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罗桑你听说了吗?”同班的仙波惠蹦蹦跳跳地坐到沙罗前面的座位上,两个长长的辫子正好扫到了桌边。“从南美来的那几个学生好像都被带走了,说是要调查呢。”
    沙罗抬起头来,故作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
    “这周一来大家都传疯啦,”仙波一张娃娃脸带着很是愤慨的表情,着实有点可爱。“要我说啊被抓起来也算是好事,省得在校园里呆着碍眼,除了在礼堂里对你那样子,他们几个可也没少惹事。”
    沙罗扯了扯嘴角,事实证明渣滓就是渣滓,怎么也改不了自己的本性。“再怎么说,出身魔法艺术学院的师生有外交豁免权在,也就是被关个几天的事。”
    仙波惠笑嘻嘻地看着她。“关上几天也行啊,但说起来,隔壁的望月心情可不怎么好咯,你是没看见她的面色,好难看啊。”
    沙罗不在意地笑笑,望月艾丽卡她一点也不关心,不过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大小姐而已。“你怎么这么关心她,是原来认识么?”
    仙波惠笑容依旧。“她啊,一直都挺清高的,和原来没有什么变化。”
    沙罗自然能看到那眼底一闪而过的嫉妒,毕竟面前的女孩才只有十二叁岁,情绪管理并没有很出色。
    “我记得你也是从德国回来的。”
    仙波惠愣了一下。“是啊,你、你记得啊。”
    沙罗勾了下唇,难得语气带上了调侃。“不知道是哪只小雀鸟每天都会缠着我一段时间来问东问西。”
    仙波惠脸一下就红了,沙罗第一天来班里的时候,她就是那个说她头发颜色很好看的人,毕竟她就坐在沙罗的右边,两人之间只隔了一个过道,她还记得,那天阳光很好,灿烂的日光从窗户闯进教室,在她有意无意被吸引的目光里,银发的新同学就像一幅风景画,美的让人无法用语言表达,而在那之后她就死皮赖脸地坚持每天都来和她说话。
    “那是…因为沙罗桑真的很好看,我想和你做朋友。”仙波惠直白地看着她,眼底一片坦然,反倒让沙罗有些意外。
    “搞了半天,你是因为看上了我的美色啊?”
    “也、也不完全是啊!”
    “开玩笑的~”
    沙罗看着词穷的女生有些沮丧,眼底涌上些凉意。朋友这个词,她们两个可能都不怎么配得上。自己是如此,仙波看上去…也一样。
    “樱江桑…樱江桑?”
    沙罗猛地回神,坐在身旁的忍足侑士担心地看着她。“怎么了,很少见你上课发呆。”
    “没什么,只是在想事情。”沙罗笑了笑,认真看起了这堂课的相关内容——法国国花。
    埃莉诺很快讲完了自己想要说的,将课堂的剩余时间交给了学生们。沙罗看着书上的彩色配图,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忍足君的气质和这香根鸢尾十分切合。”
    “樱江桑为什么这么认为?”
    沙罗笑了笑。“法国人大多浪漫多情,一生都在坚持追求美丽的邂逅。忍足君你,就像花语代表的那样,以后会是个大情圣吧~”
    “哎呀,原来在樱江桑眼里我就只是这样的而已么?”
    忍足侑士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子,银色的长发扎成马尾,光洁的脸庞线条优美,低调奢华的眼镜让她本就出众的气质更添贵气。
    “网球部的那些男孩子里,你和迹部君可是最抢手的,应该会有很多女孩子抢着想和你们谈一场恋爱吧。”沙罗不像同龄的小姑娘一样会发花痴,但在学校里呆着,闲言碎语之类的不断入耳,有些事自然是清楚的,况且她也承认这些人的确是有资本让女孩们趋之若鹜。
    “那樱江桑,有偏好的类型么?”
    忍足鲜少有些较真,步步紧逼着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只见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漂亮的紫色眸子里是满满的自信。“只要合得来,一切皆有可能不是么?轻易地给自己下限制,岂不是会错过许多新奇的事?”
    “樱江桑真是,”忍足笑着摇摇头,“自信得可怕呢。”
    “彼此彼此~”
    法语会话很快结束,沙罗和忍足笑着分别,今天她请了一次社团的假,原因无他,她需要去赴渊上家的约,和下属家族的人一起。
    “沙罗小姐。”
    面前身穿正装的女孩和药师寺幸子生的足足有七分相似,但很明显她要更加的成熟圆滑。
    “我是紫川晶子,是幸子的二姐。”
    “你好,是我一直受幸子前辈的照顾。”沙罗笑着与她握手,坐上了停在门口的黑色轿车来到了沙龙做造型。
    “这次还麻烦你特意从埼玉县赶来,真是辛苦了。”
    “升学的事情已经结束,也不算很忙。对于下属家族,听从本家的调遣是理所应当的。”
    沙罗闻言不可置否,东洋地区的忠君文化真的是影响深远,虽然她并不觉得这是好事,但也同样不会反对。
    造型师很快将人打理完毕,沙罗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礼裙,头发高高盘起,着了淡妆的脸依旧被那副眼镜挡住,平添几分成熟。
    “我记得,幸子前辈说你很小的时候就被过继到了紫川家。”
    “我和我大哥是双生子,我满四岁后就去了紫川家,大哥被外祖父带在身边,只有幸子是在我父亲伊达家那边长大的。”
    沙罗点点头,她对外家的基本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下属家族人才济济,涉及领域颇多。紫川家主唯一的女儿嫁了出去,成为世家的夫人后也只有一个独生子,自然就不能继承母亲娘家的位置,故而过继家主堂外甥女的孩子就成为了最佳选择。
    “你们的父亲是伊达氏,就是如今仙台圈的那个?”
    紫川晶子笑了笑。“就是原仙台地区的大名家族伊达氏的后裔,也是斯莱丝特魔法艺术学院的校董席之一,当年我父母还是托了清志先生的福才走到一起。”
    “原来如此,你们兄妹也是出身显赫。”沙罗并不意外,包括下属家族在内,紫苑寺一族基本挑不出什么毛病,个个祖上都是能在历史长河里找的见数的出的人物。她原先就知道外祖和伊达家关系颇好,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
    紫川晶子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高贵的从来不是身份,而是心。我和大哥正式被定下下任家主的身份时,清志先生是这么告诉我们的,我们要做的是让家族以我们为傲,而不是倚仗家族的荣光来让自己得利。”
    沙罗看她一眼。“累吗?”
    紫川晶子眨了眨眼,似乎是没反应过来。
    “应该很疲惫吧,这么多年。”沙罗没有再看她,声音却软了些。“你其实也可以和幸子一样,而不是承担起一个家族的责任,如果当时你的长辈们能坚持的话,对么。”
    听得此话,紫川晶子沉默许久,沙罗也没有多言,一时间车内气氛十分诡异。
    “我自然怨过。但可悲的是,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一切,所以才会感觉……”紫川晶子笑的苦涩,“加倍的无力啊。”
    沙罗微微侧过头,这个比她大了五岁的女孩终于弯曲了自己挺直的背脊,在昏暗的车内显得有些无助。
    “清志先生说您洞若观火,再细枝末节的情绪也不会放过,的确是所言非虚。”
    “只是敏感了些而已。我点明这个并不是想让你难堪,只是若你想通了其中关窍,也就不必这么多年连一声母亲都不愿出口。长大了,长辈也就老了,时不我待,你且好好想想,这也是我外祖的意思。”
    紫川晶子听着有些懵然,然而车子很快停在了路边,一位中年美妇正等在那里,细看之下与紫川晶子有相当强的熟悉感。
    “该下车了。”
    沙罗率先推开了车门。那名中年美妇上前了两步。“大小姐。”
    “珠纪夫人贵安,今夜还要多亏您来打个掩护了。”
    “哪儿的话。”药师寺珠纪看了身后自己的二女儿一眼,便继续同沙罗说话。
    “渊上家这次请大小姐,老家主怕您和晶子两人应付不来,所以才让我也出席。”
    “外祖实在是,太麻烦您了。不过,渊上家主的夫人就出自水无月家族,而水无月家主将是我继母的贴身侍女。这样的关系,让我不多想都困难。”沙罗腼腆地笑笑,让药师寺珠纪有一瞬恍神。
    “夫人?”
    “没什么,你刚刚笑起来的时候,很像你妈妈年轻时候。”药师寺珠纪有些感慨,“不过要是绮罗还在,你也不会这么难做了。”
    沙罗不知该说什么,叁人很快就到了定好的包厢门口,甫一推开门,里面的说话声便戛然而止。
    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上首,一进门便与沙罗对上了视线。
    “沙罗大小姐。”
    “初次见面,渊上先生。”沙罗露出公式化的笑容,“一切可好?”
    老人笑容满面:“一切都好,不过倒是没想到连同珠纪也一起来了。”
    “看您说的,抽出一顿饭的功夫自然还是有的不是。”眼光扫到了一旁的美妇,药师寺珠纪并不意外她也在。“美佳也在。”
    泉本美佳笑着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老人看了看这两位,带着些许遗憾,说:“要是结衣也在的话,当年帝国大学的叁朵金花也就齐全了。”
    沙罗侧过头对一旁的晶子问道:“结衣你知道是谁么?”
    “他们说的是海音寺结衣,也是帝国大学魔法部成立近五十年来第一个女部长,可是后来在海外出了事,客死异乡了。”
    沙罗点点头,看样子这个海音寺结衣应该就是越前龙雅的母亲了。
    “大小姐能来,我真的很高兴。”渊上敏英笑着说,“清志先生不知可还好?”
    “外祖一切都好,就是最近偶感风寒,不然一定会亲自前来。”沙罗笑容依旧,下一刻却直接发动了雷属性的能力,将屋里的四个菱形壁灯给炸了个粉碎。
    屋里一片寂静,药师寺珠纪却将女儿和泉本氏立刻拉了出去。
    “现在您可以直接说明来意了,渊上先生,我们的时间不多。”
    渊上敏英愣了下神,随即面容变得很是扭曲疯狂,大笑出声。“蓝泽家的大女儿果然不是泛泛之辈,也对,你是绮罗的女儿,怎么可能和那个血统低贱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一样,而蓝泽正史的儿子却将你防备至此,简直是可笑至极!”
    他猛地起身走到沙罗面前,细细地端详她的眼睛。“真像啊,真的像她。”
    沙罗面无表情。“孙女有一两处像奶奶,有什么不对么?”
    老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温柔地笑了一下。“连蓝泽正史的儿子都因为爱莎而不那么让人厌烦,你要是多像爱莎一些,自然也会更好。”
    “我祖父如何轮不到你来评判,”沙罗打断了他,“我祖母的好,同样也不是你能随意议论的。”
    “是你祖父抢走了她!”老人有些癫狂,“你以为一个远在英国的贵族女孩为什么不远万里跑来日本,她当年是来见我的,你的祖父是个无耻的小偷,是他偷走了爱莎!”
    沙罗脸色不虞,老人却哼笑出声。“你以为你祖父是什么正人君子么?他当年手里有爱莎父亲的把柄,不仅将爱莎当做两家联盟的筹码娶回来,还同时金屋藏娇了另外一个女人。”
    “知道她是谁吗?”渊上敏英眸底猩红,“是你祖母父亲在外的一个私生女!比你祖母只小了不到叁个月!”
    “这就是蓝泽正史,你的好祖父。当真是好得很啊,他是那个德行,可他的儿子却比他还要不如。”
    沙罗定了定神,开口道:“你一直不喜欢我父亲,是因为我祖父的缘故?”
    “呵,你祖父其实也有过私生子,只不过没出生就让老公爵给解决了,”渊上敏英老神在在地品了一口酒,眼中的疯狂丝毫不减,“可你父亲更无耻,儿子比你都大,还敢在原配夫人死后厚颜无耻地把那个女人娶进门,又生了一个女儿。败坏世家门楣,他们父子一个赛一个的无耻。”
    “这与你何干?这是我蓝泽本家的事情,渊上家只是下属家族,无权过问太多。再者,您后来也娶了妻子,是水无月家的女儿,可看样子你却对我祖母念念不忘一生,那您的品行也是不可恭维啊。”
    “那个贱人,如何比得上爱莎一分一毫,”老人眸光一冷,“不过是你祖父的计策罢了,娶了她又能如何,她压根就不配。”
    沙罗嘴角一抖,这个老头子,当真已经是丧心病狂,说什么都是白说。
    “你是唯一一个继承了爱莎眼睛的孙辈,我还记得你小时候,一点都不像蓝泽家的人,完完全全继承了你母亲。”老人看着她,不再那么狂躁,但语气却平静地让她感到不安,“我这辈子无子无女,算得上后辈的也就是卡兰,爱莎把他给了你,也算是圆了我的心愿。”
    沙罗瞳孔一缩,老人的五官已经开始渗血,但却依然看着她,目光平静悠远。“攻击已经开始,你就算赶回去本家也无济于事了。”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人笑了,被鲜血浸染了大半的脸庞很是可怖,他气若游丝:“爱莎已经将东西给你了,这是我和她唯一共同拥有的东西,就…当作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了。”

章节目录

浮世风月【综漫NP正剧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雪月清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月清漪并收藏浮世风月【综漫NP正剧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