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薾塔,你在做什么?」道格拉斯难得一觉到天亮,而当晨光轻抚着他的脸庞时,才令他睁开了那双被浅色睫毛所遮盖的紫色眼眸。不过这才刚开眼的他,却未能寻获到昨晚被他哄入睡的女儿,因此他就下意识地环视了一圈宽敞的寝室,这才发现一个娇小的身影已经走下床,此刻正在床边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偷偷摸摸的。
    邱鸢鸳想说自己应该没有发出任何会惊醒道格拉斯的声响,但是怎么突然间就被叫到名字了,而也因此不自觉地被他惊吓到震了一下双肩。对于他会在这时间醒过来她真的完全没有意料到,而也因为这样,她此刻正做几乎每个还未满十岁的儿童都会做的蠢事,当然这种事并非是指那种会被斩头的,而是那种被旁人看见的话当事人应该会羞耻到不行的傻事。
    「??」这种时候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此只是傻憨憨地对着他笑了一下,希望他的睡意能让他再一次地阖上双眼,好令她脱离这种窘境。不过,不管她再怎么激动地在心里祈求,希望道格拉斯可以倒头继续睡,但似乎一点用也没有,因为今天的他竟然异常地清醒,明明平日睡醒时两眼都会呈现一种迷茫,怎么今日就出了一个特例呢!
    发觉茉薾塔今日行为有些反常的道格拉斯,很直接地拉开了被单准备从床上起身,却未能找着他放置在床角边的室内鞋,这也让他有些停顿地挑了挑眉尾,脑中瞬间浮现了那隻大白猫叼走他鞋子的画面,不过想了一下子似乎不太对,因为那隻大白猫一般是不敢靠近他的寝室周围,更不用说来到他的房间内完好地叼走了两隻脚的室内鞋,因此当他理了理思路后,就将视线看向正要悄悄地将身子藏匿在床柱后的茉薾塔。
    「??是你穿了朕的鞋吗?」他有点不太理解她这行为的意思,如果是动物的话他还觉得情有可原,毕竟就是想要找个东西磨磨牙,但是她穿着他比她大上两倍的鞋子是要做什么呢?该不会是昨晚穿过来的鞋子弄丢了,这一早才在那偷偷摸摸地穿着他的鞋子?
    「茉、茉薾塔不是故意的!」邱鸢鸳被捉个正着,她正准备将他的鞋子踢进床底下,好掩盖自己的罪行,谁知道他的眼睛实在是太敏锐了,怎么她正要挥动小腿就被一声叫住了。而也因为这样,才刚举起的小腿就伴随了一个不大也不小的撞击声,宽松的男鞋就这样从她的小脚丫上滑落下来,偷穿他鞋子的犯罪行径被逮个正着。
    啪嗒??当鞋子摔落在地毯上时,她已经放弃思考与挣扎了,明只是一个小孩子都会想要做的事,偷穿一下父母亲的鞋子,感受一下长大的氛围,怎么就又这么刚?刚?好?地被他目睹到了,当下她甚至有种错觉,感觉每一次自己几乎没脸见人的时候都恰好地被他看见了!
    虽然她早就已经有过成年人的经验,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发了什么疯,亦或者是脑袋突然当机,所以近期所做的每一件事已经完全地呈现了一个完全符合外貌的心智年龄,各种各样像是幼女才会做的傻憨傻憨举动,她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几项。
    「??」呵呵呵,空气中呈现了一个寂静的状态,她现在特别想找一个地洞鑽进去,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想想,什么也不想听,总而言之就是阻隔一切!
    而对于茉薾塔穿了他鞋子的这件事,道格拉斯只是觉得异常的可爱,虽然平日里的她就已经很令人疼爱了,但是这种彷彿认为他在为此生气,粉嫩粉嫩的脸蛋圆噗噗地鼓起,双手还像是做错事一般地攥紧了睡衣的裙摆,小巧的脑袋一点也不敢抬头看他的模样,真的是让他不知道该拿这个女儿怎么办才好。
    跟他颜面相同肤色的脚掌就这样赤裸地踩踏在黑底金边的地毯上,因为几乎极近无血色的肌肤在黑色的衬托下,更显得他肤色惨白的既视感,而这也应该多少源于他那长期都待在室内的原因,不过,最主要还是他们皇族与生俱来的血统,遗传到那纯正基因的皇族都一定会有着这般皓白的肤色,彷彿是为了要搭配他们那头芡食白的发色。
    「朕,没说不能穿,你想穿就给你穿。」他没有从床边站起身,毕竟坐姿的高度可以方便地看见她微微低下的脸庞,所以他也不想因为站起身子而错过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而在一面对她如此轻柔地说道的同时,他也亲手拾起了倒翻在地面上,露着鞋底的室内鞋,而后将它再一次地放置在她那隻光着脚丫的小脚前。
    「呜??」他可以听见她嘴里发出的呜声,有点类似于彆扭的状声词。
    邱鸢鸳一时间还在为自己方才羞耻的模样惊慌,所以当道格拉斯做此如此贴心甚至温柔的举止后,她又再一次地震惊到睁大了瞳孔,而她还在为此踌躇是否要将小脚掌伸进去的瞬间,她有些变色的眼眸中瞬间染上了一抹纯净的白色。
    道格拉斯就这样毫无预警地蹲下了身子,那冰凉的手心便轻巧地托起了她的脚掌,使她的脚趾捲缩了一下,不过很快地便适应了他的手温,她就顺从地任由他将她的脚掌套入了那双做工精细的室内鞋里,不过因为尺寸的问题,那滑稽却也可爱的画面便令道格拉斯发出了十分迷人的笑声。
    「??不过,怎么突然间,穿了朕的鞋呢?」在他逐渐收回了愉悦的情绪后,他还是止不住好奇地向她询问道。
    「??说了、茉薾塔要是说了,拔拔不可以笑呦!」道格拉斯因为蹲下了身子后,才能完全地将她那张有些羞红的脸蛋印入眼帘内,细长的浅色睫毛眨了又眨,清澈的眼珠子也不安定地左右晃动着,粉嫩的双唇支支吾吾且又有些畏缩地咬抿了一阵子。
    「??嗯」因为面对她天真无邪的样貌,让他的回应停顿了几秒钟。
    「茉薾塔想要快点长大。」她用着很小的声量,甚至还用着讲悄悄话的方式,两手挡在他的左耳旁,在他的耳畔边轻声细语地说道。
    「长大??,为什么想要快点长大?」从来没有过这种想彻底束缚他人的情绪,所以一听到茉薾塔这么回答后,道格拉斯刹那间腔调从低沉却柔和,转至到了一种绝对冰冷的语调。
    「长大了才能帮拔拔啊!拔拔每天都要埋头在办公桌里,茉薾塔不想拔拔这么累啊!」邱鸢鸳这时候因为自己刚才颜面扫地的状态,所以根本未能察觉到道格拉斯那异常的说话语气,因此她完全没有多想地十分自然地对着他的正颜回应道。她一边认真地说着答案,一边打量着他渐渐好转的黑眼圈,之后才有些放心地在纯净的眼眸中流露出淡淡的笑意。
    本是暗沉的眼珠又再一次地,因为她的一句话而柔和了下来。
    「你这么说,朕很高兴。」这张无可挑惕的面容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她,勾起了一抹令人不知所措的迷人弯笑。
    「??不过,朕想看你慢慢长大。」道格拉斯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心中想着,这样才能跟你有更多相处的时间。
    ——分隔线——
    乌鄂瓦穿着一身绀色滚着银边的骑士服,肩上披挂着唯有首席才有资格拥有的雾黑外衣,硬挺的布料更加凸显出他高挑精壮的身形,在衣着的肩线上还别着一枚又一枚代表战绩辉煌的徽章,背部甚至用着反光墨色的材料印製了烈兰赦帝国骑士团的狮鹫标志,而在雾黑外衣里的骑士服则是採用双排釦的样式,银色的金属釦上还印有代表帝国的符号,高耸的衣领上还穿绕着银色的领带,细长的领带下还垂挂着带着高雅的流苏装饰,随之而下的腰侧边则是与众人不太相同的皮革挂带,而这是因为他是骑士团里少数使用二刀流的骑士,所以才需要在腰侧边多添加一个特製的皮带,好让他能同时配带两把长剑。
    「骑士长,您找我?」在他进门前,他先礼貌性地敲了叁下门,才缓缓地推开了骑士长专属的办公室。
    在踏入门之内后,乌鄂瓦就望见了那似乎已经被堆积成塔的公文搞疯的骑士长——艾尼斯?莫雷诺,凌乱的棕色发丝貌似是因为他烦躁的情绪所造成的,深色的眼珠下是日积月累后产生的沉重的眼圈,房间里可以听见窸窣窸窣的书写声,同时也伴随着那令人有些难受的哀怨自语。
    「??谁??啊,是你呀,乌鄂瓦。」艾尼斯不知道已经多少天没睡觉了,他此刻的精神状态几乎濒临崩溃的边缘,他一面推了推那金框的圆框眼镜,一面用着那沧桑的面容对着朝向他走来的乌鄂瓦,甚至还意思意思地扬起了一抹十分僵硬的浅笑。
    「伊蒂丝说您在找我。」早已不是第一天面对骑士长这张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因此乌鄂瓦特别淡定地对他回应道。
    「我??找你??什么事啊?」明明只是一个快要过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在经过了各式各样密密麻麻的公文书夹击后,他本是正常的脑容量与记忆能力似乎都出现了异常,因此此刻有些停顿地对着乌鄂瓦傻笑了几声。
    「??魔族。」乌鄂瓦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后,才对他如此说道。
    「对,对!魔族!北方的魔族!」就像是亮起了脑袋里那颗运转一切思绪的灯泡一样,艾尼斯双眼睁大地从办公桌前站起了身子。
    「北方的魔族不知又有什么计谋,本来快要冲破帝国的边境,不过就在昨天全军撤兵,甚至一路返回他们北方的地域。」艾尼斯听闻边境的报告,也无法推断出魔族这么做的目的为何,完全摸不透他们这是想要出哪一招。
    ————
    虽然上一章说预计要让表兄去找拔拔跟茉薾塔,但是字数又一次不够了用了(爆)!拔拔撒糖的桥段佔多了(眯眼),我一个不小心又多打了??
    下一章,表兄一定要去见茉薾塔啊!(哀嚎)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