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烨廷转过身来,侧着脑袋,就等着荆荷把话说下去。
    然而小女人在唤了一声“等等”之后,就胀红了小脸不吭声,抿紧的嘴唇都有些发白了。
    明知前方是陷阱还要跳下去,她得多蠢才能做出这种事?
    然而她又不甘心自己被这男人白白给糟蹋了,只好不情不愿先开口将他牵制下来。
    至于之后要说什么,她还没想好。
    秋烨廷从荆荷那双灵动的眸子里读出她的纠结。
    她可真是从来都藏不住自己的心思啊。
    男人心里笑了笑,打算给他的小母猫下点诱饵。
    “你要找的,是不是一只没了双眼的狸花猫?”
    此话一出,荆荷立马震惊地瞪大了眼。
    果然!这个男人是见过猴儿的!
    “你见过猴儿!你为什么要撒谎?!”荆荷一想到自己因此还被这男人莫名其妙强奸了,委屈与愤怒立马涌了上来。
    秋烨廷没有回答她的质问,反过来问她,“你想知道它在哪儿吗?”
    这个问题的回答当然是肯定的,然而毋庸置疑,这肯定也是一个陷阱。
    荆荷在斟酌着这男人说谎的可能性。
    “猴儿不见的时候你根本不在酒店,你怎么可能知道它在哪儿?”
    她眼里充满质疑,明显不信男人的话。
    秋烨廷早猜到她会这么说,轻轻哼笑一声,又是一句反问,“那它是正常消失的吗?”
    这一问直接让荆荷愣住了。
    猴儿失踪时没有被监控录像给拍到,这已经让荆荷无法理解了,可这个男人又是怎么知道当时的情况的?
    一般人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话来,除非,他真的知道猴儿失踪的原因!
    荆荷的眼神一下子变了,“猴儿它在哪儿?”
    秋烨廷虚了虚眼,眉头微蹙,心里涌上一股烦躁。
    荆荷在谈论到小猫时脸上的那种关切与认真是与他交流时不曾有过的。
    这让秋烨廷瞬间明白了一个事实,在荆荷心里,他远比不上一只猫的分量重。
    发现自己被一只猫比了下去,秋烨廷心里一阵不爽。
    他转身,面朝浴缸,就着浴缸边沿坐了下来。
    两条长腿微微分开,与肩同宽,露出腿根间那狰狞挺立的大肉棒。
    秋烨廷微微勾唇,醇厚低沉的嗓音在浴室密闭的空间里回荡。
    “想知道,就取悦我。”
    荆荷僵坐在浴缸里,不论她把视线投向何处,都忽略不掉被那根大肉棒直直对着的尴尬感。
    而拥有绝对视野的秋烨廷,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将小女人的所有神情都毫无遗漏地收入眼底。
    尤其是她那明明想偷看,却还要假装偏移视线的小心思,都被他洞察到了。
    呵,好一只矫情做作的小盯裆猫。
    秋烨廷耐心十足地坐在那里等待荆荷的回应,他是个很有耐心的捕食者,等待猎物进入他的捕猎范围。
    忽然,只听小女人深呼了口气,她似下了什么决心,大起胆子跪直了身子,一点点朝男人这边挪了过来。
    她来到男人两腿间,胀红的小脸别向一边,伸出颤巍巍的小手,仅靠余光与触感确定方向。
    小手碰到肉柱时似被那热度给烫了一下,她怯懦懦地收回了一点,小心试探了多番,才终于将其握住。
    秋烨廷忍耐住被那柔夷包裹的舒畅爽快,匀了几下呼吸,收到小女人“接下来该做什么”的眼神询问后,他笑了笑。
    “是你取悦我,小乖。”
    取悦是一方主动的讨好,不是另一方下达的命令。
    所以,他不会给任何提示。

章节目录

人型猫薄荷(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蜉蝣紮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蜉蝣紮蛙并收藏人型猫薄荷(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