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无缘无故的,交哪门子的朋友?林意芙不由暗暗嘀咕。
    且不说贺文骁昱乃当今天子,若非事关政事,等闲人尚且没有资格入他的眼,遑论一个小小酒楼的老板。
    贺文骁昱自然婉言相拒,客套道:“邱老板,在下与拙荆只是途径此地,并不打算久留,只怕要辜负邱老板的一番美意了。”
    被拒绝,邱樾炀倒也丝毫不恼,依然维持着风仪,淡笑道:“是在下唐突了,望公子与夫人莫怪。”
    意芙心头微动,觉得这老板怎么对着贺文骁昱说话,句句却都要带上她呢?
    她心有疑惑,忍不住向邱樾炀投去探究的目光,却意外与邱樾炀短暂的视线相接。
    对方眼神似乎……隐含欣赏之意?还对她微微点了一下头。然而细看之下却又如云似雾,让人一眼看不透。意芙直觉这人不简单。
    贺文骁昱将一切尽收眼底,亦不动声色,只点头致意,道:“告辞。”
    邱樾炀伸手一引:“慢走。”
    没前没后、雁过无痕的一段际遇。
    回去的路上,意芙陷入沉思,思考着自己到底哪里招惹了那位邱老板,竟惹来对方的格外关注呢?
    贺文骁昱却看向玄一,沉声问道:“看出什么端倪了吗?”
    玄一低低应道:“回主子话,应是夫人评价墙上那几幅字画引起了那邱老板的注意。”
    “哦?”
    “属下当时瞥见过屏风另一端所坐之人,其中就有那位邱老板。”
    贺文骁昱淡淡点头。
    意芙恍然,笑道:“想来应是我说他那几幅画是假的,他不服气罢?”
    贺文骁昱被她故意胡诌之言逗笑,道:“看他店内诸多布置,料他应是个爱画之人,估计是想找你打听打听真迹的下落。”
    意芙道:“难不成夫君打算把家里的真画赏给他?”
    贺文骁昱挑眉道:“倒也未尝不可。”
    意芙惊异地瞪大了眼睛,还未来得及质疑,只见他猝然靠近她耳畔,同她耳语:“别的都还好说,只那幅《春来丝雨图》我却是万万舍不得的。任旁人怎么求我都不会给,给多少钱也不换!”
    她刚想问为什么,突然想起某日午后,他拉着她在御书房里,原本说是要教她画水墨山水,却画着画着就变了味,最后是同她在御书房里荒唐了一整个下午。
    而她在御案上被他入得只知婉转娇啼时,身下便是那幅《春来丝雨图》,那上面还不小心沾上了他们两人的……
    意芙顿时双颊涨得通红,幸好脸上厚厚的易容妆挡住了娇颜艳色。她顾不得这是大街上,只一个劲儿用眼神啐他。
    贺文骁昱见她反应过来,得逞地笑了。
    ……
    又逛了一会儿,一行人兴致不错地回到客栈,却不想,客栈大厅里正有不速之客静待他们归来。
    “可算是回来了,也不枉咱们等了这么久啊!”一个身穿青绸直裰,相貌普通却隐有阴戾之色的中年男子笑着对他身后几个家丁打扮的人说。
    环顾四周,原本应该人来人往的客栈大厅此时除了他们几个人,其他连鬼影都不见。
    林意芙偶然瞥见侧门那儿有一个小小的缝隙,应是客栈的人在偷偷注视大厅内的动静。
    贺文骁昱轻轻皱眉,玄一已然不动声色地站到了主子的前面,沉着俊脸道:“敢问阁下有何贵干?”
    那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傲慢地说:“别紧张,也没什么别的事。”这么说着,他身后的家丁们却架势十足地齐齐围在他周围,仗势欺人之意昭然若揭。
    “算你们走运!我家少爷看上了你们家的丫鬟,特意命我过来一趟,把人接到府上去。”他语气极其嚣张,连自报家门都不曾,好似笃定他们绝对不敢违抗,让人听得极其上火。
    他懒洋洋地伸手一指素蕊,“就她。”
    素蕊心里一沉,不祥的预感竟然应验了。她面色羞愤难当,只觉身受奇耻大辱,气得浑身都在微微发抖。
    碧云忙牵住她的手,无声以嘴型安慰:没事,别怕。
    素蕊泪盈于睫,说不出话。
    那中年男子显然对这种状况轻车熟路,得意道:“不用挣扎了,我们少爷想要的人,还没有过不能得手的!时辰差不多了,你们也别耽误时间,早些让我把人带回去,免得我家少爷生起气来,你们吃罪不起!”
    ————
    宣传一下我的新文!
    《非本意圆满》1v1爽肉文,炮友变真爱,从高叁到婚后,甜宠爽肉文!
    康康孩子吧!太难了嘤嘤嘤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