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胜奎带着手下一大队人气势汹汹就往镇中客栈而去。
    东胜奎昨夜消耗精力过大,再加上也没真正把刘师爷说的人放在心上,去的路上马都懒得骑,窝在马车里,枕着崔鱼儿和柳馨娘香软的美腿,眯了一觉。
    以往,但凡是对着他派去的人硬气的,见到了他,再知道了忶州知州府的名头,对面就瞬间变成了秋后的蚂蚱,蔫儿不拉几,再也不敢多吭一声。
    这回,想必也差不到哪儿去。东胜奎胜券在握,自觉就是去小客栈耍耍威风的。
    吓唬这些贱民,看着他们诚惶诚恐、畏惧颤抖地匍匐在他面前,这是东胜奎最喜欢的乐子。
    更何况,刘师爷说,那群人里还有个小丫鬟也相当漂亮,当时他临街一瞥,没看清楚。
    此去定是收获颇丰,东胜奎美美地想着。
    ……
    结果,等众人簇拥着东大爷“杀”到镇中客栈,却发现人去房空,连根儿美人的毛都瞧不见。
    东胜奎得知后,勃然大怒,叫来客栈掌柜。
    掌柜的战战兢兢地说,那伙人一大早就退房离开了,这会儿肯定已经出安康镇了。
    “你看着他们走,怎么也不拦着?!那可是我们大爷要的人!你他妈活得不耐烦了!”刘师爷厉声大骂。
    东胜奎却一脚踹在刘师爷屁股上,给他踹了个跟头。
    刘师爷噤声,浑身滚上一层土,连生气都不敢,满脸堆笑地谄媚道:“爷,是小的僭越了,求爷恕罪……”
    东胜奎道:“你自己昨天不留下人在这儿看着,还有脸怪别人?”
    刘师爷真是哑巴吃黄连,知道自己这锅是背定了。
    东胜奎没见过那伙人,不知道那些人的厉害。那伙人中的叁个男的,连那男主人,八成都是练家子,只派出一个人就把他们十几个全都打趴下了,剩下两人不慌不忙的护着女主人和俩丫鬟,根本没怕过他们!
    他们能逃回来都算阿弥陀佛,还留下几个人看着?
    要是出了人命,那小丫鬟还带不回来,他一个小小师爷不得被东胜奎打死。
    东胜奎表情阴狠,狞笑道:“行啊,看来有自知之明,知道得罪了本大爷,撒腿就跑了。”
    刘师爷连声应是,附和道:“他们定是怕了!但他们走不了多远的,少爷,咱们要不要追?”
    “追!怎么不追!”东胜奎喝道,“现在,马上!爷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带着人立马追出去!”
    刘师爷心里叫苦不迭,怎么又是他?他只是个师爷啊!
    “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东胜奎阴声问掌柜的。
    掌柜的生怕被迁怒,慌忙回答道:“听他们的其中一个护卫说,好像是要去晖丘……”
    “晖丘?好啊……”东胜奎双眼顿时一亮。
    晖丘是忶州的州府,是他的地盘。等过几日到了晖丘,那群人要杀要剐,想怎么收拾,自然就随他喜欢了!
    “既然如此,你不用追了!”东胜奎立刻改变了主意,“咱们现在就马上出发回晖丘!路上要是追到了自然,追不到,等到了晖丘城,爷再慢慢和他们玩儿……”
    刘师爷闻言大松一口气,连忙应:“是,小的这就吩咐下去!”
    ***
    半个时辰后,相距安康镇几十里外的官道上,隐卫赤鹄将客栈中发生的一切谨声禀报了贺文骁昱。
    贺文骁昱一牵嘴角,冷笑道:“要和我们慢慢玩?”
    林意芙也觉得十分好笑,这东胜奎当真是地头蛇当惯了,坐井观天,不知天高地厚。
    “行啊,要玩,我就慢慢和他玩。”
    贺文骁昱对外头赶车的玄一道:“抄小路绕行,先避免和他们在官道上碰撞。”
    玄一应是。
    林意芙问:“小路不如官道近,那东胜奎就会先我们一步到晖丘了。”
    贺文骁昱替她捋了捋鬓角的碎发,微笑道:“自然要让他先我们一步到晖丘。这样才能给他布置的机会。”
    贺文骁煜温柔地给东祥亨父子判了死刑,“咱们不必着急,毕竟,抓贼必要抓现行才好。”
    然后顺藤摸瓜,釜底抽薪,一把将东家连根拔起,直接从忶州的地图上抹掉。林意芙在心里替他补充道。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