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晴方刚刚提起的心又放了回去。
    等到了晚上,嘉贵妃沐浴更衣后,在床上等着景元帝。
    她知道景元帝肯定会来。
    寝殿里太暖,嘉贵妃的头靠在枕头上,眼睛一闭,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她把被子给蹬在了一旁,侧身睡着,漆黑的发散在了肩膀上,领口处的衣服散了,雪白的肌肤映衬着漆黑长发,格外的惹眼。
    景元帝一只手挑来了帐子,所看到的景象就是如此。
    他把被子拉上来,盖在了嘉贵妃的身上,给她掖被角的时候,手不自觉的触碰到了领口处。
    偏偏她睡着不知道,她的手本来放在腹部,被子盖上来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去扒被子,扒着扒着,就捂住了景元帝的手。
    景元帝自然不可能正人君子似的硬要把自己的手给缩回来。
    万一把嘉贵妃给吵醒了怎么办?她好不容易睡着的,可不能打扰她的睡眠。
    说实话,以前亲近的时候,嘉贵妃并不怎么喜欢景元帝随处乱碰,她这个小气鬼,总是公事公办,不允许多那么一点点暧昧。
    他忍不住往里探了探,嘉贵妃的腰那么细,可胸前却丰满得让人诧异。
    被嘉贵妃拒绝了那么久,景元帝也在想着自己趁她睡着了这么做是不是不太道德。
    他想了好久,得出的结论是自己没错。
    因为他本来是给嘉贵妃掖被角的,怕她染了风寒,是对她好。
    偏偏嘉贵妃睡着了不老实,抱着他的手臂不撒手。
    再说,他是嘉贵妃的丈夫,碰一下怎么啦?
    嘉贵妃让被子捂着,也出了一身的汗,翻身的当儿,不自觉的睁开了眼睛。
    景元帝把手缩了回去。
    “陛下?”她的嗓音略有几分困意,“您终于回来了。”
    景元帝“嗯”了一声,拿了帕子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
    嘉贵妃想睡觉,可又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朦朦胧胧中,景元帝已经上了床,让她靠在怀里:“以前你都是一觉睡到自然醒,今天居然醒了。”
    嘉贵妃觉得热,她推了景元帝一下,把被子也推开了:“太暖了,还是别腻在一起。今天太后宫里发了可大的火,陛下最近忙这出事情肯定也辛苦。”
    “是有点辛苦。”景元帝抓住了她的手,把被子给盖上,“别动,等下你该生病了。”
    嘉贵妃被他给烦到了:“臣妾说了好热,就是不盖被子。”
    居然敢发脾气,景元帝想把她按在怀里打屁股。
    忍了忍,景元帝抬手把她的衣领给合上了:“不盖被子可以,你衣衫不整的,是想勾引朕?”
    他的手指若有若无的触碰过她的身子,让她瞬间清醒了很多。
    嘉贵妃结结巴巴的裹上了被子:“臣、臣妾才没有勾引。”
    第40章
    景元帝的唇角微微翘了翘:“朕说你是勾引, 你就是勾引。”
    嘉贵妃更恼了, 偏偏又怕景元帝耍流氓,只好捂着被子不说话。
    可在被子里, 她又觉得热。
    景元帝一把将嘉贵妃拉了出来:“朕为了太后的事情都要忙死了,贵妃也不知道心疼一下。”
    嘉贵妃被迫坐在他的怀里, 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
    隔着薄薄的衣衫,她甚至能够感受到景元帝身上的热度。
    “陛, 陛下……”
    景元帝揉着她的小手:“去给朕按一下肩膀,朕肩膀疼。”
    嘉贵妃抬了头:“啊?”
    景元帝把自己的上衣给脱了。
    嘉贵妃正要捂眼睛, 那边就听景元帝道:“你统共两只手,都捂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怎么伺候朕?”
    嘉贵妃去了景元帝的背后,硬着头皮把手放在了景元帝的肩上, 轻轻按了两下。
    景元帝的身体好得很,精力也好得很,他就想故意逗嘉贵妃,让她左右为难。
    “力气太小了。”景元帝道, “贵妃没有吃晚饭?”
    嘉贵妃咬了咬唇。
    她自己的手柔若无骨, 软绵绵的,偏偏景元帝一点都不软绵绵, 反倒是很结实。
    嘉贵妃用足了力气按着景元帝肌肉紧实的肩膀, 双臂酸酸的。
    “好了。”景元帝一把抓了她的小手, 把她拉到身前, “肩膀不累了, 可朕的腰很累。”
    他强迫的抓着嘉贵妃的手,硬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腹肌上。
    既然他不能吃嘉贵妃的豆腐,就让嘉贵妃吃自己的豆腐好了。
    嘉贵妃整个人都崩溃了:“您……”
    她也不是个傻子,景元帝耍流氓她怎么看不出来。
    见嘉贵妃生气,景元帝抓了她的手腕,俯身把她按在了床上亲吻。
    他整个人都覆盖了她,嘉贵妃被沉重的景元帝压了个半死,再也没有想到其他,连挣扎都挣扎不动。
    也没过多久,景元帝把嘉贵妃给放了。
    她赶紧藏到了一边。
    景元帝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像是要把她吃掉一般。
    嘉贵妃低下了头:“臣妾要困死了,想睡觉。”
    “好。”他伸手揉了揉嘉贵妃的脑袋,声音有些沙哑,“朕先去温泉里泡一会儿,贵妃先睡。”
    嘉贵妃缩了身子把被子卷在自己身上,一翻身趴下了:“嗯。”
    她卷得像只毛毛虫。
    景元帝眼神幽暗。
    他现在就想把这只毛毛虫给就地正法了。
    等景元帝转身走了,嘉贵妃再也睡不着了。
    她伸进去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平坦的,软绵绵的,几乎没什么肉。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也是温软的,很单薄。
    景元帝回来时,他看到嘉贵妃还没有睡,她平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不睡?”
    景元帝上了床,一把将嘉贵妃搂在怀里:“刚刚骗朕?”
    嘉贵妃赶紧闭上了眼睛。
    她埋头在景元帝的怀里,双臂也圈住了他的腰。
    “睡了。”
    没过一会儿,嘉贵妃就找到了最舒适的位置,紧紧贴着他睡着了。
    白晴方和白新桐在长乐宫的这段日子里,嘉贵妃也觉得有趣,天气渐冷,再过几天就是腊八,之后再过十几日,就是春节。
    这天,外面下了好大的雪。
    白新桐拉着嘉贵妃出去看雪,大雪刚落在地上,一个时辰后,已经积了一层,并没有融化,踩上去也不用怕滑倒。
    嘉贵妃穿了青凤裘,御花园北边有梅花在开,这个时候,雪已经转小,她和这两姐妹一起去赏梅花。
    红梅娇艳欲滴,腊梅香气扑鼻,白新桐抬手折了一枝红梅,笑嘻嘻的道:“让宫女多折一点放在娘娘的宫里,肯定好看得很。”
    嘉贵妃也摘了一朵,她放在鼻端闻了闻,清香幽远。
    “这么巧就遇到了贵妃和表姐,真是明安的福气。”明安公主的身后跟着四五个宫女太监,一脸笑意,“明安就觉着这里的梅花开得好,没想到贵妃也喜欢。”
    白晴方和白新桐给明安公主行了个礼。
    明安公主看都没有看她俩,直接往嘉贵妃那边走去,米儿把伞给了另一个宫女,赶紧搀扶住了嘉贵妃的手臂,怕嘉贵妃无故滑倒。
    “真是巧。”嘉贵妃不喜欢明安公主,刚看到她,自己的兴致就瞬间没有了。
    明安公主却是很亲热:“贵妃今天的妆容好看得很,明安宫里的人恰好会化落梅妆,和这天气倒也搭配,贵妃要不要来明安宫里坐一会儿?”
    嘉贵妃淡淡的拒绝了:“不用,外面天冷,本宫正想回去了。”
    明安公主抬手把嘉贵妃身上的雪给轻轻拂落,她笑道:“那明安让人做些姜枣桂圆汤给贵妃送去吧。”
    白新桐在一旁捂着嘴笑了笑:“昨天娘娘还说燥得慌,殿下,您就留着自己喝吧。”
    明安公主脸上的表情僵了。
    嘉贵妃道:“本宫先回去了。”
    她自然明白明安公主的意思。这一次,明安公主的讨好是真的讨好。
    秦太后大势已去,明安公主并非嫡长公主,母妃早早去世,她和舅舅家的关系也因为白新桐和白晴方而破碎,如果不尽快攀上嘉贵妃这个高枝,她还真怕景元帝随便把自己嫁给个什么人。
    虽然她以前对嘉贵妃不好,可如今她已经改过了,已经不再想着针对嘉贵妃,至于妒忌什么的,明安公主也只在心里想想。
    她觉着只要自己示好,嘉贵妃就会原谅了自己。
    没想到最后还是被甩了脸色。
    明安公主一肚子的怒气。
    在回去的路上,嘉贵妃和她俩也不时的说上几句话。嘉贵妃随口问道:“你们和明安公主是表姐妹,按理说应该极为亲近才是,莫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才疏远的?”

章节目录

蜜桃味儿小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纷纷和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纷和光并收藏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