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因为两人的关係从父女昇华到某种类似伴侣的关係,道格拉斯现在几乎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将茉薾塔带在身旁,不单是因为私慾想要无时无刻都看见她,同时也深怕她会在这硕大的宫殿中躲起来,毕竟她似乎还在迷惘着该怎么与他相处。
    “茉薾塔”他小心翼翼地揉戳着她细緻的掌腹,与他自己带茧的粗糙感不同,总是令他爱不释手。
    “嗯?怎么了,拔拔?”少女软糯的嗓音从他的怀中传来,那带着丝丝睡意的鼻音彷彿是在跟他撒娇一般。
    邱鸢鸳巴不得能从道格拉斯的大腿上离开,但是她根本是动弹不得,她甚至有些诧异于她这位残?暴?冷?酷的父皇,竟然会做出一系列类似小孩讨要甜头的举动。从昨天道格拉斯对她摊牌了身为父亲的他爱慕着自己的女儿后,她便遭受了一连串的亲暱接触,不光是在此之前就已经很频繁的拥抱,还是用着那迷人的菸嗓索要亲吻,亦或者是撩开她的领口在那脖子、锁骨处留下紫红的印记,更甚今早貌似差点丢了自己这副身体的贞操。
    “朕,想吻你,可以吗?”道格拉斯俯下身将脸庞靠在了茉薾塔娇小的颈窝,他能清楚地嗅闻到只属于她身上的花香味。他怕她会婉拒自己的请求,甚至不惜放低姿态,用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卑微语调。
    “??”邱鸢鸳听到这话先是懵了一两秒,随后她感觉到脑海中被一大串乱码扫过。
    “茉尔塔?嗯?”道格拉斯没有得到回应,使得他那张深邃的五官缓缓地沉下,浅色的眼帘下是一双躁动不安的紫苑眼眸。
    如若道格拉斯得不到茉薾塔的承诺、应允,那么他不晓得自己将为此做出些什么出格之事,等待了这么久的时间,他好不容易才能将她以男女之情的名义紧紧地拥入怀中,他不可能甘愿轻易地放手。
    细长的手指不容许拒绝的紧扣着她的小手,指缝间相互依存的画面,令道格拉斯满意地扬起那淡淡的笑容。
    “那??那个??”邱鸢鸳怎么可能没察觉到道格拉斯的小动作,她这才在缓冲的阶段,结果又见到了他这般可爱的举动,瞬间令她又是不知所措地开合着双唇,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方才的问题。
    “拔拔,是要??亲哪?”当她在说最后两个字时,是极近消音的声调。
    那犹如春天微风的声量细微地令人难以察觉,但是紧靠在茉薾塔身后的道格拉斯怎么可能忽视,当茉薾塔支支吾吾的那一刻他就坐直了身子,为得是看清那藏匿在发丝后的通红耳根,以及那完美弧度的后颈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红云。
    怎么能如此可人,这让他该如何是好。道格拉斯在心底与慾望缠斗着,他恨不得此刻将茉薾塔的全部吞入腹中好彻底佔有她,渴望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刻上他的印记以代表他那深不见底的爱慕、眷恋、偏执,甚至就在这??褪下她的衣着,将她的一切烙上只专属于他的禁咒。
    “朕能亲哪呢?”只是嘴唇已经不够了。
    “?!”邱鸢鸳惊恐地睁大双眼,道格拉斯这是什么意思?
    等等,光是从一开始的父女关係转为男女关係就已经让邱鸢鸳够头疼了,她本来就不怎么把道格拉斯当作异性看待,毕竟他可是父皇、父亲的角色。再加上先前为了逃过茉薾塔这副身体的原书结局,她更是以无下限的方式亲近着、敬畏着、讨好着这位应该是“杀人不眨眼的帝皇”,这不管怎么想都应该是女儿对父亲的亲暱,怎么到道格拉斯这就转为了变质的情感?
    当然不排斥他的亲近,但也并不代表她是完全理解,认可这样的相处方式。她甚至有些困惑于道格拉斯对她的情感,该不会是投射些了什么错误的观念,导致将父女情扭曲了?
    “茉??茉薾塔不知道??”这让她回些什么,她就是个没有什么经验的二十初灵魂,道格拉斯这是故意刁难她吗?
    道格拉斯知道她的为难,他就算再怎么按耐不住也不能这般戏弄她。他喜欢听着她软绵绵的嗓音,毫无威胁力的氛围与他自己截然不同,真想像不到这样天真单纯的少女竟是自己的女儿,除去外貌的特徵,茉薾塔的性格、喜好、行为都与年少时的他天差底远。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才陷入了名为茉薾塔的美好之中。
    “茉薾塔,转过身来。”轻柔的命令口吻。
    道格拉斯对上了那张些许泛红的小脸,娇嫩的脸蛋貌似啃咬一口便能嚐出甜腻的滋味。
    “由你主动,好吗?”他陶醉着她的一切,歪着头询问的时候,那暗沉的耳坠折射着绚烂的光点。
    “?????!”邱鸢鸳深深感觉到了她根本不是道格拉斯的对手,果然帝皇的操作就是不一样,完全不知羞涩的直白,完全不羞愧的行径,完全不在乎的坦然,这些都令她有些错愕。
    这瞬间她已经是有种脑袋当机的错觉,让她再怎么刷好感度也不是这样的,她深深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掉入作者的悖徳感情陷阱中,明明原书里女主与她真正的父亲雷牡勒也没有发展成违背伦理的关係,怎么到她一个根本没打算延伸禁忌之情的穿书者这,就全部乱了套?
    “不愿意??吗?”就在她依旧犹豫不安的当下,道格拉斯开了口,用着那可怜兮兮的腔调询问道,完全不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帝皇,或是冷眼审视贵族与下属的上位者。
    “??”这是犯规!绝对是犯规!不公平!邱鸢鸳现在特别想拉扯道格拉斯那张不停毁坏人设的嘴脸,看他是不是贴了张人脸,还有要是作者知道自己笔下暴戾冷血的一国之主变成这副模样,不知道作者会不会像她现在一样崩溃?
    面对如此反差的攻势,有谁能拒绝?邱鸢駌在心底扪心自问,她就认栽了,甚至随后她有种既是感,怎么觉得以前是她再刷道格拉斯的好感度,现在反倒对换了角色,变成道格拉斯在刷取她的好感值?
    “那??拔拔把眼睛闭起来。”
    红通通的茉薾塔,真可爱。道格拉斯在心底感叹道。
    帝皇从不在外人面前阖上双眸,因为对他而言那是一种屈服的行为,但是道格拉斯却从很早以前,就不在乎地将自身的尊严在茉薾塔面前卸下。
    “不可以偷看!”两双紫苑色的眼珠相互对视着,少女有些羞耻至生气地嘟起了嘴,她伸出了比男人要小一倍以上的手掌,盖在了他好似愉悦的弯月眼眸之上。
    这短暂的间隔实际上仅有叁、四秒,但是对她而言却犹如四季般的长久。
    邱鸢鸳将被睫毛搔弄得有些发痒的手心收回,她这才终于正视了道格拉斯这被天神赏赐的面孔,背对着窗外的阳光那细碎的晨光洒落在他的五官之上,精緻的轮廓一笔一划都是无可挑剔,细长的眼帘顺从地等候着她的下一道指令,俐落的眉宇至鼻尖都无疑地透着那份帝皇的从容,而那微勾起的嘴唇则是耐心地静候着她的赐吻。
    轻颤的唇瓣缓慢地靠近了男人的双唇。
    当她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后,准备迅速抽离时,后脑勺便被一隻手掌紧紧抵住。
    “!?”
    道格拉斯不给茉薾塔有任何拒绝的机会,他在感受到那微乎其微的呼吸时,他便知晓了她与他之间极致的间距,因此在茉薾塔将唇附上前,他就已经准备好封死她逃离的动作。
    紧缩的瞳孔对上了那隐藏着慾念的深紫。
    他强势的亲吻着她的芳唇,却不是野蛮粗暴的方式,而是深沉的,带着那份不可抗拒的偏执。他甚至在吸吮着她闪躲的舌尖时,将另一隻空馀的手抚上了她跨坐在他身上的大腿部,勾人地潜入了丝质裙摆之下,且不打算就此打住地继续探入,在拇指快划过她的蜜穴时才停了下来。
    粘腻的水声来自他不停歇的深吻。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在感受到茉薾塔喘不过气时,道格拉斯才有些不情愿地退出她炙热的口腔。
    “??哈、哈、哈”终于脱离男人激烈的求爱,少女才大口大口地换气。
    被吻到都挤出泪珠的眼尾,以及那泛着水气的眼眸,它们是多么勾人,令男人暗下了紫苑色的眼珠,甚至在垂下的眼帘中可以细微瞧见那淡薄的奶白金。
    “茉薾塔,朕的所爱。”他低沉的菸嗓参杂着沙哑的慾念——
    卡文卡文,再加上太久没码这本,我都忘记那繁杂的设定(外貌、性格、说话方式等等)。
    深深觉得,十五岁大概要再五、六章,因为花雨季还没打到,有几只配角要上线,以及最重要的拔拔肉!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υip)

章节目录

骨科穿書(父女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蕨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蕨惄并收藏骨科穿書(父女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