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辰鱼抱着妙仪跪在地上:“陛下……”
    赵衍还是慢了一步,让那杏色绸缎兜帽从指缝中滑走了。
    垂下眼,见柳辰鱼怀中的女子紧搂着情郎,瑟瑟发抖,似隆冬时节,挂在枝头的叶子,北风一吹,伶仃可怜。
    那用尽力气,怕到无能为力的模样,更显得他自己像个恶人。
    一念生,万恶起。
    他不是没做过恶人,只是现在已没了做恶人的因由,何苦惊散这对小鸳鸯?
    掀开兜帽来,就算是真与她有几分肖似,又能如何?
    她人已经不在了,自己还要再收一个赝品在身边,日日看着,夜夜想起,画心地为牢笼吗?
    鹤望在门口,久不见赵衍出来,放心不下,回来察看:“陛下,墨泉回来了。”  这两个人要抓要关,也还缺个确凿的罪名,先听了墨泉的回禀才好。
    赵衍一转头,瞥见鹤望额角的狰狞伤口,回想起文德殿中那个歇斯底里的自己,终是收回了手,转身而去。
    自欺欺人的事,已做下两回,常言道事不过叁。
    柳辰鱼低着头不敢看他,全家的性命,系于一瞬,连呼吸都怕走漏了慌张的心情。
    静默中,他瞥见地上的影子缓缓动了,又听见赵衍的声音渐去渐远。
    “便是喜欢,也还是得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好……若有什么难处……进宫来说吧。”
    这话竟然出自赵衍之口,柳辰鱼不敢信,还是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这才觉出自己的汗已凉透了。可他怀中人的颤抖却愈演愈烈,片刻后,抑制不住地低声抽泣起来。
    柳辰鱼忙在妙仪的肩上轻轻一握,止不住她的颤抖,只好用上力气将人抱到屏风后的美人榻上,悄声道:“姐姐,再忍一会儿,万不能出声。”
    他探头一看,见赵衍已带人行到小门处,忽然停了下来,回头望过来,忙上前去。
    赵衍道:“有位双双姑娘,与一桩伤人案有关,先交与府尹,明日等你入宫了,和她一起被审吧。”
    他说完,便有两个暗卫留了下来,跟在柳辰鱼身边。
    柳辰鱼知道那桩伤人案指的是松年,回望屏风那处,不见有响动,有心将这两个暗卫引走,于是追着赵衍去了,还不忘佯装道:“陛下,什么伤人案,微臣不知啊……”
    柳辰鱼和赵衍走后,苏合听四周静了下来,小心翼翼从床下出来,见妙仪躺在榻上,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柔声道:“莫怕了,已经走了。”
    她说完去揭妙仪脸上的遮掩。
    哪知妙仪伸出手死死挡住:“我无事。”  声音仍哽咽着,眼睛依旧滚烫,心中却已将前因后果,出路对策梳理了一痛。
    “姐姐,去给哥舒将军的人飞鸽传书,此地不宜久留,我的身子再等下去,也不见得能在几日之内就好转,不如速速离了大梁。”
    苏合道:“可不知赵衍会不会派人盯着这一处,今日出去被他跟着了,反而不好。”
    妙仪转念一想,点头道:“姐姐说的在理,我们明日一早换上男子的衣衫,等前院印制坊的人来了,趁着他们进进出出,蒙混出去。”
    苏合听了,立时回屋去准备。
    妙仪等她走远了,露出头来。
    眼睛在暗处默默流泪久了,乍一见光,如被灼烧一般,直痛到心里去。
    原来这才是他们最后一次相遇,没有只言片语,却轻易让她怀疑起自己无悔的心。
    她站起身,踏上九曲连廊,走过那些起承转合,每一步都似踩在了他的足迹之上,慢慢来到了属于他们的终点。
    一扇不起眼的门,简单得一如他们未曾谋面的别离。
    妙仪抚上被劈断的门闩,明日再跨过这道门,便只有海阔天空,风轻云淡了。

章节目录

一片闲心对落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芦苇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芦苇芭蕉并收藏一片闲心对落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