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安公主已经有些生气了:“本宫不答应,贵妃又何必强人所难?”
    隐隐约约,明安公主怕景元帝看上她的两个表姐了,再被嘉贵妃给拉拢过去。
    “强人所难?本宫从不做这样的事情。”嘉贵妃站了起来,“可公主既然这样说了,那本宫就做一次。”
    她就要走出去,往偏殿去找白晴方和白新桐,明安公主哪里受过这样的欺负,她的脸色瞬间变青了:“嘉贵妃,这是本宫的地方!”
    嘉贵妃回头,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你不让本宫带人走,本宫就去陛下面前讲你的坏话。”
    明安公主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心,长长的指甲几乎要把手心给戳破。
    嘉贵妃直接带了宫女进入偏殿,找到了白晴方和白新桐。
    白晴方赶紧站起来行礼:“娘娘,您来了。”
    嘉贵妃点了点头:“事情能够妥善解决,具体细节以后再说。这两天你们先住到长乐宫,过几日本宫再让人送你们回去。”
    白晴方和白新桐对视一眼:“好。”出去时,明安公主已经穿了披风在外等着了。
    她对嘉贵妃道:“贵妃,本宫想和表姐单独说几句,您先回去,表姐稍后自然会去长乐宫。”
    嘉贵妃温柔一笑:“公主对表姐关心,本宫能理解。那本宫就先回去。”
    等嘉贵妃离开了,明安公主带了白晴方和白新桐进入房间。
    把其他宫女都赶了出去,明安公主锐利的眸子扫向白晴方和白新桐。
    “你们和贵妃的关系,几时变得这么好了?”
    白晴方道:“我们和贵妃见过几回面,殿下也是知道的,何必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明安公主的语气缓和了一些:“本宫倒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见贵妃无缘无故的让你们去陪着,总让人有些不舒服……”
    白晴方含笑道:“贵妃做事,肯定有她的原因,怎么是无缘无故?就像是太后让我们进宫一般。大概是真的觉着无聊。”
    明安公主自幼就和白晴方还有白新桐不亲。她喜欢别人奉承,喜欢听点好听的话,偏偏白晴方和白新桐在面对她的时候懒得应付,所以明安早先与和慧公主还有一班子会说话的小姐们亲近。
    可现下,和慧公主远嫁,以前那些小姐妹都不是靠谱的,明安公主才想起了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表姐来。
    她压低了声音道:“你们都是本宫的表姐,本宫向来待你们不薄,谁近谁远,想必表姐们心中都有数。”
    白晴方微笑:“这个自然。”
    她俩的心中也跟明镜似的。
    早先太后作威作福,明安公主跟着沾了些荣光的时候,她两姐妹是从来没有收到过明安公主一点问候。
    逢年过节,白晴方和白新桐随着母亲进宫见太后的时候,也没有见明安公主给个什么好脸色。
    如今用得着了,想把她们往火坑里推,才巴巴的说着什么“本宫待你们不薄”。
    真是笑掉人的大牙。
    白新桐也跟着道:“殿下放心,谁是真正对我们好的,谁是想要利用我们的,我们都清楚得很。现下,我们还是要去嘉贵妃那里,让贵妃等久了不好。”
    明安公主点了点头:“你们去吧,嘉贵妃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听说她今天早上才打死了两个宫女。你们可要小心,别惹了什么麻烦。”
    白新桐唇边勾了讽刺的笑,她怎么不明白明安公主的意思。
    “你们可要小心,别惹了什么麻烦”,后面应该少了句“连累到本宫”。
    太后一早上起来的时候,也听说了嘉贵妃打死了两个宫女。
    她身边的人稍微打听了一下,被打死的那两个,恰好都是可以被她当做眼线的。
    太后被气得摔了一套茶具。
    还没有平息怒火,那边明安公主也来了。
    明安公主把嘉贵妃叫走白晴方和白新桐的事情告诉了太后。
    沉吟片刻,太后道:“最近嘉贵妃打的什么主意,哀家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明安公主撇了撇嘴:“她如今有了能耐打杀人,也有了能耐威胁儿臣,可都是仗着陛下的喜欢,若是放在一年前,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
    从嘉贵妃一入宫起,秦太后和三位公主就不断的给嘉贵妃灌输某些东西。比如说景元帝只是把她当成玩物,比如凌国来的女人没有地位,将来还会有更高贵的女人进来,更是三番两次的罚跪羞辱。
    嘉贵妃初来乍到,也不明白景元帝对她的心意,更不敢反抗高高在上的太后和公主,什么苦都是自己藏着掖着,从来不敢说出来。
    而那时,恰好朝中事务繁忙,景元帝忙的焦头烂额,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唯一的女人会受欺负。
    可如今的情形与当时的情形全然反了。
    嘉贵妃失了忆,完全忘记被秦太后灌输的东西。加上景元帝对她更加留心,让她有了说话做事的底气。
    不然,她一个小小的贵妃,哪里需要太后如此忌惮?
    秦太后细细的眉毛皱了起来:“嘉贵妃越来越难掌控,今天她打死宫女的事情,差点没有气死哀家。”
    被打死的,正好是她的眼线,嘉贵妃分明就是给了她一巴掌!
    明安公主也跟着道:“哪天她若是落到了冷宫,儿臣绝对不会放过她!”
    秦太后拨弄着手里的佛珠:“你刚刚说,白晴方和白新桐都去了贵妃那里?”
    明安公主点了点头。
    秦太后道:“她俩兄长的前途在哀家的手中,必然不会轻举妄动。在长乐宫也好,至少多了和陛下接触的机会。”
    细细想了一番,秦太后越来越生气:“哀家都要开始怀疑,陛下到底是不是男人了!几年来,除了嘉贵妃,他是一个女人都不沾的,难不成嘉贵妃就真的是狐狸精转世吗?”
    “母后息怒。”明安公主道,“两位表姐的样貌也都是百里挑一,相信陛下留心了,肯定是会接受的,再说,表姐的手中,不是有您给的药吗?”
    秦太后揉了揉额心:“算了,等下让白家那俩姐妹过来一次,哀家再好好的提点一下她们。若是哀家当年肚子争气,能够生下皇儿来,哪里会落得这样的境地……”
    秦太后越说越伤心,她挥了挥手,让明安公主下去了。
    长乐宫中。
    嘉贵妃把她昨天和景元帝讨论的事情拣了些告诉白晴方和白新桐。
    白新桐想了想,道:“看来陛下是有心要针对礼部,针对平南侯还有秦家了,如此做来,到了来年会试,兄长也不会受了委屈,我们也不用畏惧太后。娘娘放心,今晚我们就写信告诉母亲部分情况,让她转达给父亲。”
    嘉贵妃抿嘴一笑,双眸灿若星辰:“朝堂上的事情,本宫是一点都不懂,陛下怎么告诉的,本宫就怎么告诉你们。两位姑娘若能解决了燃眉之急,本宫也觉着高兴。”
    白晴方看着嘉贵妃,几乎有些看呆了:“娘娘花容月貌,又有这样温柔的性情,怪不得陛下喜欢,您一定会圣宠常在。”
    嘉贵妃雪白的面上慢慢变得绯红,她微微的笑了笑。
    第38章
    嘉贵妃平日里也是有些无聊的, 如今白晴方和白新桐两姐妹都在, 她也觉得很开心。
    白晴方和白新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嘉贵妃平日里也是喜欢自己和自己下棋的, 如今有了陪伴,她让宫女们摆了棋盘, 和这两姐妹边下棋边聊天。
    嘉贵妃手里拿着黑子儿,白晴方手里拿着白子儿, 白新桐在一边看着,她比较活泼, 喜欢在一旁指点。白晴方警告了她几句,白新桐悄悄看了下嘉贵妃的脸色。
    嘉贵妃仍旧是温柔的笑着, 没有一点不耐烦。白新桐松了口气,也不插嘴了, 跑去一旁吃点心了。
    白晴方道:“新桐的为人和品质是极好,就是太活泼了些,娘娘您和晴方下个棋,就她喜欢指指点点爱插嘴。”
    “本宫倒也喜欢她的活泼, 这么有灵气的姑娘, 谁不喜欢?”言语间,嘉贵妃落了手中黑子, “姑娘你有这样的妹妹, 肯定也欢喜得很。”
    白晴方忍不住眉眼带笑, 她正要落子, 嘉贵妃俏皮一笑:“本宫已经赢了。”
    白晴方这才仔细看了棋盘, 笑了起来:“晴方已经输了两局了,这局让新桐那丫头过来吧。”
    这时,外面的宫女进来,对嘉贵妃道:“娘娘,太后那边的人想请白家两位小姐过去,说是有点乏味,想让白小姐陪一会儿。”
    嘉贵妃看了白晴方一眼:“白姑娘,你要不要去一趟?”
    白晴方犹豫了一下:“臣女和妹妹还是去一趟吧,如果拒绝了,太后对臣女不满是小事,若是对娘娘生出了怨愤,臣女的罪过就大了。”
    嘉贵妃点了点头。
    秦太后那边直接留了白晴方和白新桐用午膳。嘉贵妃懒洋洋的,午间在榻上侧躺着睡了一觉。
    景元帝进来时,海香小声道:“娘娘起得早,中午和白家两个姑娘玩累了,刚刚睡下了。要不要奴婢把娘娘叫起来?”
    景元帝走了出去:“早上发生了什么?”
    “娘娘让人打死了两个宫女。”海香道,“奴婢本来觉得不妥,想劝娘娘,可娘娘不听。”
    “那两个宫女吃里扒外,本该杖毙,你劝娘娘什么?”
    海香愣了:“可是……可娘娘并不像是会……”
    景元帝冷扫了海香一眼。
    海香的眼圈儿有些泛红:“奴婢愚钝,陛下让奴婢在娘娘身边,本该是尽心为娘娘做事,可奴婢并未帮到娘娘,还处处指手画脚。”
    海香是被曾伺候过景元帝的奶妈提点过来的,景元帝本想着知根知底,放在嘉贵妃身边也放心。
    景元帝道:“你如今在她的身边,一切以她的事情为先。贵妃做什么,自然有她的理由。”
    海香低声道:“奴婢明白了。”
    打发了海香出去,景元帝也进去了。
    嘉贵妃侧躺在榻上,身上盖了一个薄薄的毯子,因为烧了地龙,这里并没有一点寒意。
    景元帝脱了外袍,也躺在了嘉贵妃的旁边。
    本就不大的地方突然睡了两个人,嘉贵妃似乎也觉得挤,往里面又躲了躲,景元帝抓了她的手腕,把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她也是很乖巧,被拉了过去后,安心的贴着景元帝的胸膛,双手也抓了他的衣服。
    不知过了多久,嘉贵妃醒来时,总觉得脖子有点酸酸的。
    她揉着脖子起来,长发散在了浅绿色的衣服上,因为刚刚睡醒,嘉贵妃的面色如桃花一般,眼睛有些不想睁开。
    “米儿。”她轻轻喊了一声,“两位白小姐回来了没有?”
    景元帝把所有人都遣退了,所以米儿自然听不见。
    他在屏风后听到她醒了,放下手中的东西进来。
    嘉贵妃未穿鞋子,她坐在榻上,低着头,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听见脚步声,她有些嗔怒:“怎么现在才过来呀?”
    话音刚落,她看见了景元帝的白袍一角,一抬头,入眼的是他不怎么高兴的俊美面容。
    “对朕撒娇就算了,你对宫女也这般撒娇?”
    嘉贵妃愣了。

章节目录

蜜桃味儿小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纷纷和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纷和光并收藏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