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黯淡,满室寂静。
    空气中飘满了浓郁的情欲气息,隐隐掺杂着一丝膻腥味,昭示着方才巫山云雨的痴狂淫乱。
    花千遇躺在法显怀里,眼波湿透微微喘息,浑身酸软无力,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一只手轻柔的拭去她眼角残留的泪花。
    她没动,也没拒绝。
    法显扶着她的身体将半硬的阳物抽离出来,没了堵塞幽穴内沉积的液体全都涌出,稀稀落落的洒在黑色的草丛间将胯间完全打湿,不堪入目淫靡至极。
    穴口被肏弄的还未合拢,一收一缩的挤出粘稠的液体,粘在两片花唇上,湿漉漉的像是淋过雨的罂粟花蕊,诱的人想再尝一次甘甜。
    法显的喉咙有些发紧,忙移开视线,扶着她酥软的身子放到床榻上,随便套上亵裤下了床榻。
    花千遇缓过神就见法显拿了一条帕子,正在细心擦拭去腿心间的粘稠浊液,在看身下床铺湿了一片,像是打翻了一杯水。
    莫名间,脸上升起一些热度,羞耻的情绪自眼中闪过,没想到能流这么多水,一定是旱的时间太长了。
    说真的,法显是她上过的所有男人里做的最厉害的,当然技巧也是最烂的。
    不,根本就毫无技巧,房事烂也就算了,做起来瞻前顾后,揉她屁股还揉的胆怯小心,骂他一声就不敢再碰了。
    还没有哪个男人像他一样,只一味的冲撞却很少碰她身体其他敏感点,除非忍不住。
    这后果嘛……
    甚至让花千遇觉得他这样也非常好。
    法显坐在床边,执着帕子探到她腿间,低垂的眉眼满是柔柔的暖意。
    手下的动作缓慢而细致,一如往常他抄录佛经时的专注。
    看着他,花千遇突然觉得别扭起来,法显一脸正直的做这事,怎么看都觉得十分违和。
    她又搭下眼皮,还不太灵光的脑子转动一下,猛然间意识到她此刻正在法显面前张开腿,法显是和尚,她在出家人面前张开腿……
    要命啊!
    花千遇脑海中的小人已经在哭天抢地了,都恨不得拍自己几巴掌。
    连忙把腿并拢,却正好夹紧法显的手,柔嫩的花唇贴在他的手指上,食指抵在肉缝中,湿漉的两片花唇含着指节,微微用力就能往里陷入。
    法显脊背发僵,呼吸重了一分。
    “啊!”花千遇小小地惊呼一声,下意识将腿张开可对上法显的脸又赶紧合拢,催促道:“手拿开。”
    她只虚夹着并不紧,动手便可抽离。
    用警告的目光瞧着他,手下摸索着拉起棉被盖在自己裸露的身上。
    法显慢吞吞的移开手,也不动就看着她。
    那目光平淡,眼神却很深,很深,看的人心悸。
    花千遇首先顶不住了,目光移向别处,眼尾余光见他半响都没有反应,遂踮起脚尖,踢了踢他的腿,毫不客气的吩咐道:“你去给我提几桶热水,我要洗个澡。”
    她身上黏腻的厉害,头发也半干不湿的,光是擦弄不干净,还是洗个澡能彻底解决。
    法显停住不动,眼也不眨的注视她良久。
    不明白他有何意,花千遇疑问:“怎么了?”
    法显也不说话,清俊的面容靠近来,微微垂眸看她,离的近眉眼轮廓更加深邃。
    花千遇眼睫轻颤,由下至上的角度看过去,法显静默的面庞竟又情又欲,让人有种奇异的心痒感。
    她脑海里恍惚的浮现一个念头,想扒了他的僧袍。
    转瞬又想起他现在就赤着上身,目光不自觉的瞥向他身下,亵裤微微透湿贴在胯间,印描出阳具硕大的轮廓。
    粗硕,硬挺。
    花千遇立刻就颤了一下,身体往后挪,法显攥住她的手腕,俯下身嘴唇落到她的唇瓣上,轻柔的舔舐她的唇线,薄薄的两片唇有点发干,他便用口中津液润湿,再启开抿紧的唇线往里去探。
    一缕淡淡的檀香息在唇边围绕。
    这还有何不明白的,他还准备再做,难怪不去给她提热水,洗了也是白洗。
    花千遇惊悚的推开他,往床榻里缩去。
    这一选择完全是把自己的后路给断送了。
    法显上了榻,攥住她纤细的脚踝将她拖到面前,眼看被抓住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花千遇不住的用脚踢他。
    法显也不恼,就任她踢。
    等她发泄够心中的怒气,法显才缓缓说道:“施主的寒毒还没有解。”
    此话一出口,花千遇就知道他按的什么心。
    鄙夷的目光看他,冷声道:“狗屁,说这么冠冕堂皇的干甚,你特么不就是想上我。”
    法显温和的看她,好脾气的劝说道:“别骂人。”
    花千遇冷笑一声:“我就骂,不想听滚。”
    法显微微垂眸,也无计可施,便道:“那你骂吧。”
    “……”
    花千遇目瞪口呆的看他。
    这和尚脑子坏掉了吗?宁愿听她骂人也不离开。
    在她晃神之际,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渴吗?”
    花千遇动了动嘴唇,本来是不渴的,经他一说倒是觉得口干舌燥,遂点了点头。
    法显回身拿过床榻旁漆圆木桌上放置的茶壶,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花千遇抬目看他一眼,惊疑不定的接过茶杯,含住杯壁喝一口水,清水不凉温温的,正解口中干渴。
    看她喝的急是真的渴了,这一杯见底后,法显又倒上一杯,她连喝了叁杯才对他摇头表示不渴了。
    法显将杯子放回,定坐到榻边,宽阔的肩背挡住了大半的光线,眼前是他幽深的目光,直直地凝望而来,并没有要离开的迹象。
    此情此景,使得花千遇突然紧张起来,手抓着棉被努力往上掩遮住脖子,只露出一个头,眼瞧着他:“你该回去了。”
    法显没说话,反而更进一步。
    见他靠近,花千遇没出息的一个劲往后缩,直到后背贴着墙面退无可退。
    法显伸手揽她入怀,垂首吻在她柔软润泽的唇瓣上,舌头启开她的牙齿,卷着滑腻的舌根吸吮,唇舌交缠暧昧而炽烈。
    呼吸渐变凌乱,气氛又灼热起来。
    花千遇推拒不开,被他亲的头晕脑胀,混沉的脑子里冒出一个令人惊骇的念头,法显似乎很喜欢吻她。
    念头刚起,随之而来的是不屑唾弃的情绪,他没尝过女人的滋味,自然食髓知味,一发不可收拾。
    这般想着她挣扎的更甚,可不想任由法显在她身上发泄欲望。
    只是她寒毒刚有所缓解还处在虚弱期,不动用内力根本就反抗不了,不消几息就被法显压倒在榻上,身上遮盖的棉被也被他扯掉。
    火热的掌心抚过娇柔窈窕的酮体,流连每一寸的肌肤,凝脂若玉,滑腻如丝,这是女人的身体。
    女人……
    法显心头一震,手指微微颤抖起来。
    这两个字是他多年清心寡欲修行中不能触碰的重戒,现在他不仅亲着抱着还要和她行房事。
    隐约之间心底好似有一股离奇的欲念冲动,明知悖逆戒律却又甘愿沉沦。
    浓烈的爱欲升了起来,血流蒸腾。
    法显埋首在她的脖颈间吮咬着柔软的肌肤,滑嫩嫩的真犹如剥壳的鸡蛋般白生嫩滑,让人舍不得移开唇舌。
    花千遇感觉压着她的身躯变得越来越滚烫,像是一座蓄蕴已久即将喷薄的火山。
    她心中惊颤又隐隐害怕,输人不输阵,仍是嘴硬的说:“滚开,我不想和你做了,弄得我一点都不舒服。”
    法显动作一滞,其后紧紧抱着她,湿热沉重的喘息响在耳畔,平静的反问:“那你想和谁做?”
    “你管我,反正不是你。”

章节目录

梵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洛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神并收藏梵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