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焰岭外,一座偏远的小城中,许多修士围在一起,听着一个小胡子修士在那里讲的吐沫横飞,神采飞扬。

    这小胡子仅有融血境第二步的实力,周围听他讲的也大都是一些炼气期和融血境第一步的人,但听得却十分入神。

    “那灵羲圣地的人去了一十七个人,结果只有一个人的元神跑了回来,其他门派的人死的死伤的伤,简直是惨到了极点。”小胡子惋惜的讲。

    “可那人究竟是谁,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杀灵羲圣地的人。”

    “兄弟,你问得好!”这小胡子声音抬高“要说起来,这人可不简单,据说她是当年昆焰门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藏在昆焰门深处苦修,实力深不可测,结果那日灵羲圣地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她!”首发、域名三

    “………………”

    这小胡子说的正激情澎湃的时候,旁边一个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起身离开。

    他就是从昆焰岭出来的江林,说起那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出乎意料。

    原来,那女童就是集整个昆焰门之力,倾尽心血炼制的一朵灵火!

    它诞生之时便化成人形,拥有极高的灵智和修为。后来昆焰门传它宗门核心功法,将它伪装成护山灵兽,在火焰山上终日苦修,除了昆焰门少数几人,其他人一概不知。

    不过这女童当日诞生之时,万火朝拜,引起了不小的异象,凌霄域几乎大大小小的势力几乎都知晓。

    为了掩人耳目,昆焰门再次打造一朵灵火,企图掩人耳目。

    不过灵羲圣地还是不能容忍昆焰门做大,加上之前的恩怨,请了一位圣地的绝顶强者,雷霆手段诛杀了昆焰门数位高层,门主长老一夜之间悉数被杀。

    后来与昆焰门交好的一位妖王出面干涉,才让灵羲圣地的人停手,此时昆焰门已经被灭的差不多,只剩一些小杂鱼,灵羲圣地也犯不上继续赶尽杀绝,正好卖那位妖王一个面子。

    当然,这位妖王正是六霜!

    也是托他的福,江林和历山才侥幸逃过一劫。

    或许也是因为自己地玄宗的身份吧,江林这么想。

    灵羲圣地去了十几个人,最后只有拿着伪通天灵宝的那个家伙才元神出窍逃走,至于其他宗门的人,虽然没有被杀,可也被打的只剩半条命。

    相比较之下,江林和历山的下场还算是好的。

    离开昆焰岭之后,江林和历山分道扬镳。

    江林找了一处偏僻之地,虽然谈不上灵山福地,可也算山清水秀,最主要的是没人打搅。

    湖水泛泛,花香鸟鸣,江林坐在一片小湖边,手里抓着一把石子,偶尔一弹,在湖面上砸出一个小坑,过了好一会儿湖面才复原,对力的掌控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罗帅从旁边翻腾着卢诞的储物袋,一边倒腾一边讲道“你小子的天赋很渣,但悟性却不是一般的高,以本帅的阅历,你算是头一个。”

    “我当你在夸我。”江林咧嘴一笑,然后继续弹石头子,双目空洞,自己在那发呆。

    罗帅一边将卢诞的东西整理了整理,同时也感叹凌霄域圣子的身家,果然富裕。

    要是以前,罗帅对这点东西可能连瞅都不瞅一眼,但现在掉毛的凤凰不如鸡,一切都是从头再来。

    这时,罗帅嘿嘿一笑“咦?这小子居然马上就要成婚了,可惜啊可惜,遇到了你这煞星,婚都没结成。这女的也是跟着倒霉,这么快就守了寡了……”

    江林也是莞尔一笑,不过他只是弯角一瞄,好像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字眼。

    嗖!

    江林单手一抓,从罗帅手中拿过来,可当他看到这封婚书的时候,整个人如遭雷击,激灵灵一颤。

    顿时!

    他整个人煞气冲天而起,周围的灵因为这股煞气立刻退来,仿佛见到了某种可怕的东西。

    他双目猩红,一丝一缕淡淡的黑气从他身上冒了出来。

    “糟糕!”罗帅暗骂一声不好,这小子抽什么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入魔了呢。

    罗帅手里灵禁一弹,打在江林身上,可是后者根本不为所动,反而愈演愈烈,一副不可收拾的样子。

    “你醒醒!”

    罗帅一咬牙,冒着被他魔气染身危险,一步跨过去,手上灵光闪动,一掌拍在他的头顶。

    砰!!!

    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甩出罗帅百丈远,心里暗骂见鬼。

    而此时,江林怔怔的看着手里的婚书,眼里只有那短短的几个字。

    天溪宗,碧月。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可能呢……

    江林口中低喃,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就这样,江林像根木头似的站在那待了整整三天。

    三天以后,在罗帅震惊的目光下,江林拽起他,御空离开。

    “喂喂喂!你怎么回事,你老婆被抢了吗!你抽什么疯!”罗帅哇哇直叫。

    罗帅都没想到自己会一语成谶。

    几日后,江林二人来到了凌霄域最繁华的一座城中,直奔摩天盟而去。

    一切还是老规矩,只要付得起钱,摩天盟什么都知道。

    幽暗的密室中,一桌一座一镜。

    江林大大方方的坐在那里,对镜子去问“我想了解一下,灵羲圣地圣子卢诞的婚事。”

    镜子上光霞一闪,伸出一个干枯的手掌,晃了晃五根手指“五万……”

    “还是那么黑。”江林心里低骂了一声,不过还是扔过去一个储物袋。

    随后,镜子中发出一个干枯沙哑的声音,几乎是将卢诞的平生事迹一五一十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不过江林对他的丑闻没什么兴趣,更关注的是这封婚书!

    终于,这婆婆妈妈的镜子说到了重点。

    原来卢诞并不是第一次成婚,如果算上这次成婚,将是他第十三次。

    据说和他成婚的女人不是修为大降就是意外身亡,灵羲圣地内部许多人称他有一种采阴补阳的邪功,所以这些女人的下场大都十分凄惨。

    不过这些女人都是出自小门小派,成婚本就是为了攀附灵羲圣地这颗大树寻求庇护,出现这种事,他们也敢怒不敢言。

    而这次成婚则不然,据说这个名叫天溪宗的小门小派中竟然有一个冰灵之体,虽然不怎么纯净,但也十分罕见,凌霄域的灵羲圣地高层有意撮合,借助这女子的体质,帮助卢诞冲击化神境界!

    可结果被江林用天罚轰成了渣,死的极惨。

    听到这,江林心道太便宜这个混蛋了,就应该把他的骨头一根一根敲断,然后再砍死他。

    这时,镜子中又开口讲道“卢诞虽然以死,可是凌霄域又重新选举圣子和那名女子成婚,据说已经广撒请帖,邀请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前来观礼,天溪宗的那名女子已经在凌霄域了。”

    江林眼睛一眯,然后淡淡的问道“我想知道这个新晋圣子的消息。”

    “十万。”

    ………………

    一座险陡的山崖上,江林和罗帅站在那,冷冽的劲风吹得衣袍猎猎作响。

    “小子,你真的要这么干吗?我可要告诉你,这可是牵一发动全身,你要做好他们不顾及地玄宗直接对你动手的打算。”罗帅语气凝重。更新最快手机端htts:33

    江林目光中漆黑一片,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才看向罗帅“我知道,不过我还是会做,你我相识多年,这浑水你大可不必和我一起趟,日后如果你重回巅峰,想着多关照关照我。”更新最快电脑端:

    “哼!本帅是那种人吗,算了算了,认识你算我倒霉,不就是灵羲圣地吗,得罪就得罪了,大不了我们离开东土…………”

    江林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谢了。”

    这时,一队人乘舟而来,白色的旗帜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羲字!

    江林目光中精光一闪,整个人化作一道遁光,激射而出。

    “嗨……遇见你真是晦气!”罗帅啐骂一声,但同样跟了上去。

    远处的天空一艘灵舟上,冯太威站在船头,意气风发,身后灵羲圣地诸多弟子恭敬的站在他的两侧。

    “据说天溪宗那女子性格如火,异常刚烈?”冯太威对身旁那一人问道。

    旁侧一人淡淡一笑“确实如此,若非有禁制在身,恐怕早就自杀了。”

    “哈哈哈……冰灵之体,这等通灵的体质竟然会出现在那么一个僻壤之地,不过这都不重要了,这次我真的要好好感谢干掉卢诞的那个废物,不然也落不到我头上。”

    “威少所言极是,卢诞平日里刚愎自用,自以为是,总觉得年轻一代中他是最强的,其实威少要不是当年闭关修炼到紧要关头,无法出来参加试炼,岂容他担当我们凌霄域圣子!”

    这人一番马屁拍的力度恰到好处,稳稳当当,挑不出一丁点的毛病,其他人心里暗暗佩服,不愧是心腹手下,口才果然了得。

    其实冯太威当选圣子,绝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武装到极点的灵宝,如果不许动用法宝的情况下,冯太威可能连前十都进不去。

    不过谁叫人家会投胎呢,祖父是凌霄域灵羲圣地的一位高层,地位极高,虽然冯太威从小资质平平,可是架不住资源多啊,各种灵液易经洗髓,功法都是最顶尖的,别人还在用普通的法宝时,他第一件就是灵宝。

章节目录

山贼修仙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栩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栩宸并收藏山贼修仙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