得到消息!”光剑使慌不择言道。
    异兽潮之所以可怖,不是因为它实力强悍,而是因为它数量太多。
    普通的冒险小队一瞬间就会被吞噬殆尽。
    “往九点钟方向跑!”成决顷刻间做出决断。
    一般异兽潮没有固定的攻击对象,不会执着于一个猎物。
    五个人朝远离异兽潮的方向跑出去,他们的速度并不慢。
    但邪门的是,不管他们跑到哪里,后面的异兽潮都紧紧跟着他们,这样的情况多来几次,他们有再多的力气也不够。
    成决终于察觉出蹊跷,下令让陈副官他们停下。
    “可是队长,我们真的要和异兽潮硬碰硬吗?”陈副官着急道。
    他不是不了解异兽潮,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才心生迟疑。
    “这不是普通的异兽潮。”
    成决神情凝重。
    “你怀疑有人捣鬼?”
    苏柒也察觉出蹊跷。
    “没错!”成决平静道,“如果让这群异兽一直追着我们,不管能不能活着回去,今天的事情肯定是办不成了。”
    成决的话让另外三个人冷静下来,他们想起今天出城的任务,看了一眼成决,终于下定决心。
    因为苏柒他们停下脚步,原本怎么也追不上他们的异兽潮快速接近。
    那种铺天盖地的压抑氛围让人忍不住屏息,但是在场的几人都不是新兵蛋子,沉住气等它们靠近。
    等异兽潮接近到只剩三百米的距离,他们终于看清楚它们在追赶什么。
    并不是异兽潮在追他们,而是有人在追他们,异兽潮追在那群人后面!
    当那群人冲到离他们只剩百米的距离,苏柒终于看清领头的那张脸——是今天早上任务所里被她教训过的于浩!
    于浩是第一个碰上异兽潮的,这里离城太远,为了活命,他命令有探测异能的手下找到其他小队的位置,带着这群异兽就开始狂奔。
    一路上他们吞并了不少冒险小队,现在被异兽潮追着的冒险者足足有百人!
    他们被追上的时候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只能和于浩一起跑,寄希望于身后的异兽潮放弃,或者能遇到什么足以解决它们的强者。
    刚刚怎么也追不上苏柒队伍的时候,于浩大喜过望,以为碰到了什么厉害的人。
    于浩大喊道:“前面的前辈!请留下来和我们一起抗敌,事后必有重谢!”
    喊话的时候,他们又跑了几十米。
    这一靠近,于浩才发现,被他误认为是前辈的人中竟然有七素。
    她竟然出城了?
    她竟然还没死?
    于浩的心中闪过一丝阴狠,那倒好,连他都对付不了身后的异兽潮,她碰上了还能活命吗?就是不知道她找了什么队伍,居然能护她这么久,应该出了不少钱吧?
    于浩恶意地想道,脸上却不显露出来,见成决他们停下,一脸感激地冲过来,喊道:“多谢前辈。”
    话音未落,被一鞭子抽了出去。
    陈副官扯住藤蔓,暴躁道:“就是你个兔崽子追着我们不放?”
    这一鞭快很准,硬是让于浩倒滑数米才停下来,他被打中的地方火|辣辣地疼,却不敢面露不满,刚才那一击,也让他看出双方实力的差距。
    于浩讨好道:“前辈,这不是没办法吗,大敌当前,还是先……”
    成决几个没跟他废话,分别迎上攻向他们的异兽,苏柒被落在一旁,看似孤立无援。
    于浩心中一喜,果然,危急时刻他们就没空管七素了,遭遇危险谁都会先扔掉“累赘”。
    她会就这样死在这里,被异兽潮粉身碎骨!
    活该!早上他还“好心”劝过她,谁让她不听“好心”的劝告,非要出城呢?
    异兽潮转瞬将一百冒险者吞没,所有人都在混战,无暇他顾。
    面对冲过来的异兽,苏柒不紧不慢,从腰间拔|出双枪。
    抬起枪口,对准近在咫尺的异兽。
    瞄准。
    血口当头,她尤在微笑。
    “你指望它们替你报仇?抱歉,你要失望了。”
    ※※※※※※※※※※※※※※※※※※※※
    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
    【入v通知:本文明天要入v了,当天掉落翻倍更新哦~】
    ——————————————
    我的预收:《靠中华美食征服帝国》
    文案:星际中有一个帝国,以美食为尊。
    好的厨师能拥有一切,一生享不尽的财富,受人敬仰的地位,美誉远扬的名声……只要你做饭的手艺够好,这一切唾手可得。
    没错,就是这样一个全民吃货的帝国,迎来了一个姑娘。
    她曾经是华夏最顶尖的美食家之一,到了星际之后,她发现这里的“中华美食”竟然已经成为传说,销声匿迹,只存在于一个边陲小镇上。
    她决定撸起袖子自己干。
    她放言:“我的美貌和我的厨艺比起来一文不值!”
    就在大家以为她在凡尔赛的时候,忽然发现,她说的是真的。
    先有传言国王金屋藏娇;后有国王指责王妃偷养情人;
    又有王妃怀疑公主早恋;更有帝师斥责王子不务正业;
    疑似老国王迎来第二春;或似宰相获得忘年交;再有将军收获干女儿……
    一时间帝都大乱;
    最后他们愤怒地对峙,发现偷藏的竟然是同一个人。
    所有人摔碗:啊,那个罪恶的女人。
    夏芽摆摆手:你们别瞎说,我只是个做饭的
    有人为她一掷千金,王孙贵族竞相折腰,数百种族相继倾倒。
    来看看一碗鸡汤引发的血案。
    【追-更:po18m.com (woo18.vip)】

章节目录

她,神医,又飒又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蔚蓝色的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蔚蓝色的鹰并收藏她,神医,又飒又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