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手段,被三龙尊尽数压制。
    沈辰,剩下的唯有打开这颗赤诚的战神龙心。
    否则,没有半点机会动弹分毫。
    沈辰身上的异象,乃是整个太古神界无数人第一次见到。
    龙山大典,三龙尊心心念念十世道胚终极力量。
    便在此时此刻,神迹一般复苏了。
    明明,只有半步天神的少年。
    半息强开战神龙心境关,以命相赌。
    下一刻的沈辰,今非昔比。
    短暂强撑,打开战神龙心的力量。
    沈辰,支撑不了太久。
    随时随地,都会瞬间化为虚无。
    黄龙,黑龙王三世,七色龙王,尽数眼神微变。
    十世道胚暴走,倾尽一切这一刹那升华。
    轰轰轰……
    第十座龙山,第九层结界传出咔嚓异响。
    巨响惊天,四周空间一阵可怕扭曲。
    战神龙心,爆开的神芒中。
    三十万龙兵视线开始模糊,视线中的少年犹如恶鬼一般苏醒。
    可怕的一双龙眸,令人生畏。
    沈辰,绝望的释放战神龙心。
    他明知道,第九世力量,最后双龙未能收服。
    第五颗神木,还未归来。
    自己,强行抱走的下场唯有以命换命。
    但,沈辰还是这么做了。
    伸出的龙臂,紧握手中问天剑。
    三十万龙兵,身上传来清晰无比的痛苦。
    不由自主,睁大瞳孔。
    他们是龙兵,十万龙山的精锐。
    足以俯瞰,太古神界万族的中坚力量。
    而明明,只是半神的沈辰。
    竟,硬生生挡下一切。
    下一瞬间,沈辰微闭一双暴走的龙眸。
    浑身,爆发出绝世天神的力量……
    噗!
    似擎天重锤当空轰下,沈辰狂喷一口鲜血。
    第九层龙芒结界,开始一点一滴破碎。
    龙兵,仿佛如残叶横飞。
    远远砸落,第十座龙山结界地面。
    “辰!!!”
    弥留的洛倩倩,一声惊呼。
    他,还是选择这条路。
    同归于尽!
    “咳咳……”沈辰浑身颤抖,精血横飞。
    趴在支离破碎结界上,连续吐出几十口鲜血。
    每一次喷血,都是触目惊心的血块。
    半步天神,跟三龙尊之间差距实在太大太大了。
    沈辰,只有强开战神龙心一条路可走。
    否则,他就算想要靠近洛倩倩半步都做不到。
    九龙子额前,赫然冒出冷汗。
    身为龙山龙子,沈辰强开战神龙心的一幕。
    无疑是九龙子,毕生耻辱。
    所有龙将冷眼旁观,没有人敢向前。
    拿下沈辰,原本任何一龙将顷刻间就可以做到。
    根本,无需等待这么久。
    “倩倩,在我二十九岁那年你给了新的生命,否则那时候的我早就死了,你现在的命是小爷我的……是我给你的!你的命是我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不允许任何人把你夺走!”
    “除非,我死!”
    沈辰自私蛮横的一句话,却是狠狠刺入洛倩倩灵魂最深处。
    太古花神,用尽全力咬牙。
    但脸颊之上,却泪痕滑落无言以对。
    “我现在的生命,亦是你给的。我们让彼此重生……这一年,我们的生命和灵魂是紧紧连结在一起的……我们分离的这一年,我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那煎熬的残缺感……既是生命的残缺,也是灵魂的残缺……所以,我没有听你的话,那么迫不及待的来到这里,又不惜一切的想要见到你……”
    洛倩倩全身发颤,她死死闭紧的眸间,却是点点泪珠蜂拥而出。
    早已染满了她的脸颊……
    无数呆滞的目光落在洛倩倩的身上,他们不敢相信,有着十万龙山最刁蛮最任性最傲慢的十公主,对一切都冰冷绝情的太古花神,竟会流泪……还是如此多的花泪……
    沈辰的整只右手都已染满血迹,但他的脸色却是一片可怕的平静:“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这一次……无论你打我骂我,无论你去天堂还是地狱,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绝不再放开你的手!!”
    “如果地狱的彼岸,乃是虚无,我愿化作虚无!”
    “我若为邪,天下无邪!我若为魔,天下无魔!我若为龙,天下无龙!”
    嘭!
    一团雪舞,在沈辰胸口爆开。
    “辰,不要!!!”洛倩倩发出一声凄厉到极点的叫喊。
    轰隆!
    沈辰的神念,神体,龙心,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龙法相……
    不对……不周山畔龙渊最后的双龙法相。
    太古白螭和太古赤应,同一瞬间轰然爆彻第十座龙山。
    九九归一,九龙神魄尽数归入沈辰体内。
    嘭嘭嘭……
    沈辰体表,肌肤如疯一般炸裂。
    爆开,无数血花。
    身上盘绕无尽龙息,一瞬间沦为血色。
    深邃浓郁,犹如实质性的彼岸阎罗猩红鲜血。
    啊啊啊啊!
    战神龙心强行启动,沈辰发出野兽般绝望呐喊。
    带着无尽的愤怒,痛苦和绝望,如一头被困囚太古龙渊的绝世神龙出渊。
    “此子,要做什么!”
    “难不成,此子要自尽?”
    “……”
    一股,极为不安的龙息荡射四周。
    笼罩所有人魂魄最深处,莫名的压抑和恐怖在心底滋生。
    如同瘟疫般,开始四处疯狂蔓延。
    恶魔般的龙吟声,环绕沈辰身上的血气开始快速膨胀。
    带着世上,无法理解的战神龙心爆开。
    啊啊啊啊!
    血气,嘶吼,恐惧……沈辰的战力一次次刷新世人的认知。
    半步天神圆满……
    天神境……
    天神圆满……
    天神合一……
    人龙合一……
    …
    亲历神武天十劫……
    最终,一股无法理解的力量呈现在众人眼前。
    那是……太初仙武!
    轰!
    战神龙心打开,而后猛然收缩。
    就当所有人,以为沈辰必死无疑的最后。
    异象,终于要划上休止符的时候。
    “太古人族……传说中的仙!”
    “仙……武……境……界……”
    这个早已阔别太古神界,足足十万年主宰的力量。
    此刻,从三龙尊口中冒出。
    带着十万年,未曾有过的颤音出口。
    战神龙息你一旦开启,将会让沈辰自身战力攀升。
    但,代价亦残酷绝伦。
    自毁神魄,焚烧龙魄。
    彼岸,象征着死亡。
    一旦强开,力量用尽那一刻。
    便,只有死去。
    最璀璨的时刻,亦是沈辰这一生最绝望的时刻。
    杀气、煞气、戾气……
    混着浓郁无比的血腥气息扑面而至,让一众孽龙整族的绝世强者都隐隐做呕。
    在认知被狠狠撕裂的惊骇之后,冰冷与恐惧如魔鬼一般袭入所有人的龙魄……
    这是一种似乎根本不是意志所能抗拒的恐惧,比他们噩梦中的地狱阴风还要可怕。
    而这一切的根源……他们视线中的少年。
    他全身都笼罩在一层浓郁到极点的血气之中,看不到了他的身形。
    甚至无法判别那究竟是血气,还是在疯狂喷洒的龙血。
    但浓郁的龙血之中,却闪动着两点比鲜血还要浓烈的红芒,就像是炼狱魔神骤然睁开的血瞳。
    “怎……怎……怎么回事?”
    颤声,恐惧,尽数充斥着十万龙山所有人心底。
    每个人认知中,最夸张最禁忌的主宰力量。
    此刻,真切呈现在眼前。
    “仙武创世的神力!!!”
    暴戾、嗜血、痛苦、怨恨、绝望……迎面而来的气息每一丝都仿佛来自深渊。
    来自……太古龙渊另一股最朴素最温和的力量……
    沈啸天的九龙神魄,顷刻间入沈辰体内……
    完美融合……父子一脉相承……
    但凡沈啸天,哪怕犹豫半息的时候。
    此刻的沈辰,早已失去意识。
    时机,恰到好处!
    劫天轰地,血色的仙武之力直蔓苍穹。
    有着太古神界,世上最高等龙芒结界加持的地面剧烈震荡……
    紧接着,沈辰宛若初生。
    太初仙武主宰禁忌力量,沈辰开始疯狂的虐杀孽龙一族任何人。
    谁,也无法逃离。
    沈辰,只是手指轻轻一点。
    顿时,一股太初仙武的力量从指尖弹出。
    龙魄星辰,太初时代那股无法言喻的纯净力量。
    太初仙武气息,充斥整座龙山。
    “天儿,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相信父亲。”
    世上,最大的悲恸莫过血脉相连的孩子。
    为了唤醒自己的力量,选择义无反顾牺牲自己。
    沈辰神念,仿佛看到沈啸天纵身跃下不周山畔太古龙渊的一幕。
    一夕成仙,觉醒世上最强大的太初仙武力量。
    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孩子的功劳!
    一瞬间,沈辰感觉仿佛有无数个小世界在自己体内衍出。
    磅礴无际的力量在沈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铺开……但明明雄厚浩瀚到不可思议,却又温和到了极致,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丁点的不适,反而有一种如在天堂的极度舒适感。
    太过庞大的力量,亦在同一时间溢出他的躯体。
    周围的空间卷起一个同样庞大,却又格外温柔的太初仙武风暴。
    但马上,这股风暴又瞬间消失。
    随着沈辰手腕的翻转,一层光明玄力笼罩在战神龙心之上。
    将创世仙武与九龙神魄蕴出的力量,牢牢锁在战神龙心体内。
    再无,法溢出半分!
    同时引导释开的仙武混沌气息,快速跟自己初生的太初仙体、血液、仙脉融合……
    紧接着,呈现在众人视线中每一息……都如梦如幻……
    原本孱弱不堪的少年,短短瞬间变得高不可攀。
    没有人,可以理解为何沈辰不变成真正的野兽。
    而是,最后时刻突破神界传说中禁忌主宰的力量……太初仙武境关!
    “死。”
    更无人可以理解,沈辰最后这一个简单的字眼之中。
    带着,多么沉重的怨恨。
    手中问天剑,因为沈辰朝夕晋入太初仙武境界。
    终于,成为名副其实的问天仙剑。
    “全部,都死。”
    沈辰发出低沉,来自太古龙渊最深处的龙音。
    字字如血,如林不共戴天的大仇。
    十生十世,都不能泄恨的杀意。
    “……”三龙尊,九龙子,龙将和龙兵。
    此时此刻,无论如何挣扎。
    都,无法动弹半分。
    就连龙尊神力,亦无法动用一丝一毫。
    三龙尊,嘴巴在颤栗中张开。
    视线之中,近在咫尺的十世道胚鼎炉的少年。
    带给仨人,无尽的噩梦。
    “辰……你恢复真正的力量了?”
    太古花神洛倩倩,明明看到沈辰恢复力量。
    她,却没有从沈辰身上感觉到任何喜悦。
    反而,一股沉重的心情笼罩花神芳心。
    太古花神,都感觉到害怕了。
    “琳儿,倩儿,小灵,闭上眼睛!”
    听到太古花神洛倩倩的声音,沈辰平静的眼眸终于动了动。
    啊啊啊啊!
    “山无棱,海无角……”
    三女听话闭目的刹那,耳畔传来无尽凄厉的惨叫。
    伴随着,三女这一生听过最可怕的碎骨之音。
    龙兵和龙将的浑身骨骼,顷刻间从皮肉,到经脉,到血管,全身任何一个部位。
    瞬间,被残忍震碎。
    骨骼尽碎,却是没有断裂,血淋淋的挂在身上。
    每一瞬间,都在爆发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痛苦。
    十万龙山,再无任何龙芒结界。
    因为,毫无卵用。
    所有人,亲眼见到了世上最残忍的虐杀。
    太过凄厉的惨叫,因惨叫而迸出大片的血沫。
    这一刻,太古神界万族大佬。
    清清楚楚的明白,何为真正的炼狱……
    沈辰,面无表情。
    心底和眼中,唯有无尽的杀戮。
    啊啊啊……
    无尽的痛苦,淹没孽龙一族所有人的武道意志。
    仿佛,每个人都被沈辰亲手扔进六道你轮回地狱。
    开始无情炼狱,锻烧龙魄。
    发出,世上最凄惨的叫声。
    数十万人后方,数十龙将,九龙子和三龙尊。
    龙眸瞪大,几近爆裂。
    脸色,苍白的毫无一丝血色。
    身上每一根毛发,每一块肌肉都在瑟瑟发抖。
    噗……
    紧接着,沈辰身形一晃。
    已出现在龙将身前,数十名龙将却发出战栗到无法听清的声音:“饶……饶命……”
    恐惧,绝望,会让人心生崩溃。
    堂堂神界龙将,此刻发出世上最卑微的乞讨求饶声。
    却,有转瞬间向着沈辰扑杀而去。
    绝望的一击,沈辰只是轻描淡写抓住龙将头颅。
    刹那间,掌心红白物迸飞。
    沈辰目光,转向九龙子。
    那一瞬间,九龙子化出原形。
    然后,如烂泥一般瘫倒在第十座龙山地面。
    一大滩肮脏的水迹在九龙子下身蔓延,怎么都无法止住。
    噗嗤!
    九人躯体,被一瞬断成了两截……
    噗嗤!
    又在一瞬断成了四截……八截……十六截……
    直至碎成漫天的飞血碎肉,龙山地面再次淋下大片的猩红血雨。
    “呃……啊……”
    三龙尊神体颤抖,如飓风中的浮萍。
    几十名龙将的精神,终于完全崩溃。
    忽然白眼一翻,被活活吓得昏死了过去。
    嘭嘭!
    噗嗤……
    但,残忍的爆裂声此起彼伏。
    随着沈辰十指轻轻一点,龙将身躯开始炸裂。
    啊啊啊……
    从昏死状态中,被沈辰虐杀的痛醒。
    从噩梦中惊醒,发出另一只恶鬼的嘶叫声,全身如疯了一般的翻滚痉挛……
    面对血祭龙谋的罪魁祸首,沈辰所有的理智都被魔鬼一般的恨意所吞噬。
    只想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残忍的方法,让他们死!死!!死!!!
    即便,少年早已是一名仙武传奇。
    辛辛苦苦,布局万年的血祭龙谋。
    最后,沈辰只用了区区半个时辰。
    将一切尽数毁灭,世上再无十万龙山。
    轰隆隆!
    刹那间,神界传说中的不周山开始点滴倾倒。
    龙山的存在,只是让倾斜的不周山不至于提前倒下。
    但,沈辰晋入仙武境界。
    大开杀戒,抹去了不周山矗立的十座龙山!
    “不周山畔不周人,小爷今日便是不周人!”
    “建木,该回来了吧?”
    “天儿,出来吧,父亲怎么舍得怪你。”
    话落,一抹怯生生的少年身影。
    从不周山巅,坠落虚空。
    万幸的是,沈啸天虽浑身力量散尽。
    但,九龙神魄却未遭损伤。
    沈辰无悲无喜,自己十世道胚的力量回来了。
    但,如果能将一切还给沈啸天。
    沈辰,哪怕永远是一个废物。
    他都会毫不犹豫!
    沈辰深知,成仙容易褪仙难!
    他的身体在发抖,心脏在抽搐。
    心魂,更是一片彻底的混乱。
    他逐渐扭曲的五指将头骨都抓到轻微变形,他却是毫无所觉……
    就连沈啸天醒来,轻轻睁开眼眸都没有发觉。
    “父亲,你不可以哭的。”沈啸天惨白脸上,却是挤出一抹世上最纯净的笑容。
    这才让沈辰,脸上道道冰冷的泪痕抹去。
    “天儿……”
    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的声音竟已哽咽……无论如何都无法控制和压制的哽咽。
    宿命终结。
    沈辰,本该仰天大笑。
    但代价,却是自己孩子沈啸天纵身跃下太古龙渊。
    所有人,悄无声息矗立这对父子四周。
    一切,都结束了。
    人族百万雄师,五凤七凰。
    顷刻间,将整个太古神界孽龙一族尽数抹除。
    不留,任何痕迹。
    惨胜,以沈啸天生命为代价换来这一切。
    此时此刻,无人打扰不周山巅的这一对父子。
    雪婵,孤身一人陪伴左右。
    沈辰做到了,做到了十五岁那年许下的诺言。
    一夕成仙,十方俱灭。
    孽龙一整族,万念俱灰被沈辰一人残忍虐杀。
    结束了,彻彻底底结束了。
    …………
    五年,一晃而过。
    三十五岁的沈辰,伫立不周山巅。
    深情凝望九重天阙,那里满满都是自己十五岁的影子。
    他是天才,他是狂君,他是圣君。
    他是白发杀神,他是三千邪君,他亦是太古仙君。
    他,只是那个少年。
    二十年征战,惟愿归来仍年少!
    太古龙渊血战,不周山倾世一吻。
    当太古源气升华为鸿蒙仙气。
    那一刻归零,返璞归真。
    那个曾属于沈辰的血色时代,不会随年华逝去,只会随年华飘零中愈发清晰。
    当他们述说沈辰现在的‘潦倒’,他的红颜知己唯有报以淡然:“你们只是没有见过他风华正茂的样子,陪着他越过人生无数低谷高峰,这是我们私藏的幸福。”
    他是天才。
    无奈天妒英才。
    他十五岁倒下。
    但他从未放弃。
    他有一颗脆弱的“武心”。
    却有一颗坚强的凡心。
    他说自己不会轻易倒下。
    因为他名沈辰,日月星辰。
    岁月你别催。
    该来我不推。
    岁月你别催。
    多远都要追。
    当不得不再见那一刻。
    岁月如同流水光阴。
    谁抵得过。
    岁月叹息。
    你可以追上风,却无法追上三千白发染白的速度。
    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岁月的手将时间年轮一圈圈拨走。
    不周山畔不周人。
    日月星辰日月心。

章节目录

太古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仗剑问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仗剑问天并收藏太古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