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谐面色更是可怖,恨恨道:“你还敢说你不记得了,杀害我儿的分明就是你这个魔族。你既是魔族,便是六界的祸害,本王在此布妖阵除了你也是天经地义。”
    旁边的妖族也跟着嚷道魔族该除等言。
    重旭咬牙道:“你们做梦。”
    云珧担心的看过去,重旭虽然魔力高强,但这群恶妖妖多势众,法力凶悍,俩人一时也无法逃脱。
    一周的妖族还在源源不断的围上来,此时一道黑影从妖丛中闪出,接着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
    不远处的天空,敖冕一心快些赶回龙宫,在云中疾速飞行,甩了敖皎和其他海族好远。
    正飞到半路,他在空中遇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敖冕停下后看清来人问道:“三哥?你不是守在龙宫么,你怎会在此?”
    敖瑨问道:“八弟,龙珠可找到了?”
    敖冕点头。
    敖瑨伸出手,“龙珠先给我,我即刻带回去。”
    敖冕一时不明所以,但还是掏出龙珠准备递过去。
    此时,他怀里的传声螺突然响起。
    敖冕腾出另一只手往怀里掏出螺,应乾的声音从中传出,问起龙宫的事。
    敖冕对着传声螺大声说道:“大姐夫,你知道我父王的事了吗?我已经找到龙珠了,现在正要送回去。”
    应乾在另一头说道:“已经知晓,朕现在正赶去龙宫,得住不要把找到的龙珠交给其他人,切记,切记。”
    敖冕听见仙帝告诫后呆愣了一瞬,正要递龙珠的手停在半空。
    旁边的敖瑨突然眼神一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龙珠卷到了手上,然后转身往远处飞去。
    敖冕惊道:“等会儿,三哥,你要去哪儿?”
    第62章
    这一众妖族里倒是有几个妖力够强悍的,且这群妖众还形成一种妖术阵法,令云珧二人冲不出去。
    云珧正寻思着该怎么破这妖阵,就见到一伴着阴笑的黑影从群妖中显形,正是之前夺龙珠的那只恶蛟。
    “又是这恶蛟,他怎么会在这儿?”云珧小声疑问道。
    早半日之前,涂谐从外界赶回妖宫,途中正巧发现了负伤的恶蛟,他见这恶蛟来历不明,便上前去盘问。这黑蛟气息浑浊,不必多问就知道是个坏种,但涂谐正是要招揽些恶妖当做手下干将,好助他成事,于是给恶蛟施法略治了伤后就带了回来。
    这恶蛟突然冒出后,先是避过重旭的视线,然后伸出利爪一把冲着云珧抓来。
    云珧一时没能抵住,被薅了过去。
    好家伙,自己躲闪半天,还是没能逃过当仙质的命运。
    恶蛟制住了云珧,开始嚷嚷着要重旭收手放弃抵抗,否则他手里这人见人爱的仙子可就要遭罪了。
    重旭才发觉自己一时大意了,气得浑身顿时黑气大增。他想要出手救人,奈何又担心恶蛟会伤到云珧。
    恶蛟嘴上要挟重旭,心里却打定主意要把这女仙毁了,好让重旭追悔莫及。
    他手里早就暗暗盘踞上黑雾,然后不知对云珧使了什么法术,让黑雾侵入仙躯。
    但出乎意料的是,黑雾在云珧背上盘旋了片刻就消散,居然丝毫没有见效。
    恶蛟惊讶道:“不可能,这不可能!难不成,你是……从蛮荒禁地出来的?”
    云珧听后眼神变幻,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仿佛是瞒了许久的秘密被人戳破,她先前倒忘了,这恶蛟是从蛮荒禁地里出来的,难不成……
    趁着恶蛟惊讶走神,云珧趁机反身一击,挣脱了魔掌。
    恶蛟受了一击后瞪眼龇牙,不死心的从后面施展邪法,黑雾凝成三道黑刃朝着云珧背后打了过来。
    重旭见状连忙过去揽过云珧,云珧重重的扑进重旭的怀里。重旭挥手挡下这一击,化去了两道黑刃,只是中间那道黑刃极为邪异,受了魔气的攻击后,还是划过他的脖子才消失。
    重旭抱着云珧,恨恨的望着周围,准备大开杀戒。
    此时,一道青光突然破阵而入,原来是太子涂宴赶了过来。
    方才在一旁观战的涂谐眉毛蹙起,不耐烦道:“太子怎么过来了?”
    涂宴看着眼前的情形,已经明白了事情经过,他质问道:“王叔这是要做什么?”
    涂谐挥了挥袖子,“这是本王的私人恩怨,太子不必插手。”
    涂宴摇着头,“王叔,回头是岸,你这些年培植党羽,放纵恶妖四处作乱,父王都已经知晓了……”
    涂谐一双细眼突然眯起,面具若是被撕裂,他就也要对狐族皇室下狠手了。
    他捏了捏手指,决意先把这碍事的太子除掉,此时,狐王涂旻也及时赶到。
    涂旻摸了摸下巴,作出一副看破局势的高深莫测相,却发现下巴已经光秃秃的,略显尴尬的咳了一声。
    涂旻早就清楚,他们这两兄弟对质是迟早的事。涂谐的母妃是上任狐王的侧妃,据说是在上任狐王在人间历劫时偷偷勾搭上位的,此举实在算不上光明磊落,为此上任狐王的王后还大闹一场,之后也不了了之。
    年幼时,涂旻和涂谐也如寻常手足一般,只是自从上任狐王退位,涂旻继任妖王,涂谐受封亲王后渐渐生出异心,想要篡取妖王之位,这些年妖族总跑出恶妖去其他界内搞事,甚至为害一方,也都是涂谐授意。
    涂旻劝涂谐收手,莫要再害了仙族的人。
    涂谐怒道:“王兄,我儿被人杀害,我只想替他复仇,难道王兄也要阻拦我?”
    涂旻摸了摸下巴,用看透一切的眼神看着涂谐说道:“你想没想过,或许是你先前教导无方,你儿子才招惹别人,惹上杀身之祸。”
    涂谐被戳中痛处,眼中泛出血丝,“你既然要阻拦我,我便要看看你我二人谁更配当狐王。”
    说毕他大手一挥,众恶妖听命后纷纷朝着狐王攻过来。
    涂旻根本不理会下面这群恶妖,径直与主谋涂谐打斗起来,涂宴则在下面帮忙打下杂兵。
    涂宴正感叹道恶妖数量多,远处狐后已经带着一众妖兵过来收拾杂碎恶妖,形势登时逆转。
    云珧在一旁帮忙降恶妖,暗道妖族这次也算是内部大清扫,只盼望今后其他几界能少些祸乱。
    涂旻和涂谐斗法一刻之后,胜负已定。
    狐王虽然平日温文儒雅,惧内软弱,但是妖力到底是其他大妖不能及的。涂旻手中蹦出用法术变成的锁链,将战败的涂谐锁住,涂谐面上愤恨,身子动弹不得,原本一副尊贵银狐的样子,此时却是狼狈不堪。
    只可惜在和众妖乱斗中,恶蛟太过狡猾,最后还是让他给逃了。
    狐王和狐后带着涂谐和一群恶妖余孽回去惩治,涂宴亦再次同云珧两人道别。
    奇怪的是,重旭侧颈那道黑刃划过的伤口还没有好,渗出的一缕黑血突然像是活物一般嗖的钻进伤口里。
    云珧望向重旭时,瞥见他脖子方才似有一道黑线,她担忧道:“旭儿,你是不是中了妖毒?”
    重旭摸了摸已经愈合的脖子,“没事,不用担心。”
    云珧听了也就没太在意,妖毒不到一会儿就会被他体内的黑气化解,魔尊躯体强悍,六界里还没听说有什么妖毒能毒死他。
    云珧想起正事,拉着重旭继续飞往龙宫,没想到空中突然一阵疾风略过。两人正要防备着妖族余孽,却未想到居然跟龙族的敖瑨打了个照面。
    云珧微微惊讶,这龙三皇子的眼白怎么有些发黑,脸色看着也不对,手里拿着龙珠不回龙宫去,怎么跑到这里来?
    敖瑨看了两人一眼,侧过身飞走。
    云珧直觉事情有变,忙跟重旭说道:“快拦住他。”
    两人连忙转身去追敖瑨,又见敖冕也从后面急匆匆的追了过来。
    第63章
    几人在云头上碰见,敖冕看见他们两个,急得大着舌头话都说不清。不过云珧还是听明白了,刚刚龙族三皇子确实是抢了龙珠。
    三人连忙追赶过去,终于在半空围堵住了敖瑨。敖冕依旧不解的问道道:“三哥,你这是怎么了?你难道不想救父王了吗?”
    敖瑨动了动嘴唇,泛黑的眼眸里只冒出几丝意味不明的愤怒。
    此时云珧冲敖冕说道:“他像是中了一种厉害的咒术,心神已被迷惑,这会儿怕是已经神志不清了。”
    敖瑨突然化成一条青金色的龙,眼喷黑气,意欲吞下龙珠逃遁。敖冕也化成一条金龙,然后一尾巴抽过去,把青龙嘴里的龙珠打落,两条龙施展法力相斗,天空顿时乌云密布,雷声阵阵。
    这两龙夺珠的景象,可比当年浮岛大会上的小孩子的比试要激烈的多。
    云珧见状,示意重旭瞅准机会帮敖冕一把,别让他们到最后手足相残。重旭加入战局后,胶着的形势逆转,敖瑨既不敌两人,也没能逃脱。
    最后龙珠被夺回,敖瑨被三人施术缚住,一并带回了龙宫。
    ………………………………
    一炷香之前,仙帝应乾已经赶到龙宫,虾兵通报之后,仙帝便直接去查看龙王被困的法阵。
    听见仙帝驾到,禁地里的敖月总算松了一口气,撤下了结界。她一只手擦了擦薄汗,另一只手微抚了抚腰腹,然后就去见仙帝。
    仙帝如此匆匆赶来,也是因为担心仙后,两人汇合后,龙宫众海族才知道三皇子是这次龙宫之乱的始作俑者。
    众人正焦急龙珠的下落,敖冕一行人已经返回龙宫,并且把龙王的龙珠顺利带回。
    有仙帝护阵,几位龙族的亲王一同施法,将龙珠送入法阵之中。
    黑色禁制里面隐隐传出龙吟,仙帝又在外施法助龙王一臂之力,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啸,一条金龙飞出,阵法终于被打破。
    老龙王化成人形,半曲着腿坐在地上。
    敖皎连忙过去扶起他,“父王,没事吧?”
    龙王只摆着手说不碍事,然后站起身来,感激仙帝前来相救。
    众人又看向一边的敖瑨,此时他脸上经脉乱跳,血脉还阵阵发黑,有修为者都能感应他此时法力不稳。
    敖冕:“父王您看,三哥他这是怎么了?”
    龙王看着敖瑨,伸出龙爪把他移了过来,查看一番后说道:“这是上古留下来的噬魂咒。”
    应乾摸了摸下巴,“是蛮荒恶蛟下的咒术?”
    敖冕看着平日尊敬的兄长变成这样,于心不忍,“父王,大姐夫,还能不能驱咒救三哥。”
    龙王脱困时虽然损耗了不少法力,但眼看此景,还是准备施法拔咒。龙王看向仙帝,仙帝点点头,随即又用眼神示意云珧。

章节目录

在六界老树开花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销十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销十八并收藏在六界老树开花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