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电影后,郑遇司安安分分地把女孩送回了宿舍。宁卿顶不住这个看似很高冷的男人竟然对撒娇求原谅这种事信手拈来,哼哼唧唧地宽恕了他,脸上还是一副不乐意的小模样,却任由他吻别。
    回到宿舍,那过于鲜艳的嘴唇免不了被殷婉婉一阵调侃。
    那天过后宁卿就开始了大叁新学期的课程,郑遇司也忙碌了起来,几乎没有再发消息给她,回消息也通常需要数小时。除却那一次的私房照拍摄,两人的生活似乎很难有交集。
    也许他只是一时的新鲜感,没有确定关系,她没资格要求他什么。也怪她的纵容,让他觉得自己是那种很随便的女生吧。
    宁卿反复点开对话框,想发些什么,最终只是删掉全部文字退出微信。好在最近接了几个很有名的美妆产品的推广,需要认真拍摄,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
    “宁卿在吗?楼下有你的花,我帮你拿上来咯。”隔壁宿舍的同学敲响了303的门,探了个小脑袋进来。
    宁卿愣了愣,茫然地接过花束,向对方道了谢。
    叁个舍友都好奇地围上来——十一朵新鲜的红玫瑰中嵌着一张卡片,什么话都没有写,只有右下角的署名“Ethan”。
    殷婉婉看着宁卿看完卡片就难以抑制笑容的脸,啧啧两声:“可不能这么轻易就心软了啊喂!”她可是知道宁卿这几天魂不守舍的是为了哪个男人。
    把卡片放回原位,宁卿一手挽住殷婉婉的胳膊,“才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发呢。”
    “哟,有情况啊,”舍友徐欣语气淡淡,“你的外院系草呢?”
    徐欣喜欢外院系草小半年了,奈何明月照沟渠,对方追宁卿追得人皆知,而女方却不为所动,一副没当回事的样子看得徐欣心情复杂,原本能够交心的关系也慢慢疏远,仅仅维持表面和平。宁卿虽然无奈,却也理解。
    “好啦徐欣,她都拒绝过蒋明浩两次了,你喜欢人家自己努努力嘛。”陈清瑞哪壶不开提哪壶。
    徐欣一时无话,白了她一眼,离开寝室。
    陈清瑞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怜兮兮地看向宁卿,她耸了耸肩,宿舍各怀心思地安静下来。
    【始乱终弃狗男人:花签收了?】
    【宁卿:嗯】
    【始乱终弃狗男人:明天有空一起吃饭】
    【宁卿:没空】
    对面没再回复,宁卿想着是不是自己语气太冷漠把对方吓跑了。
    不行,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女人你要支棱起来,不能人家一主动你就破防了,矜持!
    手机的另一边,为了新工作室开业忙碌了好些天的郑遇司,看着她回复的寥寥数语忍俊不禁,他仿佛已经看到小姑娘一副最近受了冷落、气鼓鼓的样子。
    不过宁卿明天是真的没空,9月22日是她21岁的生日,好朋友早早就约好了聚会,陪她过生日。
    KTV里,宁卿歪倒在沙发角落里,看着电视中正在播放的MV,殷婉婉和她的另一个好姐妹李文悦正在含情脉脉地情歌对唱。这群人虽说是给她过生日,进了KTV就开始喝酒的喝酒、争当舞台霸主的抢麦,早把她忘在一边了。
    宁卿很少喝酒,今天却甘愿放纵,端着酒杯小口地酌,那慵懒的模样看得人移不开目光。
    视线一暗,蒋明浩在她身边落座。
    这人……徐欣叫来的?她干嘛?
    宁卿漫不经心地收起长腿,端正坐姿。蒋明浩是学校有名的贵公子,偶然认识后就对她展开了猛烈追求,但宁卿听闻这位富二代平日的私生活作风与她叁观不合,想着还是少接触为好。
    “生日快乐,宁卿。”对方笑得温文尔雅,递给她一个小盒。宁卿打开,是T家最新的限量款项链。
    “谢谢你,有心了”  她收起盒子,  “失陪一下。”
    她放下酒杯去卫生间,没看到徐欣复杂的目光。
    宁卿没有想到蒋明浩真敢下药。
    她上完洗手间回来后,一群人只剩徐欣还没醉倒。她继续喝着刚刚的酒,没注意到蒋明浩意味深长的眼神,不过一会儿身体就开始有些不听使唤。
    呼吸急促、全身发热,还有下身难以言喻的空虚感……她小说看多了,纵使没经历过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可以控制自己,看样子对方也不敢下药过多。
    该死的,真不该喝离开过视线的酒,大意了。
    她提起包再次回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将凉水泼到自己脸上,理智勉强回笼。远处那人似乎慢慢跟过来了,她懊恼自己就这样匆忙出来,还不如留在包房里,至少人多,真的闹起来也能吵醒其他人。
    怎么办,如果他强行把她带走,她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意识混乱间,宁卿打开手机。

章节目录

私房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池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池渊并收藏私房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