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孟芝然总是会做很多好吃的小点心,邀请鹿予斯来家里一起吃。
    那时,小鹿予斯总是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妈妈给她编漂亮的蜈蚣辫,戴可爱的小发夹。粉妆玉琢的一小只,见到人就主动“伯伯”、“阿姨”的叫,嘴甜得不得了,最讨人喜欢了。
    孟芝然也很喜欢她,一直遗憾没能生个女儿,羡慕关梦兰能给女儿买各种各样的小裙子,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斯斯喜欢吃小蛋糕还是小饼干?”
    “谢谢阿姨,我都好喜欢!因为都很好吃!”
    孟芝然笑了,宠爱地轻拧她的小脸蛋,“就属斯斯嘴最甜!”
    “妈妈妈妈,我也觉得都很好吃!”一旁的小祁誓不甘被冷落,也连忙“表忠心”。
    “嗯,我们家阿誓也很乖!你和斯斯妹妹慢慢吃,照顾好妹妹,妈妈去厨房看看汤好了没有。”
    小祁誓慢吞吞地啃着小饼干,偷眼打量身旁的小鹿予斯。
    她比他刚好小两个月,全身都白白嫩嫩的,像只精致可爱的小白兔。妈妈总说斯斯是妹妹,要他这个当哥哥的多让着她一些。
    但在他看来,这个“小白兔”根本就不像看起来那样乖,一点儿也不需要他照顾。
    当着大人的面,她甜甜地叫他“阿誓哥哥”,大人们一背过身,她就直呼他大名,对着他做鬼脸,偷偷欺负他。
    比如说每次来他家,大人不在的时候,她就把最喜欢的小饼干全部拢到她自己面前,不许他吃。
    小时候的祁誓觉得鹿予斯就是个刁蛮任性的“两面派”,小骗子。
    她和幼儿园里那些看见他就脸红、抢着送给他零食和玩具的女孩子们不一样,和那些简单明了的算术题也不一样,是他从未涉足过的领域,总是出乎他的意料,让他无所适从。
    小祁誓偏不服气。她不让他吃,他就偏要吃。
    他记得她总是一脸娇蛮,盛气凌人地质问:“喂!你怎么敢抢我的小饼干?你只可以吃小蛋糕的!”
    她真是霸道极了,而且好莫名其妙!这明明是他的妈妈做的小饼干,凭什么他不可以吃?
    可那时的他虽然脑子比她聪明,却说不过伶牙俐齿的“小白兔”,每次都被气得脸红脖子粗。
    思及以往,祁誓轻笑,低头附在软成一摊春水的鹿予斯耳旁说:“我妈烤的饼干呢?都被你霸占了?”
    鹿予斯沉溺在情潮里,迷迷糊糊地问:“什么?”
    祁誓这次不知为何,一改往日猛烈索取的风格,异常温柔缠绵,这样的他更让她神魂颠倒。
    她的睡裙没有脱下来,可是全身上下也只剩一条睡裙了,白色的睡裙与奶白的肌肤相衬,有如天使般的圣洁。
    胸前两团嫩红的乳果自轻薄的布料透出来,是纯与欲完美的结合。
    裙摆被撩起到腰间,少女纤细的双腿张开,迎接他的插入。
    他尺寸惊人,又长又粗,可她那里却能完全地包容,仿佛天生就这样契合。
    插进去时,丰沛香甜的汁液溢出来,两人相交的地方便一塌糊涂,水声黏腻缠绵,像她在撒娇。
    她小时候经常对着大人们撒娇卖乖,对着他时总是作威作福,欺负他。
    但她不知道,她从来没有威吓到他。
    那些盛气凌人的霸道命令听在他的耳朵里,比任何女生的撒娇都娇气甜腻,甜得他几乎克制不住内心疯狂叫嚣的欲望,想把她锁在一个只有他知道的地方,想每时每刻都插在她里面,与她紧紧相连。
    这样强烈偏执到近乎变态的占有欲被他藏得很好,没有人知道。
    除了……
    “啊……啊!轻一点……啊!”
    不知不觉失控的力道泄露了他真实的内心。
    她抱紧他,与他脸颊相贴,气息吹拂在他耳畔,有催情的功效。
    他撞得一下比一下狠,让她彻底失了魂。
    不够,完全不够。
    她自己不知道她在他怀里颤抖娇泣的样子有多诱人,也不知道他是多么疯狂地想要她。
    随着激烈的情事,她的睡裙松松垮垮,早已不成样子。
    他轻易除掉,少女裸露的娇躯呈现在眼前。
    她才16岁,可是胸部已发育得极好,胸型高耸挺翘,抓起来绵软滑嫩,他爱不释手。
    往下是她纤细优美的腰腹,肌肉线条完美。
    上面,他与她热烈相吻,交换口中的津液;下面,他顺着脊柱线往下抚摸,滑过腰窝,引得她含着他的唇舌敏感地喘息。
    然后,他将她的翘臀抱住,用力压向自己,同时挺腰,深深地顶进去。
    她挣脱不得,只能呜咽着承受他野兽般的力道。
    他近乎痴狂,少年的精力仿若无穷无尽,不知道疲累,一遍又一遍,简直要榨干她最后一丝体力。
    射了一次后,她趴在床上,他从后往前顶入她,双手抓揉她的乳房,头埋她的肩胛处。
    他粗重的气息声近在咫尺,下半身的节奏和缓了些。一前一后,她仿佛湖上一叶随波荡漾的小舟,他是她一切的依托,是唯一的依靠。
    她摆臀迎合他的节奏,一声声娇啼嫩得能掐出水来。
    “你摸摸我这儿,那里好痒。”她带着他的手,摸到那颗隐在她肉缝间的小肉蒂。
    他用力按下去,随着抽插的节奏打转划圈。
    “好点儿了吗?”他贴着她的耳朵,低低地问。
    她被刺激得剧烈一抖,爽得大叫:“啊!”
    “舒服了吗?”
    她娇声道:“舒服!还要……啊……”
    “好,这就给你。”
    她哼哼着说:“不,我要……我要抱着你。”她挣扎着要扭过身来。
    祁誓微怔,继而笑了。
    “我怕你受不住。”他在维持最后一丝理智。
    “不,我要看着你。”
    她抬起屁股,暂时让阴茎从穴道里抽出来,那一瞬间她不舍地“嗯”一声。
    他靠坐在床头,下身一柱擎天,昭示着他此刻澎湃的性欲。
    额间青筋弹动,是他在努力克制自己,默许她主导接下来的性事。
    鹿予斯跨坐到他身上,纤手轻轻握住高耸的那根巨物,上下撸动。
    他抑制不住,发出一声低喘,“嗯……”
    她看着他被爽到的样子,在他的注视下,缓缓抬起屁股,将他的性器对准自己的穴口,缓缓往下坐。
    祁誓眼睁睁看着这淫靡至极的场景,喉间吞咽滚动,抬手扶住她的细腰,助她吞吃他的阴茎。
    “嗯……都进去了……”
    感受到他的全部插入,她叹息一声,抬手搂住他的脖子,靠近他,四目相对,鼻头若即若离地暧昧碰触。
    “现在,继续。”
    她深深望着他,吐出致命的两个字:“肏我。”
    那一秒,理智的弦“啪”一声崩断。

章节目录

掩饰(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掩饰(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