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起来,时间过得很快,每次修炼进入空灵状态,好像打个盹的功夫,就好几天过去了。

    难怪一些高阶修士,每次闭关修炼都是几年几十年。

    这段时间江林的生活很平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前不久他闲的无聊,施展了一次血影刃,幸好他刻意控制这道血刃的大小,不然很可能把自己吸成人干。

    饶是这样,江林也足足歇了半个月才缓过劲来。

    但是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血影刃的威力是普通风刃术的数倍,如果玩命蓄力一击,威力肯定更大。首发33

    江林修炼的进度十分缓慢,如果没有灵石辅助,只有普通外门弟子三分一的速度,如果按照这个进度,江林到死都没办法突破炼气期。

    其实这也很正常,决定一个修士的修炼速度有很多种,天赋,修炼功法,辅助丹药,灵石,环境等等,只要占一种条件,就足可以甩开同级修士很远。

    此时的江林一个条件都不占,所以他在修炼之余,常常自己琢磨其他的东西。

    比如神识。

    俗话讲人有六识,才能听到,闻到,感觉到。

    而修士则更强,可以做到人未动,则知一切。

    高阶修士更可以做到人在原地,百里范围内知晓一切。

    这就是神识之力,因为修士的精神之力比凡人要强很多,比灵力更加虚无,它无法像灵力那般可以修炼增长,只有精力之力越强,则神识越强大。

    用凡人你一句话“你背后长眼睛了?”这句话就可以概括神识。

    目前江林只可以做到覆盖周围十几米远的地方,在枝繁叶茂的树林中飞奔,哪怕他闭上眼睛,也不用担心撞到任何东西。首发33

    这天,江林正在修炼当中,突然心口袭来的阵阵剧痛把他从修炼当中拉了出来。

    这痛楚仿佛一把刀插进他的心脏,让他满地打滚,豆大的冷汗不停的留下来。

    他拉开衣服,心口处传来的心跳好像擂鼓一般,每次跳动都让江林承受着难以言明的滋味。

    江林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身上青筋暴起,面色通红,口中发出野兽般嘶吼,好不吓人。

    他喘了几口粗气,竭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分出一缕神识,探查起自己的心脏。

    这一缕神识穿过江林的胸膛,所见的一幕让江林也有些震惊!

    怎么黑了?

    江林的心并不是常见的鲜红色,而是如墨一般的漆黑,经脉和心连接的地方倒是可以看见红色的精血在里面流动。

    江林愣了半天才被剧痛拉扯回来,脑袋里一塌糊涂,不过抱着好奇的心里,他利用神识,又开始探查起来这颗黑色的心。

    可当江林驱使神识进去心里面的时候,却仿佛进去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灰蒙蒙一片,雾气昭昭,什么也看不清,最主要的是非常压抑。

    就在江林搞不明白这是哪里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这里响起来“这么快就能来到这里,不错嘛。”

    这见鬼的声音江林最清楚不过,它就是在双角山神秘空间里面要给自己换心的家伙!

    自己的心变黑,以及这种千刀万剐的痛苦,肯定和他有关系!

    江林越想越气,他怒声道“你是谁!把我的心怎么了!”

    “我把我的心都给你了,还不满足吗?”这声音中带着些许戏谑。

    这种对白如果是在情人之间,或许正常,不过这这种环境中,怎么听都特别的别扭。

    江林牙根直痒痒“你想怎么样!”

    这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显得有些伤感“我一个已经死掉的人,想怎么样也没用了,给你的这颗古魔之心是我们这一族的瑰宝,也就是你现在看见的地方,这里有古魔一族的修炼古经以及许多神通绝学,一并都给了你了。”

    听完这话,江林脑袋更蒙“等等!你说什么?古魔?修炼古经?”

    “我是最后一个古魔,从我死去的那天,世上再无古魔一族,不过因为答应过别人,所以古魔之心就被我留下,上次你触发了传送阵法,和那几人一起到了封存古魔之心的地方。”

    “可是为什么要给我,不是还有四个人呢吗?”江林不解。

    “除了古魔,如果人族想继承古魔之心,必须是凡人之躯,只有你能满足这个条件,所以也没办法。”

    “可是我自己的心呢?”江林急忙问道。

    “当然被古魔之心融了,不然你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那么为什么这颗心会这么痛!”江林此时还在承受如刀绞一般的痛。

    “还没有彻底与你的肉身融合,所以你就忍忍吧。”它说的很随意的样子。

    “我……”

    当江林还要问得时候,这个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你太啰嗦了,该告诉你的我已经告诉你了,余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好了,我要去死了,你好自为之。”

    “等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江林急忙喊。

    这声音想了想“族中的称号叫盘天古魔,不过……人族有几个一直叫我盘古……”

    但是江林只听到了盘天古魔四个字,后面的太模糊,没有听到,不知道听到以后心里作何感想。

    神识离开心脏,江林咬牙忍受着滚滚而来的剧痛。

    趴在地上的江林疼得近乎痉挛抽搐,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种剧痛逐渐减弱,最后消失。

    全身放松的江林眼睛一闭,直接晕了过去。

    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的晚上。

    醒来以后,江林第一时间是用神识探查自己的心脏。

    探入心脏内部,还是那个一模一样的空间,只不过朦胧的雾气已经变得很淡,一座座石碑耸立于此,仿佛坟墓之地。

    江林来到其中一座石碑前,伸手触摸下,冰凉彻骨,仿佛连魂魄都要冻结的感觉让他噔噔倒退两步。

    他喃喃自语“古魔……”

    随后,他观察起这里的石碑,不过许多石碑上都有一层雾气笼罩,根本看不清,哪怕是神识之力。

    找了一圈,江林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一座石碑,上面岁月斑驳的痕迹相当明显,苍劲有力的字透着一股霸道的魔力。

    神识进去入石碑,一股狂暴的飓风瞬间将他包围,仿佛怒海中一片枯叶,随时有被碾碎的风险。更新最快电脑端:

    过了好长一会儿,这里才平静下来,一股庞大的资料瞬间涌入江林的脑袋。

    夺天地之灵,噬万物之精……

    这部古经开篇就足够有魔性,透着离经叛道的意味。

    古经内容虽然有些晦涩难懂,不过江林在看了第一百多遍的时候,终于悟出一丝门道。

    同时江林也在心里否定自己天赋超群的想法,一部功法看这么多遍还不得什么要领,算什么天赋超群。

    不晓得让其他人知道会不会用头去撞上,磕死在那。

    一部高深的修炼功法,别说看一百多遍,就是看千遍万遍也不为过,而且一些功法贯穿许多个境界,需要研究几百年甚至上千年。

    江林看了一百多遍就能窥探到门路,已经是最后逆天了,居然还不知足,你说气不气人!

    神识退回之后,江林没有急于去尝试修炼,而是自己坐在房间中,足足呆了一天。

    随后他前往坊市,用一只血灵换取了四十多块灵石,然后前往百灵院的青坊阁。

    这是百灵院收录典籍的地方,涉及的也非常广泛,如功法神通、丹药炼器、阵法禁制、驭兽驭灵……

    这些典籍是可以花费灵石来观看的,不过很少会有人来,因为价格太高,而且这里有规定,不允许拓印,这就上更多弟子来这里的想法变淡了。

    有这个价钱,还不如去买来的实在。

    来到这里,江林对看守的弟子问道“师兄,我要进去查阅一下关于史记一类的典籍。”

    “啥玩意?”这个弟子三十来岁,一脸麻子,本来打盹,被江林这句话吓了一跳。

    “我想查阅一下关于史记方面的典籍。”江林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这弟子狐疑的看了看江林,然后皮笑肉不笑的讲“这样吧,本来这里是按墨晶数量来收费的,你如果想看史记一类的,我可以照顾你一下,给你按天来算,一天五块灵石。”

    “好!”

    江林直接答应,拿出五块灵石递过去,。

    “随我来!”这麻子脸见江林这么痛快而且大方的拿出来,也是小吃一惊。

    江林随他进去以后,来到了第三层的一个角落。

    这里有两排书架,上面有规律的摆放着一个个的墨晶,只不过上面布满灰尘,一看就是很多年没人碰过。

    江林找了找,拿起一个墨晶就翻阅起来,他想查一下,这个古魔是个什么东西,盘天古魔有是谁。

    这麻子脸的弟子一看他这么认真,嘲笑一声,转身离开。

章节目录

山贼修仙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栩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栩宸并收藏山贼修仙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