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鸢鸳仰头看向狄克莱,她有些莫名妙地对于自己的处境以及他的行为感到困惑,不过她也只是停顿了一会儿,很快地又想起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大葛葛,你快放我下来!」邱鸢鸳一想到自己要是再继续浪费时间的话,道格拉斯遇害的可能性便会加大,虽然原书剧情中并未提及到寿宴上的刺杀将会危及到道格拉斯的性命,但是也因此让他几乎濒临了崩溃的境界,毕竟在书中描述到那名魔族所使用的黑魔法可是能彻底毁坏常人的灵魂,令目标永世不得轮回,甚至永远迷失在生死界限的夹缝之中。为此在原书中,即便道格拉斯承接了魔族恶意的咒杀,却也无能逃脱出思绪、意识被彻底掏空的命运,以至于最后雷牡勒藉此成功地篡位,将道格拉斯囚禁在了宫中最为偏避且阴暗的密室之中。
    邱鸢鸳只要一想到道格拉斯最后的结局,她就无法再继续保持一往的以自己为优先的保命态度,彷彿对她而言远离茉薾塔最后被处死的悲剧,根本不及道格拉斯那将深受重创以及被亲生弟弟羞辱的结局要来得重要。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悄悄地、默默地在她的心中佔据了一席之地,而她也在此刻惊觉到自己对他印象的改变,似乎真的在这快要四年的时光里,她一点一滴地将道格拉斯认定为了她在这世界里最为重要的人,即使最后他也许会漠视自己被诬陷成为了代罪羔羊,她也觉得似乎已经无关紧要了。
    「什么事,让你如此慌张?」狄克莱听得出怀中女孩那急迫的语调,彷彿是真的有什么急事必须立刻处理,但就算真的如此好了,他也有点不捨得就此松开手掌,将好不容易攫获的公主殿下放置回地面上,给予她本来就该拥有的自由。不同于约瑟那般青涩纯净的男孩嗓音,狄克莱的话语一说出口时带着一丝丝的沙哑,甚至有种低沉的磁性回盪在空气之中,这也让他本应该是温和的询问句,带着一点的威慑性,为此也让怀中的娇小身影僵硬了一下四肢。
    他那双深浅不一的异瞳直勾勾地注视着远山紫的眼眸,绀色的发丝垂盪在她的脸颊侧边,轻柔地刮弄着她粉嫩的皮肤,使得她不自觉地歪了一下脑袋,而这个动作在狄克莱的眼中是意外的惹人怜爱,令他那本是犀利的凤眼更是深眯了起来,眼角处的菖蒲色调也随之加深。此时在他脑海延伸出了一个想法,这是一个十分恶劣的念头,即使知道自己无法完全地囚禁女孩,但是他却不知晓自己心中那种执望,明明只是与她才见过了两次,加上这一次的意外惊喜,也就是整整的两次,在这么少的时间内他却像是着魔一般地不愿放开女孩,不同以往只对人偶有过这种热忱、执着,这是他第一次对一名与人类产生了这一类的情愫。
    「??」面对于狄克莱的问句,邱鸢鸳并非不知道该说什么,亦或者不知该说什么。当她注视着这双逐渐加深,隐约带着一种骇人寒气的眼眸时,她突然间本是迟钝的第六感竟会有一种危机意识,她怎么会忘记眼前的青年可是日后在剧情中会成长为一名杀人不眨眼,只为了自己而活的魁儡暗杀者,同时也兼备了使用那反噬能力极强,却也在攻击目标有着一定能力的黑魔法,以至于在原书剧情中期后半时,他得到了一个最强人偶师的黑魔法师称号。
    她目前完全没有得知道任何使狄克莱对道格拉斯产生敌意的因素,毕竟原书剧情里这名堂兄也只是因为捲入了女主的感情支线中,导致了一连串的悲剧发展,因此如果真要说的话,应该也是和雷牡勒有关,虽然目前似乎还未发生到男角们互相敌视的桥段。不过,在她理清了狄克莱目前应该没有什么危害后,这让她又更加不理解为什么他要死死地捉着自己,难不成是一种人质的概念,还是在不知觉的情况下,她有得罪过这位异常病态的堂兄,导致他必须如此对待自己。
    「公主殿下?」正当邱鸢鸳绞尽脑汁思考该怎么挣脱狄克莱的束缚时,他们两人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孩嗓音。
    当呼唤的声音传进青年的耳里时,他下意识地收紧了环绕在女孩的手臂,视线也也有些不捨地转向了来者的方向。
    站在远处的奥古斯汀一步一步地走向两人的位置,他在远方就瞧见到了那闪烁着白光的芡食白长发,因此他可以十分笃定那个身影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公主殿下。但是当他逐渐走近两人站立的画框前时,顷刻间,他那双酒红色浓醇的猫眼瞬间收缩了一下,圆滑的指尖深陷进了掌心之中,理智全被一种负面的情绪所遮盖。
    「奥古斯汀」对于突然出现的男孩,邱鸢鸳没有任何情绪的表态,只是在心里想着怎么又冒出了一个原书里的重要男配,而也因为她的视线全放在奥古斯汀身上,以至于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娇小身影,也就是原书中集聚外挂一身的女主——爱葛莎。
    「公主殿下,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只是一名九岁的小男孩,为什么说起话来意外的有威压,甚至还有着让人不寒而慄的气场。奥古斯汀有些不悦地皱起了那张精緻的中性面孔,他细长的金色睫毛眨了眨地透出了眼帘下的阴沉眼珠,里头充斥着满满对于狄克莱如此亲近公主殿下的敌意,虽然跟眼前十八岁的青年在身高上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是却也没有因此退却,甚至十分理直气壮地瞪视着抱紧公主殿下的狄克莱。
    「大葛葛,请你松手。」照这现在有第叁者的情况下,就算狄克莱再怎么纠缠,他也不会再不要脸地继续无视身为公主殿下的她的请求。打准了这一点的邱鸢鸳极尽可能地压低了声线,甚至上挑着眼眸带着一丝警告,这还是她第一次卸下那张天真、娇弱的公主面孔,虽然也许会令狄克莱起疑,但是现在的她根本顾不及那么多琐事了。
    听见茉薾塔这般严肃的腔调,狄克莱也不打算再继续刁难怀中的女孩了,毕竟他也不愿意引起她的反感,因此再怎么不捨得他也缓缓地松开了手心,将她放回了地面给予她本应该享有的自由。
    当邱鸢鸳一踏入到了地毯上时,她有一种终于解决一项麻烦的感触,她完全无法理解为何狄克莱打死也不肯撒手,不过现在已经恢復双腿的权利后,她也不打算继续在这与他们纠缠了,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确认。而正当她已经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准备远离这位傀儡师堂兄时,她虽然没有被任何人拉回,但是奥古斯汀却挡住了她前行的去路,也因此她才忆起眼前还有一位令人头疼的堂弟。
    「公主殿下,您这是要去哪?」奥古斯汀抑制着脑中想要拴紧公主殿下的念头,但是碍于身份、位阶是绝对不允许做出这种事,因此他强忍着心中的不甘与吃味地咬抿了双唇,本是柔和带点涵养的男孩嗓音顷刻间转换成了一种威胁性的质问。
    其实,奥古斯汀最想问得并非是这个问题,他真正想要向公主殿下询问的是身旁这位青年是她的什么人,为何他能与您如此亲暱,拥有着触碰着您肢体的特权。但是,他知道这样的场合绝对不适合询问这类问题,因此他吞嚥下了心中的不满、气愤,将注意力放置在了您要离去的点上。
    「抱歉,奥古斯汀,我是真的有急事,请你让开,好吗?」邱鸢鸳心急到自己塑造好的公主形象逐渐瓦解了,她惊慌的面孔上更加苍白,字句中的主语也不再是“茉薾塔”,反倒回归到了最初的“我”了,以往如此精心、小心翼翼地形象设定在此刻毫不掩饰地全数崩塌了。
    眼前如此强势,不容许任何侵犯的女孩,似乎完全与奥古斯汀印象中惹人怜爱的公主殿下截然不同,一瞬间他有些诧异地收缩了一下瞳孔,但是很迅速地过了一秒钟后又再一次地拉回了本来的冷静。他不知道何事令公主殿下如此着急,甚至显露出这般的上位者姿态,对于被这样警告性地对待下,他并未产生不悦或是其他的负面情绪,反倒有一丝丝地羡慕让公主殿下如此转变的因素。
    在奥古斯汀往旁挪出一步后,茉薾塔想也不想地直接拉起了厚重的裙摆,脚下的玛莉珍鞋也因此发出了清脆响亮的跫音,而在她穿越过奥古斯汀的同时,她的馀光里似乎瞧见到了一个来自女孩的敌意。这时的她碍于时间上的因素,她也没再多去做确认,只是拉回了视线朝向了寂静的廊道,思索着道格拉斯最有可能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也因此她根本不晓得此时的她早就已经拉上了女主的仇恨值了。
    「奥古斯汀阁下,您与公主殿下是熟识?」一直沉静地目视着渐行渐远的身影,爱葛莎终于在看不见公主殿下的身影后,缓缓地说出了一句不夹带任何情感的问句。
    「与你无关。」奥古斯汀本就不是什么好心情,因此当身后的爱葛莎对他提问时,他的语气上也是充满了敌意。他本来就不打算跟这位叔叔的远方亲戚扯上关係,毕竟从他有记忆以来就从未听过爱葛莎这名字的亲戚,可想而知这个女孩绝对有着什么不可搬上檯面的原因,导致叔叔必须为她冠上这种代称,这么一想后他就决定尽可能地远离爱葛莎,以防止日后不必要的麻烦。
    「你是何人,为何对公主殿下如此踰矩?」迅速地说了一句回话后,奥古斯汀又将视线转回到了狄克莱身上,他果然无法忽视这名男子如此亲近公主殿下的举动,以至于他毫不退缩地昂起首瞪视着这名从头到尾俯视他的男子。
    「为什么要和你说呢?」狄克莱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弯笑后,眯起了那双阴翳的异瞳,完全不将这名对他几乎抱持杀意的男孩放在眼里。他与她之间的关係,从来就不关任何人的事,那是只属于他们俩之间的秘密,虽然目前来说没有什么会令人误会的事,但是从今往后他会不顾一切地製造任何可以拉近两人距离的机会,甚至他脑中还浮现出了一系列恶劣的念头,藉此将她永远地禁锢在自己身旁,成为仅专属于他的美丽人偶。
    ————
    最近真的很忙,课业重再加上一些琐事,导致根本没时间码字,虽然一直有快一千的存稿,但是就是怎么想也想不出接续的剧情,以至于这么晚才更文!实在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