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重旭有些惊讶,这邪门的黑气怎么那么熟悉,和他以前手心冒出的黑气一模一样呢。他之前不敢告诉任何人,一直隐隐害怕,害怕这黑气不是他沾染上的,而是他自己体内发出来的,能发出这黑气的只有极恶的妖魔,他一个仙族怎么会有这种法力呢,他很想懊悔认错,自己一开始就该跟娘亲和姨母讲明的。
    涂筠找过来时,只见地上一个大坑,周围的草木枯萎,黑气有些在往上飘。他趴在坑外看了看,只是那一团黑气里面还有活物在动,重旭似是还没死。
    涂筠又好奇的伸头看看,见重旭似是发现他过来,半撑起身子转过来,那若隐若现的脸庞似是画上了黑色纹路,两只眼珠竟然变成血红色。
    涂筠见他这样子不对,转身就跑。重旭趴在地上,手一抬起,前方的黑气变成一大只恶兽爪子,拽住涂筠的腿,把他扯了过来。
    涂筠无法挣扎,被拖到跟前,吓得语无伦次,声音变调,“你别,别拽我。”
    重旭根本听不见他叫唤什么,伸手按上他的脸,紧接着涂筠就被一团黑雾盖住。
    黑雾从涂筠身上离开,此事涂筠已经垂着手,丝毫没有生机,慢慢变成了一只暗灰色的小狐狸。
    重旭赤眸微瞪,心中的一股恨意还没有消失,还想再杀几道,周边的景色依旧是可怖的赤黑,他举目望去,远处有一只满口尖牙,长着犄角的魔物在奔跑,他抬手一挥,那魔物哀叫着倒地。
    只不过后来有那么一瞬,他的眼前恢复清明,看见原来自己杀的事一只逃命的小梅花鹿。
    魔气过于□□,重旭一时克制不住,将方圆二十里的活物都屠净。接着他倒在地上,魔气眼看就要把他的身躯炸毁,元神崩碎。他右手上一朵青花形状的咒印突然发光,把他整个人护起来。
    ........
    仙帝和一众仙兵正在赶路,旁边一位仙将飞到应乾旁边问道:“太子殿下,要不要请海族龙王来助战?”
    “此时已经来不及了。”应乾换了一口气,“你还是先去把龙王请来,以防后患。”
    仙将遵命,转身飞向海界。
    众仙赶到蛮荒界外,截住正在破坏封印的魔尊重戟。仙帝先过去加固蛮荒界外的封印,应乾则率领众位仙君和仙兵先拖住重戟。
    双方先打个照面,其中有几位仙君也是和以前那个重仙君相识的,他们开始质问并责骂起来。这些年轻仙君们可能不清楚,但是历代魔尊都还记得。当年上古魔尊被几族联合围剿,他最重要的一部分法力封在了蛮荒之地,而那部分法力正是用来压制魔气的暴涨。若是不打开蛮荒之地,后来的魔尊随着年龄增长魔气也一直见涨,超出能承受的范围后就会失控而亡。
    重戟冷冷的看着对面一众仙族,听着他们口里那些老生常谈的骂言,什么为了维护六界众生,六界众生与他有何干系,仙族真是好算计,只要其他界守好蛮荒外封印,历届魔尊打不破封印就就自动消亡。
    险崖下,一群魔族魔怪也赶来,两方也立刻打了起来。重戟单个对付十几位仙君,没过多久,好几位仙君已经被的灰飞烟灭。
    剩下的几位仙君还欲上前,都被应乾拦下。应乾同重戟交起手,大战了几十个回合,渐落下风,退到附近险崖的一个山头。
    重戟正要上前追击,一道银红色的身影突然飞到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重戟看着眼前的人,身形顿住,只剩黑袍随着崖间呼啸的风摆动。
    蛮荒界外的天空突然电闪雷鸣,银色闪电在天空一道道划过。仙帝用法力修复好界外的封印,突然听见封印里面居然有巨物撞击的声音,心内大惊。他抬头看着天空突然异变的天气,说不准是那蛮荒里巨兽感应到封印受损,想要趁机出来,若是被它破开封印出来,六界就要生灵涂炭。
    不远处的上空,重戟定定的看着挡住他去路的人。
    应华也看着他,开口问道:“你是谁?”
    重戟避过她的眼神,扭头不回答。
    应华看着他那张相对了几百年的脸,问道:“你还是阿重吗?”
    重戟突然退回到远处一个山尖上,旁边几个仙君围上来,与他围战。应乾抬手一抓,将应华拉到他旁边,责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应华:“我怎么能不来?”
    应乾呵斥道:“你来了也于事无补。”
    应华眼睛突然泛红:“兄长,我有些事要问他,我要问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应乾大声喝道:“有必要问吗,你们女人就这么在意这个?”
    应华也大声的回道:“有必要,我总得弄清楚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应乾摇头叹气,“他骗你又如何,他真的喜欢你又如何。”
    应华:“他若是成心骗我的,我就助你们一起把他除掉。旭儿若是没有继承魔族血脉便罢,我会带着他去荒远的地方隐居,再不回仙界。他若是继承了魔族血脉,我就把他永生永世的封印起来。”
    应乾转头看着应华,应华接着说道:“他若是有苦衷,我就劝他回头,不要和你们作对,你们也不能杀了他。”
    山头那边,仙帝已经飞来,他看见应华也在此处,二话不说施下咒术把应华绑住,然后亲自去对付重戟。应乾也不再说什么,飞上前助阵。
    ........
    魔气会自动认主,那被封存已久魔气遇见熟悉的魔尊血脉,急忙附着上去,咆哮撒欢,也不管那具躯体能否受得住一时猛增的力量。重旭毕竟是刚修了三百多年的躯体,撑了不到一个时辰,险些爆体而亡。多亏了云珧先前下的一道护体咒印才捡回一条命。
    这黑气受到刚才那咒印的一击,明显消退了下来,重旭总算能压制住刚才暴涨的力量。只可惜,那咒印用了一次就没了,而他体内的魔气只是暂时被打压住,过不多久肯定还会卷土重来。
    他抓着地下的黑土,不敢再启用法力,撑着站起来往偏僻的地方走去。
    云珧在下界沿着一处枯黑的丛林寻找重旭,不时的喊着重旭的名字。不远处的重旭听到她的声音,连忙躲开,刚走了没几步,就被云珧发现。
    云珧飞着追上重旭,只见重旭脸周有若隐若现的黑纹,心道那妖邪之力果然提前发作了。
    重旭慢慢后退,结巴道:“别过来,姨母别过来。”
    只是他越是慌张,那魔气就跳得越厉害,一股黑雾凝成利刃就冲云珧打过去。
    云珧连忙闪躲,施法挡着那凶狠的魔气。她看着这黑气,终于知道之前重旭体内那根本不是什么妖力,而是魔族魔力中自带的魔煞之气。她一开始也略微觉查,但是魔气若是附身只会催人死去,不会寄生在魔族以外的身上,重旭这孩子身上怎么会有魔气。
    云珧一边闪躲着魔气,看着重旭脸上黑色纹不断加深,眼珠也成血红色,居然跟书上画的上古魔尊的样子一模一样。她想到那个来历不明的重妖君,又想到之前听说魔尊受伤不见的事,突然就都明白了。
    云珧此时也是思绪混乱,一时不慎被魔气割伤了手臂。
    重旭跪在地上叫道:“姨母,我不是要伤你,不是我,我……”
    云珧施法令手臂的伤口愈合,接着往重旭走来。
    重旭怕这黑气失控杀了云珧,拼命想压住那股黑气,掐着自己脖子在地上打滚,黑气果然收拢了不少。
    云珧见状连忙过去,在他身上施下咒印,压制住暴走的魔气,那魔气总算消停了。
    约么歇了一炷香的时间,重旭慢慢睁开眼,恢复了意识,眼前也恢复清明,不再是一片血红。他看了看身边,云珧捏着他的手腕,仍在加施着咒法。
    重旭沙哑着嗓子问道:“姨母,我这是怎么了?”
    云珧方才思虑再三,觉得此事瞒也瞒不多久,直说道:“旭儿,你知道魔族吧。”
    重旭微微点头。
    云珧:“若是姨母没猜错,你爹应该就是魔尊。”
    重旭睁大眼睛,几乎就坐起身。
    云珧按紧他的手腕,说道:“你先别激动,你现在变成这样,大概是继承了魔族之血,魔气又突然大涨的缘故。”
    重旭有些慌乱,手臂上的经脉都在乱跳。
    云珧施咒的手摁得更紧,另一只手按上他的额头,轻声道:“姨母跟你说这个不是让你混乱,而是让你知道该怎么应对,这魔气本就难克制住,姨母的咒印也只能暂缓一时。”
    重旭听话平静下来,目光淡下,像是一下子还是接受不了事实。
    “你要学会自己控制。”云珧一边说着,一边又拿手帕擦了擦重旭脸上的灰尘,心道这魔气突如其来的,他爹又不知在何处,不能在身边提点。他若是不赶紧学会控制这股力量,怕是最后还是要自毁。
    重旭低声道:“可我不知道如何控制。”
    云珧:“你可以先试着用以前操纵仙力的方法。”
    重旭微微摇头,面色痛苦的说道“我试过,但是不行。”
    第17章
    重旭脸色泛黑,慢慢说道,仙力就像小羊,只要轻挥鞭子它就听话,但是魔气如同野马,不对,就像个猛兽,就算套上缰绳它也不听使唤。
    云珧看着他的脸,突然说道:“姨母看你是连缰绳都不敢握吧。”
    重旭像是被说中,睁眼看了看她,半天后说道:“我想当仙人,不想当魔族。”
    话虽如此,他现在在自己身上已经感应不到仙力了,魔气早就把他幼年继承娘亲的那点仙根烧毁了,现在他的血液里应该都是魔族的魔力。如果能选择,他还是想当仙族,要是自己真成了魔族,六界都知道魔族向来是与仙族为敌的,那姨母以后会怎么看他。
    云珧捏着他的手腕,沉默不语。等她封住重旭全身的魔气之后,就带着重旭立刻赶回仙界,为了防止重旭身份泄露,还是避开他人偷偷回去的。
    ..........
    蛮荒界外的大战仍在继续,重戟一人对战仙帝和应乾他们,一连打了数日。天空愈加黑暗,蛮荒界门内咚咚作响,声势骇人。
    重戟趁仙族正在合力准备招数,调转手势,打向那界外的封印。
    仙帝和应乾众人此时合力出招,趁其不备,打向重戟。
    没想到被仙帝的法术捆在一旁观战的应华挣脱开来,飞过去挡在重戟前方,被仙帝等人的合力一击打中,眼看元神就要碎裂。
    应乾等人没想到应华会去挡招,那合力一招几乎足矣让魔尊魂飞魄散,这下可是回天无力了,仙帝也面目抖动,又气又悔。
    重戟面色大变,蓦然转身,抱住应华将要坠下的身体。
    应华最后看了重戟一眼,说道:“你告诉我,你之前是不是都是在骗我?”
    重戟看着她的眼睛,抱着她的手臂微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应华微微笑了一下,元神渐渐散去,闭眼不动了。
    重戟摸上应华的脸,他们朝夕相对那么多年,那些感情怎么做的了假,他怎么可能一开始就骗她。
    即使是恢复记忆,他的感情也并未消失。他们俩所有的事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当年他失忆落入山谷,一个人迷迷糊糊的在山间游荡,后来遇见一条巨蛇,便随手帮人杀了那条蛇。后来那被他救下的女子又回来找他告诉他她叫应华,还说要帮他找回记忆。
    接着她就带他一起去了好多地方,在妖山里寻找稀奇古怪的草药,取熊胆,捉蜈蚣,熬蛇汤。结果记忆没有恢复,他倒是被逼迫者吃了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药材,后来他一见她拿着红紫色的草药跑过来就犯怵。
    接着他知道了她是住在天上的仙女,隔不几天她就要回到天上,怕被父亲发现责骂。两人每次都约好了下次相见的日子,他在一个人等待时悟出了什么叫思念。所以后来有一次,应华要告辞回天上时,他就拉住了她的手挽留。
    他若是不曾恢复记忆,还是以前那个重妖君,也许就不会伤了她的心。可惜老天无眼,最后死的分明该是他一人,为什么还是连累了应华。
    下方的黑气纷纷被收到重戟身上,他此时浑身黑气乱冒,极为凌乱。
    仙帝问道:“他这个时候还强引魔气,是要同我等决一死战吗?”
    应乾摇头答道:“儿臣倒是觉得他是想自爆。”
    此事天空突然一声巨雷,蛮荒之地的封印受到魔气和内部的双重夹击,骤然破开,一道射出昏黄光线的裂缝打开。
    ........
    仙界,云溪宫。
    重旭躺在密室的青玉地板上,身下画着云珧独创的禁制阵法。云珧把他带回仙界后就让他待在阵法里,借着阵法的清心定神的功效,先慢慢适应魔气。
    云珧一直守在重旭身边,她刚回仙界不久就打听到那重妖君果然是魔尊伪装的。此事前几日败露后,仙帝等人正在蛮荒界外围剿他,应华肯定也跟去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重旭撇见云珧面色凝重,问道:“姨母,你怎么了?”

章节目录

在六界老树开花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销十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销十八并收藏在六界老树开花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