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凌小心将怀中人放置床榻上,替她除去鞋袜与外裙。她在自己宫里一向穿得随意,因为除了相熟的林意芙与宁书音,缀霞宫鲜少有访客。
    除去外裙便只着中衣了,能清晰看见两座高耸乳峰的美好形状,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他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艰难地挪开视线,脑中印象却挥之不去。
    他竭力只关注她宁静美好的睡颜,谁知一见之下,竟一发不可收拾,不知不觉入了神。
    他许久未能如此近距离地尽情凝视她的容颜了,自从……
    胡凌太息,其中情愫百转千回,复杂难以言明。仗着她熟睡无察,他缠绵轻抚她的头发、额角,终于情不自禁,在她光洁额间印下一吻。
    而后,就这么坐在边上,望着她,陪着她。这磨人的小丫头,醒来看见他定会又哭又闹,嚷着要他滚出去。那便趁现在,他暂且能尽情待在她身边,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也好缓解他相思之情。
    他想念他的“小尾巴”久矣,今晚得了这点儿甜头,不知明日他该如何。
    心中叫嚣着将她拥入怀中的欲望,抓心挠肝,蠢蠢欲动。
    摩挲着她的鬓边,望着她粉嘟嘟诱君采撷的樱唇,鼻尖萦绕着她身上有女儿家特有的馨香,混着酒香,宛如最浓烈的春药。
    他待着待着……有些待不住……
    低低咒骂一声——清晰感觉到自己下身竟无可抑制地起了反应!
    这要了他命的小妖精!
    这些年因为她,一向夜夜不空、从不缺女人的胡小侯爷竟然莫名其妙守起了身,连纯粹找女人泄欲都做不到。每次一到关键时刻,脑中顿时出现了她那夜红着眼眶望着他的倔强眼神,还有那句“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他还怎么做得下去?
    气得他发了疯苦练武功,直练到浑身湿透,精疲力竭,好歹能稍稍疏解一二。
    兴许是这些年禁欲太久,眼下瞧着她高耸胸脯与曼妙纤腰,神情又是这样毫无防备,他真是……胡凌认命地闭上眼。
    罢了,他认栽。
    他用尽最后的自制力,撇开头,甚至寻思起:大悲咒怎么念的来着?或者清心普庵咒亦可……
    结果他越拼命回想,周遭艳香仿似便愈发浓烈,下身已然高高支起,硬如黑铁。
    绝望之下,他选择起身去给自己倒盏凉茶,好歹能浇一浇旺盛的心火。
    谁知刚起身,手上一股劲道将他往下一拉,他一时不防,顺势往下一扑,在即将压到她身上的时刻反应极快地用手撑住,好歹没伤到她,可是却无法避免地触到了她的胸。
    那弹力十足的触感瞬间完全扰乱了他的心神,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秀颜,脑中一片空白。
    更尴尬的是,他那处硬邦邦地正抵着她的下身。
    “月儿,你,你醒了?”
    “你要去哪儿?”她微微睁眼,鼻音浓重地呢哝。
    “我……”他吞咽了下,不知该作何回答。
    “你又要走了么?”她鼻头红红,声音娇气委屈,听得他心疼,慌忙道:“我不走!我哪里都不去!月儿乖,不哭。”
    “月儿……你醒了?”他试探地问。
    她只是望着他,水光潋滟的眼中是令他锥心的脆弱。
    “在梦里,你也不愿意要我么?”
    原来是把他当作了梦。
    胡凌一时不知是悲是喜,忙宽慰她道:“怎么会!从今以后,我只守在你身边。只要你还愿意要我……”
    胡凌说着说着,唉,越说越觉得自己没出息。
    从来觉得女人如衣服的胡小侯爷也有这么一天!说出去怕是丢人。
    可是现在只要能哄好她,他再没出息的话也能说得出口!
    “你难不难受?口渴么?我去给你倒杯茶。”他说着想撑起身,主要是下身实在太尴尬,他生怕把她果真顶得清醒了,再赶他出去。
    谁知她竟纤臂一展,圈住了他的颈项,女妖一般轻轻在他耳畔呢喃:“凌哥哥,别走。”
    那股噬人心魂的浓烈艳香喷到他脸上,自七窍大肆涌入,钻入他脑中,轻而易举消灭了他最后一丝自制力。
    而后唇上一点柔软的湿润感,仿佛心头被羽毛轻轻挠了一下——是她微微抬头,伸出红艳艳的小舌舔了舔他干燥的嘴唇。
    ——引爆了欲火。
    ……
    他终于如这些年有过的无数次梦境中,与她唇舌交缠。她还十分青涩,都是他在主导,而她热情配合。如此竟让胡凌这久经风月的老手情潮澎湃,光是热吻便让他有了射意。
    剥落她中衣的双手因为激荡的情欲而发颤,而后终于——
    他陶醉地抚上那一对挺翘的硕乳,难耐地旋转揉捏。她娇滴滴地嘤咛一声,脸上腾起红云,觉得害羞,却又觉得他揉得她好舒服。
    “月儿……”
    唇齿相接之间,他叹息着唤她,饱含爱怜,轻易抚平了她的伤痛与慌乱。
    他是一流的调情高手,灵活的双手所到之处,在她身上点燃一簇簇火苗,一点点消磨尽她的忐忑与羞涩,全身心沉入与他的情事中。
    不知不觉,两人衣衫除尽,赤裸相拥。他一手搂住纤腰,另一手抚摸揉弄她的娇臀,自后向前,摸上她的私密。
    几缕稀疏的毛发早已被蜜液浸湿,他的手摸着那片泥泞湿地,害她敏感地一抖,万般惹人怜地嘤嘤唤他:“凌哥哥……”
    “月儿不怕。”他眼角眉梢都染上欲色,深邃的眼眸盯着她,令她心颤,“月儿要不要凌哥哥?”
    她因为身下他的挑逗抚弄而忍不住抬起臀,渴求更多。
    “要……要……”她失神地呢喃,“凌哥哥,我变得好奇怪。”
    “乖,那是因为你喜欢凌哥哥。”他再次吻上她的唇,“月儿出了那么多水,都是因为喜欢凌哥哥,知道吗?”
    “喜欢,唔,喜欢凌哥哥。”她已然不知今夕何夕,只知道顺从他。
    “我的乖宝贝!”他气息粗噶地夸赞,然后握住她的腰身,缓缓将早已硬挺如铁的肉茎沉入她体内。
    “啊!好胀……”
    因为有胡凌耐心扩张,令她足够湿润,月娥的初次并未受太多苦楚。过了不久,交欢的极致快感自两人交合之处弥漫开来,荡漾至全身。
    许久未有的情事,而且是与他思念已久的她,胡凌抽插数十下,便有些控制不住。
    她太过紧致湿热,滋味太好。他努力告诫自己,她是初次,他当尽力轻柔怜爱。
    可是销魂蚀骨的滋味让他无法控制力道,一下一下,直撞进两人的内心深处。她几乎受不住,只能婉转呻吟,承受着他狂风暴雨一般的爱欲。
    ……
    喘息声与呻吟声彻夜不绝。守在门外的绵心早已双颊通红,抬头望向夜空中的明月,心中感叹道:虽然迟了些,可是到底还是圆满了。
    ***
    一夜狂欢,月娥直睡到日上叁竿还不见转醒。
    “砰砰砰——”
    迷糊中好像听到谁在敲门,急促得让人心烦。
    “砰砰砰——”
    “主子,主子!大事不好了!”
    月娥皱起眉,嘟囔:“谁啊?”
    身旁有人起身穿衣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还未反应过来,而后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一道熟悉的低沉男音问:“何事慌张?”
    侍女绵心的声音,十分焦急:“侯爷……请侯爷恕罪,奴婢并非故意打扰侯爷与主子安眠,乃是重华宫宸修容出事了。”
    胡凌道:“出了什么事?”
    “淑妃娘娘向皇上告发宸修容在宫内行巫蛊之事,现在人证物证俱在,淑妃娘娘邀请各宫嫔妃齐去重华宫作证,要皇上严惩宸修容呢!”
    ————
    祝大家新年快乐!2021,新的一年,冲冲冲!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