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差些摔倒在地上,身后的宫女赶紧扶了她,明安公主呼出一口冰冷的酸气:“去太后那里。”
    刚坐了下来,明安公主就连喝了好几杯的清茶。
    她的眼睛里满是恨意:“太后,您说的不错,嘉贵妃失了一次记忆,明显的和以前不同,再也不能让我们掌控了。”
    秦太后拨弄着手中的佛珠,眼睛微微抬了起来:“哀家听说你那两个表姐已经满了十五,生得如花似玉。”
    永平,明安,和慧这三位公主,只有永平是太后亲生的,明安的母亲曾是德妃,出身也高贵,可惜早早去世,她就养在了昔日为皇后的太后的膝下。
    她也确实有个做御史大夫的舅舅,舅舅家两个表姐,是双胞胎姐妹,可她们的关系一向冷淡……
    “陛下也比较重视你舅舅,若他的女儿进了宫,肯定不会受到冷落。”
    明安犹豫了一下:“儿臣那两位表姐,都已经定了亲。”
    “只要陛下看上了,就算是成了亲也不算什么。”秦太后眯了眯眼睛,“哀家不能看着嘉贵妃这个外来的得势,若不是陛下拒绝了秦家的几个小姐,怎会把主意打到她俩的身上?”
    明安点了点头:“儿臣知晓。”
    秦太后道:“正巧你的生辰要到,哀家会借故把她俩留下来。”
    第25章
    明安公主的眼睛突然一亮,道:“今天儿臣见嘉贵妃从外边回来,神色不怎么高兴,她说,是陛下对她厌烦了。”
    秦太后唇边挂着一抹冷笑:“整天面对着一个女人,就算那个女人是仙女下凡,陛下也会腻歪。”
    明安公主的眼睛转了转:“儿臣的生辰,皇姐肯定也要进宫,实不相瞒,儿臣的两位表姐性格有些古怪,怕是讨不了陛下欢心。皇姐和几位世家小姐交情不错,不如都请了来。到时候,环肥燕瘦摆在眼前,陛下想不动心也难。”
    秦太后沉吟了一下:“永平身边的那些小姐,性格都不够沉稳,还是你的表姐可靠。当天哀家让永平带几个绝色的侍女,兴许也能吸引陛下的眼球。”
    明安公主的脸色瞬间僵了一下,但也只是一刻,她瞬间又笑了起来:“好,就听太后的。”
    等回到了自己的宫里,明安公主长袖一甩,几个花瓶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不是亲生的骨肉,就是不知道心疼!”明安公主的声音狠厉,“通通都是贱人!”
    贴身宫女悄悄地收拾了地上的碎片,又轻轻的拉了拉明安公主的衣袖:“殿下,别生气了。传到太后耳朵里,指不定会怎么想呢。”
    明安公主冷冷的道:“当初陛下拒绝了秦家的女儿,还削弱了秦家的势力,太后怕冒然送了人过去,会招陛下厌恶,所以才不让永安出头。”
    太后连见都没有见过她的表姐,又是如何知道她的两个表姐安稳可靠,永平的一众密友不可靠的?
    还不是怕出了事情连累永平公主。
    若是景元帝接受了她两个表姐,自然也能接受别的女人,到时候永平公主再一个一个的送人进宫。
    说白了,有委屈她明安公主都要受着,有了什么好处,通通让永平公主给占了!
    她怎么可能会甘心!
    她一直都信赖的宫女在耳边低声道:“殿下,您也别难过,两位表小姐都是蕙质兰心,奴婢看啊,不比嘉贵妃差。若是两位表小姐能够进宫,陛下也肯定是百般宠爱,就像是对待嘉贵妃一般……”
    明安公主抿了抿唇,听着宫女继续分析:“殿下的舅舅也深得圣宠,按照陛下的性情,到时候两位表小姐一左一右,阻止陛下接纳别的女人,宠爱是表小姐们的,皇后和皇贵妃的位置也是表小姐们的。”
    明安公主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
    宫女又轻轻的开口:“等到那个时候,您也不用依附着太后了,反倒是太后,倒要上来巴着殿下您呢。”
    明安公主喝了口茶:“若是真有那一天,本宫绝对不会轻易饶了嘉贵妃……还有永平,这些年来,本宫一直都被永平压迫……”
    小宫女轻轻地按着明安公主的肩膀:“现在首要的,就是公主您和两位表小姐的关系了。”
    明安起身:“本宫要给表姐写一封信。”
    等景元帝来,嘉贵妃也在景元帝的面前提了提明安公主生辰的问题。
    此时,外面的天色早就已经黑了,宫殿内却温暖如春,明亮如白日。
    景元帝道:“朕倒是忘了这件事,到时候朕和你一起,给她个面子。”
    嘉贵妃勾唇笑了笑。
    景元帝突然凑近,抬手捏了嘉贵妃的下巴:“朕听说,那天你在宫人面前,诽谤朕厌恶你了。”
    嘉贵妃眨了眨眼睛,樱唇微启:“啊?是吗?”
    他略有些粗糙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她花瓣一样柔嫩的唇瓣:“是不是,贵妃的心里难道没数?”
    嘉贵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无辜的睁着眼睛看他。
    景元帝的眸子越发幽深:“贵妃再看,朕可就要亲上来了。”
    嘉贵妃赶紧把眼睛给闭上了。
    下一刻,景元帝的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上来。
    这可不怪他,是她故意闭上眼睛做出诱人姿态来勾引他的。
    最后,嘉贵妃被他吻得全身发软,在他放开的时候,她浑身失去了力气,忍不住往前一趴,趴在了景元帝的腿上。
    她漂亮的侧脸贴着他的大腿,隔着薄薄的布料,景元帝能感觉出嘉贵妃的脸,是如何火热。
    不知过了多久,嘉贵妃终于意识到了不妥,她轻轻的起身:“陛下……”
    景元帝的面容俊美,眸色幽深,当他的眼睛在注视嘉贵妃时,嘉贵妃觉得自己的心都要乱了。
    他像是拎小鸡一样拎起了嘉贵妃,逼着嘉贵妃坐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他修长的手指隔着一层锦衣去抚摸嘉贵妃优美纤瘦的脊背。
    像是在摸一只宠物。
    嘉贵妃被他一碰就软了,只能在他的怀里轻轻喘了几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嘉贵妃感觉到了景元帝的异常,身下硬硬的被硌着,她觉得坐着不舒服,双手轻轻推了景元帝一下:“陛下,已经到了入睡的时辰……”
    入睡?他怕再和嘉贵妃睡在一起,自己就会变成禽兽。
    嘉贵妃被他想吃人般的目光吓到了,她轻声道:“陛……陛下……”
    他心有不甘的在嘉贵妃白嫩的侧脸上狠狠咬了一口,终于放开了嘉贵妃:“朕去沐浴更衣。”
    嘉贵妃捂着脸去镜子旁看了看,并没有咬出血,只是留下了浅浅的痕迹。
    “居然还咬人……”
    她让宫女们打了水进来,用湿帕子擦了擦脸。
    她早在景元帝来之前就沐浴了,穿着自然是简简单单,长发随意的用一只玉簪束了起来,镜中的她脸色略有些绯红,眉眼动人。
    嘉贵妃捏了捏自己的脸,一瞬间居然有点自恋:“我这么美,他怎么可能腻呢?怎么着也要再过二十年吧。”
    说完,她脱了鞋子上床,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沐浴未回来的景元帝。
    等到景元帝回来时,嘉贵妃已经睡熟了。
    她侧卧在床上,手里紧紧抱着被子,头发散在绣了牡丹的枕上。
    景元帝小心翼翼的把她手中的被子给夺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手臂。
    嘉贵妃抱着景元帝的手臂,睡得很美。
    第26章
    等嘉贵妃醒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似乎在抱着一堵厚厚的墙,她忍不住上下摸索了一下,眼睛还没有睁开呢,就听到了景元帝含笑的声音:“终于醒了?”
    嘉贵妃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摸的,是景元帝硬朗的胸腹部。
    她浑身都软软的,摸哪儿都舒服,而他则和自己相反。
    嘉贵妃眨了眨眼睛:“唔,早上好啊陛下,您没有去上朝吗?”
    景元帝把她按了下去,让她的脑袋贴着自己的胸膛:“已经下朝了,你还没有醒,贵妃的被子里舒服,所以朕又进来了。”
    嘉贵妃的手指抓着景元帝的衣服:“您别……别按臣妾的头了,臣妾要起来,要换衣服!”
    他紧紧的按着她,像是恶作剧似的,就是不允许她动一下下。
    嘉贵妃挣扎了很久,力气终于用光了,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别捉弄臣妾了,天色应该是不早了,臣妾也好饿。”
    听到她说饿,景元帝才稍稍放松了力气,让她的脸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他按了按嘉贵妃又软又平坦的小腹:“是该吃点东西了。”
    景元帝自己觉得自己用的力气很小,嘉贵妃却“哎呦”了一声,极其无奈的道:“陛下,您力气大,下手没个轻重,就不要随随便便碰臣妾了。”
    景元帝低低的一笑:“那朕控制一下力气,这样按行不行?”
    嘉贵妃:“……”
    陛下的脑子似乎不正常,怎么这么幼稚?
    她手忙脚乱的去推开他:“不了,臣妾要下床吃饭……”
    说着,嘉贵妃就要往床边爬,可还没等她下去,景元帝突然出手抓了嘉贵妃的脚腕。
    她纤细优美的玉足就被他握在了手中,嘉贵妃身子一僵,不可置信的回头,眼睛睁大了很多,声音也有点颤抖:“陛……陛下……”
    嘉贵妃身上的肌肤,就没有一处不细嫩的,景元帝带着薄茧的指腹暧昧的摩挲着她的脚背,唇边也含了意味不明的笑:“朕没有准许你下床,你就不能下床。”
    嘉贵妃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的脸色红得滴血,全身的感觉都在被景元帝握着的玉足上,眼睛里闪着微微的水光:“放开……”
    对她而言,被景元帝摸了脚,无异于被袭胸。
    都是暧昧的,甚至有些低俗,更甚至,她觉出了下流。
    景元帝注视着嘉贵妃的水眸,薄唇微启:“求我啊。”
    他的手上用了力气,牢牢的握了她的玉足。
    嘉贵妃移过了视线,声音小小的:“求你……”
    景元帝还真怕把嘉贵妃给逗哭,得了点好处,他就把嘉贵妃给放开了。
    嘉贵妃像只兔子一般飞快的下了床。
    她的心很乱,同时,她又觉得恼怒。夫妻间正常的拥抱,握手,甚至亲吻,她是可以接受了的。

章节目录

蜜桃味儿小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纷纷和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纷和光并收藏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