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元帝犹豫了一下,他怕吓到嘉贵妃。可最后,他还是耐不住心底的那点绮念,把手覆盖在了嘉贵妃的手背上。
    嘉贵妃身子一僵,耳边听到了景元帝低沉的声音。
    “手帕上绣的是什么?”
    “兰花。”
    在寻常不过的式样。
    景元帝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嘉贵妃,声音温柔:“送给朕的?”
    嘉贵妃摇了摇头:“不是。”
    景元帝像逗小孩儿一样,就喜欢捉弄嘉贵妃:“可是朕也很想要,贵妃说,这该怎么办呢?”
    嘉贵妃的脸色又红了。
    她想了好一会儿。
    自己绣的东西不可以随便送人,尤其是男人。虽然眼前这人不是一般的男人,和自己的关系也不一般,可她还是不愿意。
    “宫女绣的好,比臣妾的好很多。”嘉贵妃如实回答,“臣妾只会绣花,宫女绣的样式多,陛下还是要宫女绣吧。”
    景元帝突然拿出了一方帕子来:“贵妃只会绣花?那朕这里的是怎么回事?”
    嘉贵妃接了过来。
    一方素净的丝帕,上面绣了两个粉色的桃子。看这拙劣的绣工,和自己绣的差不多。
    嘉贵妃:“我也不知道。”
    她认得出是自己做的了,握在手心里不愿意再还给景元帝。
    景元帝去掰她的手指:“这是贵妃半年前送给朕的,朕让贵妃绣鸳鸯,贵妃说不会,才绣了桃子。”
    嘉贵妃在心底诽谤,既然你已经有了,为什么还想要?
    她握着自己曾经的帕子不松手。
    景元帝倒也不用力去掰嘉贵妃的手指,他力气大,一个不小心伤了嘉贵妃就不好了。
    景元帝托着嘉贵妃握帕子的手,似笑非笑的去看她漂亮的眸子:“贵妃,真不给?”
    嘉贵妃眼神游移:“臣妾……臣妾想放在这里看看。”
    她绣的东西,不能给这个男人。
    景元帝低头,在嘉贵妃的手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
    嘉贵妃:“……”
    嘉贵妃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景元帝知道,如果能把她的衣服给除去,肯定会发现她全身都是粉的。
    小姑娘不仅仅害羞,还有些恼怒。
    手自然是松开了,绣了两只蜜桃的手帕再次落到了景元帝的手里。
    嘉贵妃盯着被景元帝吻过的手指,浑身发热。
    也只是发热,臆想中的厌恶感倒是没有。
    景元帝以为她会哭出来。他还做足了准备去哄,结果,嘉贵妃只是软绵绵的擦了擦手:“陛下还是庄重点,这是白天。”
    “白天……”景元帝重复了几句,笑了出来,他幽深狭长的眸子盯着嘉贵妃,“那晚上呢?”
    是不是到了晚上,这个脸皮比熟透了的蜜桃果皮还要薄的贵妃,会心甘情愿的躺在床上让他亲?
    嘉贵妃低着头不说话。
    她发现自己对景元帝没有什么厌恶感,哪怕景元帝碰她,对她说轻薄的话。
    在景元帝以为嘉贵妃会恼羞成怒站起来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细微的话语。
    “晚上……只准一次。”
    第10章
    “你这是……”景元帝被嘉贵妃惊了一下,缓缓开口,“贵妃今天晚上愿意上床睡了?”
    嘉贵妃眸光流转,不怎么好意思回答景元帝。
    景元帝把嘉贵妃送他的帕子又好好的放了起来,又指了指嘉贵妃膝盖上放着的那个半成品:“这个也是朕的,朕想要。”
    嘉贵妃抿了抿唇。
    过两天才能绣好,到时候景元帝肯定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景元帝道:“朕的事务繁多,容易忘事,贵妃做好了,千万要主动给朕送来。”
    这个时候,海香轻手轻脚的进来送了茶点,她站在了一旁,也没有离开。
    景元帝抿了口茶:“你的身体大好,今天早上去太后那里请安了吗?”
    嘉贵妃点了点头:“已经去过了。”
    景元帝道:“太后并非朕的生母,朕同太后的关系也不算亲厚,贵妃,你与太后相处得如何?”
    一旁的海香捏紧了帕子。
    贵妃如此受宠,景元帝都暗示的这样明白了,但凡聪明伶俐一点的,肯定都会扑上去告太后一状,说说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了。
    可嘉贵妃就像是个榆木疙瘩做的,她想了想,轻启樱唇:“臣妾忘记了很多事,今日初见太后,只觉得太后尊贵威严,其他的都没有什么感觉。”
    景元帝放下了手中茶盏,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面。他淡淡的扫了海香一眼:“是吗?”
    海香跪了下来:“娘娘,您也太柔弱了,受了什么委屈都不告诉陛下。今天早上,太后宫中的兰心姑姑分明想让您在外面跪半个时辰,就算进了里面,太后也没有给您好脸色。”
    “是这样吗?”嘉贵妃淡淡的笑了笑,“臣妾的脑子前些日子伤着了,还没有好,很多事情都是转眼就忘。”
    “以后要是受了什么委屈,记得告诉朕。”景元帝握住了嘉贵妃的手,“朕永远都会帮你。”
    嘉贵妃推开了景元帝的手,她淡淡扫了海香一眼,声音仍旧是温柔的:“你出去吧。”
    嘉贵妃虽然软绵绵的,很多时候都有点懦弱,可她不算傻。
    海香和景元帝一唱一和,虽然是提醒她有了委屈就找景元帝。
    可她总感觉怪怪的。她觉得海香应该是景元帝的人。
    嘉贵妃并不知道景元帝是真喜欢她还是假喜欢她,是喜欢她这个人还是喜欢她这张脸。嘉贵妃只知道,帝王的爱,来得快,去的也快。指不定哪天进宫里一个更美的小妖精,自己就进了冷宫。
    如果自己哪天不小心在海香面前说了一句景元帝的不好,海香转身告诉了景元帝,到了自己失宠的那天,肯定会死的特别惨。
    就算是夫妻,还有不同心的夫妻。在一切事情都没有弄明白之前,景元帝就是个外人。
    自己贴身的宫女是个外人派来的,总让她有点膈应。
    嘉贵妃还不知道,这个长乐宫里,到底有多少对她忠心的。或许一个也没有。
    她垂下了眼帘:“陛下,您不用为了臣妾和太后闹得不愉快。臣妾根本就担不起。”
    第11章
    景元帝素来知道嘉贵妃。
    胆小怕事,有点懦弱,什么心事都自己藏着掖着,生怕让别人知道了。
    在以前,景元帝总觉得,有他在宠爱嘉贵妃,宫中也没有多余的妃嫔,秦太后和一众公主们,也没有胆子去欺负他唯一的女人。
    再加上秦太后的演技够好,除了偶尔劝他多纳点嫔妃外,还时不时地夸奖嘉贵妃几句。那几位公主平日里和嘉贵妃来往不多,自然没有和嘉贵妃闹矛盾的可能性。
    可在嘉贵妃被永平公主害得失忆后,景元帝发现了很多事情的不对劲。
    比如嘉贵妃从凌国带来的宫女流霜。苏贵查了出来,流霜和嘉贵妃来了楚国后,受到了几位公主和秦太后的排挤和讽刺,流霜虽然是个宫女,还是个伺候不受宠公主的宫女,按理说,白眼和冷落早已经受得很多了,可最后她离开楚国的原因是受不了刺激,日夜以泪洗面。
    连个身边的宫女都受不了,可想而知,嘉贵妃平日里受到的委屈有多少。
    再比如,景元帝赏赐给嘉贵妃的东西,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几位公主那里。一开始,几位公主还说是嘉贵妃送给她们的,可她们和嘉贵妃的关系并不亲厚,嘉贵妃凭什么送她们东西?
    又笨又害羞的嘉贵妃根本就不懂得主动去讨好别人。
    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嘉贵妃宫中的宫女,有一小部分是秦太后派来的,虽然并未在身边伺候,可也让人膈应。
    景元帝其实很希望嘉贵妃能主动找自己诉苦,能主动说说她的委屈。
    可看现在的情景,她倒像是没有觉得自己受过委屈似的。
    景元帝有点生气。
    嘉贵妃看着景元帝的脸色不怎么好,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可她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她好像什么都没说错啊。
    虽然被太后奚落的时候很不高兴,可她的确是一回头就忘了啊。
    她也的确是怕影响太后和景元帝的关系,所以才会选择把事情隐藏起来啊。
    自己这么贤惠,景元帝不该夸奖自己两句吗?
    景元帝一抬手,在嘉贵妃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你什么都不用怕,朕和太后的关系不重要,朕和你的关系才重要。”
    景元帝毕竟是个男人,虽然控制了自己敲嘉贵妃额头的力气,可嘉贵妃细皮嫩肉又怕疼,还是忍不住捂了额头。
    “疼?”景元帝凑近了几分,“让朕看看。”
    嘉贵妃捂着额头不让看:“才不。”
    她眼泪汪汪的,神色倒是很倔强。
    景元帝硬把她的手给拿开了。额头上确实泛红了一小块。
    他忍不住笑了:“敲你一下,能让你想起你有多爱朕吗?”
    他知道嘉贵妃是想不起来的。就算想起以前,以前的她,也没有多爱他。
    嘉贵妃的眼睛里有几分好奇:“臣妾以前……特别爱陛下吗?”

章节目录

蜜桃味儿小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纷纷和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纷和光并收藏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