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后宁卿没再多留,郑遇司开车把她送到寝室楼下,在她离去前浅浅吻别。
    凉意落下,一条项链被戴在纤细的脖颈上。她低头,是在法国的中国籍设计师洛落自创的DL品牌,意味“Double  L”,她脖子上的这条正是九月初发行的最新限量款,名“初恋”。链条是精心设计的泪滴形状,坠着一朵白玫瑰,但玫瑰并不是完美的,而是缺了一半,缺口处镶着一颗恰到好处的钻石,好像是泪滴落在残缺的花瓣上,哭泣逝去的爱情。
    “谢谢你,我很喜欢,”她眉眼弯弯地回他一个亲吻。
    女孩并不需要为收了贵重的礼物而心虚愧疚,因为对方爱你、舍得,因为你配得上、还得起。
    郑遇司指尖纠缠她的发梢,似乎玩上了瘾,“照片已经传给你的网盘了。”
    啊……是她的私房照。
    “好,今晚就发。”即将可以看到新的成片,她高兴起来,期待满满。
    女孩急匆匆地就要解开安全带下车,被他拉住按在椅背上,他覆过来,咬住耳廓:“迟到的……生日快乐。”
    宁卿提着昨天换下来的衣服回寝室,殷婉婉看着她春风满面的样子,出声调侃:“哟,还记得回来呀。”
    昨晚宁卿睡前给殷婉婉发了消息表示自己平安被郑遇司接走了,并没有说太多其他的事,殷婉婉也就只当她和男人约会去了。
    宁卿把殷婉婉的头发揉乱,对方叫嚣着要揍她。
    宿舍门突然打开,徐欣进来,看见宁卿,一时愣在原地。
    “徐欣,我们聊聊吧。”她温和地笑着,放下纸袋走出去。
    徐欣咬咬唇,跟着出去了,留下殷婉婉和陈清瑞大眼瞪小眼。
    宁卿趴在走廊的栏杆上,风卷起她乌黑的长发飘在身后,未施粉黛的脸白净无暇,比妆后更多一分清纯。棉麻的长裙在她身上,掩去她原本的艳丽,多了温柔。
    徐欣看着眼前美得好像一幅画似的宁卿,指尖掐在手心里。
    当蒋明浩前天早上找到她时,她本以为自己终于被这个男人看见了,对方却要她带着一起去宁卿的生日聚会。
    他那么目空一切的人,竟会为了宁卿耍这种手段。
    “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宁卿的声音在风里,传到她耳边。
    徐欣的心跳默默加快了。
    宁卿和她的关系,原本要比和殷婉婉的更好。大一刚认识时,她便被宁卿独特的气质和为人处世所吸引。她是普通小城市出身,宁卿却好像什么都见过。她能完美地拒绝络绎不绝的表白对象;所有老师都对她夸赞不已;大二时,明明两人都成为了下一届学弟学妹的负责人,她却永远更受欢迎……
    宁卿总是游刃有余,很温柔又好似什么都不在乎,没有人抓得住她。她像一阵带着花香的清风,风过无痕,香气扑人。
    徐欣原本是不嫉妒的,宁卿的美好让她从来都只是向往。
    宁卿会细心整理好笔记和她一起复习;一同出门玩乐时,不厌其烦地向她普及各种她不曾了解的奢侈品,没有丝毫优越感;在她急性肠胃炎发作时,凌晨叁点陪她去医院。
    如此完美地朋友,她应该是感激的、依赖的。
    可是蒋明浩出现后,她的心态就变了。
    是东野圭吾笔下的“恶意”吗?还是爱而不得的怨恨?她突然恐慌起来。
    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内心不再明净的人。
    对面的提问好像过去了很久,她艰难地开口:“对不起。”
    宁卿转过身来看她:“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不经你允许就让……他去,”徐欣攥着衣角,“对不起……在他准备下药时,没有阻止,没有……告诉你。”
    宁卿好像是笑了,静默良久,又一阵风传来她的声音:“没有被伤害,是我的幸运,我不会计较你的行为,也不会原谅你的欺瞒。”
    徐欣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
    终于,她要弄丢这个朋友了吗。
    “我们今后,就做陌生人吧。”
    终于,对方下达了审判。
    宁卿温柔地对她笑,一如她们初见时,她一头雾水地找到寝室,看见宁卿一边铺床,一边探出头来对她笑着打招呼。
    那阵风经过她身边,又离去了。最后,她听见那阵花香。
    “手段这么肮脏的人,值得喜欢吗?”
    追-更:po18w.vip (woo18.vip)

章节目录

私房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池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池渊并收藏私房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