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中年男子一番威胁之言说完,却见厅堂中被威胁的人并未露出一丝畏怯之色,一个比一个镇定自若,好像压根儿没听到他说的话一样。
    就连那个点名要被带走的漂亮小丫鬟也只是气愤,丝毫未见害怕。
    中年男子瞥了眼她身旁站着的另一个丫鬟,心下咦了一声,暗道:旁边这个也不错啊!想来是他家少爷当时也不过是匆匆一瞥,未能看全。
    中年男子于是开始盘算着,不如把另外一个也带回去!有意外之喜,少爷肯定高兴,到时候赏赐说不定会翻一番!
    思及此,那中年男子清了清嗓子,扬声道:“哦,不光是她,我家少爷命我把那一个也一起带回去。你们就不用挣扎了,最好乖乖听话,也能少点儿麻烦!”
    他下巴一扬,指碧云。
    所谓无知者无畏,这乡野粗民倒是狗仗人势,惯会口出狂言的,恁的嚣张!
    只可惜,他们是不知道,这次他们碰上硬茬儿了,惹到了搭上他们一家子都惹不起的人!
    方才逛街途中,焦刻已经探完消息回来了。
    据他所得消息,这东大爷全名东胜奎,乃是忶州知州东祥亨大人的独子。
    这东胜奎可是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最喜欺男霸女。虽然娶了夫人,可正室懦弱无能,从来不敢对他的恶行多置一词。
    东胜奎府中美妾无数,夺人妻女、强占民妇这种事情更没少干。平常还喜欢和一群狐朋狗友到处结伴游玩,生活美滋滋,霸道惯了。
    玄一冷冷一笑,道:“那今天真是可惜了,你们家少爷恐怕无法如愿,一个也带不走!”
    中年男子闻言目露阴冷之色,缓缓道:“哼,你们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放出狠话,那群虎背熊腰的家丁也围拥过来,面露凶相,摩拳擦掌。
    中年男子向前一指,喝道:“给我上!”
    玄一揉身而上,迎战这群家丁。
    贺文骁昱一派镇定的将意芙护在怀中,避到一旁。焦刻则看护碧云与素蕊。
    不过是一群粗通拳脚的平民,远不必杀鸡用牛刀。玄一一个人就能游刃有余地对付,而且还是单方面碾压!
    半柱香不到的时间,一群人就被打趴在地上,只能哎呦哎呦的叫唤。
    那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景象,不可置信的眨巴眨巴眼,抖着手,指着玄一:“你……你们……”
    玄一长身玉立,如玉面罗刹冷冷看着那中年男子,脚下还踩着个人,面无表情地问:“怎么,还不服?”
    那中年男子腿上发软,色厉内荏的还要放狠话:“你、你、你们等着!我告诉你们,你们摊上大事了!惹到大人物了!你、你们一个也别想走出安康镇!”
    然后脚底一抹油,溜得飞快。
    家丁们也屁滚尿流地爬起来,跟在那中年男子屁股后面跑走了。
    ……
    待一群人跑远,玄一才回到贺文骁昱身边,恭谨道:“属下无能,令主子受惊了。”
    贺文骁昱嗯一声,看着被砸得乱七八糟的厅堂,对玄一道:“给些银子,赔偿店家损失。”
    “是。”
    回到客栈房间,关上了门,意芙才道:“这个东祥亨,可真是会养儿子。竟然还是个为官一方的父母官呢!”
    贺文骁昱冷笑道:“他不仅会养儿子,还深谙官场门道,会做官得很!迄今为止,我还没收到过参奏他的一本本子呢!”
    玄一恭谨道:“主子,是否传信会京,好好查查这个东祥亨?”想来,一定能够大有收获。
    贺文骁昱道:“不必,让戊州的隐卫去查罢。忶州就在戊州边上,能就近便利行事。”
    玄一:“是!”
    “忶州州府离这里有多远?”贺文骁昱问。
    玄一道:“不算远,晖丘离此地大概也就六百里左右。”
    “好,那咱们明日便启程,去晖丘。”
    ……
    安康镇镇中心,一座二进的宅院。
    看门的小厮见到来人,殷勤地上去招呼:“哎哟!刘师爷!您老回来了!”
    刘师爷,也就是方才在客栈中大放厥词的中年男子,此时神色焦急,问那小厮:“少爷呢?”
    “少爷?”那小厮闻言,抖着眉毛,笑得十分猥琐。
    “嗐!还能在哪儿,正和崔鱼儿、柳馨娘在正房里头……内个呢!您听听,在这儿都能听见。而且那声儿啊,娇脆着呐!嘿嘿,也不知道被咱们少爷干得有多美!”
    刘师爷却无心听什么娇脆不娇脆的,急得一个劲儿的拍手,却也知道一时半会儿是见不到东胜奎的人了。
    但事情严重了啊——少爷想要的美人儿,他头一回弄不回来!而且,对方还是一群极难对付的硬茬儿!
    刘师爷想到东胜奎那混世魔王的倔脾气,心里就犯愁。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