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味儿小贵妃
    作者: 纷纷和光
    文案:
    嘉贵妃她温柔可人,像成熟了的水蜜桃,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嘉贵妃,很白,很甜,不傻。
    景元帝:“不,她很傻,是个什么都怕的小傻瓜。”
    满朝文武大臣纷纷跪下:“陛下您被蒙蔽了,嘉贵妃她就是一只狐狸精!”
    傻白甜的温柔小贵妃日常被宠爱。
    不小心撞到头,嘉贵妃失忆了。追了嘉贵妃两年的景元帝,本想再追两年。可这一次,嘉贵妃乖乖靠上来了。
    她拉着景元帝的手,软绵绵的叫着:“阿阙,我想吃糖。”
    温柔可人的胆小鬼嘉贵妃,变得又软又萌。
    景元帝轻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尖:“你就是糖啊。”
    食用指南:
    女主是个胆小鬼,软萌软萌,是个什么都怕的温柔小包子。
    女主弱弱的,十分需要男主保护。
    只是个宠宠宠的架空小甜文,不考据不考据。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主角:嘉贵妃,景元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温柔贵妃和深情帝王的恋爱小时光
    第1章
    一想起嘉贵妃,景元帝阮阙的心中就涌起了万般柔情。
    早上离开长乐宫时,嘉贵妃含情脉脉的盯着他,一双软软绵绵的小手为他系着衣带。
    看到嘉贵妃那秋水般的眸子,景元帝心念一动,低头说了句悄悄话:“朕不想上朝,只想宠你。”
    嘉贵妃的脸瞬间红了。
    她含羞带怯的催促着景元帝:“时候到了,陛下该离开了,快走!”
    温柔可人的嘉贵妃,总是把景元帝当成烫手的山芋,恨不得丢到十万八千里外。
    景元帝倒是想为了嘉贵妃不上朝,可这个胆小鬼,肯定会害怕群臣安给她一个“红颜祸水”的帽子。
    就算是为了避免嘉贵妃变成祸水,景元帝也要勤政爱民。
    捏捏嘉贵妃的鼻子,再捏捏嘉贵妃的脸,景元帝恋恋不舍的走了。
    可是,稍有闲暇,景元帝总是忍不住想她。
    等处理完所有的奏折,景元帝抿了口茶。
    大太监苏贵本在外面侯着,这时却面带惶恐匆匆进来,他跪到了地上:“陛下,嘉贵妃受伤了!”
    景元帝立刻站了起来。
    他根本没有来得及让人备辇车,就这样匆匆赶了过去。
    在路上,苏贵喘着气把一切事情都说了出来。
    一个时辰前,平南侯世子和文月郡主来长乐宫,两个小孩子非要拉着嘉贵妃玩蹴鞠,嘉贵妃懒惯了,不喜欢蹴鞠,可永平公主也在,嘉贵妃不好拒绝,只好换了衣服和他们玩。
    最后,一个球踢来,嘉贵妃怕被球砸到,在躲避的过程中不小心跌倒,身子在地上骨碌碌打了个滚后,嘉贵妃的脑袋撞在了石头上。
    进了长乐宫,一众太医和永平公主都在。文月郡主和平南侯世子,丝毫没觉得自己犯了错,在椅子上吃着糕点戏耍玩笑,等看见了景元帝,才从椅子上下来行礼。
    永平公主,也就是景元帝唯一的妹妹,她看上去不担心也不害怕,只是淡淡行了个礼:“嘉贵妃不仅仅是撞到了脑袋,跌到地上时,她的脸也有些擦伤,皇兄还是不要进去看了。”
    景元帝看都不看永平公主一眼,径直进去了。
    紫檀木的床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牡丹,浅色的床幔低垂,景元帝掀开了纱幔,看到了闭目安睡的嘉贵妃。
    嘉贵妃的头上被绑了纱布,绑的有几分滑稽,她的脸上也有一片紫红的擦痕,微微肿着,上了点药,还没有结痂。
    景元帝抬手,摸了摸嘉贵妃的额头。略微有点发烫。
    出去后,永平公主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开了口:“嘉贵妃受了伤,后宫无人,可总得有人照顾皇兄……”
    不认错,不道歉,不悔改,反倒是想往后宫里塞人。
    景元帝冷冷的开口:“永平,你已经出嫁了,没有朕的吩咐,以后不要随便进宫了。”
    他又扫了眼平南侯家的两个孩子,五六岁的小孩子,啥都不懂,倒是懂得惹人厌烦:“他俩也一样。”永平公主的表情立刻僵了:“皇兄!”
    景元帝拂袖:“苏贵,派人送长公主回去。”
    永平公主恨恨的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
    景元帝又进去看了看嘉贵妃。
    脸上红肿的擦伤,看起来难看了点,可并不会留下疤痕。
    脑袋被撞才是大事,流了那么多血,虽然太医一再保证不会有性命危险,可景元帝还是担心。
    他轻轻摸了摸厚厚的纱布。
    真是傻,不喜欢玩就不玩,非要强撑着玩什么狗屁蹴鞠。
    不过,有些事情很耐人寻味。
    景元帝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苏贵,派人查一下,蹴鞠场中为什么会出现一块石头。”
    该死的石头,居然让他的贵妃受了伤。
    一定要诛这块石头的九族!
    嘉贵妃闭着眼睛睡着,一直睡一直睡,像是不会醒来了。
    景元帝握着她的手,又软又绵的小手,以前从来都不怎么情愿被握,总是想方设法的逃离,这一次,她睡下了,怎么都逃不了。
    景元帝一夜未睡,他看了嘉贵妃一晚上,眼睛都熬红了,直到五更天时,苏贵提醒他该上朝了,景元帝才洗漱更衣,去了太和殿。
    他离开了不过一个时辰,再次来到长乐宫,长乐宫的大宫女一脸欣喜:“陛下,娘娘醒了,已经洗漱过了,奴婢服侍娘娘吃了半碗燕窝粥。”
    景元帝让所有人都下去了,进了寝宫,里面也只是嘉贵妃一个人。
    嘉贵妃的头上包着纱布,长发自然不能梳成髻,她的头发如云雾般散下,衬得脸格外的小。
    景元帝走了进去。
    他看到嘉贵妃穿着白色的中衣坐在床上,被子盖了下半身,手中本来拿了一颗夜明珠玩。
    在看到景元帝时,她居然面色大变,因为太惊慌,夜明珠从手中滑落,顺着光滑的被面落到了地上。
    嘉贵妃拉上了被子捂住了全身和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和裹着纱布的头。
    景元帝愣了愣,继续往前走:“贵妃,你……”
    “出去!”嘉贵妃的声音婉转,即便是因为生气和恐惧大叫,也丝毫没有尖刻的感觉,反倒是像一只受了惊吓的百灵鸟,她握着被子的手指发抖,脸色苍白,“出去!”
    景元帝不知道为什么嘉贵妃会这么生气。他估摸着,可能是脸上受伤,嘉贵妃怕他看到。
    看到又能怎样呢?他又不嫌弃。
    可凡是嘉贵妃对景元帝说的话,除了特定场合的“不要”,其余话语,他都是愿意听的。
    他后退了几步,语气更加柔和:“好,朕出去,你别紧张……”
    刚刚退出,景元帝就听到嘉贵妃在大声喊着“流霜”。
    流霜是嘉贵妃刚来楚国时的宫女,自幼陪着嘉贵妃长大,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嘉贵妃让人送流霜回凌国了。
    已经离开了两年的人,为什么嘉贵妃又突然提起了呢?
    景元帝派了长乐宫的大宫女海香进去了。
    不出片刻,大宫女海香愁眉苦脸的出来了:“陛下,娘娘什么都不认得了,她口中所说的一切,都是凌国的人和事。”
    凌国是楚国旁边的小国,嘉贵妃是这个小国里不受宠的小公主。当年景元帝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去了凌国,在凌国皇宫对这个小公主一见钟情,强要了过来。
    这两年里,景元帝都极其宠爱嘉贵妃,生怕嘉贵妃想家,可这个时候,嘉贵妃怎么就偏偏只想着凌国的人和事?
    景元帝让大宫女海香带着太医进去把了脉。
    出来后,太医的说法,和景元帝想的结果一模一样。
    嘉贵妃撞坏了脑子,许多记忆都没有了。
    自然而言的,嘉贵妃不记得景元帝这个人,不记得自己嫁到了楚国,她只记得自己是凌国未出阁的小公主,应该在凌国住着。
    嘉贵妃还以为自己没有出嫁,一个未出嫁的姑娘,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闯进了闺房,并且这个男人明显不是太监,当然又害怕又生气。
    比起觉得自己受了委屈的嘉贵妃,景元帝更加的生气。
    嘉贵妃胆小怕事,她不愿意认识新的人,更不愿意接触新事物,当年景元帝把嘉贵妃强行带到了楚皇宫,嘉贵妃死活不愿意亲近他,就像只受了惊吓的猫儿,怕疼更怕羞。
    极致的宠爱,过分的迁就,嘉贵妃慢慢的不再害怕景元帝,几个月后,她才愿意让景元帝牵小手,又过几个月,她愿意让景元帝抱一下,整整一年,景元帝爬上了嘉贵妃的榻,允许拉着嘉贵妃的小手睡觉。
    一个月前,嘉贵妃这个胆小鬼才生生克服了怕疼的弱点愿意让景元帝和自己睡在同一个被子里。
    结果现在……现在嘉贵妃她又失忆,不认识景元帝了?
    景元帝生气死了。
    他又进了寝宫。
    这个时候,嘉贵妃已经让宫女伺候换了衣服,藕荷色的衣裙,头发未梳,纱布仍旧滑稽的裹着她半个脑袋。

章节目录

蜜桃味儿小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纷纷和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纷和光并收藏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