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遇司醒来时,她恰好走进卧室准备唤醒他。
    宁卿俯下身,调皮的发梢落在他脸上,晃动间滑过男人高挺的鼻梁,带来丝丝痒意。郑遇司抬手一把揽过她,宁卿顺势就扑到在他胸前。
    “吃饭啦……”她抬头盯着他脖子上性感的喉结,咽了咽口水。
    郑遇司垂眸,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宁卿看着羡慕不已。
    清浅的呼吸混着他身上好闻的木质香水味掠过她的鼻尖,他漫不经心地把脸上她的发丝撩开,没什么表情,却动作温柔地把碎发都别在她耳后,那副慵懒迷人的样子让她痴迷得移不开眼。
    宁卿像只被主人撸舒服了的小奶猫一样软软地“喵”了一声,乖巧地在他颈边蹭蹭,男人也很给面子地伸手挠了挠她的下巴。
    这原本是一个温馨且值得纪念的夜晚,宁卿第一次下厨房为他洗手作羹汤。
    只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比如收到了一条微信。
    【李文悦:登下微博,有人投你的稿。】
    宁卿咬着筷子回了句“OK”,登上账号,@她的数量果真比以往多了许多,私信也不停有人发过来,一半是关心她的,另一半是一些不堪入目的文字。
    她点进自己被投稿的微博,一目十行地看完,大意就是有人质疑她和郑遇司的不当关系,之前一点交集也没有,突然用一组私房照公开恋情,很难不怀疑两个人之间的肉体交易。
    私房照本身就是争议很大的一种摄影类型,女模特与男摄影师发生关系来换取一组互免照片的事情也不是没被曝光过。
    宁卿叼着筷子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俩似乎确实是在拍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拍摄以外的事情……
    但要说以“肉偿”形式换取免费照片,她才不认呢,付了钱的!
    而且据阮雯所说,郑遇司在给其他女性拍摄时,都属于商业性质,会有第叁人在场,只有她那一次是破例。
    手机突然被对面的人抽走,郑遇司看着屏幕上的文字,眉头越皱越紧。
    这男人难得出现了一丝生气的情绪,宁卿饶有兴致地打量他的表情。
    他看完把手机递还给宁卿:“我来回应。”
    宁卿听话地回了句“好”,只要相信他就好了。
    他大概也就打了两分钟的字便放下手机,收拾好碗筷进了厨房。
    宁卿手机里传来特别关心的提示音,是他刚刚发出的微博。
    【郑遇司:暗恋她两年的是我,主动要给她拍照的是我,表白的也是我,还有问题么。】
    靓女震惊。
    他什么时候暗恋她两年了?
    他主动要给她拍照的?
    “什么情况啊这是……”宁卿怀疑自己没睡醒,怎么明明是汉字,排列组合在一起她却看不懂了呢。
    她点开阮雯的聊天框,上次的交流记录还停留在阮雯放她鸽子的那天。
    【宁卿:上次是他主动要给我拍的?】
    【阮雯:你知道了啊】
    【宁卿:看他微博】
    阮雯过了会儿才发了条语音过来:“是的啊,他知道我们一直有合作,回国后主动找我的,他确实喜欢你很久了,钱包里还有一张你的照片,我两年前认识他的时候就带着。”
    两年前她高中毕业,那时候郑遇司应该还在国外……
    宁卿起身去了厨房,高大的男人正背对着她洗碗,她伸手,从身后环住他的腰。
    “你是在法国第一次遇见我的吗?”
    郑遇司擦干手,转过身回抱住她:“是,你替我外婆抢回了她的包。”
    两年前她毕业旅行,穿着红色长裙和高跟鞋走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看着优雅迷人的女孩拎着裙摆,毫不留情地向一个抢了钱包的男人下体踹去。
    “我很晚才赶过去,”他语气里有一丝歉意,“后来我在咖啡店外又一次遇见你,还是那条裙子,站在雨里很开心……那段时间我情绪很差,想着怎么会有人淋雨还能笑得这么美。”
    那天晚上,他的梦里也下了一场雨,原本穿着红裙的女孩,一丝不挂地躺在他身下,媚眼如丝。
    从那以后,所有春梦的女主角都是她的脸。
    也因此,他们那天吃火锅见到Harland时,郑遇司用法语介绍她是他的“梦中情人”,并且知道,她一定听得懂。
    “你钱包里有一张照片……”她还没有看过。
    “就是那天拍的。”
    宁卿叹了口气:“既然知道我和阮雯认识,怎么不早点来找我呢?”
    “遇见你的时候,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国,不能陪在你身边。”他呼吸的热气洒在肩窝里,酥酥麻麻的。
    宁卿忍不住抱紧他:“真是笨蛋啊。”
    好在,她也没有走远过。

章节目录

私房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池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池渊并收藏私房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