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鸢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约瑟解释才好,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中逼出了眼中的水光,导致仰视着少年的眼眸楚楚可怜,不免令人误以为是少年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茉薾塔要是不下楼,拔拔会有危险的。」她着急的语气中全是不安、紧张,她根本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如此心慌,明明少去一个会令她走向死亡结局的因素应该是好的,但是她心底却有种不惜一切,也不愿看道格拉斯送命的想法,这一瞬间,她似乎尚未意识到道格拉斯在她心中,早就不是为了活命而努力讨好的父皇了,而是一位名符其实的父亲了。
    邱鸢鸳根本无暇顾及约瑟是否同意她下楼,就算不让又如何,她有十几种方法逃离他的视线范围,因此她现在好生跟他说只是为了一种表面关係。
    「您......」约瑟本来是打算询问公主殿下,为何她会知道陛下将遭遇危险,但是他知道现在问这些似乎都显得多馀,更何况如果按照公主殿下所说的,那么他身为护卫公主殿下的骑士也不可能视而不见,毕竟此刻他都以公主殿下的出发点为优先,要是陛下遭遇不测,公主殿下肯定会伤心不已,而与之同时他也会懊悔不已。
    「公主殿下,那您可不能离开在下身侧半步,好吗?」约瑟注视着如此面色凝重的公主殿下,他实在很想伸出手抚平她本是扭曲的眉心,但是这么一做就是踰矩的行为,身为骑士、随从,地位比公主殿下要低阶的他怎么能随意地触碰她呢,因此他将心中那不该奢望的思想翻复地抹去消除。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随着他的话语一说出口后,他能瞧见公主殿下的颜面逐渐由紧绷缓解到一种心安的放松。或许是因为主厅的光线绝大部分是随着昼夜而改变,以至于一开始在冷光的照射下使得公主殿下的神情更加难捱,但是现在约瑟仔细地端详后才发现,公主殿下在垂挂于天顶的水晶灯下,其实面容意外的是处在毫无血色的苍白,彷彿只需要再过一阵子他面前便会出现一具冰冷无温的尸体。
    即便知道自己不应该触碰她,少年却依旧忍不住地在她面前伸出了手心,宛如是在确认眼前的女孩是否还有着生者的体温,毕竟她的面色实在是太过惨白了,让他不这么做好像没法放下心,就如同下一秒她就会从他面前消失。
    「嗯」邱鸢鸳根本不在管自己的说话方式了,她紧慌到已经顾及不了自己在外人面前的乔装了。她没有等到约瑟让开道路,直接一把拉起了他收放在腹部以上的右手,一边不容拒绝地拉着他,一边用着那步伐不怎么大却很卖力加快脚步的双腿朝着下楼的阶梯走去。
    而被公主殿下拉向阶梯口的约瑟,其实在他的视线里可以瞧见公主殿下那紧揪的面孔,他甚至能发现那精緻整理过的浏海处透出微微泛光的汗珠。他并非不相信公主殿下的言论,毕竟看着公主殿下完全不须假的反应与举动,任谁看了都知道女孩是真正地感受到恐惧,但是约瑟却不理解为何公主殿下会知晓这种事,难不成跟上一回的“古洛康斯神语”有关係,因为是被世界所认定的神子,以至于公主殿下有类似于预知之类的能力?
    漆黑的金属扶手在邱鸢鸳搭上去的那一刻似乎微微地闪烁了一道光泽,但是碍于她实在无心多想任何事物,以至于她很快就将这件事抛诸脑后了。明明是一个十岁的女孩,但是心急起来她的力气却是无比的惊人,且完全没有在管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再加上急促的拉扯下步伐有些不协调的约瑟,邱鸢鸳此刻脑中只想着道格拉斯的安危,其他事情对她而言都是多馀的。
    不料,在他们两人好不容走下了相当两层楼的阶梯后,倏忽之间,主厅所有的光源全数暗去,就连漂浮在空中的烛火们也一次性地全部熄灭。这一瞬间,邱鸢鸳能感受到自己的身躯瞬间被一个外力拉到了右边,而因为在她的毫无预警,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她整个人就如同随意拉扯的洋娃娃一般,轻松地跌入进了一个陌生却未感受到杀意的胸膛之中。
    「公主殿下?」约瑟在漆黑之馀,视线还停留在一片黑暗之中,因此他只是盲目地左右呼喊着,甚至还惊慌地在空气中摸索着,极力地想要在这突如其来的黑暗之中寻找他以生名起誓要守护的女孩,但是他那仍旧稚嫩的少年嗓音只是孤零零地沉寂在幽深之中,沉默承接着他几乎沙哑的呼唤。
    ???
    「是我」那是一个沉稳的青年嗓音,轻轻地、柔和地,刮划着她粉嫩的耳畔,他的手掌一隻托起着她的腹部,让她整个人脱离了地面呈现了双腿悬空的模样,而他另一隻手则是遮盖着她本想惊呼甚至回应约瑟的双唇,以至于她仅能发出微弱的声响根本无人可以察觉。
    狄克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做,他甚至都有些意外于自己的举动,一点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疯狂、失去理智的行径。但是当他从那吵杂喧哗的宴会场淡出后,他的视线瞬间捕捉到了那令他无法忘怀的身影,是那一日意外闯入藏书阁中的女孩,也就是现今帝皇膝下唯一的亲生血脉——茉薾塔?坎贝尔?黑森。
    明明对于异性毫无兴趣的狄克莱,却异常在意着这位年龄相差八岁的公主殿下,甚至今日会来到这庆祝帝皇生日的宴会也是为了遇见她,不然他怎么会自愿参加这种需要面对颜面丑陋、噁心的晚宴,以往只要一有这类的邀请他绝对会一点也不犹豫地回绝,即便是侯爵大人的命令也无法撼动他半分决心,但是今天一听闻到陛下那位十岁的公主殿下也将现身于宴会之中后,他毫无停顿地立马应下了侯爵大人的要求,只为了再见一次令他如此执着的女孩。
    他宽厚的掌心离开了她柔软的双唇之上,之后双手牢固地将她轻捧在怀中,在一阵慌乱的喧闹声之中,将她带离出了主厅。
    「??大葛葛?」邱鸢鸳在廊道暖光的协助下终于看清了青年的面容,这不就是原剧情中最后成为雷牡勒暗杀工具的狄克莱,他怎么会莫名其妙拉住自己,甚至防止约瑟反应过来迅速地将她带出会场。
    她对这个异瞳青年的印象只停留在那一日在藏书阁的插曲,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去见到他了,也因此这是两人第二次的见面。所以,邱鸢鸳完全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被狄克莱带出主厅,毕竟她没记错的话,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什么过节才对,怎么会遭到他这么样的对待,令她完全摸不着头绪。
    「嗯,终于找到你了。」他那双阴翳的异瞳微微地眯起,带着一种诡异且令人不寒而慄的偏执。
    在狄克莱一把拉住她的那刻,他似乎能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触,不同以往只能在人偶身上寻获到的鼓动,从她毫不挣扎地落入自己的怀中时,他能嗅闻到清新优雅的茉莉花香,感受那不同于人偶般冰冷的体温,以及那与人偶坚硬外壳不同的柔软身躯。
    ————
    开学,目前有些忙碌,真的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搔头)
    毕竟我是个裸稿写手,完全没有存稿的习惯,以至于所有的章回都是更新当日打得。(苦笑)
    目前预计真的有时间大概是每週更新个两、叁次。(手抖)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