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哥哥,欢迎回来!」在约瑟踏入了金殿的中庭时,那个将近叁个星期未曾听到的嗓音朝气地传进了他的耳里。
    沼泽绿的眼眸在霎那间划过了一道浅浅的白光,他的视线里全是女孩的身影,芡食白的波浪长发由湖水蓝的缎带所捆绑着,它们柔顺地轻躺在她被粉色薄纱所遮盖的双肩上,那双与他对视的远山紫眼眸在树荫下变幻成了一双柔和的桜色,细长的睫毛在光线的交替下眨了又眨,红润的双颊随着嘴角的扬起而上提,随着他一步又一步地走向她所在的位置时,那抹绚烂的笑靥也更显地清晰。
    是公主殿下,他所服侍的主人,他腰侧这把剑就是为了守护这位大人而存在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公主殿下对他已经不单单只是一位需要保护的存在了,不是那种如同字面意思上的主人与随从的关係,而是一种就算是要捨去性命也要誓死守护的大人,现在缓缓地忆起来,或许是在那一日以“生名”发誓的时候,她对他的存在就已经悄悄地改变了,从必须保护公主殿下的职责自动地转为了自愿为她牺牲的心态。
    「公主殿下」十一岁的约瑟虽然还是一副男孩的样貌,但是比起九岁的茉薾塔,他不管是在五官、身高亦或者是气势上,都已经逐渐地从男孩的阶段转变成了少年的模样。快要叁个星期以上没有相见了,这段时间令约瑟似乎有种感觉过了好几个月,甚至还有度日如年的错觉,起初他前往骑士团考核少年骑士资格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见不到公主殿下而感到消沉,而直到现在瞧见了公主殿下的身影后,他才发觉自己到底是有多么怀念着她温煦的笑靥。
    邱鸢鸳将手中厚重的书本阖上了后,将它放置在把手边的餐桌上,她仰起头来注视着似乎有些疲累的男孩,看来骑士团的训练真的很严苛,这才叁个星期不到她都感觉他的双颊似乎有些凹陷,本是与自己相差不了多少的肤色也暗上了几个色阶,不过她能感受到因为这次的训练让他整个人的气场都有了极大的转变,原本就算是沉着性格的他似乎更加成熟稳重了。
    不过,她现在想一想,似乎也不是在这感叹约瑟成长的时候了,已经九岁的她即将就要面临到十岁被男孩刺死的结局,这让她又有些扭曲了一下眉心。不管怎么看,明年将满十二岁的约瑟应该不会是那种转个头就捅自己的凶手,但是原作的剧情很明确地指着,茉薾塔在无法挣扎的情况下被她的青梅竹马狠心地背叛了,最后甚至还被斩了脑袋地送到了道格拉斯的手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血腥暴力的场景,但是她都这么真心诚意地与约瑟相处了,应该不会在女主现身之后把她忘得一乾二净,甚至亲手送她上路吧?
    要是真的成了这样,她这两年多年来到底花费那么多心思经营父女关係、青梅竹马关係是要做什么用!
    「公主殿下,请问您是哪里不适吗?」约瑟很快就察觉到茉薾塔揪紧一两秒的眉心,他有些担忧地再跨进一步,随着他的亲近那衣着上清淡的奶香味也传进了她的鼻尖之下。
    「没有,没有!茉薾塔好好地,约瑟哥哥你看!」明明都是未成年的孩子,为什么她遇到的奥古斯汀跟约瑟都令她有种危机感,各个都是有着不同于同年孩童的惊人洞察力,再加上那说不出的压迫感。在一听见约瑟对自己如此问道后,邱鸢鸳很是用力地摇晃着脑袋,深怕他等会就去间接地禀告道格拉斯,她永远不会忘记上一次在室外待了太久时长,导致脸色有些惨白甚至有点脱水现象,当下约瑟立马就去跟克劳德说,而克劳德二话不说地告诉了道格拉斯,那一天之后她便二十四小时地被强制待在皇殿里,将近一星期的时间全程都在道格拉斯的眼皮下活动着,宛如梦靥一般的经历,她绝对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约瑟有些无奈地望着公主殿下如此卖力地挥动着双臂,彷彿在示意着她的身体很健康,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让他别担心,因此他也就姑且相信地勾起嘴角说道:「好的,在下知道了。」
    「对了,约瑟哥哥身上有股好闻的味道,是什么呀?」必须迅速转移话题,邱鸢鸳可不愿意再一次体验一个星期跟道格拉斯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的经历了。
    「是在下从宫外带进来的甜点,听说最近很受平民与贵族喜爱。」约瑟听到公主殿下这么一说后,这才想起在外套的内袋里放置着用着精緻糖果纸包装的硬糖,他小心翼翼地从内侧将糖果拿了出来,而后将它捧在公主殿下的视线前,示意她不需要客气直接拿走即可。
    其实,在回到宫中前,约瑟还询问了许多在骑士团的前辈们,向他们提出送什么样的物品才可以让一个九岁的女孩开心,也因此当天过后,约瑟就被骑士团的前辈们各种开玩笑,甚至还有人对着他说笑道,年纪轻轻就有心仪的女孩想必将来肯定有一番作为。
    「给茉薾塔的吗?」看这停放在自己眼前的糖果袋,邱鸢鸳有一瞬间被这可爱又单纯的男孩给感动了,实在不能想像这是个嗜血、杀人不眨眼的未来骑士长,怎么可以如此阳光爽朗地披着一个无害少年的皮囊呢!
    「是的,给公主殿下的。」约瑟那张清爽乾净的面容露出了一抹十分好看的弯笑应道。
    「谢谢,约瑟哥哥!」约瑟静静地瞧着公主殿下开心地接过了包装着玻璃纸的糖果,心里满是暖洋洋的欣喜,单只是望见她的笑容就能令他心满意足。
    邱鸢鸳拉开了包装纸上的浅色缎带,当包裹着亮粉的奶白硬糖从里头悄悄地滚了出来时,她能嗅闻到那浓醇的牛奶香味,放入嘴中的瞬间可以感受到一种甜滋滋却不廉价的奶香,而且含在嘴里一阵子也不会因为浓厚的奶味感到腻,反倒有一种清爽的馀韵在舌尖上蔓延。
    「约瑟哥哥也吃一颗!」她闪闪发亮的眼眸里充斥着男孩的身影。
    「您吃就行了,在下不用了。」看着公主殿下如此喜悦的面容,约瑟也不想就此打断,甚至还希望能看久一点,因此他不想因为吃了一颗糖就失去注视她笑颜的次数。
    「约瑟哥哥,啊——!」正当他已经拒绝了公主殿下好意的时候,他的视线突然出现了一隻小手,白皙的指尖上用着内层的包装纸拿起了一颗奶白的硬糖,在他震惊之际的同时,他还听见了那柔软的女孩嗓音在叫自己张开唇瓣。
    公主殿下似乎打定主意要让自己吃下这颗糖,这僵持了几秒钟的时间后,仍旧没有收手的意思,因此约瑟也只好妥协地弯下了腰,微微地张开了那粉嫩的双唇,动作有些暧昧地将硬糖含入嘴中。
    「约瑟哥哥,好吃吗?」完全把约瑟当作小男孩的邱鸢鸳,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行为,让眼前的约瑟心里有多么地躁动不安,她甚至期待地眨了眨眼帘等待着他的回应。
    十二岁的男孩在女孩无自觉地状态下,被她恶劣地激起了那为时尚早的悸动,泛红的耳根在屋簷的阴影下显得不那么清楚瞧见。
    「??是的,很甜。」男孩本是清澈的嗓音在此刻竟有些溷浊。
    ——分隔线——
    在午后的办公室里,道格拉斯依旧坐在那堆满公文的长型桌前,他交叉着双手,阖上了有些倦态的眼眸,思绪里全是一些烦心的事务,不单是雷牡勒先前暗中促使葛维奥帝国多次攻打他国的事件,同时还有插手许多物资买卖的交易,似乎是打算以此方式联合一些有财力却无地位的商人,而在另一边,一直令他十分警惕的魔族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在几乎快要攻陷列兰赦地国边境的时刻,突然间以一日的速度退回了他们北方的领土。
    「陛下,您怎么看呢?」克劳德在乌鄂瓦向陛下报告魔族的动静时,他也在一旁聆听着,对于魔族放弃攻打帝国这件事他多少还是松了一口气,毕竟那已经不是当初在战场上遇见的魔族了,现在由那位魔尊所统领的魔族军队可以说是无人能敌,就连是陛下亲自领军带队也略居下风,甚至还有可能帝国会死伤惨重完全地输给魔族。
    「??」道格拉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所以他以沉默承接克劳的的提问。对于魔族突然退兵的行径,他也不明所以,但是不管怎么想绝对有隐情,不然几乎不会落败的进攻机会,谁会选择临时撤兵的行为,而且这个隐情肯定是与那位魔尊有关,他的直觉如此地告诉他。
    「幸好,这一次还没有引发战争。」克劳德叹息之中带着少许的哀愁。
    道格拉斯对于他的话也只是稍微地斜睨了一眼,之后又将视线放回了摊开的掌心上,乾净没有任何痕迹的掌腹在他的意识下缓缓地攥紧了一下。
    ————
    没想到,这一次换约瑟发糖(惊),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完全是手感打字的人,打完那段也才发觉无意间给了他粉色剧情(傻笑)!
    下一章,应该要让堂兄出场了??但是我还没想到(哭),所以只是暂定而已。
    这里要公告一下,这一週到下一週的星期四,现实生活中有点忙碌,所以大概不能两天一更了,请各位抱持着最坏的打算,也许要到下週四才会更文了!(感谢体谅/磕头)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