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很快过去,一大早宁卿吃过早饭,化完了妆,郑遇司的消息及时发来。她和车票订在下午的殷婉婉吱了一声,得到对方困意十足的应声后,便锁好门,提着行李箱离去。
    开车的不是郑遇司,而是他的助理小余。这位年轻人很擅交际,上来就打了个招呼:“老板娘好!”
    宁卿笑着看了眼郑遇司,对小余回了句你好。
    抵达动车站后,小余便开车离去。
    宁卿的攻略做得很完整,古镇就在隔壁省的叁线城市里,两人坐动车一个多小时就到达了市区,在旁边的客运中心解决了午饭,转乘大巴,叁小时后,终于到达目的地。
    宁卿跳下车,深深吸了一口来自古镇的清新气息,“啊!终于不用忍受大巴车的味道了!”
    郑遇司从车身底下取出两人的行李箱,宁卿接过自己的,两人便牵着手向古镇内走去。
    一个大大的“扬吉镇”映入眼帘。
    道路刚好可以通过一车两人,修得还算平整。小镇呈凹字阶梯状,最下层的石板路边,潺潺溪水为将小镇一分为二。
    宁卿走在上层,可以看见鳞次栉比的房屋,在这里生活的男人女人们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这对气质出众的情侣,目光都是善意友好的。
    宁卿在一栋种满了鲜花的屋子前停下:“就是这里啦。”
    李文悦之前把房东推给她,交流过后,宁卿在这里定了五天的住宿。她根据房东的指示,将院子右面墙左数第七块砖搬开,钥匙在砖下。
    推开门进去,屋子里是原木色系的装修,暖色调让人十分有家的温馨感觉。
    郑遇司推开主卧的门,将行李安置进去。
    房子的主人看起来很有生活情调,床头柜的花瓶里已经插上了新鲜的花,正是为迎接他们。
    宁卿也走进来,看着那张1.8米的大床,脑海里都是李文悦特意发来的那一句“隔音非常好。”
    “我们出去逛逛吧。”她赶走脑子里的奇思妙想。
    男人走过来牵住她。
    他们沿着石板路慢慢地顺流走,这里的游客果真很少,大都是原住民。正值下午四五点的光景,还算明朗的阳光,打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有老人赤脚踩在水里洗衣,悠闲的人们围坐在一起闲聊、下棋。四五岁的小男孩带着小女孩在路边乱窜,急得母亲大喊“兔崽子给我回来——”。
    郑遇司看着那孩子,低头对她说:“那孩子很可爱。”
    宁卿低声应了一句。
    他……该不会是那个意思吧。
    郑遇司没再继续说下去,他们走进一家店铺,里面是一些女孩喜欢的首饰、帽子之类。
    宁卿看上了一条脚链,细绳上拴着一颗红果,小小的铃铛发出细微声响。
    她坐下想要试试,郑遇司拿过那条脚链,单膝跪地,替她戴在漂亮的脚腕上。
    “很好看,”他抬起头微微仰视。
    宁卿心中一动,将他牵起来,向憨厚的老板付了钱,老板看他们是第一次来,又送了宁卿一串配套的手链。
    又逛了些许时间,两人赶了一天的路都有些累了,便去镇中心吃了些当地特色美食,不到晚上八点就回到住宅里。
    宁卿坐在梳妆台前卸妆,郑遇司先去了浴室。
    男人出来时只穿着浴袍,宁卿克制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慌乱地与他错身而过。
    浴室里水汽弥漫,他的味道依然浓烈。宁卿将头发打湿,心跳得很快,想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她有预感到出去后会发生什么,这男人自从进了屋,身上的气质就很危险。
    她是期待的,但也不免紧张。
    可惜澡总是会洗完的,她做好心理工作,穿上男人的同款浴袍,拿着吹风机走了出去。
    “哥哥,帮我吹头发。”
    修长的手指在柔顺的长发间穿梭,不知是手指眷恋发丝,还是长发纠缠手指,难舍难分。
    头发吹干,他关上吹风机,静静地替她梳头。
    “隔音非常好”的房子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室内也很安静,只有两人的呼吸和木梳滑过发丝的沙沙声。
    头顶大灯在她出来之前就已经关上了,只留了一盏床头小灯,渲染这暧昧。
    男人的手法太温柔,宁卿渐渐有些困意。
    ————————————
    作者有话说:首-发:yushuwu.one (woo18.app)

章节目录

私房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池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池渊并收藏私房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