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如水,漆黑朦胧的深巷中此刻正上演着爱欲交织的一幕。
    玄色夜行衣松松垮垮,莹白雪肌显露出来,若是仔细看,便能分辨其上隐约泛起的情欲的粉红。
    压抑的喘息声此起彼伏,爱人交缠的身躯难分难舍,渴望与彼此水r交融。
    “啊……”意芙被他挑弄得春液泛滥,腿软得站不住,一直往下掉。皇帝自后环拥着她,将她困在墙t与他的胸膛之间,一手托住jiaot,手指在爱人的玉穴里肆意搅弄。
    “你……不要、啊……”
    第一次在宫外野合,寒凉的春夜因为过分的紧张刺激与羞耻而变得火热焦灼。她仿似搁浅的鱼,大口喘息,却又牢牢为他所掌控,无处可逃。
    自林家出事,她春露膏用完之后再未续上。后来与他确定心意,她不用春露膏也能轻易sh得一塌糊涂。此情此景,她sh得b以往抹了春露膏还要厉害,夜行衣的裤子早已sh得不像样了,好像她刚刚……
    愈想愈羞耻,同时又为是否会被人发现而提心吊胆,情潮b以往来得更激烈。
    “要、要去了!不行了!”
    皇帝自己也是强弩之末,下身y得快撑爆了,在她耳畔咬牙道:“泄出来!”
    “不要,明日若是被人看见……”
    “明日痕迹都g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你别说!”她羞得快哭了。
    “乖宝贝,泄出来才舒服,对不对?”
    她软得一滩水似的,连墙都扶不住全身便靠着那根在她玉穴内作乱的手指才勉强未至于软到地上。
    娇娇软软的嘤嘤啜泣,断断续续,倏忽戛然而止——是她高潮巨浪拍来,情欲没顶,令她失了声,大gu大gu的淫液喷出,像小便失禁一般。
    她彻底脱了力,呜咽着要倒下去。他再也忍不下去,将破布娃娃一样任他摆布的娇娇转过来,健臂抱起她的双腿,大大分开。
    “来了。”
    她还在为自己刚才泄了这么多,羞得啜泣不止,可身子软绵绵,全然使不上任何力气,只能接纳他。
    “啊……”
    刚经历了高潮痉挛的玉x依旧敏感无比,紫黑肉刃插入的瞬间,饱胀感解了蚀骨之痒,玉x一颤,绞得死紧。皇帝闷哼一声,爽得头皮发麻,再难忍耐,大开大合地凭本能冲撞起来,力道大得娇弱女t仿佛不堪交合e之欢,浑身哆嗦着,连呜咽之声也发不出,只能任他操弄。
    “啪啪啪啪……”
    交合e处黏黏腻腻的声音赤裸热烈,听得人脸红心跳。他掐着她的小腰狠撞,力道大得惊人。看似无法承受的小女人却完完全全与他契合,成全他的尽兴,甚至能小小的摆t迎合。
    “乖宝贝!”他拍拍挺翘的小屁股,爱极她的娇模样。
    颠簸摇晃的雪乳在撕得只剩布条的衣服里若隐若现,惹人采撷。他俯身叼出颤颤巍巍的r果,吞吃含咬,舌尖顶弄。
    “啊,好舒服!”她彻底沉沦,忘了此时身处何地,抱住他的头,想要他再多吃些。
    他埋头在她r间,轮流吞吃两只玉兔,不亦乐乎。
    沉醉间,空中忽然传来扑簌簌一阵异响,动静不小,她立时就听到了,吓得浑身剧烈一抖,美目圆睁。
    皇帝不得不松开已吃得红肿胀大了一倍不止的乳头,安抚她:“怎么了?”
    她抖着身子,竭力忍住已到嘴边的尖叫,埋进皇帝怀里,声如蚊蚋:“好像有人!”
    皇帝顿了顿,哭笑不得,安慰她道:“是附近树上偶然飞过的鸟,没有人,乖,别怕了。”
    她仍是埋在他怀里,惊魂未定。
    “你不信你夫君?为夫何曾骗过你?”
    她鼓起腮帮子,“你骗我的还少吗?”
    皇帝愕然眨巴眼,半晌忍俊不禁,刮一下她精巧的小鼻尖,道:“这便是冤枉我了,起码这回没有。”
    她却仍是放心不下,搂着他的腰,道:“我们回去吧。回央华宫去,你想怎样我都依你,如何?在这里,我总是有些害怕……”
    他俯身慢条斯理舔她耳廓,继而含住耳垂,低声道:“那你先让我出来一回。让我出来了,就听你的,回央华宫再弄。”说着,胯间一顶,她惊呼一声。
    “嗯?如何?”
    她闻言脸红如血,却在夜色中并不明显,咬着花瓣一样的唇,小声道:“你这人,怎跟山匪一样趁火打劫?”
    他欣然接受指控,理直气壮地耍赖。她自然拿他没办法,只好道:“那你快些!”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啊!你这个无赖!你……唔……”
    ps:χyμzんαíωμ.cしμЬ(xyuzhaiwu.club)
    嘻嘻~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