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令你如此着急?」道格拉斯依旧慵懒随意地坐在那由稀有矿石製成的王座上,他的掌腹托起了下颚,暗沉的远山紫眼眸丝毫不留情地俯视着拜见他的兄长——尔法洛。
    对于眼前这位不请自来的男人,道格拉斯一点也不打算看在亲人的面子上给予他任何的特权,毕竟他打从一开始就觉得他根本无法为国家有所贡献,并非单指着他那平凡甚至一点也不出众的魔法资质,几乎才能为零的军事领导能力,十分普通没有任何远见的商业经营能力,还有那任谁都能察觉到他对皇位那份掩盖拙劣的野心。
    他其实随时都可以处理他这位一是无成的兄长,但是他到想看看尔法洛有什么能耐,如果就这样放任他的话,他能为了得皇位做出什么令他意想不到的谋划。不过,他也觉得以他这种短浅的目光,应该也只是联合一些乌合之众,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力,但是,前些阵子克劳德才跟他报告过,尔法洛似乎跟雷牡勒有所接触。
    雷牡勒跟尔法洛截然不同,他是道格拉斯五位兄弟中最需要提防的狠角色。
    与道格拉斯相差叁岁的雷牡勒,是当初被贵族们拥戴的第二位皇位继承人,先不说在各项资质上都不比道格拉斯差,再加上他能言善道,圆滑的处事态度也让他在各式各样的利害关係中穿梭自如,在不得罪他人的情况下,坐拥着一半以上贵族与商人的支持。
    要不是因为雷牡勒对于权力上有着一定程度上的执着与慾望,他是不可能做出那些过犹不及的错误判断,而也许因为他对于皇位的执念令他在先皇透露出下一任继位者是道格拉斯后,雷牡勒几乎是毫不留情地派出了他暗中训练的骑士刺杀了他的亲身父亲,虽然是后被案发现场没有留下一丝蛛丝马迹,但是很多的贵族们以及宫中内部一些高层的骑士长都知道主谋是谁,只是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指证是雷牡勒杀了先皇。
    而因为目前继任帝皇的是道格拉斯,所以先前与雷牡勒靠得比较近的贵族与商人们,到最后也有一大半见风转陀顺从了道格拉斯这派,不过只要知道雷牡勒性情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那种随意放弃的男人,真正令他如此执着的事物,他是肯定会不顾一切、想进一切办法地得到它,再说了他那偏激的手段实在跟道格拉斯残酷冷血的审问方式有得拼。
    虽然道格拉斯对于旁人将他与雷牡勒做比较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是说实话,他自己也知道他们两人其实在很多特定的态度、行为以及能力上都十分地雷同,只是他能成功地坐上皇座,主要还是他比起雷牡勒的性格要来得有耐信、沉得住气,知道什么时机行事才会得到最高的效益。
    「陛下,北方的魔尊入侵了『葛维奥帝国』,因此『葛维奥帝国』对我国发出了救援的请求。」尔法洛实在是恨不得自己有能力将身坐在王座之上的道格拉斯一把拉下,看着他从高处坠落之谷底的模样肯定十分爽快,毕竟他永远也无法忍受他对他露出那高高在上的神情,彷彿在他面前他只是一个什么作为也没有,空有虚名的皇族耻辱。
    「所以呢?」听见从尔法洛嘴里说出的国名时,道格拉斯意外地沉静,冰冷的语气中丝毫没有一点动摇,而这样无情冷酷的他,另仰视他的尔法洛感觉压迫感十足,瞬间令他的全身上下僵直了一下。
    葛维奥帝国,那可是先皇生前缔结的友邦国,甚至为了确切地明示两国友好的关係,尔法洛的妹妹,同时也是道格拉斯的姊姊,被以政治联姻的方式远嫁他国。就算现在两国之间的关係已不如以往那般热络,但是看在列兰赦帝国皇族血脉的份上,应该也要出手救助一下。
    本应该是如此,尔法洛早在之前就打算藉此机会好好地夺得功绩,藉此得到一些百姓们与贵族们正面的评价,以帮助往后他篡位的助力,但是似乎道格拉斯一点也不打算出兵支援被攻打的葛维奥帝国。
    「陛下,看在蕾西亜的份上,您可否派兵拯救陷入火海的葛维奥帝国?」尔法洛将自己同父同母的妹妹搬了出来,想要藉此用着软硬适中的方式,半是强迫半是请求的说法说服道格拉斯派兵前往葛维奥帝国。
    本来上午是可以跟茉薾塔小憩一下的,但是碍于尔法洛突然进宫寻求晋见,让道格拉斯不得不以正事优先地来到了主厅,俯视着身下这位不懂分寸难捏的兄长。原本想着当他一开口说完觐见目的后,他能直接回绝,之后就能瞬移去找茉薾塔了,但是谁知道尔法洛似乎完全不会懂得看脸色行事,只是一昧地用着模凌两可的说词暗示他出兵。
    现在甚至连那个令人厌恶的女人也牵扯出来了,这让本来面色就不怎么好看的道格拉斯眯起了犀利的双眸,连一直线的嘴唇弧度也微微地下压了。他将下颚脱离了手掌心的位置,现在他的坐姿已经呈现了一种霸王的气势,他被金色布料遮盖的双臂自然地摆放在王座的两侧把手上,而穿着一袭象牙白两件式长褂的身子神态自若地正坐在那代表一切权威的王座上,充斥着戾气的深色眼珠直勾勾地瞪视着逐渐不安的尔法洛。
    「??你想要朕出兵,拯救那根本毫无价值的葛维奥帝国?」他一字一句不快也不慢地提问道。
    任何参与军事的贵族们,谁会不知道葛维奥帝国其实一直企图寻找他们国家的突破口,以入侵现在换任新帝皇时代的列兰赦帝国。再说了,昔日本就不属于任何帝国的北方矿山地域,现在也被葛维奥帝国以各种夸张无耻的说辞,来约制各个想要去那开採稀有矿石的他国者,甚至还在周边设置了军事领地,很摆明地想要将那片拥有数不尽资源的矿石区域佔为己有。
    当然还不止有这些,为了增加自己国家领土的地域,他们连周边一些以往缔结友邦条款的国家,也以武力逼迫的方式收为自己旗下的从属国,甚至还对那些试图反抗的国家进行一系列夸张的屠杀,总而言之,目前葛维奥帝国就是一个用着杀戮来歌颂自己帝国辉煌的国家。
    「??甚至,还扯上了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葛维奥帝国目前对列兰赦帝国没有什么威胁性,不然道格拉斯其实蛮想直接带兵出兵讨伐这十分猖狂且不自量力的国家昏君。
    蕾西亜?爱尔?黑森,那是道格拉斯同父异母的姊姊,一个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可以用与生俱来的姿色掌握国家大权的愚昧女人。虽然与尔法洛都源自同一个母亲,但是她的外貌上却是遗传到了皇族那优良的血统,不同于她那母亲平庸的五官,如果论先皇的说词,她像极了先皇那位早逝的姊姊,美艳地如同大胆绽放的鲜红玫瑰,而那狂傲且鄙视众人的性格更是像玫瑰花上锋利的针刺,凡是接近她的人都会对她那恶劣的品格留下深刻的印象。
    「??那毕竟还是您的亲人,您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葬送在魔族手下吧?」尔法洛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道格拉斯了,但是他仍旧不放弃地想要以亲人、家人的关係当作藉词来说服他。
    「亲人?」在王座阶梯之下,尔法洛很清楚地听见了道格拉斯那带着嘲讽意味的軽笑声。
    不知是否是因为被这低气压逼迫,使得尔法洛扯下了那张演技拙劣的面容,他挥开了攥紧在自己腰侧边的左手,以一种放肆且不知好歹的气势踏上了王座前的阶梯。
    「尔法洛阁下」正当站在王座一旁的克劳德准备出手制止,甚至抽出腰侧的长剑时,道格拉斯挥了挥手指打断了他,且表示不需要有任何动作。
    尔法洛望见道格拉斯示意克劳德退下后,他以为他是看在他们昔日是有着血缘兄弟的情份上,因此更加狂放地大步走到了正坐在皇座的道格拉斯面前,在一种失去理智与判断能力的情况下,他一把手伸了出去,准备揪住那高高在上弟弟的衣领,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一瞬间,仅仅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喀喳”一声响亮地回盪在寂静的主厅内,而之后紧接着又是一个重物落下的碰撞声响。
    「??下一回,朕要得就不是一隻手了。」道格拉斯早在挥动指尖时,就已经用屏障魔法挡在自己与尔法洛之间了,因此当那切割完美的手腕落下时,同一时间涌现出来的温热血液也丝毫未沾染在他洁白的长挂上。
    在目睹着自己兄长断手的场景时,道格拉斯眼眸中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沉静地令人不寒而慄,而当尔法洛因为断肢而扭曲着面孔咆哮时,他也没有打算再继续挥动手指以魔法对付他了,反倒是抱持着一种无趣的想法站起了身子,更加鄙视地低头注视着极度狼狈且落魄的尔法洛。
    在俯视的同时,道格拉斯那深沉的眼眸也变换成了明亮骇人奶白金色,此刻的他彷彿从如此可悲的尔法洛身上得到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瞧见那因剧烈痛觉而扭曲的面孔,令他放松了本是下沉的脸部神经。
    「对你,朕只需要一隻手指,尔法洛。」他冷峻的面容上竟异常地勾起了一丝笑意,顷刻间,让拼命止住伤口的尔法洛感受到此生最为漫长的一秒钟。
    没有人知道那抹笑容是何意,只有道格拉斯自己知道,因为解决了这个不知分寸的男人后,他就能去见他亲爱的女儿了。
    ——分隔线——
    「拔拔!」道格拉斯看见了从白虎身上站起身的茉薾塔,她兴奋地向他所站立的位置奔来,到差不多一小步的距离后,她张开了双臂一把抱住了他的膝盖处。
    「小心点。」道格拉斯语气虽然平淡,但是他在她抱住他的瞬间,连忙弯下了身子挽起了她娇小的身躯,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
    「嘿嘿,茉薾塔看见拔拔太开心了,所以一时间就跑了起来。」他听着她带着撒娇语气的女孩嗓音,甜美又软绵绵地令他浅浅地扬起嘴角。
    「朕,不希望你受伤。」他用指腹轻摸着她被发丝盖住的前额,而这个亲暱的动作,令她有些痒地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只有在她身旁,他才能露出如此柔和且带着温度的面容。
    ————
    果然写着欠揍的尔法洛,不知不觉就让拔拔在被刺激之下砍了他的一隻手腕(呵呵!)。
    明明打算展现拔拔霸者的气息,不自觉地写到黑化去了(掩面),不过挥挥手指的拔拔应该算是蛮可爱的吧(憨笑)?
    下一张预告,九岁篇章开启,预计九岁章节会让表兄+堂兄出场(跃跃欲试)!特别想要写病娇的表兄(兴奋)!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