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军营里,萧旭牵了马,把蒋勉父子劫了出来,蒋勉马背上带着父亲,两人趁着夜色一路冲出洛城。途中蒋勉留下记号给自家的侍卫,约好一起去茅城汇合。
    来到茅城之后,蒋府的人先找到了他们,蒋勉一家三口重聚还哭了一小场。
    接着萧旭找到了孟珧留下的记号,带着蒋家人和她们碰头。蒋家人也觉得萧旭和孟珧等人都是可信之人,两家便约好一同赶路离开齐州。
    此时已是傍晚,众人都齐聚在茅城一处破庙后面,附近平安无事,下人们正整顿行囊准备再出发。萧旭站在马前低头沉思,蒋勉还在和他说话,言语间似乎在感谢萧旭把他们救出来。
    孟珧走上前,看着蒋勉又看看萧旭,突然问道:“你们都想好上哪儿去了吗?”
    蒋勉立马摇了摇头,偏头冲萧旭说道:“就是啊,咱们出了齐州该去哪儿啊?”
    孟珧轻轻摇头,幸亏她都提前计划好了,要不然跟这俩半大的小伙子跑了,还不知道往哪儿瞎转呢。
    孟珧默默从袖兜里掏出一副勾画过的路线图,告诉他俩她已经想好了该往哪儿走。她拿手比划着,说此时她们要是能顺利逃去南方就好了,南方局势虽说混乱,但好歹邓通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打不过去。
    南边除了范氏诸侯,还有几个揭竿起义的自立军。前些年这些自立里还出了个强势的地头王,听说邓远带军犯界的时候还被狠狠的咬了一口。邓远他前些年率兵南下,没有接着攻打南方,反而先去了东边也是这个原因。他摸不清那些自立军的实力,万一深陷腹地被团团包围住就会损兵折将。
    蒋勉好奇道:“自立军?那几千人的散军也有这么厉害的?”
    孟珧点头,“是啊,若是将领精通兵法,战士又齐心,几千人大胜几万人也是有的。”
    蒋勉点点头,托腮思索着。
    蒋骓和蒋府老管家也在一旁听着,老管家说道:“眼下也唯有如此了,孟夫人深居内宅,不想对外面的局势如此清晰。”
    孟珧低头笑道:“我写信问过一位涂公子,这些事都是他告诉我的。”她之前多次写信询问过涂彦,涂彦这人虽说看着不太靠谱,但言语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还一直忧心天下,外面什么情况他比她要知道的多。
    蒋骓平日里都听这个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的话,见他赞同孟珧,自己也无异议。孟珧看看手上的黄纸地图,想着这图虽然粗略,但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都要靠这张图引路了。
    蒋勉凑过去夸道,“还是孟姐姐聪明,能计划的这么周到。不然要靠我这脑子,非得跟无头苍蝇似的。”
    孟珧:“我们毕竟不像你们一样能跑能打,性命攸关的事,当然要慎重考虑。”
    蒋勉:“那位涂公子是涂彦老兄吧,没想到他还懂这么多。”
    “涂公子倒是个好心人。”孟珧想着前些日子他还写信安慰自己,点头这么说道。
    萧旭站在一旁,半晌都没说话,此时侧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去牵马去了。
    众人也都休息够了,便趁着夜色抓紧赶路,一路沿着人迹稀少的小道走,护在马车旁边的侍卫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一路上,马车走走停停。在路边歇息的时候,丫头小厮们就负责打水生火,准备好吃食。
    萧旭和蒋勉在一旁闲着没事过来帮忙。俩人在军营里一身功夫长进不少,带兵打仗也能像模像样,但是齐州军营居然没教他们野外生存,这俩人除了打架是把好手。其余方面仍跟个大家少爷似的。
    蒋勉帮忙生个火,把自己熏得眼泪直流,还差点引发一处火灾,萧旭帮忙摘回的几个果子居然是带有轻毒的,阿六自告奋勇去试毒吃了半个,结果吐了老半天。
    孟珧在一旁感慨道,这俩人要是没她们几个照顾,这一路上不知道会不会饿死。萧旭虽然会抓鱼,但是不会烤,烤出来的焦鱼连小黑都不吃,更别提让他打来兔子山鸡烤熟。对了,蒋勉还强一些,他以前还知道拦路打劫东西。
    到了夜间,盛夏已过,树林里虽然不甚炎热,草丛附近仍有许多小虫子,蒋骓的腿脚不利索,老管家一直在他身边随侍,拿扇子打着蚊子。
    蒋勉和萧旭把马都牵去喂草喂水,小杏点上熏蚊的艾蒿,女眷们就围在一处休息,连小黑都知道这处蚊虫少,蹭了过来。
    蒋夫人一开始还不怎么和她们说话,相处了这两天后,也渐渐卸下心防。休息的时候,她跟孟珧聊起从前的事。
    她十四岁时嫁给太子,半年后反贼邓通就带人把皇宫霸占了。她们一路辗转逃亡,而她不巧还在路上怀了胎,蒋勉爷爷执意留下这个血脉,蒋勉这孩子就是在路上生下来的。
    孟珧听了也一直感慨,若是当年没有邓通父子二人,现在天下也不会搅乱成这样。
    两人提到蒋勉,蒋夫人说道:“这孩子,以前说了不准他多见外人,他又偏偏是个管不住的个性,我就一直怕他在外面惹上什么祸。”
    孟珧知道她指的是一家人身份暴露的事,还没劝慰她,蒋夫人已经说道:“算了,反正都早晚要离开齐州的,我们这个样子在哪儿都不能待的太久。不过也好,勉儿认识了你们,也算能有个相互照应的,我就是出了什么事,也不担心他了。”
    孟珧说道:“夫人言重了,相互扶持都是应当的。”
    他后不远的树林窸窸窣窣了一阵,蒋勉本来要给她娘送水,在后面偷偷听到了她与孟珧的谈话,他提着水袋退了回来,和萧旭一起坐在溪边草地旁。
    蒋勉看了看同样发呆的萧旭,突然向后躺下,大叹气道:“我娘,还有孟姐姐,都是一介柔弱女子,在这乱世里漂泊不定也没喊过苦累。我真是没用,还给她们添麻烦了。”
    萧旭也转头看了看身后,只抬手挥了挥面前的蚊子。
    “就算为了我娘,我也要变得能独当一面。”蒋勉猛然爬起来,接着送水去了。
    第38章
    次日清晨,两个少年鼓起干劲,学东西也变得极快,仅一天的时间过后,生火时知道不能放湿柴,烤鱼时知道去掉鱼鳞鱼胆。马车上带的食物有限,一行人又不方便去市集采买,蒋勉和萧旭拿了自制的弹弓钻进树林,一个下午过后,两人两手各提了几只山鸡过来。这树林里总共就这么几个山鸡,今晚彻底绝种了。
    萧旭在刘婆婆的指导下杀鸡放血褪毛,翻来覆去,终于烤出来一只油亮亮的鸡。他试吃一个鸡腿确定没毒后,把剩下的一个递给孟珧。另外的烤鸡也被众人分吃了,小白吃了些鸡杂碎,小黑则把剩的鸡骨头都啃干净了。
    次日众人把鸡毛干灰都掩埋好,接着赶路。小黑在马车里趴着,突然耳朵竖起叫了几声,萧旭立刻警觉起来。
    几人细细一看,远处果然有几个穿着兵甲的人探出头。萧仲山那边早派了追兵,要把萧旭他们押回去,没想到他们一路沿着偏路走还是碰上了这些追兵。
    萧旭跟众人说道:“萧仲山的追兵来了。”
    众人慌忙戒备。
    远处为首的兵头喊了一声:“侯爷有令,要抓活的,不得放箭。”接着那队士兵就朝这边冲过来。
    萧旭调转马头,对孟珧说道:“我一个人引走他们,你们先走。”
    孟珧捂住乱叫的小黑,担忧道:“可是你万一被抓住了……”
    “我要是能被这些兵抓住,这些年在军营都白待了。别担心,你们接着赶路。”萧旭轻声说道。
    蒋勉也要一同过去,萧旭却让他保护着一行人先离开。蒋勉派了几个侍卫给他打掩护,然后就带着马车走了。路上他安慰孟珧道,“没事的,他们要活捉,肯定束手束脚。”
    马车跑得极快,到了一处密林后才停下。
    傍晚时分,萧旭果然甩掉了追兵跑了回来,几个人刚要歇息,就听见对面树丛又有声音,像是有人。
    众人重新打起精神,蒋勉和萧旭摸进树丛去追人,追到树丛外的一条小路,路上一辆马车。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在马车前小声报告,马车里的主人就掀帘出来了。两人定睛一看,马车里的人是涂彦。
    涂彦跟着两人回来,向众人作了一个揖。他看向被老管家扶着的蒋骓时,行礼称道太子殿下。
    蒋家几个人都人面色微变,蒋夫人在一旁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的?”
    蒋勉挠挠头想了半天,自己之前是跟他提起家人的名字。
    他恍然大悟道:“对了,我的身份是不是你泄露的?”
    涂彦跌足长叹,“小生还想问小兄弟你呢,之前小生还警告你不要把你父亲的名姓对外乱说,你是不是以前说漏嘴被人听见了。”
    众人纷纷转头看向蒋勉,连蒋夫人眼睛都盯着蒋勉,觉得一准是自己儿子漏嘴出去的。
    蒋勉打了个哈哈,“事已至此,不提了不提了,对了涂兄,你怎么也走这条路?”
    涂彦说道:“城里都贴出告示了,说你们逃了,孟小姐也离开洛城,我猜她会和你们一起走,所以就沿着这偏路找过来。”
    孟珧:“你是来找我们的?”
    涂彦点头道:“正是,正是,只是此地不安全,我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再谈事情。”
    说着他让小厮把自己的马车也赶了过来,众人一同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
    涂彦这个人,言行间都是书香门第出身子弟的做派,相貌纯良衣衫清雅,就是有时候会突然眼神放空,神思飘飞。孟珧和他接触过多次,确认他不是个坏人,其他人也不再提防他。
    众人来到一处布满石子的空地,也不生火,就着月光栓马停车。孟珧和蒋夫人在帮着丫头整理夜间露宿的铺盖,萧旭在一旁摸着小黑,看着孟珧帮他整理东西。
    蒋府老管家走过来,看了看孟珧带着的猫狗,淡淡说了句,“这猫狗都活不长了。”
    萧旭和孟珧都微愣了愣。
    孟珧说道:“也都活了十多年了,算长命的呢,小白早些年就懒得动弹,小黑倒是牙口还好,精神也好,就是毛都快掉秃了。”
    蒋府老管家念着孟珧一直陪蒋夫人说话,就用竹篾给猫编了一个笼子,省得夜间走丢了。
    蒋骓和涂彦坐在一旁大碎石上说话,蒋勉不甘寂寞,也凑过去听。
    涂彦一开始还要给太子等人行一道大礼。蒋骓连忙叫他免了,此时此境,哪还要那么多虚礼,只当他是个庶民就行。
    涂彦询问蒋骓是否还记得涂孝文涂大公。
    蒋骓点头道:“本……我自然还记得,邓通叛乱的前一年,徐公就告病还乡,他临走前还劝诫我提防邓通,可惜我没把徐公的话放在心上。也不知徐公现在境况如何。”
    涂彦双手行礼道:“徐公正是家父,只是家父三年前就病重过世了。”
    蒋骓微点头,面上也露出悲戚之色。
    此时,老管家和蒋夫人收拾好东西,坐在蒋骓后面听他们聊天,孟珧和萧旭也坐过来凑热闹。涂彦突然就向孟珧问道此行的路线方向。孟珧拿出地图递给他。涂彦展开后点点头,说与他设想的大差不差,此路线已经是最保险的一条,只是中途得突破邓远设在中间的一道边界线,此后就可以一路南下。
    涂彦递回地图,又问道:“众位去了南方是接着投靠诸侯呢?还是一直隐姓埋名,漂泊躲难呢?”
    孟珧等人听了纷纷低头,去了南方也不过是安定一时,除非是归顺邓通他们,不然南方也迟早被邓通父子蚕食。
    涂彦对蒋骓说道:“实不相瞒,家父生前的遗愿是能找到陛下和太子,重新复国。”
    复国二字一出,周围的人都一时噤声。
    蒋骓慢慢摇了摇头,他指指自己的腿,又指指身后的人,“父皇早已驾崩,身边除了这些个禁军侍卫,还有谁会扶持我们,何况我现在的样子,能苟活于世就不错了。”
    涂彦:“小生知晓太子殿下这些年受尽罹难,难以支撑大业,可是还有年少英杰的皇长孙。”
    众人都看向蒋勉,蒋勉看看众人,又指指自己:“我?”
    孟珧:“子承父业,除了你还有谁。”
    蒋勉觉得命运在玩儿他,一个月前他的心愿还是当个普通的骑兵营营长,眨眼间就有复国的重任摆在眼前。
    “我,我倒是想复国,可是怎么复?”蒋勉挠着头问涂彦。
    “只要皇太孙能有心复国,以后的事这一路上咱们可以慢慢商议。”涂彦说道:“小生自幼读书时就在家父面前立誓,要解救百姓于水火。若太孙不嫌小生微末之才,小生愿做太孙的谋士,助太孙复国。”
    蒋勉没多想就答应了,他有志复国,其实也应了父母心中所想,旁人都没有异议,涂彦之后便随着众人一起上路。
    几日后的晚上,一行人在路边歇脚。蒋勉和涂彦已经商议好先在南方招兵买马,自立军队,立稳脚跟后打出皇族的旗号,去招纳愿意辅佐他的人。蒋勉第一个要拉进伙的就是身边的萧旭,帝王不可缺少良将辅佐,他以后组建军队也需要一员猛将。
    蒋勉说自己过于大大咧咧,怕一开始镇不住下面的士兵,需要萧旭这尊冷面瘟神去威慑,还说萧旭的脸一耷拉下来,胆小的人包准就尿裤子了。
    孟珧想着萧旭小时候呆萌可爱的样子一去不复返,又听道蒋勉能把他比喻成冷面瘟神,捂嘴噗嗤笑了出来。
    萧旭被蒋勉夸的扭头走开了。
    孟珧跟了过去,见萧旭坐在一处微隆的坡上。孟珧眨眼看着萧旭的背景,这孩子眼下八成还想着跟自己表白的那起子事。
    孟珧眼睛转转,冲他说道:“旭儿,与其现在困于儿女私情,不如趁着大好年华干一番事业。”
    萧旭抬头看着她说道:“干事业是干事业,喜欢你是喜欢你,互相又不耽搁。”
    孟珧被他无可挑剔的逻辑打败了,哑然半晌后转移话题:“蒋勉现在还是人单力薄,咱们能帮一定要帮。再说了,助皇室复国,平定天下,本来就是大大的好事。”
    萧旭突然抬手,牵上她的手,说道:“我会帮他的。”

章节目录

在六界老树开花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销十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销十八并收藏在六界老树开花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