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十五岁了,邱鸢鸳在心中默想着自己早就已经摆脱了十一岁的死亡剧情,同时本应该在十岁入宫的爱葛莎也没有任何的消息,这也就隐约地代表着她应该已经成功地避免了“茉薾塔?坎贝尔?黑森的死亡结局”。
    但是,本应该发生的故事剧情却全乱了套,举例而言,像是约瑟?托雷利?史吉雷特,本应该在十岁那年一刀刺死公主殿下,且至此之后本是温和无害的性格将产生极大的变化,成为一名只为了爱葛莎而活的偏激男配角。
    不过现在,约瑟似乎仍然是昔日那名温文儒雅的兄长,即便随着原书剧情的发展成为了一名帝国骑士团的精英成员,却也没有丢失了最开始成为骑士的初心,甚至在这两年中以卓越的功绩晋升为了中等部队的队长一职,但有一点是让邱鸢鸳无法理解的,那便是约瑟似乎将八岁到十岁与她相处的记忆全部淡化了。举例而言像是成为公主殿下护卫一职的事实,约瑟对此有着印象,但是却完全忆不起了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不单只是以生名起誓,又或者是那些使两人亲暱的回忆,他都一概不知亦或者是说完全没有印象了,彷彿就像是记忆被强制窜改。
    而奥古斯汀?弗雷?黑森,也就是道格拉斯的兄长——尔法洛?黑森的二儿子,在原剧情中“十四岁的他”本应该是在列兰赦帝国的魔法高等学院就读,这近日邱鸢鸳打听到他似乎成为了商场上令众人敬佩的贸易家,甚至还涉足了前些日子才签订国际贸易协议的霍格瓦共和国的稀有铁矿产业。这诡异的发展令秋鸢鸳更加笃定了剧情已经偏离了本该发展的走向,毕竟本是在魔法领域上出类拔萃的奇才——奥古斯汀,且在原剧情里他可是助使雷牡勒成功篡位功不可没的功臣之一,毕竟早就不满于自己父亲愚钝下做的行径,奥古斯汀也就与雷牡勒达成了共识,且甘愿成为雷牡勒麾下的一名部下。
    思考完这两位主要的男配角后,邱鸢鸳就突然忆起了一位绝对需要提防的角色——狄克莱?达雷尔?黑森。在原书剧情中,也是一位魔法界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比起城府深又擅长谋略的奥古斯汀,狄克莱完全就是一个受众人忌惮的??蛇精病。
    不过好像也不能这么批判狄克莱这个角色,邱鸢鸳突然忆起了这本《骨科穿书》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正常人的角色,全都是一些丧心病狂、脑子有洞、思维病态、无视道德规范的变态人设。
    但是如果将他们所有人都用来跟狄克莱做比对的话,邱鸢鸳还是会毫无疑惑地将第一位变态宝座递给狄克莱。谁叫狄克莱可只是人称最强人偶师的黑魔法师,还是受人顾忌的暗杀高手,不单有着特殊的人偶癖好,更是有着一个令人背嵴发凉的杀人嗜好??在虐杀目标的同时,他会製作一具与他们相同的人偶当作纪念,一边凋刻他们惊吓的神态,一边摧毁他们真正的身躯、五官。
    想当初,邱鸢鸳读到狄克莱是如何一步步成为杀人不眨眼的疯子时,她只有想着作者大概是想要增添一下这本歌德小说的阴鬱感,甚至到了最后她在剧情中看见狄克莱成为雷牡勒的魁儡时,她心中或多或少地为这个角色的遭遇感到愤恨不平。不过,现在成为了《骨科穿书》里的茉薾塔之后,她大概只期望这名狂化的男配角可以不暗杀道格拉斯,其馀的她什么也不愿再多想了,毕竟能离这个蛇精病越远越好。
    那么这个狄克莱最近如何了呢,邱鸢鸳撑着下巴思索着。
    听闻狄克莱的父亲——查恩斯伯爵,在两年前将这名大儿子送往了北方领土的前线战区,也就是与魔族交界的危险地带。经历了两年的时间,狄克莱也并没有违背他父亲的命令,顺从地抵挡着这些日子里试图闯入列兰赦帝国的魔族部队,甚至也生擒了许多企图违反和平法的兽族与妖族,也因此他在军中的阶级也从普通的一颗星转为了四颗星的配饰,亦可说是如同上将的军阶。
    邱鸢鸳其实根本无需打探关于狄克莱的事,毕竟没有一个人能用两年的时间从一颗星晋升为四颗星,可见狄克莱此刻算是军队里的大红人。但是同样的令她备感意外的是,原书里根本没有狄克莱成为军人的剧情,反倒是在他成年之际摆脱了家族的掌控,毅然决然地踏上了成为杀手的不归路,那么现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就成了一名正派的军人了呢?
    不过这叁位都不是最令邱鸢鸳感到意外的人物。
    最让她错愕的无非就是此刻的“帝国骑士团团长——乌鄂瓦?哈沃尔森”。本就不可能成为统领帝国骑士团的骑士长的乌鄂瓦,甚至早该在她十叁岁或是十四岁的期间因保卫列兰赦领土而在战场中壮烈牺牲的配角,怎么就成为了受人敬仰且有着不败战绩的骑士长!
    这或许便是她躲过死亡悲剧的后果,毕竟本应该在十一岁被青梅竹马捅死的茉薾塔,此刻正好端端地跟道格拉斯生活在宫中,再加上本应该在他生辰宴会上丢掉半条命的道格拉斯,此刻也是毫发无伤地继续握有着列兰赦帝国的皇位之权。而这两点无疑都证明了现在邱鸢鸳已经无法用原书剧情来确切衡量日后所发生的事了,毕竟所有的角色们都开始脱离了最一开始的设定,也就是代表着未来就等同于未知数一般的概念了。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正当邱鸢鸳仍处在放空阶段的时候,爱莲刚好走了进来。
    “啊恩,爱莲是你呀!”邱鸢鸳连忙收起了沉思的表情,露出了与往常一样天真单纯的笑靥。
    “是什么事让您烦恼吗?”爱莲神情凝重地注视着公主殿下,想当初公主殿下沉睡了两年之久,甚至在十叁岁短暂地失忆时,她何尝不是错愕且惊慌,为此在公主殿下恢復记忆以后,她只要一察觉公主殿下有什么不同之处便会无比担忧。
    “没事的,只是想着似乎又快到‘花雨季’了,我也想参加一次花雨季的祭典。”邱鸢鸳并非是在对爱莲撒谎,毕竟她是真的很想参加一次列兰赦帝国十分有名的花雨季祭典。
    花雨季,在这个充斥着魔法的世界中,在春季与夏季交替的期间会有一场花雨季,也就是天空中将会降下一朵又一朵鲜艳美丽的花朵,而这特别的花雨季仅有在列兰赦帝国的领地上发生,传闻是天神为了惋惜与缅想祂昔日的恋人,又或者传言着是一名花妖皇为了纪念她往生的爱人。总而言之,花雨季便是一个充斥着爱恋的季节,在现今的列兰赦帝国中年轻人会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向他们心仪的对象表白,因为坊间流传着只要在花雨季成为情侣的人们便能受到天神与花妖皇的眷顾,可以拥有着永恆不灭的爱情。
    “公主殿下不妨跟陛下说说看?”爱莲恢復了方才那张担忧的面孔,她一面细心地整理着桌面上的书本,一面将餐车上的点心盘、茶组,以及糕点架摆放在光滑的玻璃桌面上。
    “您也不是不知,陛下虽然担心您的安全,但是也不会捨得让您露出这般哀怨的神情。”刚泡好的茉莉花茶从壶口滑顺地倒入了杯中,让空气中瀰漫着令人身心愉悦的花茶香。
    “爱莲你是不是忘记了上一回,我跟父皇说要出宫走走,结果呢?”邱鸢鸳鼓起了那张精緻的五官,粉嫩的双颊此刻发起脾气地膨胀了起来,她孩子气般地晃了晃那双穿套着復古皮鞋的小脚们。今日的她身穿着一身透出书卷味的清新洋装,不同与以往的两件式挂袍,今日走得是类似于宫廷风的贵族套装,滚着荷叶边的高领上束裹着湖水蓝的缎带,小巧肩膀上的公主袖上是做工复杂细腻的蕾丝束口,高腰式的洋装打板更是凸显出了她纤细且逐渐妩媚的腰身线条,而随之而下的百褶裙摆则是由一层纯白棉布,以及一层渐层浅蓝薄纱所製作而成。
    “他竟然跟我赌气,跟小孩子似的叁天不跟我说话!”邱鸢鸳完全不理解那时道格拉斯到底在想些什么,不就是出宫走一走,又不是说不回来了,他怎么就是打死也不允许,甚至为此跟自己闹上了脾气,整整叁天不跟她说一个字。
    爱莲小心翼翼地将茶杯的握把转到了公主殿下的方向,而后一脸慈母般地勾起了嘴角说道:“您也是,不也为此跟陛下冷战了一星期吗?”
    “??”此刻,邱鸢鸳对爱莲只有甘拜下风来形容。
    “你想去花雨季祭典?”一个熟悉的菸嗓从门口处传来。
    “父皇,您批阅完公文了?”邱鸢鸳惊喜地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道格拉斯还是一如往常地富有男性魅力,那张冷峻的深邃五官打从她穿书以来就没有老化过,甚至那完美的身型比也依旧是保持在令同性嫉妒,令异性着迷的状态上。今日的他并未穿着那身两件式挂袍,反倒是一袭类似于军装的套装,黢黑的外套上排列着两排银色的金属釦,其中领口处的釦孔上穿挂着镶有彩虹光泽晶石的挂饰,腰腹间的口袋边上也有着皇族徽章的金属釦,而那双干练的双腿则是穿套着相同颜色的长裤,由一双红底的黑长靴包裹着。
    当道格拉斯听见茉薾塔又以父皇称呼他时,他那张本就冷漠的面容更是不悦地眯了眯眼,“你称朕什么。”
    啊??又是那种死亡凝视的既视感。邱鸢鸳在听见道格拉斯的回应后,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可爱的脖子,甚至在心中悲哀地想着,为了活命她到底是多么地挑战自己羞耻心的极限。
    “拔拔,拔拔,拔拔~”邱鸢鸳很早就在道格拉斯面前丢弃了自尊这种不可吃、不可用、不可说的东西,所以当她一得到这名冷漠帝皇的一瞥时,她求生意志很强地从椅垫上起身,且毫不迟疑地奔向了道格拉斯站立的位置,要是普通人望见这种场景大概会觉得她不要命了,但是当人们只要一知道她是列兰赦帝国唯一的公主殿下后,他们就会表现出一种原来如此的模样,毕竟有谁不知道列兰赦帝国的帝皇有多么宠溺又疼爱这位公主殿下。
    “拔拔吃午餐了吗?要不要和茉薾塔一起喝下午茶呢?”虽然已经十五岁的身形,但是站在道格拉斯面前,邱鸢鸳仍跟他相差了一颗半头颅以上的身高差。
    “恩,朕跟你一起。”道格拉斯不掩藏自己面容上的笑意,他那双深沉的紫苑色眼眸正宠溺地注视着环抱着自己的少女,而他的左手也在她抱着自己腰身的下一刻轻柔地抚摸着她柔顺的头顶。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