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审视红罗,丝毫没有任何慌乱之色,同时对五方阁的众人讲“难道贵宗想插手此事吗?”

    金蛇子笑声桀桀“你们百灵院自家的事情我当然不会插手,不过我师兄的事情需要你随我回去好好谈一谈。”首发33

    哼!

    脾气火爆的丞院主瞬间暴走,散发出来的气势令江林一干炼气期的弟子几乎出不来气。

    丞院主左脸上缓缓出现了青色的图案,看起来十分妖异。随着这个图案的浮现,他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如同远古巨兽一般。

    “红罗!院主一直待你不薄,不然你焉能执掌西院,如今你却想串通外人来反叛宗门,今日我丞某倒要看看,谁敢管我百灵院的家事!”

    丞院主脖颈一扭,双拳一握,传出噼里啪啦炒豆子一样的声音,满脸凶色,一副跃跃欲试要动手的样子。

    而这时,离火教的炎昆一抬头“丞院主此言差矣,在下倒是认同红罗道友的话,自从沈院主执掌百灵院,和其他四宗的摩擦就开始频频发生,如若再这样发展下去,恐怕五宗盟约迟早会四分五裂,与其这样,还不如换一位更适合的人。”

    沈默眉毛一挑,别有韵味的对红罗讲道“难怪你有如此底气,原来是有这两个狼狈为奸的家伙给你撑腰。”

    红罗抿嘴一笑“我等只是志同道合而已。”

    轰然!!

    沈默身上迸发出一股令人的力量,仿佛天崩地裂地裂一般,让人心颤。

    “天溪宗和机巧门也要参与吗?”

    甘婆婆和造山相视一眼,均摇了摇头,今天事情的变化远远超乎他们的预想,同时也暗暗心惊,离火教和五方阁突然发难,西院反水,这一定不是短时间内促成的。

    沈默看了一眼炎昆和金蛇子“两位今日所做,有没有和贵宗掌门商议?”

    “有什么分别吗?”

    “如果贵宗掌门知晓,那么就是代表离火教和五方阁与百灵院为敌,那将不死不休,如果只是你二人自己的意愿,那么我会提着你们的脑袋去和贵宗掌门表示歉意。”

    金蛇子冷冷一笑“鹿死谁手还不一定,难道你还想寄托于执法殿中的那些人吗?”

    沈默朗笑一声,他看着红罗讲“既然她敢动手证明执法殿的人已经被收买了,但凭你们几个也想拿下我?”

    他冷哼一声“天毒上人和舟火一起来还差不多,你们几个嘛……”更新最快手机端htts:33首发33

    金蛇子与炎昆对视一眼,而后金蛇子指尖一动,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陡然!

    站在沈默身旁的山罗突然面色一红,整个人轰然炸开,血雾碎肉四溅。

    而令人惊异的是,这血雾碎肉中,竟然透着奇香!

    “有毒!”

    数道声音传来,引起所有人的惊慌,纷纷御起灵力隔绝。

    甘婆婆扬手一层水蓝色的光罩罩住三人,手中拐杖狠狠一跺,让整个百灵殿都颤抖。

    “五方阁和离火教想一并通吃吗?老身正好技痒,随时奉陪!”甘婆婆语气不善。

    炎昆抱拳致歉“婆婆息怒,此毒对我等修士无用,只有第三步的人才有作用。”

    说着,他看向沈默,得意的讲“沈院主,现在可还好?为了让你中毒,我们可是牺牲了一个天赋一流的弟子。”

    沈默面色不停的变化,看着满地碎肉,他咬牙道“当真是下得了本钱!”

    说罢,他一飞冲天,将百灵殿撞出去以后大窟窿。

    “拦住他!”金蛇子一马当先跟了上去。

    “想追人,先问我再说!”丞院主一拳呼啸而至,仿佛一座大山压来,让炎昆没办法分身过去。

    此时,红罗拂袖一挥,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追了出去。

    天溪宗和机巧门的众人一看,纷纷跟了上去,同时以最快的速度给宗门传信,看看是帮还是看。

    百灵殿破开之后,众多低阶弟子一哄而散,江林也没打算看戏,准备先离开百灵院,再做打算。

    然后这些低阶弟子没走多远却发现,这里方圆百里的地方全部被一层薄膜笼罩,根本出不去。

    有禁制!

    江林明白,看来自己想走的念头是没戏了,只能静观其变。

    天空之上,沈默一人对付红罗与金蛇子两人,狂暴的灵力波动让炼气期的弟子感觉是怒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覆灭的危险。

    万丈高空之上,西院红罗女将火系神通衍化到极致,左手火凤,右手炎龙,将苍穹染红,犹如火神降世。

    金蛇子毒功神出鬼没,一边交手一边赞叹“沈院主不愧是当天百灵院的第一人,若不是毒性压制你的修为,恐怕我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啊,哈哈哈……”

    沈默面色冷若寒霜,一边压制体内的毒性,一边与二人交手,从中寻找机会。

    如今丞院主也有强敌缠身,无法分身过来,而且这里布下的禁制很强,自己全盛时期也要花些工夫,更何况现在。

    南院院主心醉炼器,这些年来自己与他说过的话仅寥寥数句。如此事情上,他选择了明哲保身,

    执法殿一些强者都是红罗扶持上来的,与自己素未谋面,肯定不会帮自己。

    …………

    沈默心中哀叹一声,自己一心追求更高更强,却忽略了自己一家之主的身份。

    脚跺虚空,沈默退出十几里,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古朴无华的铜剑,上面锈迹斑驳,仿佛经历过了无数的岁月。

    举剑微抬,一股令众生颤栗的波动荡漾开来,周围的虚空都因这股波动而变得扭曲。

    机巧门造山失声道“通天灵宝?”

    与之交战的金蛇子与红罗也是膛目结舌,沈默何时有了这等神兵?

    电光石火间,每个人心思各异,想法不同。

    红罗见金蛇子有些迟疑,传音道“金蛇兄可是怕了?别说沈默拿的不是通天灵宝,就算是,今日他也没法活着走出这里!”

    见她胸有成竹的样子,金蛇子甩去脑中的不安。

    即便他现在退出,以沈默睚眦必报的性格,日后自己也得不到好果子吃,还不如现在一条路走到黑!

    红罗看着沈默,娇笑道“没想到院主的宝物还真是不少,妾身看来有福了,刚接手百灵院就得一件重宝!”

    “好啊,你可以自己来拿。”

    沈默手握铜剑,毫无花哨的一剑,纵横八方的剑意让红罗二人心中巨震,他们知道这剑不凡,却没想到如此惊人!

    一时间,天坪开始向沈默这里倾斜,手握重宝的他仿佛换了一个人,力压红罗和金蛇子二人,大有碾压之势!

    天溪宗那名青年男子目光流转,低喃“有灵无神,杂而不净……”

    “比灵宝强一些,并非通天灵宝,不过这柄剑应该是位顶尖强者温养很多年的灵宝,不俗!”甘婆婆讲。

    此时,红罗与金蛇子险象频生,若不是二人本身修为不俗,恐怕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红罗看着禁制之外,对虚空处冷笑道“拿人钱财,最起码也要与人消灾啊!”

    这句话让所有人皆是一怔。

    随后,数十位黑衣黑袍的人从禁制外走进来。

    领头一人形同枯槁,好像一张人皮挂在骨头上,头顶有几根凌乱的头发,一双眼睛深陷眼窝,看起来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但他的一出现,带给所有人莫大的压力。

    “我本子以为不用出手,看来这点报酬并不好拿……”这人声音尖锐干枯,仿佛厉鬼一般。

    天溪宗那名青年眼睛一眯,对甘婆婆讲“红罗竟然请到了第三步的强者,宗主可有消息?我们如果坐视不理,沈默今天可能会栽在这里。”

    甘婆婆摇了摇头,不过她还是很想出手的,奈何没有宗主命令,她也不敢擅自干涉。万一红罗暗中得到了宗主的支持,自己这一出手,岂不是坏事。

    沈默屹立空中,声音冷若冰霜,怒斥“你竟不顾百灵院和五盟之间的底线,勾结外人!”

    红罗仰天大笑,红袖轻抚,别有韵味的讲“你这一套东西对我等修行之人来讲简直可笑,我且问你!今日如果你废去修为,我可饶你一命!”

    沈默听闻,竟忍不住笑起来,他面色一红一白一紫,体内毒性汹涌澎湃,他缓了口气讲“想让我沈某人的性命,你们准备谁来陪葬呢!”

    轰!!!

    沈默不再压制体内的毒性,手持古剑,威势滔天,强劲的灵压让低阶修士感觉泰山压顶一般。

    江林暗暗心惊这沈默的实力,如果没有中毒,恐怕今日之事还真不好说。

    最让江林感觉不妙的是,这群黑衣人居然是化血门的人,上次溜走的那个家伙也在其中!

    他收敛气息,躲在人群中不吱声。

    此时,有一位修为更强的人加入战局,让沈默压力骤增,疲于招架。

    “血动!”

    “乱心!”

    这黑衣人一件两记神通,让沈默体内精血爆乱,眼前一片模糊,仿佛陷入幻境。

    砰!

    红罗趁势补上一掌,然后玉指隔空一点沈默胸膛。让其咳血不止,同时毒性侵入全身,灵力的流转更加迟滞。

    沈默被打落在地,胸膛一起一伏,单手拄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意识一点一点模糊。

    这黑衣人桀桀一笑“不愧是马上就要突破第三步的人,命真够硬,换作旁人挨我两招早就身陨多时了”

    另一方,丞院主见此,和炎昆的争斗也淡化下来,心里顿时涌出无力之感,叹息大势已去。

    这时,金蛇子走上前,看着鲜血淋漓的沈默,准备结果他的时候。

    骤然!一道剑光袭来,就像撕裂黑夜的一道闪电,让金蛇子瞳孔骤然放大,瞬间祭出一连战甲护身。

    这战甲如纸片一般,被铜剑洞穿,剑光刺入他的肩膀,狂暴的剑意将他半边身子全部搅碎,惨叫不已。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红罗二人一惊,瞬间拉开距离。

    太大意了,险些着了他的道!

    这时候,红罗手中银焰飘动,面无表情的说“沈默,结束吧!”

    她欲举手击杀掉沈默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百灵院最深处传来。

    “慢着。”

章节目录

山贼修仙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栩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栩宸并收藏山贼修仙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