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科乱伦》,如书名一般的内容,是一本主打着禁断关系的女性小说,不同以往的校园、职场爱情故事,这是一本有着浓厚歌德风格的女性文学小说,故事剧情穿插着许多悖论、背德的暧昧桥段,再加上作者对于男女之情的独特叙述手法,将本是不应许的近亲爱慕描写成了凄美的悲剧爱情故事,导致这本书应了网友们的要求出版后,立刻直接拿下了销售榜单的首位。
    这本书主要卖点是女主、男主,与她父亲的叁角关系,前期着重在女主即便被父亲利用却也甘愿付出真心的剧情,而后期则是在男主出现后,叁人之间扭曲的悖德爱情纠葛。
    女主名叫爱葛莎?琼斯?渥波尔,是列兰赦帝国君王弟弟的私生女,因此她前期的生活是居住在首都外的村镇里,虽然见不得光的身份,但是生活上也不会到十分坎坷的阶段。
    而到了女主八岁的时候,她的父亲,也就是帝皇的弟弟——雷牡勒?凯尔德?黑森来到了她的面前,那皇族独有的眼眸直直地瞩视着她,且向她如此说道,他需要她成为现任帝皇的女儿同时博得帝皇的宠爱,以借此得到他的弱点好令他可以得到列兰赦帝国的皇位。
    从未有过父亲的女主是多么的崇拜雷牡勒的存在,她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深陷入他充斥着谎言的魅力之中,但是单纯的她根本不知自己的愚昧,只是听取着他的命令,乔装成了现任帝王的亲生女儿来到了他的身前。
    她清秀的面貌再加上那左眸的皇族瞳色,右眸则是由魔法变成了相似的淡紫色,出现在了帝皇的王座前,顿时令现任的帝皇——道格拉斯怀疑了自己藏匿在偏殿的唯一子嗣——茉薾塔,也就是本书中最可悲的女配,是否为自己真正的血脉。
    就算女主不是道格拉斯亲生的女儿,但她可是本书的女主,所谓的女主光环可是如同外掛一般的存在,因此她带着一张天真单纯的面具,在道格拉斯面前做一出又一出精采的好戏,最后终于成功地走入了他封闭的心房,成了他的白月光。
    而真正的女儿,也就是可怜的茉薾塔,因为女主畏惧着自己的身份被揭穿,所以使出了各种阴招、诬陷,让帝皇对她下了一道永不得出偏殿的命令,这也间接的让女主有更好的机会除去这个对自己不利的公主。
    最后女配是惨死在自己的青梅竹马手下,只因为他爱上了女主,愿意为她做牛做马,所以在不弄脏自己的手的前提下,她便让女配最信任的青梅竹马痛下了毒手,而判决则是企图杀害帝皇的莫须有罪名。
    年仅十岁的女配就这么无辜的惨死在女主的一连串阴谋中,甚至还被冠上如此严重的罪名。
    ——分隔线——
    当初阅读《骨科乱伦》,邱鸢鸳还曾经佩服过女主的手段如此残忍,这样剧情里那些可恶的贵族女配们绝对吃不完兜着走,但是现在她实在很想收回自己对女主的叁分敬意。
    惨,实在凄惨??。
    这是不知为何穿书,甚至得知原主记忆的邱鸢鸳此刻的第一反应,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白莲花女主那变态的阴险招数,但是她也不能什么也不做的年纪轻轻就无辜地葬送在宫斗中,她可不愿意自己大把大把的岁月就栽在一个超级恋父控身上!
    好端端地什么坏事也没干的茉薾塔,为何就又无辜地被女主卷入她那爱恨情仇之中,甚至为此成为牺牲品。
    她走向了窗边的一大面长身镜前,印入眼前的是一名五官虽未成形,却可以预见长大后绝对是一张拥有精致韶秀面孔美人的六岁女孩,她眨了眨那双远山紫的眼眸,芡食白的波浪长发垂荡在她娇小的双肩上,白皙的手臂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地戳了戳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后,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穿书进了《骨科乱伦》里头。
    虽然知道作者对于女配外貌的描述不亚于女主,但是当她亲眼见识到后,才是真正地震惊到原来是可以存在着像陶瓷娃娃般的女孩。
    「现在茉薾塔是六岁,而女主是十岁进入宫中,那也就是说还有差不多四年的时间。」她用着茉薾塔小小的手掌在空中比划着,得知了仅有四年的时间,她瞬间觉得脖子处有些发凉,下意识地将小掌覆在自己白净的脖颈上,感觉再过没多久她的人头就会落地似的。
    要回避茉薾塔十一岁死亡的剧情,她首先要做的大概就是尽可能地在父皇面前刷存在感,这样才能间接阻止父皇疼爱女主的可能,要是效果好的话,也许可以让父皇拒绝女主进宫。
    不过,按照她脑袋中的印象来说,虽然父皇居住的正殿位于皇室地域的正中央,但是茉薾塔此刻居住的偏殿可是与之相差了二十分钟以上的路程,而这个二十分种指的是有马车行驶的情况下。
    当然,如果用魔法的瞬移的话,那一切就好说了,但是她记得作者似乎从未提及茉薾塔的魔法资质,更不用说才刚穿书的她怎么会用什么魔法了。
    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总而言之,先出去看一看,总比待在房间里什么也不做来得好多了。
    她叹了一口气后,缓缓地走到房门前踮起了穿套着淑女鞋的小脚,努力地转开了门把。
    「??幸好没人。」娇小的个头钻出了门缝,她左顾右盼了一方后,才安心地将整个身体从门后走了出来。
    她遵循着原主这六年来的记忆,大概能推敲出走出偏殿的侧门位在何处,但是与之同时,她也真的不知该不该感叹,茉薾塔这六年来的记忆中从未出现过父皇的身影,可想而知她要多努力在父皇面前刷存在感,才能让他多少对这个印象稀薄的女儿有些好感。
    或许是因为这时候正是午休的时段,她几乎没有发现任何仆从穿梭在走道上,顶多听见一些细小的脚步声。在没有发觉有什么人影后,她便仗着自己身躯娇小的优势,开始奋力地往侧门的位置小跑步,毕竟身躯娇小脚步声也几乎只是一些窸窣声,所以不意外的话应该是不会被其他人发现。
    果然变成小孩子后行动上真的很不方便,才跑没几分钟就喘成这副德性,她弯着腰双手靠在墙面上试图缓解胸口的闷气。
    「好,出去看看!」缓了几秒钟后,她握起拳头表示自己心中的亢奋,但实际上也只是在为自己加油打气,要不然她的情绪真的会低到谷底,毕竟目前前途堪忧且没有任何东西可证明自己可以躲过女主的计谋。
    虽然说是皇宫地域里头的偏殿,但是走出偏殿后可以看见经过细心照料裁剪的茉莉花园,淡淡的花草香弥漫在她周围的空气中,令她不自主地阖上眼眸享受着阳光的沐浴,以及花香的薰陶。
    「果然皇室就是不一样。」她一边迈步一边左瞧瞧右瞧瞧,不单只是照顾仔细的花草,还有脚底下闪烁着七彩光芒水晶石,这可是位于东边山峡谷中稀有的石矿,不愧是皇室有这种特权拿产量稀少的水晶石做地砖,而且还是不间断地一直到她看不见得尽头。
    要不是知道自己穿书的女配会迎接而来死期,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无忧无虑地乖乖做个被禁足在宫中的公主,毕竟她也觉得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其实也蛮惬意、放松的。
    「不过,这分叉口该往哪一个方向走?」一面欣赏着风景,一面行走在花道中,这样走着走着她就来到了一个交叉口,在茉薾塔的记忆中根本没几次出过偏殿的记忆,更不用说可以让她找到这左右道最终会到达哪里的资讯,所以现在她也就只能靠直觉了。
    「嗯,左边。」比起右边她更喜欢左边,所以她就走了左边的道路。
    是说走了一阵子后,她实在有些怀疑是不是宫中的戒备太松散了,怎么到现在她都没遇见半个人影,一般来说不是都会有再宫中巡视的侍卫们,但是她走了好一会儿根本连个声响都没有,就只有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艳阳高照再加上茉薾塔本身体力真的不是特别好,所以让她的前额不停地冒出汗珠,细长的发丝因汗水的浸湿而紧贴在她的发热的皮肤上。
    再这样下去,感觉过没多久自己的意识就会呈现恍惚状。
    正当她有些发慌的时候,恰巧发现了不远处搭建在众多树荫下的温室,她也没怎么多想就直接往温室的位置走去。
    「好凉~」一踏入温室内意外地温度感与外头是相仿,但是里头似乎夹带着沁凉的空气,让她方才还有些发烫的脸颊渐渐恢复了正常的温度了。
    当她整个人都降温后,才发觉到温室内的花朵跟外面点缀的都是一样,全是散发着清香的桔梗花,只是温室内的桔梗花似乎比起石道两侧的还要来得亮眼,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当她靠近细瞧时,发觉花瓣上似乎沾染着细腻的亮粉。
    她的目光全被眼前的桔梗花所吸引,根本未察觉到身后的人影。
    「你是谁?」那是一个沉稳甚至有些烟嗓的声调。
    「!?」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到的她,下意识地轻颤了她的肩头。
    她缓缓地回过首,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躯仅到男人的膝下,所以她渐渐地仰起头来望向他。
    男人有着与茉薾塔相似的发色,浅色的发丝在光点下透出了美丽的光泽,深邃的五官仿佛不合逻辑似的完美,犀利的眉尾勾勒出他强硬的眼神,使得那双远山紫的的眼眸更加锐利地直视着她,坚挺的鼻樑则是恰当好处地拉长了他鲜明的脸部轮廓,而那丝毫未勾起的嘴唇则是在他棱角分明的面孔上做出了最后的完美收尾。
    「??」她知道这是谁,应该说和茉薾塔有着如此相像的外在特征的人还能有谁!
    眼前的这个男人便是列兰赦帝国的现任帝皇——道格拉斯。
    好了,刚刚她还在怀疑要怎么碰见茉薾塔的父皇,现在怎么运气就?这?么?好,一下子就遇上了呢?
    「陛下,是公主殿下。」站在道格拉斯身后的中年男子连忙补充道。他便是帝皇近卫军队长——克劳德?史吉雷特,在书中可是写道他已经是快要过百的老爷爷了,但是此刻他的面容却仅仅像是接近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而这也正是这个世界里对魔法资质高的人所拥有的特权,魔力纯度要是够高的话,人类的寿命相对也会延长甚至不会老化。
    「难怪,眼睛是这颜色。」道格拉斯淡淡地说道。
    有着茉薾塔外貌的邱鸢鸳还能做什么,面对这样的情势下,也只能抱持着人头落地的危机豁出去了!
    「爸??爸爸?」柔弱细小的女孩声从道格拉斯的身下传来。
    ————
    好长的第一章(手抖)??一下字码太多字了。(喜欢本文的读者不妨从水里探出头啊!)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