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一礼身上的伤恢复之后,周誉执终于开始履行之前的约定,不再有事没事就去她的房间,在学校里碰见也只像个陌生人,不再与她有任何的眼神或肢体交流。
    再加上重一礼那次有意无意地跟周城透露出郑熙在学校也没少招惹她,最近郑熙在学校也总是避开她走。
    少了最大的两个麻烦,重一礼的校园生活简直不要太清净。
    周五那天秦南家里有事,篮球队提前半小时结束了训练,重一礼陪周尧将训练用的器材归还到体育馆,临出门却被按在器材室的铁门后头亲了好久。
    自从周尧上周被女校医说教了一顿之后,每次跟重一礼亲热都很克制,可他再怎么克制也只是个半大少年,千娇百媚的女朋友天天陪在身边,忍得了一时,却忍不了一世。
    重一礼身上还闻得到药味的时候,周尧还能念及学姐的身体没有恢复完全,强忍住心底日日愈盛的欲火,可是近两天学姐都没有涂药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放肆一点了呢?
    在两截藕臂攀上自己的脖颈时,周尧忽地想起那个晚上学姐曾允许他做的事,那时的绵软触感仿佛至今还萦绕在指尖,一时之间将周尧的浑身血液都烧灼沸腾,汩汩的热流从脑门直奔下体。
    周尧两手托住重一礼的腿根,将她腾空抱到自己身上,一边接吻,一边脚步凌乱地搂着她坐上附近的空桌子。
    “学姐,我可不可以……”
    周尧的声音很黏很腻,薄薄的两片唇瓣贴在重一礼耳边含糊不清地请求着,可问句还没收尾,他的手掌已经摸到了重一礼腰际。
    近两周天气转凉,重一礼在校服衬衫外加了一件保暖又有型的厚开衫,此时却方便了周尧拨开外套,自如地将重一礼的衬衫从校服裙腰里抽出来。
    触到重一礼腰上细嫩的皮肤,周尧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在理智消失之前停下动作,满怀期待地望着她,“学姐,我想摸摸你……”
    想摸哪里不言而喻。
    十几岁的少年总是对异性的身体抱有最宏大的好奇心。
    重一礼没有出声,但激烈亲吻过后那双水波潋滟的眸子显然已经默许了一切。
    重一礼覆上周尧的手背,纤细的五指从后扣住大掌,和那个晚上一样,再一次引导他探索自己的身体。
    只不过这一次不再隔着衣服。
    重一礼的文胸还没解,周尧的指尖从蕾丝下缘挤进去,单单是两个指头戳进软豆腐一般的乳房,周尧就已经兴奋得快喘不上气了。
    之前那次没摸尽兴,这一次说什么都要摸个够。
    文胸转瞬便被推到乳房上方,少女的衬衫领口鼓出内衣挤压折迭的形状,沉甸甸的奶子装满周尧的手心,少年的狂喜和触动全都表现在脸上。
    重一礼从衬衫底下抽回自己的手,下一秒,周尧便开始无师自通地夹着那颗发硬的乳尖揉捏。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周尧这次特意放轻了手劲不再弄疼她,这般轻重缓急的逗弄惹得重一礼频频发出舒服的浅哼。
    可周尧却渐渐不满于此,原先放在重一礼膝盖上的那只手悄无声息地沿着少女光滑的大腿往裙子里钻。
    他眨着小狗般湿漉漉的眼睛,“学姐,我也想摸摸下面……”
    就在裙底下的手即将抵达终点时,器材室的铁门突然“砰”一声被人推开。
    腻歪着的两人都被这声突如其来的重响惊吓到,齐齐扭头往门口看去。
    看清开门之人的五官,周尧脱口而出:“誉执哥?”
    可一边侥幸着进来的人是周誉执的同时,周尧也意识到自己的两只手此刻都还埋在学姐的衣服下,这样的场景放到堂哥面前着实不太妥当,于是立刻收回手,又挪了下身体挡住重一礼身前可能泄露的春光。
    周誉执扯了扯嘴角:“打扰你们的好事了。”
    周尧尴尬地笑了两声。
    周誉执没再看过他们第二眼,将手里的篮球扔回筐里后便关门离开。
    燥热氛围毁于一旦。
    周尧回过头的时候,重一礼已经重新整理好了内衣。
    对上周尧欲求不满的视线,重一礼笑着从桌上跳下来,牵住他的手随口许诺:“下次。”
    +++
    婚礼日期择在周城四十五岁生日那天,毕竟是二婚,又顾及着周誉执,周城仔细思量过后还是没有选择大操大办,婚礼当天也只是简单地邀请两家的家里人到别墅做客。
    周尧下了车走进别墅才后知后觉,上次他送学姐回家、目送着她进门的那栋别墅好像就是这里,只不过那晚周尧满脑子想的都是学姐要和他分手的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当时就站在堂哥家门口。
    周尧抱着疑惑走进大门,然后真的在堂哥家的楼梯上看到了重一礼。
    他的女朋友。
    周尧家来得早,周城急匆匆地下楼迎接,重一礼那时就跟在周城身后,低头提着纱白长裙,缓步走下楼梯。
    学姐做了妆造,本就漂亮的脸蛋在透亮的妆容衬托下显得更加精致可人。
    周尧站在客厅里,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
    重一礼抬头看到周尧时嘴角抿了一丝笑,冲他悄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晚饭过后,几个大人还在餐桌上热闹地喝酒聊天,周尧借口上厕所溜了出来,几分钟后便在四楼的楼梯口等到了上楼来的重一礼。
    周尧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他紧紧搂住重一礼,蹭着她的头发撒娇:“学姐,你和誉执哥都成一家人了,为什么一直瞒着不告诉我!”
    “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的,是不是很惊喜?”
    “嗯!”周尧从重一礼的耳畔一路亲到嘴角,“学姐,我好高兴,我们这可是亲上加亲。”
    周尧都快高兴疯了,吃饭的时候动不动就往重一礼的方向瞟,次数多得连他母亲都忍不住小声提醒他这样盯着人家看很不礼貌。
    可他高兴的不止是这所谓的“亲上加亲”,更是因为之前一直让他想不明白的誉执哥和学姐身上的相同气味,在如今的家庭羁绊下似乎都可以解释了。
    因为住在一起,所以用同一种洗发水和洗衣液都是很正常的。
    而且他不用再提心吊胆学姐会不会移情别恋誉执哥了,他们现在可是同一个户口本上的继兄妹!
    ……
    周誉执吃完饭上楼的时候,又一次很不凑巧地看到躲在走廊角落里卿卿我我的情侣。
    周尧低着头,一手捧住重一礼的侧颈与她舌吻,另一只手则藏在她宽大的裙摆里肆意作乱。
    原本长及脚踝的裙摆在少年精瘦的手臂上堆起一截,重一礼笔直纤细的小腿因此暴露在走廊幽暗的灯光下。
    ——也因此暴露在周誉执的视线里。
    ……
    “周尧。”
    周誉执在他身后停下。
    “哥?”周尧吓了一跳,下意识把重一礼收拢进怀,“有什么事吗?”
    周尧紧张地盯着他,周誉执的视线却放在周尧肩头露出两只狐狸眼看戏的重一礼身上:“二叔在楼下找你。”
    “哦哦好,我这就下去。”
    等周誉执走远了,周尧才将重一礼松开,又重重亲了她两口才恋恋不舍地下了楼。
    周誉执冷着脸走回自己房门口,可手还没碰上门把,脚步就已经转回。
    那时重一礼还站在原地将滑落的吊带勾回肩膀,即便是侧着脸,也能让人看清她刚才被亲到嘴角之外的豆沙色口红。
    ……
    周誉执在重一礼身前停了半秒,再次抬眸时似是想通了什么,漆黑瞳仁卷携着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平静,下一瞬便不容分说地扯过她的手肘。

章节目录

余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有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有北并收藏余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