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鸢鸳兴奋地跑到了偏殿的庭院中,她现在能感受到周遭的人们没有再那么压抑了,或许是因为这几日帝皇出格的举动令他们对茉薾塔的态度有所改变,毕竟本是不被重视的公主殿下,近期却让帝皇一而叁再而叁地前来探问,所以他们都渐渐明白公主殿下已经逐渐从不受宠的传闻中解脱了。
    她其实也没想过道格拉斯会反覆地前来这个几乎被众人遗忘的偏殿,毕竟这六年来他几乎未曾正视过她的存在,更不用说承认茉薾塔这个亲生骨肉了。当然,她也不会因为获得一丝关注就卸下防备,毕竟真正的死期尚未到来,她无法确定日后哪一天他就看自己不顺眼就杀了她,或者是依旧摆脱不了女主陷害她的剧情。
    「爱莲,爱莲,帮茉薾塔作花圈好不好?」茉薾塔浅色的长发梳成了两颗高度一致的丸子头,她白皙的肤色搭配上粉蓝色的高领旗袍,意外地凸显出了这个年纪孩童该有的纯净气质,这样娇小的身躯无法掩盖喜悦地,朝着与叁、四位侍女一同修剪花草的爱莲奔去。
    「当然可以,公主殿下。」爱莲停下了手边整理茉莉花的动作,当她一见着公主殿下朝自己过来的小身板时,那张严肃的面容就毫无迟疑地软化成了一抹典雅的笑容。
    「您想要什么样的花圈呢?」爱莲蹲下了身子,双膝跪在青翠的草地上,她温柔地将公主殿下因为奔袍时而有些散乱发丝梳至了耳后。
    「那个??茉薾塔告诉爱莲,那爱莲不能跟别人说喔!」在爱莲眼中,茉薾塔就是位令人省心的公主殿下,总是不会有太过无礼的要求,也不会刁难下人,对待身旁的侍女们总是抱持着一种感谢的心态,但是近期来似乎因为帝皇的出现而有所改变了,而这个改变当然是指好的方面,变得更像是一名渐渐理解快乐的六岁孩童,甚至慢慢地因为帝皇的现身而不全的缺口也一点一滴地被填补了。
    「好的,在下答应您,谁也不会说的。」爱莲真的是打从心底地替公主殿下感到开心,终于,公主殿下从帝皇那得到了她期盼已久的迟来关爱。
    「茉薾塔想要做一个会让拔拔高兴的花圈!」粉噗噗的脸颊微微泛红地,有些害羞地说道。
    至从穿书到这本丧德的禁断爱情小说后,邱鸢鸳就已经丢弃了自己本来二十初头的成年人心智了,为了扭转悲剧性的结局她不停地自欺着自己仅仅是一名六岁的女童,所有的言行举止都要像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要不然她真的无法忽视几乎可以碾压自己的羞耻心了。
    说起来,这几天下来,她似乎也渐渐相信自己其实就是列兰赦帝国的公主殿下——茉薾塔,虽然她依旧没有忘却过穿书前的记忆,但是她却逐渐地被一种不明的意识给说服了,仿佛“邱鸢鸳=茉薾塔”的这种想法反覆地徘徊在她的脑海里。
    「帝皇收到您的花圈,一定会十分高兴。」爱莲虽然惊讶于公主殿下对帝皇无保留的真心付出,但是她什么也不会多说,毕竟她由衷地希望公主殿下能持续保持这副乐观、活泼的面貌,她不想再见到往常对她提出父亲存在时,露出落寞神情的公主殿下了。
    「真的吗?」因为爱怜的话语而有些不迟疑,且歪着一边头的茉薾塔问道。
    「是的,您的心意一定会传达给帝皇的。」爱莲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敷衍地向公主殿下发誓。
    接下来,在爱莲细心的指导下与协助下,邱鸢鸳终于成功地完成了一个,装饰着鲜红果实与青绿枝叶交错的白色茉莉花圈。
    「爱莲,你说拔拔会不会喜欢呢?」她高举着手中的花圈,有些不安地想了想,毕竟那可是被人们誉为冷血的君王,说实话她对道格拉斯能如此厚脸皮地做出那些举止,甚至不激起他的反感就真的要庆幸自己命大了,现在还要跟他玩起父女之间的扮家家酒游戏,不知道哪一天是不是就会突然反悔把她给杀了。
    当她还在思考自己到底该如何有效率地刷取道格拉斯的好感值时,他那充斥着低气压的身影便又再一次地出现在她的面前,是说近期他似乎有意地一有空间就会瞬移,或是与克劳德一同前往这位于宫中边缘处的偏殿。
    「拔拔!」她亮晶晶的双眼仰视着他那就算不穿上正装,也依旧无法掩饰的绝对气场的身影,今日的道格拉斯一如往常,依旧是摆着一张爱笑不笑的神情,虽然她已经习惯他面无表情的模样,但是她真心的认为他这种毫无缺陷的脸蛋不偶尔笑一笑真的是太暴殄天物了。
    「??」道格拉斯静静地看着茉薾塔。在他的视线里,那只是一个与自己有着相似外在特征的女孩,但是他却无法忽视自己想要寻找她的想法,明明好不容易习惯了一人的生活,现在却因为她的出现而渐渐乱了套。
    或许是因为想要知道自己到底在乎她哪些地方,所以道格拉斯沉默地注视这她好一段时间,而也因此让仰视他的茉薾塔察觉到,那如白到病态却还未呈现青色的的面容上,有着一丝厚重的疲倦,微红的眼圈下是作息不正所导置的暗沉。
    「那个,拔拔??是不是很累?」身为列兰赦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有多么的忙碌,每天上上下下有多少的卷轴需要批阅,又有多少的会谈须要交涉,在这样紧凑的行程中还要抽出空余的时间来陪一个自己不怎么喜爱的女儿,也实在是蛮折腾他的。
    「没有这回事。」今日的道格拉斯,身穿着一袭白玉色的长褂旗袍,他高挑的身形实在很适合穿着这类垂直而下的衣着,虽然衣服的样式雷同与中式的传统旗袍,但是在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们这的长掛,里头还会再搭配一件长过膝下的内里,所以在外头有着精致刺绣图腾的衣襬下,隐约可以看见它之下也有一件不同与外侧繁杂精细的织绣,但却看得出它质感的鸦青色布料,而在腰侧的两边各有着金边的衣釦,袖口处则是采用与手臂刚好长度的设计,好让里头鸦青色紧贴的袖子可以露出一截,更可以展现出他骨关节处的美感。
    「茉薾塔不想让拔拔累着,拔拔要是太累了生病了怎么办?」茉薾塔腾出了一只手,因为她的身高根本不及他的腰侧,所以总是只能拽一拽他长卦的衣襬,不过现在她委屈巴巴的神情再加上这举动,貌似令本打算结束这话题的道格拉斯有些不知所措了。
    「??朕的身体没有你想像的虚弱。」道格拉斯上一秒还绷紧着神情,此刻因为茉薾塔的行为让他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他周围的气场似乎也不在那么压迫了。
    他对于她的担忧有些想笑,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心中默默地想着,他一个当父亲的人,竟然要一个六岁的女儿来担心自己的身体,感觉角色位置上有些颠倒了。
    不知出于何种想法,道格拉斯向茉薾塔伸出了手,将她小心翼翼地从草地上抱起。
    他可以清楚看见她那浅色的睫毛下,清澈的眼珠子中倒映着他的身影,没有任何人,完完全全地仅容纳他一人。现在他才缓缓地发觉到,原来他以往一直在奢求的事物,其实近在咫尺随手可得,只是他自己不愿面对,所以忽略了她好长一段时间。
    「拔拔,茉薾塔会不会太重?」对于毫无预警地亲暱行为虽没有排斥,但是在邱鸢鸳的心中可是快要吓死了,突然间把她从地面上抱起来,她想要拒绝也来不及,现在再来看一看这高度的距离,可真的是不能随意乱晃,要是一个不小心大概真的会摔个脑震荡了,当然要是道格拉斯突然松手,她也是会有一样的半残结果,因此现在也只能在心中努力地祈祷,他不是这种人,不会做出这种残害幼童的行为。
    「??你有好好吃饭?体重怎么会这么轻?」虽然没有抱过其他同龄的孩子,但是道格拉斯可以感受到她过于娇小的身形,感觉他只需要轻轻一用力,她就会不经负荷地瓦解似的。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此刻说了什么,等待她反应过来后,才发觉他竟然在不自觉地情况下对她产生了一种担忧的情绪。
    「拔拔是在担心茉薾塔吗?」她惹人怜爱的柔和嗓音,十分舒适地传进了他的耳中。
    「??啊嗯」本是冷漠无情的帝皇,在面对年龄上有好一截差距的女儿,也会被弄得不知该如何表态。他心里是有些惊慌,但是神情依旧是毫无起伏的样貌,仅有在应声后紧抿了几下鸨色的唇瓣。
    「那拔拔也别让茉薾塔担心,好不好?」因为被道格拉斯抱起后,她能更清楚地看见那根本没有血色的肌肤,还有那眼下日积月累的黑眼圈,就算他身体素质再怎么好,如果持续这样不正常的作息,总有一天还是会吃不消的。
    「??」他不知什么时候渐渐地容许了她的接近、触碰,当那温热的小掌划过他偏冷的肌肤时,他紧缩了一下瞳孔,意外地对于她的温度一点也不反感,反倒感受到一种安心。
    「对了,茉薾塔给拔拔做了一个花圈!」邱鸢鸳在面对道格拉斯出乎意料的举止后,差点就忘了她最大的目的,就是要拼命地刷这个冷血无情父皇的好感度,因此她将方才与爱莲一起制作的花圈举到了道格拉斯的视线前。
    「??」花圈吗??
    「茉薾塔可以帮拔拔戴上吗?」她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但是就是想要这么做,有一部分是故意想要看看以残酷而被众人畏惧的帝皇,如果戴上花圈会不会呈现一种反差萌的氛围,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想要整一整这个无视自己女儿这么久,且从未尽到父亲责任的男人。
    她不等道格拉斯回应,就直接想要一把将花圈套在他的芡食白的头顶上,但是谁想得到她的手臂太短根本伸不到他眼睛以上的位置。
    而本没打算拒绝,却也没打算接受的道格拉斯在看见茉薾塔有些失落的眼神后,默默地将头弯了下来,示意她将手中的茉莉花圈放置在他的头上。
    「拔拔戴起来真好看!」她瞇起来的双眼,在睫毛之下呈现了令人着迷的深紫色,一瞬间令道格拉斯有些诧异。
    「??比起朕,这种东西比较适合你。」他沉静的眼眸中是温柔的默许。
    只有她??这个最初被自己厌恶的婴儿,甚至恨不得杀了她的亲生骨肉,只有她触动到了他封存已久的情绪,没想到现在竟然悄悄地来到了,他内心深处那扇沉重的门前,甚至转开了门把探入了企图抹除的房间。
    ————
    又一次的字数超载了(手抖)??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