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格拉斯收回了停顿在少女额前的手心,他苦笑了一会儿,心里自嘲着就算再怎么自欺,用魔法强行令茉尔塔陷入睡眠,也依旧无法抹去他所熟悉的她随着那一晚消失在他眼前了。他攥紧了手掌,指甲也就硬生生地刺入了他的手心之中,但是痛觉并非令他皱起眉心,反倒是在俯视着少女安详的睡颜时,他那冰冷刺骨的紫苑眼眸闪过了一瞬的悲痛。
    「??茉薾塔」要是可以这般轻声呼唤,就能得到她那崔灿的目光,以及那绚烂的笑靥,那么要他付出何种代价似乎都无所谓了??不知道从何开始,他将她视为如此重要的事物,或许是因为初为人父导致了这种思绪,但是他又觉得不是这般,彷彿在更加的浓厚,他对她的情感不单单只是父女的珍视、宠溺,反而是一种□□□□?
    厚重的眼帘一直令茉薾塔无法睁开双眼,但是就在方才她似乎听见了一个熟悉且她极度迫切的嗓音,在漆黑的意识中她拼命地挣扎着,想要甩开蒙蔽自己思绪的诡异感,同时也想要一把攫获住那个如此温柔呼唤她名字的人。
    「你说,朕该如何是好?」道格拉斯弯下了身段,他闪烁着光辉的芡食白发丝垂落在她的颊边,冰冷的前额轻抵在她细腻的眉心之上,那细长的睫毛缓缓地眨了眨,深色的眼珠中充斥着一层轻薄的水气,彷彿下一秒就要落下了哀愁的泪水。那本是垂盪在身侧的手臂又再一次地伸到了她脸庞边,手背触摸着她宁静的睡颜,一方面希望她永久不醒,就这样陷入沉睡之中,一方面又期盼着她能再一次对自己露出那毫无防备,发自内心的笑靥。
    「??陛下?」当那双纯粹的眼眸缓缓睁开时,夹带着水气的眼眸里映照着道格拉斯那张稍显惊慌的俊颜。茉薾塔对于父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并未表示出恐惧、惊吓,反倒是处于一种刚睡醒的恍惚,甚至她有一种错觉,方才在睡梦中迫切呼唤她的人便是这极度厌恶她的父皇。
    顷刻间,露出柔和神情的茉薾塔令道格拉斯误以为她已经恢復了忘却的记忆,但是不到一秒钟之后便又站直了身躯,果然??还不是他的茉薾塔,他又再一次地俯视着缓缓从床面坐起身的少女。
    「为什么要叫他??拔拔?」这句话一说出口时,道格拉斯无法克制地攥紧了手掌,果然还是无法抑制住强力压抑的怒火,甚至有一种名为妒忌的情绪在啃食着他的思绪。他怎么会没发现当自己对她提问时,那从声带中传出的低沉菸嗓里参杂着无法掩饰的愤怒,再加上瞬间冰冷的氛围令一直以来惧怕他的少女,更是卑微地低下头不敢与他直视,甚至僵硬的双肩更显得她娇小的身躯是如此脆弱。
    「??」起初,茉薾塔还是没有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但是过了几秒钟后,在高压的威慑以及低沉的警告下,她这才缓缓地理解出了父皇指的是那一件事了。她原本一直认定父皇没有听见她如此称呼雷牡勒叔叔,但是在思绪渐渐清晰地情况下,她才开始慌张地交握了十指们,深怕下一秒父皇就会对她不敬的行径给予惩处。
    「那本应该是朕的。」很讽刺的是,明明是茉薾塔习惯性对他的称呼,且仅只对他一人,但是那一日他却听见了那属于他的东西成为了另一人的代称,这令他恨不得当场就将雷牡勒的头颅斩下,好消除他心中源源不绝的怒火。
    「陛」正当茉薾塔准备开口寻觅一些适当的说词时,她的下颚被道格拉斯那双冰冷的手心轻捧了起来,倏忽之间,她的眼帘下映照着他那张逐渐扭曲,显露着忧伤、悲痛的面容。
    「茉薾塔??你忘了朕没关係」道格拉斯那显明的喉结随着话语的吐出而起伏着,他沉稳的菸嗓依旧是那么地充满着雄性魅力,而不同于在主厅与贵族或是下属会面的腔调,此刻的他用着那不符合他残酷冷血性格的柔和语调说道。
    「但,别把属于朕的茉薾塔带走??朕只有她了。」他的菸嗓中夹带着些许的哽咽,但是他很迅速地嚥下卡在喉中的乾涩,且将视线全数地放在了少女一脸茫然的精緻五官上。
    那是茉薾塔在父皇颜面上从未见过的卑微,在她的记忆里父皇何须有如此哀求一人的局势,但是此刻的她却目睹着这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实。她从小最为惧怕的父皇,此刻正温柔地轻抚着她的前额,那一丝又一丝的细发被指尖拨起时,她能感受到触碰在肌肤上的寒冷,但是那却不是带有杀意的警告,相反地,而是真正施予关爱的呵护,为此令她错愕不已地不知作何反应。
    ???
    霍格瓦共和国的第二王子——康拉德?黑基宁。
    在雷牡勒需要笼络的名单中并未有这样一名二王子,毕竟二王子一直是众人公认的无用之人,并不是暗指他的资质不够或是魔法能力不优秀,反倒是他的性格上有着绝对无法成为当权者的缺陷。
    身为霍格瓦共和国的第二王子,继承了妖魔王族的血脉,康拉德在天资上就已经比他人要更胜一筹,再加上他在幻术魔法的领域中可是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过如此优秀的基因再加上他的卓越的才能,本应该无条件地被归类为霍格瓦共和国掌权者的接替人选之一,但是再经过各式各样与他手足之间的试炼后,所有的高臣以及现今霍格瓦共和的当权者——乌尔契?黑基宁,也就是康拉德的亲生父亲,他们同一认为康拉德的性情太过温顺、不果断,总是踌躇不定,因此无法胜任这项重责大任,也就理所应当地将他从候选名单中除去了。
    「您好,公爵殿下。」康拉德在望见雷牡勒之后,不自觉地将视线锁定在这位列兰赦帝国中,第二位具有强烈威胁性的男人身上,但是总归他在人与人的社交场面上仍有些经验不足,再加上他本身就不是一个感官敏感的人,以至于康拉德单纯就将雷牡勒看作一位给人亲切氛围的公爵,即便他从父亲那听闻过一些雷牡勒不好的传闻,但是从目前亲眼见识这位公爵大人并非传闻中那般地阴险狡诈。
    当康拉德的那属于少年青涩的嗓音回盪在大厅时,雷牡勒也缓缓地将视线移往到了他身上。
    那双只属于皇族特有的紫苑眼眸,虽带着笑意却藏匿着深沉的寒意,不过在场的人之中唯有站在雷牡勒身后的霍厄斯有感受到瞬间的威压,且很迅速地雷牡勒又再一次地扮起那张和蔼可亲的公爵面具,他莞尔一笑地注视着这位霍格瓦共和国的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欢迎您来到在下的庄园。」在熟练地难捏着与王子殿下的交际时,雷牡勒心里也在盘算着到底该怎么拉拢那位没能会面的叁王子殿下,比起康拉德二王子殿下,叁王子殿下——涅罗贾?华尔奇?黑基宁才是目前最具声望且持有大多数支持率的候选者,所以雷牡勒对于眼前这位二王子殿下根本不打算多做交谈。
    「爱葛莎,好好招待王子殿下,可别怠慢了。」在点到为止之后,雷牡勒望向了一直将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的爱葛莎。
    「是的。」爱葛莎完全无法抑止住她对雷牡勒所抱持的憧憬,以及那逐渐变调扭曲的情愫,如果是平日她是绝对不会被允许如此大胆注视他的,但是正因为此刻有第叁者,这才让她可以毫不介意地将所有的视线专注在她的父亲身上。即便,她知晓如此行为必会惹怒父亲,但是她仍旧无法克制自己的举止,所有的目光都无法移开他的一举一动。
    「那么,请王子殿下别拘束,在这庄园内好好地舒心一下。现在请容许在下告辞,有些事务需要打理一番。」可以的话,雷牡勒恨不得毁了少女的视觉,让她无法再继续这般肆无忌惮地将视线停在他的身上。
    当雷牡勒一说完告辞后,他就立刻转身走出了连接主厅与室外的大门,随之他身后的霍厄斯也紧跟在后地离去了。
    「爱葛莎」过了几秒钟后,爱葛莎依旧没有转移望向门扉的视线,即便那身影早已埋没在走廊的尽头了,以至于站在她身旁的康拉德不免开口叫唤她。
    「嗯?怎么了,康拉德?」在听闻康拉德温和的呼唤后,爱葛莎才一点一滴地将视线移向了身旁的少年,但是她此刻的思绪依旧停留在方才男人给予她的冷漠与疏离,果然这一次又失败了??本来是打算取悦父亲,才邀请霍格瓦共和国的王子殿下来作客,不过似乎父亲一点也不在乎这位二王子,果然还是要现今最有能力的叁王子殿下。
    「没事,就是爱葛莎脸色似乎有些难受?」康拉德单纯地询问道。
    「我没事的,康拉德。」爱葛莎露出了一抹与她父亲如出一彻的亲和笑容。
    ???
    不好意思,让各位读者久等了。
    这阵子都在忙课业,甚至有一段时间用眼过度所以有点发炎,以至于都没有怎么用电脑了。
    真的真的抱持着真诚的歉意,向各位耐心等候的读者致歉,同时也十分感谢你们的支持与不离弃(憨笑)。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